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纸飞机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一百一十二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照常理而言,这样的心理测试结果并不适合出任务,但杨煊是队长,是整支队伍的核心。狙击手,突击手,机枪手,爆破手……都可以临时从其他队里调人过来补缺,唯独缺不了队长,因为没人比他更了解这支队伍。

    而令队里的心理医生都感到意外的是,即使刻意将杨煊的精神激到临界状态,他仍然可以完成正常的指挥和狙击工作,他看起来沉稳而从容,似乎完全不会受到心理状态的干扰。

    队里少了吴攀和夏昭两人,绝对不可能再临时调用其他队长,所以那次任务,杨煊还是照常担任指挥和突击的角色。

    “这次任务,可以说是我这么多年来,出得最难的一次,比第一次出任务的时候还要难。”杨煊说到这里顿了顿,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几秒钟后才重新开口道,“因为我想到,如果就这样死了,我也有一件来不及的事。”

    汤君赫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在安静的房间里清晰可闻,他想这件事可能与自己有关,可是他又无法轻轻松松地问出口。单单是想到杨煊曾经有死在任务中的可能性,他就感觉呼吸困难。

    “是什么?”他问,声音有些发涩。

    杨煊语速缓慢地说:“准确地说,是一个来不及见的人。”

    汤君赫仿若被这句话蛊惑,不由自主地低声喊道:“哥……”

    杨煊没说出口的是,在他最后一次出任务的前一晚,他想到他同父异母的弟弟汤君赫。他其实很想知道他弟弟长高了没有,那双乌溜溜的眼睛是否还像猫一样,额角那块疤和脚踝上的刺青还在不在了,以及这些年做了汤医生的他到底过得好不好。

    临出任务前,杨煊整理好枪械装备,吴参谋长亲自过来做最后的交待,杨煊看着战友动作利索地一个接一个上了直升飞机,他最后一个跳上去,半蹲下来关机舱门时,忽然开口和参谋长说:“吴师叔,我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我那份遗嘱,您帮忙给废了吧。”

    “出什么事?”吴参谋长一听便横眉倒竖,“你小子说什么浑话?”

    杨煊则很冷静地说:“您得答应我,不然这个任务我出得不踏实。”

    时间不容耽误,吴参谋长干脆应下来,“行,我答应你,”联想到近期队里的情况,他又叮嘱道,“你是队长,你得稳住了,你要是稳不住,队里其他人非得更乱套了。”

    “我知道,您放心吧。”杨煊只简短说了这几个字,然后用力拉上机舱门。

    那次任务进行得很顺利,杨煊只是左臂中弹,做了简单包扎。回来之后,他便向上级打了退伍报告。

    上面的领导听后,直接将这份报告原封不动地打了回来,连“不同意”三个字都没批,意思是这件事上面当做不知道,杨煊也不要再提了。

    但杨煊态度坚决,第二次直接拿着退伍报告当面去了上级办公室。他自知再也无法安心地出任务,这种预感一旦出现苗头,往后只会愈演愈烈。他当然可以留下来继续做队长,为了整支队伍的安全,他在最极端的心理状态下也能勉力维持理智,但万一有一天他在出任务的过程中彻底失控怎么办?这是拿其他战友的生命在冒险,他自问无法担负起这样的重量。心里的牵挂已经很重了,压得他无法游刃有余。

    退伍程序走得很艰难,一开始完全陷入僵局,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上头虽然没有明说,但显然有领导下了死命令,绝对不能同意杨煊退伍。

    但一个月后事情忽然有了转机,似乎上面有人松了口。条件只有一个,不能退伍,只能转业到公安系统,对此杨煊并无异议。

    后来他走的时候才知道,这件事情出现转机,背后是夏昭通过家里的背景用了力气。

    “不过说起来也挺背的,”杨煊笑了一声,语气又恢复如常,“出了那么多任务也没出过事,一回来,居然差点被那一枪射挂了,而且还被送到了你们医院里。”

    汤君赫竭力避免去想杨煊浑身是血的那个画面,但他又无法静下心去想别的。

    “哥,”汤君赫微微欠起身,看着杨煊问,“那如果你没有被送到我们医院,你会来找我吗?”

    “会。”杨煊说。

    汤君赫看着他哥哥的眼睛,黑沉沉的,像幽深的湖水,看久了似乎能让人溺毙其中。杨煊声音沉得有些发哑,一个字一个字地敲在他的耳膜上:“我这次回来,就是特意来见你的。”

    汤君赫听到外面下起了雨,很细微地拍打在窗户上,衬得整个房间一片静谧。夏天真的要来了,他脑中忽然涌现出这样的想法。

    他抱着杨煊,半晌没说话,眼睛不知盯向哪儿,似乎陷入沉思。

    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杨煊接下来要提起看心理医生的事情了,但杨煊只是下了床,把烟灰缸放到茶几上,又用漱口水去了口腔里的烟味儿,坐回床上问:“关灯睡觉?”

    汤君赫侧过身躺着,定定地看他,并不说话。

    杨煊一手撑着床,俯下身吻他捏他的下颌:“又在想什么?”他说完,低下头吻了吻汤君赫。

    汤君赫尝到烟草混合薄荷的味道,这让他忍不住主动加深这个吻。一吻结束后,他才微微喘息着说:“我在想,如果你出事了我会怎么办。”

    “我就算出事了,也不会让你知道。”杨煊说完,抬手关了灯。

    等到他躺下来,汤君赫窸窸窣窣地靠过来,脸颊贴着他的肩膀,说:“哥,你不能不让我知道。”

    杨煊摸着他的脸说:“为什么?”

    “过得好很辛苦的。”汤君赫低低地说。

    他说得不明不白,但杨煊却听懂了。十年前他临走时,让汤君赫记得那个愿望,因为他知道他弟弟一定会听他的话。事实上汤君赫也的确很听他的话,他很努力地让自己过得好,起码看上去是这样。而如果杨煊真的出事了,那他努力让自己过得好这件事就会变得毫无意义。

    过了一会儿,汤君赫又叫了一声“哥”。

    杨煊“嗯?”了一声。

    汤君赫犹豫了片刻说:“其实我有一个固定的心理医生……几年前我每周都会去她那里一次,后来就去得少了……你回来之后,我又去过一次。”

    “什么时候?”杨煊稍稍侧过脸问。

    “我说我过得很好的那一次。”汤君赫顿了顿说,“如果一定要治疗的话,可能她对我更了解一些。”

    杨煊略一思忖,说:“好,那下次我陪你一起去。”

    事情就这样敲定下来。

    第三天下午,两人一起来到心理咨询室。尽管在预约时已经提到过自己这次并不是一个人过来,但汤君赫还是有些忐忑。

    毕竟他和杨煊之间的事情,除了他妈妈汤小年,并没有其他人了解过内情。几乎所有认识他们的人都只知道他们之间的兄弟关系,却并不知道还有一层恋人关系。

    “got a new boyfriend?”两天前在微信上,心理医生这样问。

    汤君赫想了想,在屏幕上敲出一行字发送出去:“No, always him.”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