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最美不过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五十九章 夏季开赛第五十九场: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三叶草她……真的可以!

    “GAME OVER”。

    随着浮空的英文短语出现在所有人的眼前, A组最后一场HongHuang对Leprechaun的小组赛,终于还是落下了帷幕。

    但是比赛双方的成绩, 却并没有被及时显示在大屏幕上。这种情况一般会出现在当比赛在规定时间内完成, 却并没有明显胜负的时候,游戏的半智能AI自行判断出需要加入人类裁判,才能决定真正的结果。

    虽然说机器只需要冷冰冰的数据, 便可以运算出结果,但由于会出现种种玩家恶意刷分的情况,为了以防万一,游戏设计者便在后台加入了这样的审核机制。

    在正规比赛里,肯定不存在半智能AI无法分辨的恶意刷分行为, 但却不能排除外挂,科技越发达, 外挂作弊的水平也是与日俱增, 颇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态势。而且,比赛里还有一些特殊情况,这种时候机器永远不会有人类那么灵活。

    在等待结果的过程里,其实无论是总裁们还是小矮妖们, 对于结果已经差不多心里有数了。

    于是,他们并没有安静地坐在原地等待, 女队长三叶草主动走到了顾祈年这边, 一头火红的长发还是那样地耀眼,肤白貌美大长腿,是联赛内少有的靓丽风景线。

    她上前与顾祈年握手:“我以为你们的目的是赢。”

    “我们当然想赢。”顾祈年其实也很无奈, “但,我们也得面对现实。”

    就在此时,结果出来了。

    HongHuang和Leprechaun,平。

    谁也没有赢,但谁也没有输。

    总裁们已经在欢呼了,对于他们这种所有人眼里总是会输,连自己都觉得自己会输的队伍,能不败,就是胜利!

    他们超厉害的!

    这便是顾祈年最后在追求的结果了,他这么一顿操作下来,其实也是抱着一些按照存活人数压过小矮妖来取胜的小心思的。但那只是一种美好的希望,从实际出发的话,顾祈年更多地还是想牺牲自己,用以保下路南天这个革命的火种,来和小矮妖打平。

    万万没想到,三叶草在最后发现了路南天,但三叶草发现得太晚了,她再厉害也没有办法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接连杀死两个指挥官。

    于是最终阴差阳错的,在毛英战队的地图里,只有顾祈年和三叶草得以孤独又寂寞地幸存了下来。

    存活人数打平,其他数据是人工分析的,两队的战损比差不多,一个剩余经济多,一个有冷兵器加成。而鉴于小组赛的积分排名已经十分明显了,裁判便给出了平局的结果。

    “如果不是有游戏里的语音和击杀信息,赢的会是你们。”三叶草的脸上露出了些许的怅然,又有被打得心服口服的笑容。发现中了埋伏的时候,若没有语音,冰啤酒和红手帕是无法把这个信息传递给三叶草的,而没有击杀信息,三叶草也根本不会意识到HongHuang还活着两个指挥官。那么,在她面对顾祈年的空城计时,她会怎么样真的不好说。“恭喜你,这是一场精彩的比赛。”

    “如果是真正的打仗,我是不会让自己人用牺牲自己的方式去埋伏的,所以,没有如果。”顾祈年也很开心,总算有一次的结果如他所料了,“也恭喜你们,晋级成功。”

    A组小组赛的积分情况,随着HongHuang对Leprechaun的比赛结果出来,也终于显示在了现场的每一个人眼前。

    Cthulhu三场全胜,积9分;

    Leprechaun一胜一败一平,积4分;

    Greek一胜两败,积3分;

    HongHuang两败一平,积1分。

    总裁们虽然赢了一场,但由于他们赢的是Dutu,而Dutu打假赛,所有的成绩都被作废了,他们唯一的三分也就没能积上。

    换言之,无论他们赢不赢,他们的小组赛其实早就注定了不可能出线了。

    就,哪怕他们赢了小矮妖,积了这珍贵的3分,与Greek打平,但由于之前在与Greek的对战结果是Greek胜,按照平分算小分的比赛原则,与Cthulhu携手晋级半决赛的也不会是HongHuang。

    Greek丧丧的小队长,此时也正在直播看这场比赛,他拿着计分板,在和粉丝们分析场上局势,并得出了一个丧丧的结果:“总之就是,教授他们队的输赢,直接决定的是到底是我们还是小矮妖队晋级。但不管如何,这个故事都和总裁他们没有关系了。希望下次教授爸爸能高抬贵手,放我们一条生路。QAQ”

    但你把命运交给别人来决定的时候,很多东西就没有办法控制了。

    小路总也对着现场来采访的镜头,说了一句特别应景的话:“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

    重点是那个“年年”。

    小矮妖队的几人在结果出来后,眼泪终于再也压抑不住,他们激动地抱在了一起,欢呼着属于他们的幸运,也抬手指向了天空,为在天堂的Star最终还是拿回了一些荣誉。

    总裁们自然也很开心。

    虽然赛方不算Dutu的比赛成绩了,但在他们自己心里是算的,也就是说,他们小组赛真正的成绩应该是两负一平一胜,自出道以来,百分之五十的输赛概率。

    就想问问,整个联盟有几个战队的输赛概率可以这么好看的?!

    没有人了!

    只有他们!

