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纸飞机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一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汤君赫之所以叫汤君赫,其实是因为杨煊。起这个名字的时候,汤君赫还没出生,还没出生就跟杨煊有了名字上的缘分。

    汤君赫这名字是汤小年给取的。汤小年20岁的时候给人做推拿,遇上了当时风华正茂的杨成川,从此一见杨过误终身,不顾家里人反对,义无反顾地跟了杨成川三年,后来还自作主张地把生米煮成了熟饭。

    饭煮熟了,汤小年拿着B超结果,兴冲冲地去找杨成川,才知道杨成川不是杨过,是陈世美。原来他俩好上的第二年,杨成川就跟别人结了婚,还生了孩子,孩子前几天刚出生,杨成川的老丈人又是他平步青云的那股神秘推力,所以他是断断离不了婚的。

    汤小年流着眼泪去了医院,人都躺到病床上了,不知着了哪门子邪,又突然翻身坐了起来,说她要把这孩子生下来。十月怀胎,她找了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在一个阴雨绵绵的下午,把汤君赫带到了这个世界上。

    汤小年一开始也很有骨气,杨成川几次来找她,都被她大着肚子赶回去了。自打知道了杨成川是陈世美这个事实之后,她对杨成川的一腔柔情蜜意就变成了绵绵不绝的恨意,杨成川一来,她就抄起脚上的拖鞋,一点不留力地把杨成川打回去,那架势像是要把杨成川打回娘胎里。

    因为杨成川隔一段时间就要来找一次汤小年,他开的又是当年最流行的那款桑塔纳2000,一看就是有钱人,来的次数多了,汤小年也就成了邻里街坊的话题中心。

    汤小年细弯眉杏核眼,素面朝天也是一等一的美人,她又不喜欢跟人聊闲话,为人颇有些冷淡,平日里跟邻居没什么往来,自然也就不知道围绕着自己的这些风言风语。只是渐渐地,汤小年就敏感地察觉出别人看自己的眼神不太对。

    汤小年没读过什么书,但她却不笨,稍微一想,就知道这眼神里的特殊含义,八成是杨成川带来的。于是杨成川再来的时候,她就打得更狠了,两只拖鞋都脱下来,一齐往杨成川人模狗样的西装上招呼。

    只有一次,汤小年给杨成川了一点好脸色看,那次她穿着拖鞋,抵着门不让杨成川进来,对着门缝问:“你那儿子,叫什么?”

    杨成川没听明白,耳朵凑过来:“什么?”

    汤小年没好气地又问了一遍:“你那儿子叫什么名字,爱说就说,不爱说快滚。”

    杨成川不想滚,就说:“叫杨煊,叫杨煊。”

    “哪个煊啊?”汤小年又问。

    “煊赫的煊。”

    汤小年不过初中的文化水平,统共就认识那么几个常用汉字,蹙着眉想了半天,也不知道煊赫的煊是哪个煊。她一用力,“砰”的合上门,把杨成川关在了门外,说:“行了,知道了,你赶紧滚吧。”

    杨成川一走,汤小年就去了附近的新华书店,她怀孕7个月了,肚子已经很大了。新华书店的工作人员正打算关门,一看见她就赶紧迎上来扶着:“您这是要买什么书啊,跟我说我帮您找,是不是胎教方面的?”

    汤小年说不是,她要找新华字典。

    心满意足地拿到了新华字典之后,汤小年又挺着大肚子回家了。她对着家里那个昏黄的小灯泡,找到了煊赫的煊。字典上说,煊是光明、温暖的意思,形容日出。汤小年对着灯泡冥思苦想,起个什么名字,才能把“煊”这个字比下去。她要找一个更光明、更温暖的字,把杨成川和那个女人的儿子,彻彻底底地比下去。

    汤小年翻了半宿的字典,在排除了“炽”、“炙”、“亮”等等选项之后,锁定了“煊赫”的“赫”,“赫”是盛大、光明的意思,听上去比“煊”还厉害。汤小年又灵光一闪,在前面加了个“君”字,“君赫、君赫……”她反反复复地念了好几遍,越念越满意,最后心满意足地躺到床上睡了。

