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最美不过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五十四章 夏季开赛第五十四场: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到最后, 路博士也只能怀揣着全世界都没有人懂他的孤独遗憾离开了,并没能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就很气。

    直至路南天直接给了他表哥一个白眼, 人家没打你就不错了,还想要什么自行车?

    路博士在回家的路上,还是很生气, 气到拉过表弟,就开始和他嘀嘀咕咕地说小话,怒斥陈野陈沉这两兄弟:“他们做人一点都不真诚!”

    “……哈?”路南天一脑门子问号,“你有注意到你自己在说什么吗?”

    “他们不真诚!”路北再次重说了一遍。

    “那你就很真诚了?”路南天只能这么反问。

    “对呀,我一向是有问必答。”路北长这么大, 过的还是幼儿园的作息规律,他最讨厌的就是改变了。《幼儿园行为规范手册》上说了什么, 他这辈子大概就会一直遵守什么。

    “那如果我问你要全息技术的源代码呢?”路南天才不信, 他举了个危险的例子,目前全息技术最先进的部分始终掌握在中原人自己手里,因为发明全息技术和目前一直在致力于优化它的最好的团队,都是由中原人组成。路北有幸就是其中之一。他和他的女导师都可以说是国宝级的人物了。

    路北遗憾地摇了摇头:“抱歉, 这个哥哥不能告诉你。”哪怕是家人,有些东西路北也是绝对不会说的。在爱国教育这一块, 我国一直科普得很到位。

    “你看。”路南天摊手, 他想证明自己是对的,“你也有没有办法回答的问题。”

    “我回答了啊,”路北还是那样的无辜, “我的回答就是我不能告诉你。”

    路南天= =:“……那你好棒棒哦,给你鼓掌。”

    “他们如果不想说,也可以直接和我说啊,可他们却选择了说谎,这不符合行为规范手册。”路北气呼呼的,他最讨厌别人骗他了。

    “所以,你执着了这么久,如果他们在一开始告诉你,这个不能说,你就不会问了?”路南天一时间竟不知道该不该同情谁了。

    路北点点头:“对呀,他们一直沉默,每次又都是被打断,我还以为这是一个可以进行的话题。”

    路南天怜爱的摸了摸他哥的头:“现在你知道了,这不是一个可以讨论的问题。”并谆谆教导:“那你觉得,以后我们遇到这种事情,该怎么办呢?”

    “不问了?”路北猜测着说道。

    “bingo!”路南天欣慰极了,他哥也不是不能抢救。

    “年年早晚会和陈野在一起的。”路北最后这样坚持道,“我肯定没有观察错,他们的眼睛里只有在看到彼此的时候,才会有不一样的光。”

    路南天就更不懂了;“你之前不还和年年有结婚的打算吗?这样凑合别人?”

    “曾经是有啊,可年年已经拒绝我了,那就算了。”路北又不是非顾祈年不可,他只是觉得顾祈年比较合适,但不会强求。路北在这方面和Ace霸总有点相似,他们相亲就只是相亲,在没有确定下来之前,是不会投入太多的真情实感的。

    顾祈年很优秀没错,但当不了爱人,当朋友也不错呀。

    “这就是肮脏的大人,天天你还是个孩子,不会懂的。”路北故作高深莫测。

    三十好几还是个孩子的天天不是想说话了。

    可惜,一直到HongHuang在江左的最后一场小组赛开始之前,顾祈年和陈野之间也并没有像路博士预测的那样,擦出什么爱情的火花。他们依旧只是像过去那么相处着,他们之间唯一的纽带就是顾丛。

    既普通,又平淡,还特别地没有意思。

    来后台给小叔加油的顾丛,和路南天正一起扒在门口偷听顾祈年与陈野交谈,他们之间谈话真的太公式化了,很不真实。

    顾丛对此表达了惊叹:“所以,他们就这么平平淡淡相处了下来?一点情况都没有?”

    “亏你还是年年的侄子呢,”路南天给了顾丛一个鄙视的眼神,“没有情况,就是现在最大的情况!”

    “怎么说?”顾丛还是没懂。

    “你想一下,”路南天只能纡尊降贵地给顾丛以点拨,“你小叔对其他追求者,或者疑似追求者,他一般都是怎么做的?”

    “直接和对方讲清楚,然后拒绝啊。”顾丛不假思索。

    对于顾祈年来说,要么是,要么不,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中间的过渡阶段。他一再地教育顾丛,谈恋爱可以,但不许乱搞,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顾丛要是敢变成一个对感情不负责任的渣男,他非打死他不可。

    顾祈年真的很不喜欢这类人。

    虽然顾祈年的好友路南天,就是个人尽皆知的娱乐圈最大花花公子。但说他双标好了,路南天情况特殊,而且路南天也没有玩弄感情,一直都是明码标价,你情我愿。

    路南天耸肩:“所以咯,这么逃避,对于年年来说已经是最大的情况了。虽然我不太赞同你小叔找个太年轻的啦,但也不能否认,陈野对于你小叔来说是特别的。”这点路南天还是很相信他表哥的判断的。路北的判断是纯理性的推断,与感情啊直觉什么的没关系,所以往往一旦被他下了结论的,就有很大概率会成真。

    顾丛惊讶的把嘴张到了极致:“这不就是说明……”

    说明陈陈章要当他小婶这事真的有戏了吗???

