返回

铁十字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149章 暴风今夜扫美国(30)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新的指令已经下来了?”就在陆军三人组在紧急商议的同时,海军方面也在筹划下一步举动。

    “参联会经过讨论,达成了一致意见——实际上,这不仅是参联会一致的意见,也是两党高层串联后的意见。”哈尔西解释道,“金上将发来了详细电报,解释了整个过程,尼米茨将军进行了针对性部署,另外还有点内幕,是不是您再过目一下?”

    虽然英格拉姆是大西洋舰队司令官,哈尔西是太平洋舰队司令官,表面上两人平级,不过因为目前太平洋舰队实力很弱,再加资历不如英格拉姆,所以哈尔西把自己的姿态放得比较低,放在对方副手位置上,很尊重对方的意见。

    “不用了,我知道是怎么回事,无非对方的利用价值已被榨干,可毫无顾忌地动手了。”

    旁边的参谋长休伊特默默点头,表示赞同这个观点。

    从4月下旬到6月上旬短短40来天的时间,麦克唐纳干成了几届总统都没能干成的事:洛克菲勒和摩根被清算了,他们的资产划给了其他财团,然后政府利用这些财团缴纳的资金开始发放退役基金,先是4个试点州,然后扩大到东部13州,接着又扩大到陆海空三军各兵种,最终是全国48州全部铺开——到6月上旬,全国武装力量退役官兵都可以依照这个法案去领钱。

    正如部分经济学家估计得那样,这笔钱并没让美国陷入混乱,反而产生了润滑剂的作用,突然拿到钱的官兵不是把钱储存起来,而是采用了另外的办法:或是清偿拖欠已久的债务,或是为家人添置一些东西或礼品,或是给自己改善生活,美国传统的购物节是11月份的感恩节和12月份的圣诞季,但这一次破天荒在5月份出现了购物狂潮。

    对很多家庭而言,这笔钱基本就是从天而降的福利,通常人们在发了一笔横财之后会特别害怕失去它,要长久保留的最好方式就是花掉!

    精明的商家们很快捕捉到了这个契机,到处都是打折的招牌——有些是真打折,有些是假的,但无论真假,至少购物的氛围是存在的,甚至还有特别精明的银行家和商家发行了特别白条——只要你能证明是退役军人身份并可拿到退役基金,可以先拿白条来购物,到时候加付1%预购手续费即可。这个举动很快吸引了人群的眼球,在媒体推波助澜的宣传下,越来越多的城市采用了这种方式。

    资本家们发现原本预计要逾期的某些债务得到了清偿,商品购买出现了暴涨态势,在第一轮军人家属后,第二轮就轮到这500亿美元的其他受益者了——那些因为服务和销售众多的雇员领到了额外的奖金,他们也有消费冲动。

    整个美国市场居然呈现前所未有的景气——500亿美元在流动中迅速放大,货币乘数效应得到了显著体现。很快经济专家们给这种行为取了一个名词:“量化宽松”,或者更形象地称呼为“坐直升飞机撒钱”——大家对总统卫队印象最深的就是经常在华盛顿、波士顿、纽约、费城等飞来飞去的直升机,还有政治漫画把麦克唐纳描绘为一个圣诞老人的面目,不过他撒出来的并非是礼品,而是一沓沓钱。

    麦克唐纳得到了他想要的结果,退役官兵领到了梦寐以求的额外奖金、普通社会阶层乃至中小资本家分享了这波购物和销售热潮、大财团获得了分享洛克菲勒和摩根产业的契机,政客们在力量分化组合中形成了新的一致,至于最终买单者——洛克菲勒、摩根和杜邦三个倒霉蛋,Whocare?

    有小道消息流传说洛克菲勒本人并没有死,他在中途下了车,在后座上只是另外一个人。不过那辆车上所有人都已变成了一团碎渣,而唯一知道真相的老管家在其余财团顺从地拿出钱来后,已在FBI监狱里“畏罪自杀”了,从此以后,知道财团们相互勾结的人又少了一个。

    至于洛克菲勒究竟有没有死这件事,大家都没放在心上——就算活着又如何?他还能翻天不成?现在其他6大财团已成了既得利益者,他们不会也不能容忍洛克菲勒还活着——很多人早就死了,但被报了失踪;有些人或许还活着只是失踪,却被大家宣布已经死了!

    出于政治正确,整件事需要一个背锅侠,需要一个交代,谁适合充当呢?自然非麦克唐纳莫属。只要把责任全部推到麦克唐纳身上,这40天所有的变故大家都能心安理得地予以接受。

    当600亿资金开始逐步到位,当大量退役官兵开始领到钱消费时,针对麦克唐纳的上钟敲响了,陆海军下定决心,要除掉这个“毒瘤”——不仅是麦克唐纳本人,还有总统卫队。陆海军高层、政客们、财团们都认为不能让这个事态发展下去演变为常态化——一个总统哪怕是个代总统居然能带着部队威胁财团、威胁政客、威胁参联会的陆海空三军大佬,这是绝不允许的。

    美国总统就应该是人畜无害的人才能担任:咄咄逼人的杜威已付出了代价,现在轮到麦克唐纳了。

    关键时刻,杜勒斯的书生意气又发挥了作用:考虑到总统卫队的影响和武力,他坚持认为应该留麦克唐纳一条命,最好他能主动解散总统卫队然后去坐牢——过几年再用总统特赦令把他放出来,在此之前需要有一次秘密审判。

    政客们争议半天,最终达成共识:认为杜勒斯的建议有一定道理,如果麦克唐纳肯乖乖束手就擒,可留他一条性命,让他在监狱里度日,至于要不要按杜勒斯的建议用特赦令在将来释放,大家都不置可否——这是下一届甚至下几届总统需要考虑的事,用不着他们来操心。不过总统卫队是一定要解散的,这没有商量余地——反正现在退役有钱拿,又不委屈你们!

    在陆海军再次一致的情况下,整个战争机器开始飞速运转起来:提拔泰勒为西点军校校长、提拔范弗里特接任泰勒的位置都是很顺理成章地举动——其余三巨头不怕李奇微不就范,他还能不为手下考虑?至于海军就更简单了,护送空降军、14装甲军上岸就是最大的成绩,然后海军保持武装中立,除非极端必要,否则不会让陆战队亲自下场。

    实际上劝说麦克唐纳哪怕不是马歇尔、金上将这样的人,也至少应该得是克拉克、尼米茨这个级别,但前两者各有各的顾虑,后两者现在是陆海军主官,万一麦克唐纳发飙干掉了他们两怎么办?

    选来选去,这个最终人选居然落到泰勒头上——你不是要去当西点校长么?不懂政治怎么行,游说就是第一次的政治考验。

    6月11日,参加完纽芬兰演习的部队回到纽约港,最后一场大幕终于徐徐拉开了,无数人屏住呼吸想看最后的结局……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