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纸飞机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一百一十八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好一阵才从灭顶般的快感中缓过来,杨煊从汤君赫体内抽出来,把堆在他腰上的白大褂衣摆拉下来,然后将他翻过身来,把他重新抱到桌上坐着,汤君赫搂着杨煊,浑身上下软绵绵地靠在他身上。

    桌上的屏幕亮了一下,杨煊伸手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最先显示出跟任泽凯的聊天界面,汤君赫最后回了一句“不会,但我男朋友会”。

    任泽凯很快又回了一句:“……你有男朋友了?”

    后面就没了消息。杨煊关了屏幕,把手机放回桌上,手指插进汤君赫脑后的头发里揉了两下。

    汤君赫伏在杨煊肩膀上不想起身,直到杨煊把他抱到浴室里,扒掉他身上那件脏了的白大褂,他才直起身说:“薛老师知道了会把我逐出师门的。”

    杨煊低头调试着花洒的水温,闻言笑了一下。

    “这间值班室是薛主任专门分给我写论文的。”汤君赫说。那时他要做实验、做手术、写论文,经常整夜整夜地待在医院不回家,趴在这张桌子上噼里啪啦地敲论文,薛远山对于他的上进欣慰不已,专门批了一间值班室给他。

    “哥,我是不是太堕落了……”汤君赫靠在杨煊身上自我反省,过了几秒钟又小声说,“可是谈恋爱比写论文有意思多了。”

    凌晨的医院是一天里最安静的时候,找护士签完字,两人乘电梯下楼,杨煊贴着电梯壁站着,汤君赫站在他面前,因为有些困,他靠过去把脸埋到杨煊的肩膀上。

    电梯门关了又开,身后走进一个人。汤君赫不想起身,他有些任性地想,反正他背对着身后的人,应该没有人会认出他来。

    但他的手指这时被杨煊捏了一下,随之头顶响起杨煊的声音:“薛主任。”

    汤君赫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立刻抬起头,松开杨煊的手,转过身面对着薛远山说:“薛老师。”

    薛远山点了点头,说:“这么晚了才回去。”

    “在值班室休息了一会儿,” 汤君赫有些心虚地撒谎,“等我哥过来接我。”

    “兄弟俩和好了?”薛远山又问。

    “嗯。”汤君赫说,他其实不太记得自己跟薛远山提过他和杨煊的关系。

    薛远山笑了两声,转而对杨煊说:“那会儿给你做手术,连手术刀都拿不稳,被我骂了一顿,才说你是他哥。”

    从电梯里出来,汤君赫松了一口气。薛远山没瞧出端倪,也就不会把他逐出师门。说真的,他还是很享受做手术的过程,论享受程度,大概仅次于跟杨煊在一起谈恋爱吧。

    但这晚发生的事情还是对汤君赫产生了一些影响。

    汤君赫第二天上班,给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做肺泡切除手术,术前他做好消毒工作,穿着洗手服进了层流手术室,护士走过来给他穿无菌服时,他的目光落在躺在病床上的男生身上。

    护士大概一米六出头,视线正好与汤君赫的肩膀齐平,洗手服领口宽松,汤君赫又偏瘦,于是护士微一垂眼,便看到了在他洗手服的下面,胸口处若隐若现的一小片痕迹。

    暗红色的,看上去很暧昧。像是吻痕。

    护士脑子里顿时炸了锅,但面上仍旧若无其事,手脚利索地帮他把无菌服穿好。

    手术室的八卦总是流传得很快,就在当天,一则令人震惊的八卦消息在胸外科室讨悄悄地论开来:汤医生居然有性生活!

    汤医生明明为手术而生,为论文而活,恋爱这等凡间俗事皆入不了他的法眼,怎么会有性生活?

    亲眼目睹了汤医生胸前吻痕的护士信誓旦旦地说:“那绝对是吻痕,我不会看错的!”

