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纸飞机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一百一十五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汤君赫的手抖得愈发厉害,几乎拿不住信封,在他抽出下一个信封时,力气用得太过,一小摞信封掉在他的大腿上,还有一些掉落到了地上,他弯腰去捡,随即剩下的信封也全都掉了出来。

    他有些狼狈地埋着头去捡那些信封,每个牛皮纸信封的正中都写着杨煊的名字,字迹深浅不一,大小各异,有几张似乎因为年岁已久,已经褪了色。十年真的太久了。

    汤君赫忽然想起杨煊讲过的那个故事,想到坐在宿舍里的夏昭看着吴攀留下的那张信纸,原来在他栖栖遑遑的这十年间,他曾经有这么多次离那个画面那样近。

    他无法自抑地想到自己站在医院的实验室里,收到这些信封中的其中某一个,抖着手拆开,然后读到这句话的场景,光是想到这样的画面,就足以让他被巨大的恐惧密不透风地笼罩住,继而觉得透不过气来。

    杨煊这时走过来,见汤君赫半跪在地上,头深深低着,垂下来的头发遮住了他脸上的表情。他在茶几的烟灰缸上捻灭了烟,弯腰捡了几个脚边的信封拿在手里,然后半蹲在汤君赫身边,伸手按在他的后颈上,低声安慰道:“都是过去的事了。”

    过了一会儿,见汤君赫还是低垂着头没反应,杨煊稍稍起身,两只手伸到汤君赫腋下,将他拖着抱起来,然后自己坐到床边,让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看着他发红的眼角,笑了笑问:“想哭啊?”

    汤君赫咽了咽喉咙,伸手抱住杨煊的脖子,额头抵在他肩膀上:“哥,所有的信封里都是这句话吗?”

    杨煊的手指插到他的头发里,说:“嗯。”

    汤君赫觉得喉咙很堵,胸口酸酸胀胀的,一时很多话涌上来,嘴唇张了张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就这样过了片刻,那些涌上来的字句和画面又渐次归于平静。

    半晌,杨煊搂着他的腰开口道:“你应该觉得高兴才是。”

    汤君赫转过头,看着他锋利的下颌线闷闷道:“为什么?”

    杨煊垂眼看着他,眼神里透出些笑意:“多亏了你的那个生日愿望,我才没出事啊。”

    汤君赫有些发怔,过了几分钟才说:“那我这么辛苦想过得好一点,也算值得了。”

    晚上,汤君赫把那些信封按照时间顺序排好,认真数了数,一共79封,杨煊这九年里一共出过79次任务,每次出任务之前都会写下这样一句话,所以“汤君赫”这三个字,他一共写了79遍。

    他拿着捆起来的信封靠到杨煊身边,杨煊正坐在沙发上,看一部二战题材的黑白电影,手上在剥昨天汤君赫买回来的桔子。

    “哥,你不要把这些碎掉了吧,”汤君赫的指腹划过那些信封的边缘,发出很轻的摩擦钝响,“我想留着,好不好?”

    杨煊看了一眼他手上码得整整齐齐的信封,说:“你都已经看到了,不会碎了。”

    “你之前不想让我看到吗?”汤君赫看着杨煊掰了一瓣剥好的桔子放到嘴里,随之下颌跟着动了动。

    杨煊的眼神转到屏幕上,咽下那瓣桔子才说:“怕你看了难过。”

    “是很难过,”汤君赫说,“但还是很想看到……哥,桔子甜不甜啊?”

    “还行,”杨煊说着,又掰下一瓣,用手指捏着放到汤君赫嘴边,“尝尝。”

    汤君赫张嘴把那瓣桔子吃下,牙齿一咬,汁水在口腔中溢出来,他顿时酸得皱起脸:“好酸啊。”

    杨煊转过脸看着他的表情,像是忍笑许久,这时才笑出声,伸手推了一下汤君赫的头:“酸还买,没有试吃啊?”

    汤君赫勉强囫囵吞下,苦着脸说:“试吃的那个明明很甜……哥,你不觉得酸吗?”

