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铁十字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155章 丧钟为谁而鸣(终)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什么?麦克唐纳在告别会上自杀身亡?”

    听到这样的消息,马歇尔和金上将面面相觑:这比他们所预料到的最坏的情况还糟糕!

    “现在当务之急是立即稳住总统卫队同时收缴他们的武器,同时总统宣布为麦克唐纳举行国葬……”一直在旁边的艾奇逊想了几秒钟后道,“稳住总统卫队是为防止情绪过激,收缴武器则表示我们的态度,至于国葬,那是对一位副总统应有的礼遇。”

    “让马修来干这个工作……态度要客气,命令必须执行!”

    “赫尔,你听我说……”杜勒斯、特纳、艾克等人一边注视着被担架抬走的麦克唐纳的尸体,一边苦口婆心地劝解道,“让这里的议员和记者都回去吧。”

    “我不放,我不放,他们逼死了长官,我要让他们统统陪葬!”

    “赫尔,你冷静一点,你听我说。”和赫尔平时交情还算不错的艾克焦急地劝道,“麦克唐纳上将最后怎么说的?他承担一切责任,让你们开始新的生活,如果你把这里的人全都杀了,能挽回他的生命么?不能!能洗刷他受到的屈辱么?不能!反而会增加他的负面印象!杀了这几百个议员,明年又能重新选出来,可20万总统卫队官兵怎么办?他们永远生活在叛逆的阴影下——连美共都不敢这么干!”

    “那你说怎么办?”

    “总统说了,所有这一切随风而逝,他尊重并感谢麦克唐纳将军所做的一切……”

    “赫尔将军,美国不能再乱了……”杜勒斯红着眼睛道,“再乱下去对不起杜威总统,对不起麦克唐纳将军,他们是为美国好,不是要我们自相残杀,您也听到了刚才的演讲,他怎么说的?责任、荣誉、国家!希望你能尊重他最后的遗愿!”

    “那他就白死了!”

    特纳叹了口气,拍拍赫尔的肩膀:“他不会白死……永远不会!老兵不死,只是慢慢凋零……”

    “呜呜……”赫尔抱头痛哭起来。

    “元首……麦克唐纳自杀身亡,美国一片混乱,现在怎么办最有利?”新任外交部长、曾经是元首副官的科尔请示道,“我们要迅速做出应变。”

    “现在乱到什么程度?”

    “由于陆战队和李奇微空降军的介入,华盛顿总体秩序已被控制住了,很多卫队官兵在副指挥赫尔的命令下放下了武器,但在其他地区,可能还有一批官兵害怕被清算或者其他什么原因,不愿意放下武器。

    “你的意见呢?”

    “不能让总统卫队闹事,一旦真打起来他们会在陆海军联合绞杀下全军覆灭的,但也不能完全无动于衷,我认为建立美国国社党的时机成熟了。”科尔斟酌道,“麦克唐纳将军自杀很可惜,但我说句不太恭敬的话,其实比他来德国避难要好得多——这样他更能获得美国上下一致的同情与爱戴……”

    霍夫曼点点头:“拍电报给美国政府,绝对不准对总统卫队动武,希望他们和平放下武器,遵从麦克唐纳的遗愿退役、解散……我会派斯坦因纳将军马上赶去,明天就到,放下武器之后,美国政府必须将所有问题一笔勾销!另外告诉杜勒斯,麦克唐纳的国葬我会出席!”

    这当然是赤裸裸干涉内政的举动,可参联会大佬们没一个表示反对:德国人肯出面讲话劝说卫队放下武器那是再好不过了,大家已经被内战打怕了,谁也不想再打内战,而且现在麦克唐纳死了,打起来总统卫队就是哀兵——连最能打的李奇微都说不能开火,一开火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但是,希特勒说要来参加麦克唐纳的葬礼。”艾奇逊皱着眉头道,“这会不会?”

    “让他来吧。”杜勒斯苦笑起来,“元首来总比武装部队来要好,万一他们来个内外响应举事,马上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战!”

    马歇尔和金上将也脸色凝重地点头。

    两天后,消息传到了印度,收到消息的明仁道:“老师,果然没出乎您的预料,干完这些事之后,麦克唐纳自杀成仁了。”

    堀悌吉点点头:“美国体制的惯性还是很强大的,哪怕麦克唐纳嘴上口口声声说说不介意,但内心其实还是非常介意,像我这样能无视规则的人实在不多了……他是个悲剧的英雄!当然,说不定我将来的下场比他更惨。”

    “老师说笑了,您奠定了帝国万世基业,将为亿万民众世世代代敬仰……”

    “但二重桥方面不这么看啊……”

    14岁的明仁瞳孔猛然缩了一下,半天后喃喃道:“父皇……父皇可能是被身边人蒙蔽太多了,其实他对老师没什么成见,以前老师在前线打胜仗时,父皇在宫里经常高兴得手舞足蹈。”

    堀悌吉微笑着点点头:明仁还小了点,不过自己还有时间。

    “殿下、大人,刚刚外务省拍来电报,说麦克唐纳国葬将于7月15日举行,德国方面元首会亲自去吊唁,问我们怎么应对?”

