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最美不过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六十二章 番外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A-anniversary(周年纪念日)

    陈野一直十分热衷于和顾祈年过各式各样的纪念日, 从答应交往到结婚,从第一次见面到第一次接吻, 仿佛在陈野眼里就没有什么是不值得纪念的。

    他甚至给“他们第一次送彼此纪念日礼物”也整了个纪念日。

    在耐心陪着陈野过到第一百零八个纪念日时, 顾祈年终于爆发了,他有再好的脾气,也受不了这么一天天地被突然问:“你猜今天是什么日子?”

    “我只想和你过你的生日, 我的生日,以及你我的结婚纪念日。”其他就算了吧。好比“第一次叫彼此昵称”这种日子,真的有必要年年都庆祝吗?

    顾祈年真的做不到啊。

    坐在沙发上的陈野缓缓地垂下了头,看上去十分沮丧。

    顾祈年本怒火冲天的脾气瞬间就被这一幕浇熄了,心想着, 过就过吧,只要陈野喜欢不就得了吗?何必要吵架呢?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吵架。

    这个念头刚起, 顾祈年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 顾祈年坐到陈野身边时,就听到这个本应该在“难过”的家伙,正在和智能AI念念有词:“快快快,记一下记一下, 这是我和年年第一次吵架的日子!”

    顾祈年:“……”

    B-bachelor(单身汉)

    Ace霸总是个黄金单身汉,苏总也是。

    另外一个永远可以让自己的情感状况处于无缝衔接拥有新恋情状态的总裁——路南天, 有天忍不住突发奇想地问两个单身狗:“你们真的就准备这样一辈子吗?”

    “什么一辈子?”Ace霸总本正在埋头批文件, 像极了临近开学疯狂补作业的学生,听到路南天的问题,还是忍不住分心抬了头。毕竟工作哪里有和别人聊天来得快乐呢?准确地说, 任何事情都比工作有趣,哪怕是打扫卫生。

    “就单身一辈子啊,你们看上去都不是很想找对象。”路南天虽然被渣男伤过,却从没有一刻放弃过要找到另一半的想法。

    他永远享受爱情。

    哪怕他的爱情保质期有点短。

    “我想啊!我怎么不想?”霸总都快急死了好吗?他迫不及待想有个优秀的继承人,好分散一下家里不断催促他上进的精力,“你没看我一直在相亲吗?”

    “但重点是都没有成功啊。”霸总确实很积极地相亲,可永远只有一次,不会有第二次。

    Ace霸总沮丧地垂下头:“这不是都不合适嘛。”

    “也不是没有合适的啊。”路南天一针见血地指出,然后,他不着痕迹地看了眼苏总,像是突发奇想道,“既然你俩都没找,又有意找,为什么不你俩试一试?”

    Ace霸总:“!!!”

    苏总微微一笑,组织没白培养你这么多年。

    C-champion(冠军)

    HongHuang一直想赢,想当冠军,这全国人民都知道,可惜……

    一直到二队拿了国内联赛的冠军,只能工作之余偶尔打一打的一线老年队,仍连进入全国联赛的资格都没拿到。

    D-diary(日记)

    HongHuang年会的时候,曾玩过一个内部小游戏,每个队员都要写下对其他队员的一句话印象。好比顾祈年就收到了“养孩子养得特别棒”“靠谱”“大教授”“学霸”的纸条。而苏总得到的印象则格外统一——眯眯眼的都是怪物。

    只有一条例外:爱写日记的小清新。

    虽说这个印象纸条是匿名的,但苏总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写下这个格外与众不同的印象的人是谁——Ace霸总。

    也就只有霸总知道他这么多年始终如一日地有记日记的习惯了。

    其实苏总都快忘记他当初为什么开始记日记了,只依稀记得从他很小的时候开始,就有了写日记的习惯,而随着这个习惯一起诞生的还有一个高频率出现在日记里的名字——霍然。

    那是霍总的曾用名,全世界大概只有苏总还知道这个名字了。

    日记!

