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最美不过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六十章 夏季开赛第六十场: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顾祈年喜欢上了谁, 已是不言而喻。他并不需要说出口,所有人就已经福至心灵。

    但陈沉却像是被触碰到了什么不能摁的开关, 一下子就变得激动了起来, 他不再是顾祈年所熟悉的那个陈沉,而是变成了陈野记忆里所熟悉的那个不好相与的兄长,眼神里都多了一丝阴鸷, 一定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是陈野吗?”

    最后的那一层窗户纸被陈沉亲自捅破了。

    顾祈年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好隐瞒,不可以承认的,于是便大大方方地点了点头,与陈沉道:“是他没错,但我还没有和他说, 我准备……”

    “为什么?”陈沉打断了顾祈年,他已经好些年没有这么失礼过了, 可想而知陈野给他带来了多大的威胁。他从来都不喜欢他的弟弟, 从陈野出生的那一刻起,他就感觉自己永久地失去了一些什么,无论多少人在他的耳边和他说,你不是多了一个竞争者, 而是又多一个爱你的人,但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

    陈沉就是这么一个自私的人, 他从不会隐藏这一点。

    当然,在陈野刚出生的那几年,陈沉只是把这种不喜欢深深的压在了心底, 并没有对年幼的弟弟做过什么。他再不喜欢,也还记得这是他的弟弟,陈野还什么都不懂呢。

    直至陈野开始与他为难,他这才决定不再忍让。

    或者说,在陈沉内心深处的某一刻,他也要在期待着陈野的熊的,陈野给了他一个不需要再隐藏自己的最好借口。

    陈沉微微前倾了身子,双手撑在黑色的桌面之上,凝视着坐在他对面的顾祈年,一字一顿地道:“为什么是他?”

    “怎么能又是他?!”

    陈沉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椅子划过地面,发出了刺耳的声音。他挥舞着双手,十分激动,满脸不甘。

    他一连问了三个问题,像是对眼前的顾祈年在说话,又像是在对他的父母说话。

    “凭什么是他?”

    “怎么就不能是我了?”陈野突然出现在了陈沉的身后,打断了陈沉对顾祈年的质问。陈野站在那里多久,又听到了多少,这些都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陈野很怕不理智的陈沉做出些什么,伤害到顾祈年。

    餐厅的空中花园是个露天的,防护措施肯定有,却还是让陈野看得心惊胆战。

    哪怕只是这么看着陈沉站起来,像一座山一样带给顾祈年强势的压迫感,陈野就已经觉得很窒息、很不舒服了,他主动站起来,就是想把陈沉所有的仇恨值都引到自己的身上,反正债多了不愁,他也看他哥不顺眼很多年了。

    这些年虽相看两厌,各自安好,但那并不代表着他们心中的那个结就已经彻底被消除了。相反,它一直都在,始终是一根深深地扎在兄弟俩心中的刺。

    陈沉转身,与陈野对峙。

    两人有着相似的消瘦却挺拔的身形,相似的深邃又冷漠的眉宇,但他们又是如此的不同,从气质到性格。如果可以选择,他们一顶不会想要成为彼此的兄弟。

    两人双眼死死地盯着对方,带着明显的张力与愤怒。

    谁也不肯与对方相让一步,就像是这些年他们针锋相对的关系。

    决不妥协!

    好事者路南天和顾丛,就趴在空中花园的门口,小心翼翼地遮掩着自己的同时,又特别好奇里面的进程。

    路南天突发奇想道:“要是这个时候,你小叔大喊一句‘你们不要再打了,不要为了我……’,会不会很狗血?”

    顾丛一言难尽地看了眼小路总:“你投资的电影也是这种吗?如果是,我会拒绝看的。”

    “那当然不是啊。我是投资商,又不是编剧,我绝不会干那种外行指导内行的傻逼事。”很多时候,路南天都想代表他自己说一句:请所有的制片人离创作远一点。

    苏总在他们身后悠悠然道了句:“这个时候已经无关顾祈年了,而是兄弟俩之间多年矛盾的爆发。”

    有没有顾祈年,都不会影响陈家兄弟看彼此不顺眼,或早或晚,他们总会对上。

    顾祈年也很明智地选择了坐在那里,安静如花,不主动揽事,只是在心里稍微更加紧张偏向陈野一点。在这种时候,人的注意力永远是不会欺骗自己的,顾祈年更在意谁,一目了然。

    “你有什么呢?会让他选择你?会让爸妈更喜欢你?!”

    陈沉还是问了出来。

    在陈沉心里,陈野就是如此的一无是处,他身边的人也都无不在告诉他——他的弟弟不如他,学习不好,性格又差,打个游戏以后能有什么出息呢?