    “政府意见呢?”

    “首相意见是他去,不过先和您通个气……”

    堀悌吉露出一丝笑容:“给首相大人回电,就说殿下已很久没出远门了,为强化历练,见识不同,顺便也与德国领袖会晤,这次吊唁就以殿下为代表前去吧,表示郑重!”

    “是!”

    “等等!”堀悌吉想了想,“联合舰队也要进行惯常拉练,以往帝国海军每隔2年都要到夏威夷和地中海拉练的,这次出动一半兵力护送太子去华盛顿,另外再让柴崎惠次派2个陆战队大队随身护卫。”

    “老师?”明仁眼神中投射出异样的光彩,“这次是要去见元首了?”

    “去见一见很有必要,元首是这个地球上真正有大智慧的人,凭一己之力把战败后任人宰割的德意志带到目前世界霸主这个高度,绝不是侥幸或运气好就可以概括的,眼有大视野,心有大格局,脑有大智慧,然后才有大手笔、大事业!”

    收到堀悌吉的回电,东久迩宫稔彦王也松了口气,和身边几个重臣道:“堀君还是一如既往地英明睿远,闻弦歌而知雅意,一下子就懂了!”

    石原莞尔奉承道:“这是殿下您首先定下的韬略,料事如神……”

    “唉……石原君,你这么夸我就不好意思了,我这个人有个毛病,经不起夸,一夸就会心态膨胀,就会翘尾巴……”

    “哈哈哈哈。”周围一片爆笑。

    “混账!混账!”裕仁在皇居里愤怒地暴跳如雷!

    今天听说了麦克唐纳国葬,元首要亲自前去吊唁的消息,他试探性地提出了自己也去一次美国,没想到被东久迩宫稔彦王和内阁一班重臣劝住了,说什么“鞍马劳顿,不宜远行”、“陛下乃国家亿万仰望,岂能轻动?”可一转眼,又把吊唁特使头衔放在明仁头上,还让堀悌吉和一半联合舰队兵力陪同前往,还说要强化太子历练,这态度岂不让裕仁火冒三丈?

    “陛下不要妄自生气了……”在旁边的香淳皇后静静地劝道,“堀君比陛下年长近20岁,今年已六十有四,他还能撑几年?当年先皇受到的重臣压制可尤胜现在!”

    “也是……也是……朕要忍耐!”

    ……

    7月15日,麦克唐纳的葬礼公开举行:德国这边,霍夫曼到了,希姆莱、鲍曼、科尔及一批党卫军高层全部抵达,欧洲联合舰队主力和警卫旗队主力全数抵达;日本这边,明仁到了、堀悌吉到了,小泽带领半支联合舰队,柴崎惠次带领着2000陆战队也赶到了。

    在此之前,在斯坦因纳和赫尔、斯塔德等将领苦口婆心的劝告下,总统卫队全体官兵最后放下武器,遵从麦克唐纳的遗愿:和平退役。

    清晨十点,停灵将近一个月,8名仪仗队员缓缓扛着装载麦克唐纳遗体的棺梓送上了灵车——这全是总统卫队成员担当的,他们今天没穿卫队服装,而是全套亚美利加集团军的黑色党卫军制服,胸口、领口的铁十字勋章闪闪发亮,现场哭声一片……

    外面挂着堀悌吉撰写的大幅挽联:忠肝义胆

    效忠国家曰忠,顾全兄弟曰义……

    看到灵车出来,在外面第一圈的各吊唁的外国政要和各国使节都投以行注目礼。

    但很快,霍夫曼把自己的手臂举了起来,他身边、他身后所有人全都举了起来,然后是山呼海啸般的声音:

    “嗨!麦克唐纳!”

    灵车向阿灵顿国家公墓缓缓前进,一路上全都是身穿黑制服的卫队官兵,也有身穿黑西服的其他退役老兵,一路上都是排山倒海一般的声音:

    “嗨!麦克唐纳!”

    ……一位复杂到令人看不清的军人魂归天国!

    三天后,美利坚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宣布成立,赫尔是党的秘书长,斯塔德是党的副秘书长。

    “下面,我们选举党主席。”

    “嗨!杜威!”