    苏总灵光乍现。

    某日,Ace霸总在战队训练室里,看到了苏总“无意中”落下的日记。别问他为什么一眼就能看出来那是苏总的日记本,苏总这人特别恋旧,认准了一个本子,就只会用这一种记日记。多年如一日,写完一本就换一个新本,整整齐齐地摆放在一起。

    后来据说生产这种本子的厂家倒闭了,苏总为了能够继续用这种本子记日记……直接买下了厂子。别问赔没赔钱,这就是苏总的一个兴趣爱好,和霸总的战队一样。

    有些东西,真的从不会是金钱能够衡量的。

    霸总拿着日记就去找了苏总,把本子往他面前一放,本来想诈一诈苏总,看看他会不会慌的。没想到苏总还是如常地平静,只笑眯眯地抬头,朝着霸总看来。

    “还不谢谢我!要不是我发现得早,给你带回来了,你的隐私就要暴露在全队面前了。”霸总被看得一时间有点慌,赶忙开口。

    苏总还是那副笑模样:“那你看了吗?”语气里甚至带着一点期待。

    霸总立刻拍着胸脯保证:“我是那样的人吗?咱们认识多少年了?你还不了解我?不可能的!你放心,我绝不会偷窥!”

    苏总:“……”那还真是谢谢你了啊。

    E-encyclopaedia(百科全书)

    顾祈年就是一本活的百科全书,问他什么都好像能够得到答案。

    陈野不信邪,非要挑战,和顾祈年玩快问快答的游戏。

    陈野:“据《旧唐书》记载,武则天时,曾送过不少东西给日本的遣唐使表示友好,其中有什么是当时就送过了,但听起来更像是现代才会送的东西?”

    顾祈年:“熊猫。”

    陈野:“冷兵器红缨枪上的红缨,有什么用途?”

    顾祈年:“主流观点认为的用途有三种。一,吸血,红缨又叫血挡;二,迷惑敌人,阻拦视线;三,用来判断使用者的劲道。”

    陈野:“你爱不爱我?”

    顾祈年微微怔了一下,然后笑着回答:“当然。”

    陈野微微前倾了自己的身子:“那我的大教授,你为什么还不来吻我?”

    F-family(家庭)

    顾祈年和陈野确定恋爱关系后,很快就结了婚。

    陈野是急不可耐,恨不能上一秒谈恋爱,下一秒就结婚;而顾祈年看上去应该是深思熟虑、谋而后动的类型,却意外在答应结婚方面很爽快。因为……他觉得这大概是他一生之中唯一一次会产生与某人结婚的冲动的机会了。

    这么说有可能显得太绝对,但顾祈年相信自己的感觉,如果不和陈野结婚,又或者和陈野的婚姻最终也还是失败了,那他大概再不会与任何人结婚。

    因为只有陈野给了他一种想要与之组成一个家庭的感觉。

    当然,这个家里不可避免地还有大侄子顾丛,陈野的父母,以及再没有来往过的兄长陈沉,以及陈沉的儿子。

    最重要的家庭成员自然是七爷啦。

    陈野经常发星博抗议:“这个家里为什么我排行老四?!什么时候能改改?”

    七爷,顾祈年,顾丛,然后才是陈野。

    很快,陈野的愿望就实现了,这个排名有了全新的变动,在陈野和顾祈年的孩子从培育院被抱了回来之后,陈野变成了老五。

    陈野:真棒。

    G-game(游戏)

    陈野热爱一切电子竞技类的游戏,也很少有他不擅长的游戏。

    但他最喜欢、最擅长的还是和顾祈年两个人的游戏。

    H-H

    ……想什么呢,这怎么可能写,和谐社会,清水到底。

    I-ice-cream(冰激凌)

    顾祈年和陈野的孩子很喜欢吃冰激凌,不给吃就可以哭上一整天。

    顾祈年觉得越是如此,越是不能惯着,否则会形成习惯,意识到只要哭就可以得逞。

    陈野却是一丁点都不想孩子哭,总是会偷偷投喂,等被顾祈年发现,就是爷俩一起受罚。孩子没有冰激凌,陈野没有……某些他喜欢的只和顾祈年发生在床上的二人游戏。

    J-jealous(嫉妒;吃醋)