    “或许是烫伤?”另一人猜测道。

    但随即旁边的人就拍开她道:“好看的人有性生活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重点不是性生活,是吻痕啊,汤医生看起来正经,私下里说不定玩得很开……”

    “汤医生明显只是闷骚而已啊,他还有纹身呢,听说高中就纹了。”

    “对啊,汤医生昨天下班的时候,穿得可闷骚了!”

    “但昨晚汤医生被叫到了医院做手术,凌晨还跟他哥哥过来找我签名来着……”昨晚值班的护士这时插话道。

    其他人听到这话,都陷入沉思,片刻后,其中一人幽幽感叹道:“汤医生的夜生活过得可真够不容易的……不会是他家那只小野猫成精了吧?”

    就因为这句话,“汤医生家的小野猫成精了”,这句话很快就在私下里流传开来,流传范围之广,横跨几个平行科室。

    汤君赫隔一天再上手术台,手术过程中所有人都捏了一半冷汗,等到最紧张的阶段过去,手术顺利完成,进行缝合工作时,几个人照例开起玩笑,室内的紧张氛围顿时荡然无存。

    副主任医师孙连琦是开黄腔的一把好手,跟科室内的护士关系处得也熟络,被称为妇女之友,这几天,他也听说了关于汤君赫的那条八卦消息。

    手术室的护士偷偷朝他使眼色,孙连琦拿着手术刀,对着低头缝合的汤君赫说:“听说小汤医生捡了一只小野猫在养?”

    汤君赫缝合得很专注,闻言“嗯”了一声。

    在场的器械护士和观摩手术的实习医生都憋着笑。

    孙连琦紧接着又慢悠悠地说:“又听说,你家那只小野猫,最近成精了?”

    汤君赫听出孙连琦话里有话,抬头看向他,却见其他人都憋笑憋得辛苦。尽管大概猜到这话的意思,但他还是有些摸不着头绪。

    难不成那天找他签字的那个护士猜出了值班室里发生的事情?

    汤君赫觉得几个医生看向他的眼神有些奇怪,含着一种善意的调侃,他并不反感,但却实在很想知道这背后的真相。

    临下班,小宋过来找他签字,趁着办公室里其他人不在,他低声问:“你们最近是不是在讨论什么?”

    “讨论什么?”小宋装傻道。

    汤君赫不得已点明:“什么小野猫成精的……”

    小宋扑哧笑出声,并不回答。

    汤君赫只能压着单子不给她:“快说。”

    小宋笑了好一会儿才忍住:“汤医生,洗手服的领口是有一点低的。”

    汤君赫看着她。

    “所以,有些痕迹是很容易被看到的。”

    她这样一说,汤君赫顿时明白过来,他胸口的那片吻痕,被看出来了。他顿时闹了个大红脸。

    “汤医生,单子。”小宋提醒他。

    “哦。”汤君赫赶忙松手,罕见的慌乱,身上一贯的镇定荡然无存。

    晚上,杨煊倚着床头,看警队发过来的案例资料,汤君赫很不老实地用手去摸他的腹肌,摸着摸着便擦枪走火。杨煊把笔电合起来放到一边,把他拉过来吻他。

    在他们做完后,十三忽然在旁边喵了一声。

    汤君赫立刻想到医院里的那句话,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什么?”杨煊问。

    “哥,我胸口的吻痕被看到了,”汤君赫稍稍抬起上身,用手指着自己胸前,“就是这里。然后他们都说……”他说到一半,脸埋到杨煊胸口笑得停不下来。

    杨煊捏着他的下巴催:“赶紧说。”

    “他们说,”汤君赫笑得肩膀一耸一耸,“说汤医生家里的小野猫成精了……”

    他自己笑得起劲,几秒钟后,听到杨煊在他头顶上也笑了几声。

    他好不容易笑够了,趴起来看着杨煊:“哥,他们说得是你……”

    杨煊笑着捏了一下他的脸:“小兔崽子。”

    汤君赫反应很快,含着笑意看着他说:“你是我哥,我是小兔崽子,那你是什么?”

    杨煊伸手从床头拿了烟盒和打火机,面不改色地说:“我是大兔崽子。”

    作者有话说

    我打算一并写完结尾放上来,不管多少都放在下一章了……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