    “一致通过!杜威先生为党主席!”

    “下面,我们选举党的副主席。”

    “嗨!麦克唐纳!”

    “一致通过!麦克唐纳先生为党的副主席。”

    “下面,我们请特派员同志讲话。”

    “同志们……”缠绕着黑纱的鲁道夫·赫斯静静说道,“美国国社党的成立,是国家社会主义发展历史上的关键事件,标志着国社主义将在全球结出盛果,将成为普世价值,我受元首、鲍曼书记和国社国际各兄弟党的委托,受两位秘书长的邀请,到美国来担任特派员,全力帮助美国国社党发展壮大——我们将在法律的框架范围内活动,为继承杜威主席、麦克唐纳副主席的遗志,真正把美国建设成为繁荣、强大、平等,真正实现民治民享民有的国家社会主义强国而奋斗!”

    “万岁!”

    “下面,请本党最年轻的党员,年仅14岁的安迪·乔作为党员代表发言。”

    “……在领取退役补偿金后,我曾经发誓要加入总统卫队,武装保卫麦克唐纳将军,但他的不幸遭遇告诉了我,只保卫一个人,不改变这个黑暗的、人吃人的制度是行不通的,我们必须继承杜威先生和麦克唐纳先生的遗愿,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真正地为美利坚民族的劳苦大众而奋斗!我希望能和大家一样,为党、为国家、为底层人民作出应有的贡献。”

    【全文终】

    完本感言

    12月9日,当全文终三个字敲完时,除了一些番外,《铁十字》终于完本了。

    这是我创作的第四部小说,也是写的最长、成绩最好的一部小说,从2015年末萌生写作的想法后就开始动笔写了,到今天为止基本是2年。

    这本书渗透了作者的理想和社会观、价值观,实际上出身于历史科班专业的我对轴心的认识要深刻得多,也愿意写一写被误解和偏见掩盖的某些历史,但小说就是小说,永远代替不了现实,也永远不会改变历史。

    我尽我可能写好整个故事,当然限于自己的能力,有些地方我是写不来的,我认为本书写的最好的是政治,尤其是日本政变,然后是兰克突击队的故事,其余作战就写得一般,海战或许还马马虎虎,陆战很多内容就显得细节不足,让喜欢看战争场面的朋友失望了,不过这和我的个性和成长也有关系,小时候看《虎虎虎》只喜欢看最后攻击发起的那一段,长大后尤其是读大学之后,只对前半段感兴趣,一到后面的场面就直接关电视了,我认为那不重要。

    除此之外,可能也与笔力有关系,很多东西我想到了但写不出来,这是功底匮乏,或许给我多一点时间会更好,但现在连载这种压迫感无法实现,希望能逐步提高吧。

    另外也可以告诉大家一个花絮,《钢铁雄心》我一局也没打过,我所有关于这个游戏的知识都是你们告诉我的……我最熟的游戏是早期战棋游戏,尤其是《曹操传》、《装甲元帅》和《英雄无敌3》,但大学毕业后就再也不碰游戏了,光看这几个游戏名你们就该推出我年纪多大了。

    两年时光经历了很多事,发书、上架、封推到成绩稳步上升,直到今年5月末的404,除了书的内容跌宕起伏,作者个人的生活也跌宕起伏。实际上可以坦率地告诉各位,在被404之前,我给该书安排的结局并不是这个,那本书的悲情意识将比现在更加浓郁,但在404后,我的想法发生了变化,更愿意放飞自我,也就有了你们现在看到的故事……

    我是唯物论者,同时又是变化论者,我不相信历史所有的结局都宿命般指向最终同一个走向,现在我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这一点。

    感谢所有支持我的书友,更感谢404后所有来微信、来新平台继续支持我的书友,你们的支持让我看到了继续前行的动力——负重前行,永攀高峰。

    我也感谢坚持到底的自己,在书被404,刚刚全职,面临收入大幅度下降、人心惶惶的时刻,毅然能坚持下来的自己,因为我知道,没有比努力更远的路,没有比拼搏更高的山。诚如韩愈所言,大丈夫仰不愧天、俯不愧人、内不愧心——把这本书写完就是我最大的内心动力,今天我终于可以自豪地说一句,我实现了!

    接下去还有《地中海霸主》、《铁幕》、《铁在烧》等着我,《国势》需要收个尾,心里还琢磨写一部大革命时期、一部抗日时期、一部文革时期的小说,但如果这种404的风潮不改,我可能会中途去探索新的领域,例如西幻、仙侠、都市,人改变不了现实就只能改变自己。

    谢谢诸位相伴至今,也请继续支持我……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