    这就是多子家庭最容易产生的问题,兄弟之间可以成为彼此的帮衬,却也很容易成为最经常被人横纵对比的两个人。从小比到大,他们之间就存在着极其激烈的摩擦与竞争。首当其冲,便是来自父母的关注与宠爱。

    哪怕长大以后,他们可以潇洒地说一句:我才不需要他们喜欢我。

    但在内心深处,包括自己都知道,那里始终有个年幼的自己,在渴望着当初能够被选择,能够成为谁眼中的独一无二。

    陈沉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陈野处处不如他,却好像更能轻易地得到一切。

    “爸妈喜欢我?哈。”陈野本来对比陈沉还算理智,但一提到父母,他的表情也变了,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嘲讽,“你说这话不亏心吗,陈沉?这就是传说中的得了便宜还在卖乖吧,爸妈更喜欢我?他们当年选择了你,不是我!”

    陈野爆发吼出来的那一刻,他就后悔了,因为他本不想讨论这件事,一点都不想,那太矫情与没有必要了。

    可他还是说了出来。

    很多年前,在陈野还是陈小野的时候,他其实并没有那么讨厌他的哥哥,甚至有些崇拜,因为他的哥哥比他大很多,好像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他是那么优秀,那么聪明,又会很多种运动,成熟稳重,就像是一个发光体,不管是在朋友之中还是在家里他都是永远的中心。

    在陈野的心中,兄长的地位仅次于父亲。

    陈野甚至写过一篇有关于家人的作文,提到了他优秀的哥哥。这篇作文那年在市里还获过奖,语言质朴,却情感充沛。

    他说,他觉得他很幸福,生活在这样一个家庭里。

    但就是在同一年,陈野和陈沉一同遭到了绑架,被他们家曾经最信任的司机。这也是陈沉和陈野兄弟这些年同时默契的选择了不带任何随行人员的原因,再有钱,他们也更喜欢亲力亲为,无法再次交托信任。

    那司机欠了赌债,利滚利到再也还不上了,老子娘又遭到了生命威胁,于是他便决定伙同自己早些年认识的几个兄弟铤而走险。

    这次的绑架很业余,又漏洞百出,但它就是成功了。

    陈野和陈沉被分别关在不同的屋子里,都被捆住了手脚,堵住了嘴,彼此之间零交流,甚至一开始都不知道对方的存在。

    直至年纪小的陈野在一天一次的吃饭时间,听到了司机与父母交涉的电话。

    他们好像闹得很不愉快。

    与钱无关,而是他们的父母报了警,还被司机察觉到了。司机很激动,也很愤怒,他对着通讯设备咆哮:“你们一个儿子也别想得到!”

    陈野害怕极了。

    就在司机准备撕票时,他突然产生了一个更加恶劣残酷的念头。他改变了想要杀死两个孩子的想法,转而故意问陈野的父母:“两个孩子,只能活一个,选吧。三十秒内,说不出来,就两个都杀了。”

    二选一。

    陈野的父母在危急关头,脱口而出选择了陈沉,但陈野就坐在一边,把他们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司机在那一刻露出的笑容,陈野永远都忘不了。

    不过,在陈野听到这些后,司机却拿着刀朝着陈沉的房间走了过去,陈家父母选择了谁,他就会杀死那个人,才不会让他们这些该死的有钱人如愿呢。

    当然,最后的结果是好的,两个孩子都被警方顺利救了下来,谁都没有真正受伤。

    只是陈野再也忘不了电话里父母反复说着陈沉的名字。

    司机当然是最恶心的那个,陈野不会认错他的报复目标。

    只是……

    陈野也无法再从家人身上感觉到他曾经以为的那份爱了,爸妈像没事人一样殷勤地照顾着他,以为他不知道那通电话。很明显地,他们在为自己那一刻的选择愧疚,他们想要进行一些背地里的弥补。

    陈野却直接戳破了这个虚伪的表象,他问他们,为什么选择哥哥,不选择他。

    父母大惊失色后,就是不断地道歉、流泪,想让陈野意识到,他们当时只是口不择言,他们也不想的,他们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慌了,根本没有理智的。

    但这就是问题所在。

    他们下意识的选择是优秀的陈沉,不是……年幼又不懂事的陈野。

    其实父母选择谁都无所谓,陈野这样告诉自己,他只是控制不住地想要去迁怒,他也不是故意的,他也没有意识。但彻底点燃陈野与陈沉争斗之心的,还是陈沉的寸步不让,并且陈沉竟还在抱怨着父母偏袒年幼的弟弟。

    被偏爱的那个,才会有恃无恐。

    从未被父母或者某个人坚定不移地选择过,便是陈野最大的遗憾。他知道陈沉很优秀,好像处处都比他强,可即便如此,他还是想要一个只属于他、只会选择他的人。

    顾祈年的目光与陈野的在空中不期而遇。

    陈沉什么都好。

    但顾祈年只喜欢陈野,因为在他心里,陈野比所有人都好。

    虽千万人,我只喜欢你。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完结,完结之后大概会有一到两个番外这样。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