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纸飞机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一百一十六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过来了啊。”丁黎点头跟汤君赫打了个招呼。他一向为人活跃,有时甚至看上去不太着调,这时却显得有些拘谨。

    “这是汤汤的哥哥,煊哥,”麦泽适时地介绍道,然后看热闹不嫌事大地拍了下丁黎的肩膀,冲他挤了挤眼睛。

    “去你的,”丁黎笑着挥开他拍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然后跟杨煊简单握了下手,“丁黎。”

    轮到最后介绍应茴,她自己先开了口,看着杨煊笑道:“我还需要自我介绍吗,还记得我吗,杨煊?”这话问出口,她自己先后悔了,若是杨煊真的不记得自己,那场面着实会有些尴尬。

    但杨煊挺给面子地点了下头,笑了笑说:“当然,”继而目光转向站在她身旁的丁黎,“这位是……?”

    “我男朋友,”应茴笑得舒展,转头看了一眼丁黎,“准确地说,应该是未婚夫。”

    他乡遇故知,两人看上去都挺磊落,应茴又表现得毫不忸怩,一时在场等着看戏的人便也不好再起哄。

    麦泽指着人头挨个介绍了剩下几人的名字,这就算认识了。各自落座,乱七八糟的烧烤外卖叫了一堆,酒吧被包圆儿了,麦泽拆着外卖包装,把酒吧老板和台上的驻唱歌手也叫了过来:“灯姐,别嚎了,下来一起吃点东西!”

    乐队几个人近一个月都窝在录音棚里录新专辑,在经纪人眼皮底下腥辣不碰、烟酒不沾,过得好似要成佛,这时见到成堆的烧烤,眼睛都亮得冒起绿光,饿鬼似的扑上来抢食。

    “见笑了见笑了,这个月嘴巴里淡出鸟了都,”麦泽分出几个食盒拿到他大学室友这边,又攥着一把串坐到汤君赫旁边,“怎么样啊汤医生,上次那篇论文发SCI了没?”

    “哪篇?”汤君赫拆着意面盒子问。。

    “就上次那篇么……”麦泽费力地咽下嘴里的食物,添油加醋跟其他人道,“哎,我跟你们讲,上次我送汤汤回家,他都高成那样了,愣是抢着我方向盘,非要我送他到医院取论文,我真后悔当时没拍下来给薛老师看看……”

    “我哪儿抢方向盘了。”汤君赫打断他说。

    “你当时喝高了,不记得了,煊哥当时不也在么?”麦泽笑道,“你从来没提过,忽然冒出个哥,害我担心你被拐走,后来吧又想,”麦泽伸手拿起一瓶红酒,起身给杨煊面前的杯子倒酒,“长得挺帅,拐走好像也不亏……是吧煊哥?”他给自己面前也倒了酒,拿起杯子朝杨煊的方向举了举。

    杨煊没说话,只是笑了笑,捏着杯壁跟他随意碰了一下,然后仰头把一杯酒喝得见了底。

    “哎,够意思,”麦泽也喝光了,又拿起那瓶红酒,伸长手臂给杨煊倒酒,刚倒完,他一抬头,自顾说了句“哟,来了”,然后从高脚凳上站起身,还不忘拍了一下坐在旁边低头吃意面的汤君赫。

    汤君赫有些莫名地抬头看他,见麦泽朝前走了几步,拉了一个高高瘦瘦戴口罩的人过来。

    那人走近才摘了口罩,酒吧里灯光闪烁,依稀可以看出他脸上带了不甚明显的妆。“刚试镜结束,来晚了,不好意思啊。”那人并不摆架子。

    “任泽凯,演过那个,《川流不息》,看过吧?”麦泽有意去拍汤君赫的肩膀,“汤汤看过没?”