    在顾丛和陈野一起离开后台,前往包厢时,藏不住的小屁孩顾丛,试探性地问了自家队长一下,想看看陈野有没有发现他在自家小叔心中的与众不同。

    “咳,就,队长……”

    陈野已经主动开门见山:“我准备在你小叔比赛结束后表白,你觉得如果他输了的话,他会不会有心情谈这个?”

    顾丛:“???”

    顾丛:“!!!”

    顾丛:“你发现了?”

    陈野的嘴角都快要翘到天上了,这种隐秘的快乐,终于不再是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了,真好:“从一开始就发现了。”要不然陈野也不会有那么多骚操作,只要是和顾祈年有关的,他总会比所有人都敏感,甚至在顾祈年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时候,陈野就已经意识到了。

    他有戏!

    在最合适的时间,遇到了最对的人。

    早一分晚一秒,都有可能会产生不同的结果。但谁让他们在这一刻遇上了呢。

    “如果输了的话,大概就没有心情了吧。”顾丛站在自己的角度实事求是,他这个年纪,一心只想打比赛,出成绩,谁特么会在输了之后还有心情谈恋爱啊?

    陈野长叹一口气:“你果然还是太年轻。”

    “什么啊。”顾丛不服,“那你说,我小叔应该是什么感觉?”

    “虽然我输了,但我有了一个世界冠军当男朋友?”陈野其实也并没有多么大的把握,他只是怀揣着最美好的愿望,“你也知道咱们这个圈子的,遍地都是直男单身狗,有个优秀的对象,绝对会瞬间站在鄙视链的顶端。”

    又直又单身的顾宅男,感觉胸口中箭无数,但他却还是抓住了华点:“你觉得我小叔会输。”

    “三叶草刚刚失去了弟弟,小矮妖队失去了队友,为了队友冲出小组赛的信念,你说燃不燃?”小矮妖队一直是圈里有名的神经刀,弱的时候是真的弱,强的时候也是真的强。

    陈野至今记得被他们逼平时的那种战栗。

    也是因为那场平局,Cthulhu遭到了有史以来最强烈的粉丝质疑,不是他们不能输,而是他们怎么能被小矮妖这样的队伍逼平。前任副队赵实引咎退队的直接原因,便来自于此。但不和全盛状态的小矮妖比一场,是很难想象他们可以强成什么模样的。

    相比起燃起了最大必胜信念的小矮妖队,总裁们这边却明显要放松得多。

    虽然这么说有可能有些不可置信,但……比起赢,总裁们明显更加享受这种像年轻人一样在赛场上拼搏的感觉。无所谓输赢,他们存在于这里,就已经爽了。

    当然,能赢自然好,可如果不能赢,对于他们来说也没什么损失。

    不赢就不赢呗。

    在大众的印象里,他们就不是一支能赢的队伍,他们一直输一直快乐,真要是赢了才会比较奇怪。好比上一场和赌徒打比赛的时候。

    甚至连嘴上说着一定能赢的Ace霸总,如今摆出来的操作,都明显是拿这是他们最后一场WFPL来对待的。

    “什么?”顾丛一愣。

    江左的体育场比华京的大上很多,哪怕把华京当初所有的观众都接过来,场馆里也不会坐满,更不用说也不是所有当时的观众都能来到江左观看比赛。官方因此又卖了第二轮票,而因为A组小组赛在状况百出中引起的超高关注度,第二轮售票几乎是在放票后的一分钟内就已经售罄。

    在黄牛市场上都是一票难求的状态。

    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Ace霸总愣是可以花大价钱拿下无数门票,发给了他集团旗下在江左的员工,用这个周末看比赛,当作公司团建。

    镜头扫过时,一群西装革履的中年公司高层,与周围的环境是如此地格格不入。

    据说还有现场主持人发现了这个,它已经被写成段子,在星网上疯转了。

    一面是爸妈严厉拒绝他看比赛的孩子,骗爸妈说自己周末去朋友家玩了,结果却偷偷来了现场;一面是……严辞反对儿子关注电竞的父母,骗孩子说自己周末公司加班,结果来到现场支持自家老总的。

    就,父母与儿子三人,在赛场上不期而遇了。

    双方都很尴尬。

    这让顾丛忍不住想起了今年夏天参加的第一场战队比赛,他也是这么在赛场上与他的小叔偶遇的。

    那一刻,仿佛连空气都凝滞了。

    这种“强迫”员工来团建的行为,自然不能次次搞,Ace霸总选中了这一场,肯定不可能只是因为这次刚巧在江左比赛。只可能是因为他心里其实也有预感,这大概是他在WFPL的最后一场比赛了。

    这个夏季还没有彻底结束,秋天拒绝来临,但Ace霸总的电竞征程却好像已经摸到了尾巴。

    “真的好不甘心啊啊啊。”霸总这样私下里悄悄对好基友苏总说,“要是和赌徒的比赛是最后一场就好了,至少在最后我们是赢的啊。”

    输也快乐是没错。

    可,作为告别赛,总还是更想要一点仪式感的。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