    杨成川自然不知道这回事。等他知道的时候,汤小年已经把汤君赫生下来了。杨成川哀求着汤小年,希望能进去看看自己的儿子。汤小年刚生完孩子,身体状况还没完全恢复,一个不留神,就把杨成川放了进来。

    杨成川对着自己刚出生的小儿子喜不自胜,想伸手抱过来,汤小年作势要脱下拖鞋打他,他只好缩回手作罢,又涎着脸说,要不要他给孩子起个名字。

    汤小年抱着汤君赫,白了他一眼,语气里不无炫耀地告诉杨成川,她已经起好了,叫汤君赫。

    杨成川一愣,讨好地问,是哪个君,哪个赫呀?

    汤小年昂着头说:“君子的君,赫赫有名的赫。”

    杨成川勉强算个文化人,闲着没事的时候还能拽两句酸诗,一听就明白了汤小年的用意。他可算逮着机会朝汤小年卖弄一回,评价说:这个赫不好,太大,也太俗了,不然叫君鹤吧,白鹤的鹤,人中之鹤,好听,还风雅,你说是不是?

    汤小年一眼珠子瞪过去,狠狠地啐了一口:“呸,煊不俗,赫就俗啊,滚你娘的犊子去吧。”一句脏话骂出口,杨成川脸都白了,悻悻地走了。

    杨成川一走,汤小年就抱着汤君赫去上了户口。做户籍信息登记的那人问,哪个君,哪个赫啊?

    汤小年大声地说:“君子的君,赫赫有名的赫,”说完了又补充上一句,“就是那个,煊赫的赫。”

    “哦。”那人埋头打字,没对这个名字给予丝毫赞赏,这让汤小年有点失落。

    但不管怎么说,汤君赫从一出生,不对,是还没出生的时候,就跟杨煊有了牵连不断的瓜葛。不仅是名字上的,还有血缘上的,毕竟他俩身上都流淌着一半人渣杨成川的血,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

    这个还没出生就带来的缘分,到了汤君赫5岁的时候,突然起了作用。

    有一天晚上,汤小年拿着遥控器看电视,正好转到生活频道,上面有个心理专家在分析社会现状,说单亲的孩子容易内向、自卑,长大后极易产生心理问题。汤小年当时没当回事,过后总忍不住观察汤君赫。

    越观察,汤小年就越觉得那专家说得有道理。汤君赫这个小孩,好像确实不太爱跟人说话,别人家的孩子都凑到一起玩泥巴,回到家总免不了被家长一顿打。汤君赫从来不跟他们一起,他只喜欢一个人玩,要么就是喜欢缠着汤小年。

    汤小年没想到的是,汤君赫不是不想跟别人玩,是别人家的孩子不爱跟他玩,是风言风语传到了那些孩子的耳朵里。

    汤小年把汤君赫不合群的原因,全部归结为汤君赫生活在没有爸爸的环境里。她想来想去,终于想出了一个好办法。她记得杨成川说过,他老婆是个中学老师,身体不好,一放暑假就要回娘家避暑。她便寻思着,正好趁着暑假,把汤君赫送到杨成川那里,让他感受感受父爱的温度。虽然杨成川是个人渣,但对自己的儿子,总归是上心的。

    说来杨成川虽然是个人渣,但还总算有那么一点良心未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过来看看汤小年母子俩,还会塞过来一笔说得过去的生活费。

    于是,等到下次杨成川再过来,汤小年便没拿拖鞋底打他。她一反常态,把杨成川客客气气地请到了家里的沙发上。杨成川以为汤小年这么多年来终于想通了,肯原谅自己了,激动地直搓手,又不好表现得太明显,一脸期待地看着汤小年。

    汤小年自知这个要求有点过分,毕竟这么多年来她从没给过杨成川好脸色看,她难得忸怩,犹犹豫豫地说出了口:“那个,我是想,把君赫送你那住一阵子……你不是说暑假你家里也没人么,君赫这孩子从小也没爸爸陪着,我怕他长大以后心理会有问题……”

    杨成川没想到汤小年把他请进来是为了这个,一听就愣住了:“啊?”

    汤小年一看他那表情就气不打一处来,起身就把他往门外推:“算了算了,你算哪门子的爹,赶紧滚吧,有多远滚多远!”