    “我哪有时间看电影。”汤君赫放下手里的叉子。

    那个叫任泽凯的男生也不见外,走到对面坐下:“麦泽你别埋汰我了,”说着对汤君赫笑,“就是一不入流的三十六线小演员,不过《川流不息》这片子拍得还行,回头你要感兴趣可以找来看看。”

    那边乐队几个成员明显跟任泽凯更熟一些,隔着桌子跟他打了招呼,任泽凯看上去目的明确,伸长脖子打完招呼,又转过头笑眯眯地看着汤君赫:“汤医生是吧?看着眼熟,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啊?”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觉出不对劲来,麦泽贴着桌沿偷偷给任泽凯竖了个大拇指,汤君赫叉意面的动作顿了一下,杨煊则抬眼看向他。

    “普济医院?”汤君赫定了定神说,“如果你去过胸外的话。”

    麦泽一口酒差点喷出来,哈哈大笑道:“汤医生你也太不解风情了吧。”

    汤君赫自然是解风情的,但这个风情并不适合在此时此地解,所以他只能装傻继续低头吃意面。他余光瞥见他哥哥的手指间夹着一支烟,是麦泽刚刚递过来的,杨煊并没有抽,这时在桌上轻轻地点了两下。

    任泽凯也笑,说“没关系,挺可爱的”,说完察觉到一旁有目光落在他脸上,带着些许压迫感,让人无法忽视。他侧过脸看向杨煊,跟那道带着打量意味的目光撞上。

    任泽凯是表演系科班出身,对于人的情态和神色有过一些并不太深入的研究,但在这一刻,他从那道目光里看出了一些领地意识,尽管杨煊在和他对上目光后笑了一下,似乎刻意收敛了自己身上的那种压迫感,但任泽凯仍然觉得有些不太自在。

    这时麦泽顺着任泽凯的眼神看过去,顿时想起还要介绍其他人,立刻介绍说这是汤汤的哥哥杨煊,那是丁黎,应茴,蒋正朔。

    “汤医生的哥哥是做什么的啊?”任泽凯挺好奇地问。

    “之前是在部队?”麦泽隐约听汤君赫提过一嘴,不太确定地看向杨煊。

    “是。”杨煊很简短地说。

    “是特种部队。”汤君赫这时抬起头,不露声色地补充道。

    一桌人顿时都看向杨煊——特种部队啊,只在报纸和电视上出现过的那种。任泽凯做了个挺夸张的表情,继而笑着说:“怪不得呢。”

    “怪不得什么?”麦泽给他倒了酒。

    “没事,看着挺特别的。”任泽凯啧了一声,“其实我特想演那种特种兵的片子,可惜没人请我。”

    “你的人设不是文艺片男神?”麦泽笑起来。

    “算了吧。”任泽凯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说完又想起此行目的,看向汤君赫说,“汤医生在胸外啊?本来还想以后有什么病可以去找你呢,但你这科可真是……”

    “他是八年临床博士,你以为只会看胸外的病啊?”麦泽有意为他创造机会,“心肝脾肺肾,只要你身上长了,他都能看,来,加个微信,以后让汤医生给你普济VIP的待遇。”

    “真的吗?”任泽凯从兜里拿出手机,调出加好友的界面,笑道,“普济VIP的待遇?”

    “汤医生说了算,”麦泽看着汤君赫笑,“能不能给?”

    汤君赫想了想说:“普济对所有病人都一视同仁的。”

    闻言,麦泽差点被嘴里的食物呛到,咳了好几声,汤君赫听到杨煊低笑了几声,然后抬起手臂,很自然地搭在他肩膀上,还揉了揉他的头发。

    “完了完了,汤医生做手术做傻了,”麦泽好容易停下咳嗽,喝了口水说,“快加吧,加完我们玩桥牌。”

    当着其他人的面,汤君赫不好直接拂了麦泽的面子,他摸了摸自己的裤兜,没摸到手机,这才想到先前蹲下系鞋带时,把手机递给了杨煊,让他帮自己拿着。

    “哥。”汤君赫转过头,低低地叫了一声。

    杨煊把另一只手伸过来,他拿了两只手机,交叠在一起,款式和颜色都一样,汤君赫想当然地拿了上面那只,但他用指纹解了锁,才发现并不是自己那只手机的界面。

    他转过头看向杨煊,把手机的界面抬高了一些,想让杨煊看到后把两只手机换过来,但杨煊只是垂眼瞥了一眼,然后挑了一下眉梢。

    看出他并没有要换过来的意思,汤君赫硬着头皮调出软件的界面,加上了任泽凯。

    服务生过来收拾桌上的残局,麦泽招呼着几个人一起过来玩桥牌。玩桥牌的年轻人并不多,但从几年前起,这就成为他们聚会的固定项目,起因是麦泽找了个桥牌世界冠军的女朋友。后来女朋友分手了,但这个娱乐项目却保留了下来。