    “我怎么会不觉得?”杨煊上身前倾,把剩下的大半个桔子放到茶几上。

    “那你怎么面无表情的,我还以为不会酸。”汤君赫拿起杯子喝了口水。

    “忍着呢,”杨煊眼睛里的笑意未消,靠回沙发后背,“我如果表现出很酸,你还会尝么?”

    “为什么非要我尝?”汤君赫脱了拖鞋,跨坐在杨煊身上,两条腿抬到沙发上绕过他的腰,跟杨煊面对面贴着。

    “你买的桔子这么酸,”杨煊把胳膊从他身后伸过去,手探进他的睡衣下面,揉捏着他的腰侧说,“当然要你自己尝一下。”

    汤君赫临睡前才想起麦泽的那通电话,已经关了灯,屋里一片黑暗,他犹豫片刻,还是开口道:“哥,麦泽明天组了个局,要我拉上你一起去。”

    “都是你朋友?”杨煊的手臂从他颈下穿过去,摸着他的脸问。

    “差不多。”汤君赫含糊道。

    “可以啊。”杨煊说。

    汤君赫又说:“还有一个人,我们俩都认识……”

    杨煊“嗯?”了一声,听起来并没有上心。

    “应茴。”汤君赫还是说出口。

    “应茴?”杨煊回忆了一下,脑子里出现一个模糊的轮廓,他隐约记得这姑娘追过他。然而时间太久远了,这些年他过得又都是刀尖舔血的日子,关于十年前的很多记忆,都被枪炮声震得只剩下一些稀薄的影子。

    “哥,你还记得她吗?”

    “大概记得,”杨煊说,“不过样子记不清了。”

    “很漂亮,”汤君赫说,“那你记得她喜欢过你吗?”

    杨煊没说话,低低地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啊哥?”汤君赫抬起头,趴在杨煊身上,摸黑看着他,“你记得对不对?”

    杨煊抬手按着他的后脑勺,舌尖抵开他的牙齿,探进去吻了一圈:“桔子是挺酸的。”

    “我都刷牙了,还酸吗?”汤君赫有些诧异地问完,听到杨煊又笑了一声,这才反应过来,他哥哥在暗指他吃醋。

    汤君赫第二天下班,杨煊开着那辆新买的路虎来接他去酒吧,车身黑得发亮,汤君赫一眼便认出来那是他们的车。

    虽然对车子并没有特殊喜好,但看到杨煊把这辆车开过来,他还是止不住地有些开心。

    他们在燕城有了一辆车,之后还会买一套房,然后慢慢地,渐渐地,将会在这里有一个家,从此往后落地生根。

    酒吧里放着震天动地的摇滚乐,麦泽喊了不少人过来,乐队的几个人都来齐了,这时正凑在吧台前喝酒。

    “嘿,汤汤,”麦泽转过身,扬起胳膊朝汤君赫招了招手,“这边!”说着,他直起身,从高脚凳上跳下来,走到他们俩面前,朝杨煊伸出手:“麦泽,上次见过的。”

    杨煊握了一下:“杨煊。”

    “煊哥,”麦泽挺客气地引着方向,“来,你们坐这里。”说着,他上前搭着汤君赫的肩膀,打量着他说,“汤医生今天穿得很潮么。”

    “我不是一直穿这样?”汤君赫觉得麦泽的眼神有些奇怪。他只是穿了简单的T恤和黑色长裤而已,若说特别,不过是白T恤的袖口加了有些特别的卷边设计,裤子又比较修身,毕竟是到酒吧,总不能穿得太过正式。

    “哈哈挺好的。”麦泽拍拍他的肩膀,又凑到他耳边低声说,“待会儿啊,给你介绍个人。”

    “什么人?”汤君赫有些敏感地察觉到他要做什么。

    麦泽啧了一声:“这么不懂事儿。”

    “你别……”汤君赫刚要开口,他们三人这时走到吧台前,其中坐着的一个人忽然站起来,随之她旁边的另一个人也跟着站起来,起身起得太猛,带得高脚凳摇晃了一下。先站起来的人是应茴,汤君赫一眼便认出来,后站起来的那人自然便是丁黎。

    作者有话说

    按照后面的情节,之前预估的120章误差应该不大,然后那个白大褂.avi我记得的,会在正文出现,其他play如果有的话应该也是在番外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