    杨成川一边被她推着往外走,一边给自己刚刚的表现找补:“我没说不,我刚刚那是没反应过来……哎你别推我了小年,我真没有反对的意思!”

    汤小年斜着眼睛瞪他:“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当然乐意把君赫接到我那住几天,就是、就是……”杨成川推了推眼镜说,“我那大儿子在家呢,君赫要叫我爸爸的话,怕他回头跟他妈说漏嘴……你也知道,他妈精神方面有点问题,不能受刺激……”

    “你跪下来求我我都不会让他叫你爸,杨成川你可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啊你!”汤小年打心眼里看不上这样的杨成川,抬高了声音骂他。

    这事儿就这么敲定了。

    于是,在汤君赫5岁的时候,他第一次见到了6岁的杨煊。那时候他并不知道,眼前这个头发竖起来,看上去像广告上的小模特一样的小哥哥,正是他同父异母的亲哥哥,杨煊。

    那也是他第一次离开他妈妈汤小年。汤小年亲手把他塞到了那个每次来他家里,都会被打走的陌生叔叔手里。汤小年蹲在他面前,一下一下摸着他细软的黑头发,跟他说,跟着这个叔叔去玩几天吧,要乖乖的,很快就能重新见到妈妈了。

    小汤君赫哭着拒绝,咧着嘴说他不要去。可是根本就没用,他还是被那个叔叔抱到了那辆黑色轿车上。他哭得撕心裂肺,两只小手无助地拍打着车后窗,看着汤小年离他越来越远,越来越远,渐渐变成了一粒小黑点,然后就再也看不见了。

    他一走,汤小年也哭了,一边哭一边骂杨成川这个败类、禽兽、人渣、狗娘养的。

    她也不舍得离开君赫这么久呀,可是电视上说,从小没有爸爸的孩子会自卑、内向,所以她只能趁着杨成川的老婆放暑假回娘家这段时间,把汤君赫送到他那个败类爸爸的家里,让他感受感受父爱的温度。

    “父爱的温度,狗屁。”汤小年看着电视上的主持人,啐了一口。

    汤君赫不懂汤小年的苦心,他以为他妈妈汤小年不要他了,把他送给了陌生人,那人让他叫爸爸,他只顾咧着嘴哭,什么都不肯说。

    那人抱着他,把他抱下了车,又把他带到了一个好大的房子里,房子里面还有一个比他高了一头的小哥哥,正好奇地看着他。他哭得鼻涕眼泪糊了一脸,只顾着想汤小年,谁也不想搭理。

    “这是你哥哥,叫杨煊,”杨成川拉着杨煊走过来,对汤君赫说,“只比你大一岁。以后你就跟着哥哥一起玩,好不好?”

    汤君赫哭着抹眼泪,说他不要哥哥,要妈妈。

    杨成川拿他没办法,只好转头对杨煊说:“这是你弟弟汤君赫,是爸爸朋友的孩子。君赫过来咱们家玩几天,爸爸白天上班的时候,你要看好弟弟,不能让他走丢了。”

    杨煊满口应下来,又抬头问他爸:“他怎么总哭呀?”

    杨成川说:“弟弟认生,第一次来这里,你哄哄他就好了。我去给你们做点吃的。”杨成川把汤君赫交给杨煊,转身就去了厨房,他被这个小儿子哭得头疼,比起哄孩子,他更愿意选择做饭。

    杨煊绕着这个洋娃娃似的弟弟走了一圈又一圈,把他当个小玩具似的,摸摸他的头发,戳戳他的脸蛋,又把好吃的好玩的全都堆过来,还是没能把这个小哭包哄好。

    他生平第一次感到心累,仰头对着天花板大喊一声:“哎呀,你怎么总哭呀!”然后就瘫倒在一旁的沙发上,呼呼睡了过去。

    杨煊睡了,没人理汤君赫了。他自己也有些哭累了,哭着哭着,也倒在沙发上睡着了,跟杨煊头顶着头。

    等到杨成川从厨房出来,看到的便是两人呼呼大睡的场景。杨成川拍完这个喊那个,结果一个都叫不醒,只好把两个孩子抱到卧室里,任他们睡去了。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