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最美不过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五十六章 夏季开赛第五十六场: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帕”是一种在毛英第二回 合的战争中, 由新西兰当地的毛利人首领佩内.塔卡发明设计,并最终得以建造出来的军事要塞, 又称“盖特帕”。

    它拥有极其复杂的一整套防御系统, 从各式战壕到双重设防的沙坑,从隐秘的对外枪口到防弹栅栏,建造精细, 环环相扣,在历史上抵御了英国殖民者的数次进攻。据不完全统计,这个长90米、宽30米的要塞,一天之内,每一平方米遭受的炮轰, 比德国人在索姆河战役前一周内遭受到的攻击还要猛烈。可就是这样的强度,毛利人依旧在盖特帕中坚守了下来。

    “帕”因此成为了一项惊艳世界的军事杰作, 是公认的不可思议要塞。

    当然, 对于普通人来说,“帕”的存在实在是太过小众了,不太为人所知。甚至只是单方面熟悉历史,亦或者是单方面熟悉建筑的人, 都有可能没有听过这种只存在于十九世纪一段时间的智慧结晶。

    随着□□技术的不断提升,以及当时信息传递的闭塞, 只在新西兰上辉煌一时的“帕”, 很快还是遗憾地退出了历史舞台。

    不巧,顾祈年既读了历史,又对建筑学很感兴趣, 这才有幸知道了这种生僻冷门的“帕”。虽然顾祈年对建筑的痴迷大部分都集中在了复原大启的历史古建筑上,但当他在全息世界里尝试着建造属于他的古城时,还是不可避免地接触并学习到了大量的建造知识。

    在第一次获悉有这种东西时,顾祈年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在电竞比赛里用到它。

    “知识改变命运。”郑总开心极了。

    路南天却并没有那么乐观,他的语气里充满了无奈:“这种开头,你们都不觉得实在是有点熟悉过头了吗?”

    其他人齐齐摇头。

    “那我帮你们回忆一下——我们抽到了好赢的一方,年年科普常识,所有人都好像看到了我们胜利的曙光,然后……”

    “然后纵使我们有再多的主意,在绝对力量的面前,还是会输得一败涂地。”Ace霸总成功接上了路南天的话。

    “!!!”全队同时睁大了震惊的眼神,然后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因为这一回小路总是对的,运气再怎么好,知识再怎么丰富,又能怎么样呢?反正对于HongHuang来说,这些大多都是无用功。

    这个时候直播里的语音频道,播放的正好就是总裁们这边的对话,不管是现场观众还是屏幕后发弹幕的粉丝,都已经快要笑疯了。

    【哈哈哈哈哈哈xswl】

    【HongHuang的未来被小路总安排得明明白白。[捶地.jpg]】

    【对哦,这么一总结,好像每次都是这个套路啊,总裁们唯一一次觉得自己处于不利,就是对战赌徒赢了的那次。】

    【唉,最后一场了,总感觉霸总有点悲壮。】

    【怎么办,一方面我想小矮妖赢,慰藉Star的在天之灵,一方面我又觉得看着总裁叔叔们一直输也好惨啊。】

    【我现在已经分裂成了两个,一个在给小矮妖疯狂打Call,一个在给叔叔们摇旗呐喊。】

    【谁输谁赢无所谓,两个队我都喜欢!】

    评论里几乎没有什么不和谐的KY声音,不是两队都没有黑点,而是Star事件的余波还在持续影响着比赛。不管如何,中原人总是讲究一个死者为大的。在这场比赛里尽量不挑起一些不愉快的争端,就是他们对Star最起码的尊重。

    粉丝就是这样让人又爱又恨的存在,有不好的一面,但好的时候又会世界第一可爱。

    比赛场上,双方还在抓紧时间进行基建。虽然说套路已经被小路总分析透彻了,但他们还是决定尝试一下顾祈年说的“帕”,实在是因为除此之外,他们也想不到什么能够赢了小矮妖的办法了。

    “不过,我们来得及吗?”苏总开口。

    小矮妖之所以每次发挥都极不稳定,这与他们赖以生存的战术是分不开的,他们的风格就是啥也不说就是干,尽可能地缩减基建环节,以战养战,尽可能的破坏对手的战术,并把对方拖到自己的节奏里。

    赢,就是一场大胜;输,自然也是一败涂地。

    也因此,小矮妖的战损比总是惨不忍睹,是这一届WFPL的参赛队伍里,战损比最凄惨的队伍之一,这么说吧,他们的凄惨程度和总裁们难分伯仲。当然,在大胜局的数据里,小矮妖的也总是特别地好看,甩了HongHuang不知道多少条街,在单项榜单上甚至直逼Cthulhu。