    小路总依旧不忘给自己的电影打广告:“就在本周,《少将军周叔辩》就即将结束点映,并在各大院线与大家正式见面了,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捧场,多多捧场。”

    赛后采访时,所有的媒体在听到这个算法时,都哭笑不得。好吧,也确实可以这么算,甚至说得那啥点,还可以起个耸动的标题——《总裁战队进步神速,仅两场比赛后就找到了竞技诀窍,至今已保持了两场不败的战绩》。

    记者问:“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不是所有的比赛都不对战队的级别设立门槛的,而以HongHuang的情况来看,想要再次在顶级赛事里看到他们,这……可以说是相当的有难度。

    Ace霸总却自信满满:“不,你们很快就会在顶级赛事继续看到我们了。”

    不只是记者懵逼,连其他队员也都很懵逼,他们还能比什么,他们为什么不知道?

    “我赞助了科技神杯的电竞比赛,科技神杯一般要秋末才开赛,我不能透露太多,但可以说的是,这一次的赛制会有很大的改变。”

    全场:“!!!”你这还叫透露得不多?你都已经透露完了好吗?!

    以及……

    有钱没有办法让自己的战队评级改变,但可以让赛制改变,就,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啊。全场都流下了嫉妒的泪水。

    “所以,不要不舍啦,我们秋天见。”这是Ace霸总在镜头前留给粉丝的最后一句话。

    比赛结束后,HongHuang全队就去庆祝了,庆祝他们参加的第一个顶级赛事顺利结束,Ace霸总送给了每人一个大奖杯。

    纯金的。

    “在我心里,我们已经是第一了。”赛方不给奖杯,他自己给。

    反正他超有钱的。

    “其实从刚刚我就一直想问了。”路南天举手,“他们为什么会在我们的庆祝宴上?”路南天指的是陈野陈沉兄弟。

    “就和路北、顾丛以及小郑同学都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一样啊。”霸总不解地回看。

    “他们是家属。”路北补充,永远是那么地低情商。

    “谁的???”顾丛忍不住发出了来自灵魂深处的疑问。

    是哦,谁的?

    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把目光移向了顾祈年。

    顾祈年:“……”这回想躲也躲不了了,比赛已经结束,新的比赛还没有开始,他必须得出来面对他乱七八糟的感情问题了。

    虽然顾祈年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这一回陈沉明显有所准备,他开始了一段感人肺腑的表白:

    “我从大学时代就喜欢上你了,虽然这么说有可能你不会相信,但真的是一见钟情。你从车上下来,与兄长站在一起,是那样的耀眼。”

    “与你在学生会接触之后,我发现你的内在比你的外在还要美好,甚至让我感觉全世界没有人可以配得上你。”

    “包括我。”

    这是陈沉真实的想法,顾祈年是他的初恋,是他年少时最梦幻的憧憬,但他觉得他不配。也是因为有了顾祈年的出现,陈沉才想要变成一个更好的人。

    所以,顾祈年认识的是这样一个陈沉。

    而陈野所知道的兄长,却是截然不同的另外一个陈沉。

    陈沉觉得只有他变得足够好了,才能对顾祈年表白。

    可惜,顾祈年却直接去了古城进行研究,一去九年,再没回头,在这期间也完全没有恋爱的打算。陈沉在坚持了几年后,终于还是放弃了,因为他以为顾祈年是坚定不移的无性恋,不准备结婚,也不想拥有感情。陈沉不想给顾祈年徒增烦恼,便决定把这段感情埋藏,再不提起。

    在与爱人结婚的这些年,他也从没有想过要与顾祈年发生什么,因为他已经认定了顾祈年不会和任何人恋爱。

    虽然他的婚姻最终还是失败了,却与顾祈年无关。

    也与他如今的告白无关。

    陈沉本没有想过这么早捅破这层窗户纸的,因为他依旧觉得已经离婚了的他配不上顾祈年,而顾祈年也许也并没有做好进入一段感情的准备。

    只是,那天被路北说破了。

    陈沉觉得他需要清晰明确地告诉顾祈年他的感受,而不是含含糊糊,那就背离了他不想给顾祈年添麻烦的初衷。

    陈沉还送给了顾祈年一张大启时代留存至今的名家画作,以及离婚协议书。

    霸总挑眉:“这告白礼物可真是别出心裁。”

    顾祈年却主动带着陈沉去了餐厅无人的空中花园,这里今天并不对外开放,因为顾祈年已经提前预订了下来。他来之前,多多少少其实也是有一些预感的——他今天恐怕是逃不开了。

    顾祈年选择带着陈沉走后,其他留在房间里的人,都不敢去看陈野。

    但只有陈野还能像是没事人一样。

    他似乎胸有成竹。

    “对不起,学长。”顾祈年在一片花海里,正式拒绝了陈沉,无论陈沉的礼物有多么贵重,暗恋有多么深情,表白有多么真挚,他甚至这么快就办好了离婚手续……但顾祈年叫他来,只是不想在那么多人面前拒绝陈沉,给他难堪。

    “我以前也一直觉得,我不想恋爱,不想结婚。”

    “如今才意识到,我不是不想,只是还没有遇到让我心动的人。”宁缺毋滥,这便是顾祈年。

    “那你现在遇到了吗?”陈沉不愿意放弃。

    顾祈年微微一怔,眼前闪过了陈野肆意张扬的模样。

    时间过了很久,花园里是如此的安静,静到顾祈年很轻、很轻地点了那一下头时,都让陈沉仿佛听到了什么无法承受的声音。

    他说:“嗯,我遇到了。”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解释清楚兄弟俩为啥有矛盾(有狗血,请最好准备),然后攻受在一起,就要完结啦~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