    四人一局,输的那方罚酒,说起来最终目的还是喝酒。

    “任泽凯你是不是不会啊?”麦泽不遗余力地为他俩创造机会,“汤汤,你俩一组吧。”

    汤君赫刚想说“我哥也不会”,就听见杨煊语气坦然地说了句“我也不会”。

    “哎?”麦泽愣了愣,“那煊哥,我跟你一组好了。”

    “为什么要这么分组?”杨煊笑了笑,看着麦泽问。

    “啊,那个……”麦泽有些语塞,他在聚会中一向是组织者的角色,但杨煊一开口,尽管并没有咄咄逼人的意思,但却让他有些拿不准主意。

    “你们俩谁更厉害一点?”杨煊若不经意地问。

    麦泽和汤君赫同时开口。

    ——“不相上下。”麦泽说。

    ——“我。”汤君赫说。

    “麦泽你要不要脸啊?”丁黎笑着拆麦泽的台,“不相上下,你好意思说!”

    “确实是不相上下啊!”麦泽大声说,但随之又心虚地弱下语气,“好吧,确实是汤汤厉害一点……”

    “那公平起见,”杨煊的手还是搭在汤君赫的肩膀上,侧过脸,微低着头看向汤君赫,“你自己选吧。”

    “我跟你一组。”汤君赫看着杨煊说。

    “行吧。”任泽凯笑笑。

    麦泽觉得自己搞不懂汤君赫,他打心眼觉得任泽凯这人还算靠谱,长得好,涵养也不错,从不摆圈内人那些架子。然而汤君赫却看都不看一眼,话里话外都是推辞的意思。

    人总不能一辈子困在第一段感情里吧?麦泽觉得自己有必要找时间和汤君赫谈谈。

    而与此同时,汤君赫正横过手机,用手指在屏幕上圈圈画画,正给杨煊讲桥牌规则,也许是因为酒吧太吵,两人站得很近,杨煊低着头,偶尔在屏幕上点一下,说一两句话,看上去听得很认真。

    麦泽扫了一眼这个画面,他觉得两人之间过于亲昵,而这种亲昵在成年的兄弟之间并不常见。尤其是,他并没有见过汤君赫这个样子,卸去所有的疏离、防备,主动跟某一个人靠得很近,连话似乎都变得比以前多上许多。这是他没见过的汤君赫。

    如若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兄弟关系,他会以为他们是情侣,麦泽心头掠过这种想法。但他随即回过神来,又觉得自己绝对是想多了。

    玩了三局,几个人输输赢赢,几乎全都喝了酒。第三局,汤君赫手气不佳,用尽技巧也无力回天,输了,麦泽给他倒了满满一杯红酒,说我们汤医生酒量相当可以,这点喝下去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汤君赫有些犹豫要不要喝下去,因为杨煊并不喜欢他喝酒,正当他握着杯子时,放在桌上的手机这时剧烈地震了起来。

    来电显示是科里的电话,他接起来,那边的护士急匆匆道:“汤医生,你现在有事吗?薛主任要你赶紧过来!”

    “我这就去,”汤君赫立刻松开握着杯子的手,从座位上起身,“发生什么事了?”

    “薛主任的朋友被人捅伤肺部,救护车正往这边送呢。”

    挂了电话,麦泽抬头问:“又去医院?今天不值班,怎么还有手术?”

    “薛主任的朋友出事了,”汤君赫一边说话一边翻出打车软件,“我得赶快过去。”尽管今天并不是他当值,但薛远山的事情他不能坐视不理,薛远山是他的老师,对他有知遇之恩,并且他还救过杨煊。

    “我跟你一起去。”杨煊将手里的牌放到桌上,也站起身。

    “可是来不及叫代驾了。”汤君赫说。杨煊喝了酒,没办法开车,谁也没料到他会忽然被叫到医院。

    “先打车吧,一会儿我回来再说,打到了没?”

    “在叫了。”汤君赫看着屏幕说。

    应茴这时抬起头,看着他们说:“我没喝酒,我送你们过去吧。”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