    这一回对战HongHuang,小矮妖也并没有改变他们的策略,仅仅在有了最基础的基建后,就准备汇合出征了。

    提出问题的苏总比较担心的就是,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建起“帕”,就被激进的小矮妖直接摸到老家,一窝端了。他们可扛不住小矮妖的全线猛攻,要是这最后一战创造了一个什么上半场就结束比赛的历史,那可就丢人丢大发了。

    当然,换个角度理解,这样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也算是一种另类被铭记的仪式感。

    “帕的建设速度很快,”顾祈年道,“如果游戏数据没有出错的话,八十个毛利人,只需要一个晚上,就可以建造出一座规模巨大的帕。”

    虽然这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根据当时不少英国士兵的日记,确实如此。

    他们可以对上帝发誓,明明这天早上他们眼前还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一夜过去之后,一座崭新的“帕”拔地而起,让人目瞪口呆了。

    “不过,我也无法百分百保障,一定能赶在小矮妖来之前建好它。”顾祈年也不敢把话说得太满,因为除了这个“帕”以外,他还有一些其他想法。

    郑总在这个时候毅然站了出来:“那就由我来拖住他们吧。”

    “你……行吗?”不是路南天怀疑郑总的能力,实在是郑总怎么看都不像是能打得过任何人的样子呀,平时训练的时候,郑总打的一直是后勤位,他连路南天都赢不了。面对小矮妖,郑总有可能连对方的一波猛攻都挺不过去。

    “不要小看现在的我啊。”郑总从没有这么想要表现自己过。

    因为今天他的儿子也到了比赛现场。

    之前就说过,郑总有个和顾丛差不多大的也进入了叛逆期的儿子,让郑总很是头疼,为此,郑总一直和顾祈年在私下交流着育儿经。郑总的儿子也热爱电竞,可惜却并没有顾丛的天赋,已经被不少豪门的青训营给拒绝了。

    郑总是为了更加理解儿子,才来打电竞的。一开始,他对于电竞是纯生手,要不是苏总引荐,提供的食物又真的好吃到让人无法拒绝,郑总是绝对不会在霸总的考虑范围内的。

    但谁也不能否认郑总的刻苦,他几乎是队里最刻苦的。连一向做事认真的顾祈年,都比不过郑总在电竞方面的付出,顾祈年每次都是最早完成训练任务的,但每次加练最多的却是郑总。他一直相信勤能补拙。他可以一手缔造餐饮帝国,就可以攻克信战游戏。

    在经过这么多天的努力后,郑总真的有了一些变化,只是他这个人一向没什么张扬的习惯,圆润低调惯了,有些时候甚至还不如刻意在降低存在感的苏总有关注度。

    郑总也预感到了这也许就是他们最后一场WFPL,也做了安排。他自然不是像Ace霸总那样安排中年高层来团建。他只是很老派,又情深意切地给他儿子写了一封信,并邀请他来看他的比赛。他希望了解儿子的世界,也希望儿子能通过他的努力来了解他。

    他们是血浓于水的父子,从不是站在对立面的敌人,郑总想要用他的努力去证明给他的儿子看,他们的世界是可以彼此融合的。

    做完这一切,郑总甚至在这天早上来比赛的时候,都不敢去问儿子到底有没有打算来看他比赛。

    因为他在害怕。

    在他一开始刚出来比赛时,他的儿子并不像顾丛那样接受良好,他甚至是觉得他爸爸给他丢了人的。就像是顾祈年每次开车去学校接顾丛一样,脸皮薄的少年人会觉得这样让他们在同龄人面前下不来台。

    为此,郑总的儿子和郑总发生了很激烈的冲突,让本就不算好的父子关系加剧紧张了起来。

    郑总也一度怀疑过他打电竞的想法是不是真的有问题,是不是太理想化了。

    虽然最后郑总还是坚持了下来,他也玩出了游戏的乐趣,不再单纯是为了儿子才来打电竞,但在他内心深处的某一块,他还是在害怕着他的儿子会因此与他渐行渐远。郑总很努力地想要挽回他们之间的父子亲情,但有时候就是这么讽刺,他们的关系就像是沙子,越是努力想要抓紧,却只会让沙子从手中流失得更快。

    郑总好长时间都不敢再和儿子联系了。

    这一回,他也是鼓起了莫大的勇气,做了很长时间的心理建设,才再一次想要试着和儿子沟通。

    但一直到他看到了站在包厢落地窗前的儿子之前,他都是紧张着的。

    郑总的儿子有一头比小矮妖还要五颜六色的头发,站在落地窗前是如此地显眼,桀骜不驯的脸上是满满的不耐烦。但他还是坐在了这里,来看自己的父亲比赛了。他以为郑总没有发现,但郑总还是视力极好地看到了他藏在角落的灯牌。

    上面只有他爸一人的名字。

    作者有话要说:PS:“帕”来自美国作家Josh kamins的一本有关于战术解说的书。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