    陈野吃全世界的醋,但凡和顾祈年靠近一点的,他都吃,虽然他不会表现出来。

    他觉得他上辈子大概就是一瓶老陈醋成精,能酸死自己的那种。

    可他就是忍不住。

    K-kid(孩子)

    顾祈年和陈野有了一个只属于他们两人的孩子,爱若珍宝,宠溺异常,他们给了孩子他们童年所没能拥有又想要拥有的一切。

    L-love(爱)

    陈野和顾祈年互相深爱着彼此,这毋庸置疑。

    M-marry(结婚)

    陈野和顾祈年是在他们认识的第二年的九月结的婚。

    在一座小岛上,只请了亲朋,拒绝媒体,举行了一场浪漫又小型的日落婚礼,这正是顾祈年曾最向往的。

    陈野为顾祈年实现了他所有的愿望。

    顾祈年却只想问顾丛,到底是谁出卖了他?

    顾丛:“……”

    N-neighbour(邻居)

    《圣经》里说:Love your neighbours as yourself.(爱邻如爱自己。)

    可陈野却实在是很难做到这一点,因为他的邻居从上个月起,正式变成了路南天,这个巨婴总是嚷嚷着什么流水的爱情,铁打的友谊。并借此,雷打不动地约顾祈年一起去蹦迪,哪怕顾祈年已经拒绝了他无数次。

    挨着绿色的篱笆墙,隔壁的小路总常常探过头来,哀嚎:“只闻新人笑,哪见旧人哭,年年不爱我了。”

    陈野总会忍无可忍地怒吼回去:“他什么时候爱过你!”

    顾祈年聪明地学会了闭嘴,因为他要是不说话,陈野还会觉得愧疚,他一但开口,陈野就会觉得他在偏袒路南天。

    但说真的,顾祈年真的很想说,路南天这明显是故意在找事。

    比起真的叫顾祈年出门,对于现在的路南天来说,看着陈野不爽他又干不掉他的样子,才是最让他感觉到快乐的事情。

    O-old(老了)

    上了一定年纪后,陈野就开始变得特别患得患失。

    他总是忍不住问顾祈年:“如果我老了,怎么办?”

    “老了就是老了呀。”过去的顾祈年会这么说。但现在的他,已经在无数次的经验教训中,学会了另外一种说法,他会抬手拍拍陈野的肩:“放心,我只会比你更老。你会嫌弃我吗?”

    “当然不!”陈野不假思索,斩钉截铁。

    顾祈年耸肩:“那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

    哄人,真的是顾祈年为了陈野,才慢慢一点点掌握的一项技能,很没有必要,但还是得会。因为顾祈年希望陈野能够开心。

    P-pride(骄傲)

    顾丛拿到世界冠军那一年,顾祈年送给了他大侄子一个礼物。

    那是一段音频。

    来自很多年前,顾祈年准备离开江左,前往大启古城之前的深夜。他的兄长与他的一番促膝长谈。机缘巧合之下,顾祈年把这段话录了下来,他也是很多年后才发现的,那段音频帮助他撑过了很多艰难岁月。

    现在,他觉得是时候把它送给更需要的人了。

    因为他已经有了陈野呀。

    顾大哥:“你准备决定了吗?”

    顾祈年:“嗯。”

    顾大哥:“不后悔?”

    顾祈年:“不后悔!”

    顾大哥:“也绝不会退缩?”

    顾祈年:“绝不!”

    “那就放手去做吧。”

    “去做你所喜欢又想要去做的事情。”

    “不管对错,不管成败,也不管别人怎么说。”

    “我知道,在我心里,我永远以你为傲。”

    “没有什么为什么,因为我们是一家人啊。”

    Q-quality(品质)

    “提高生活品质,势在必行。”陈野最近经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

    顾祈年听多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怎么提高?”

    “从远离隔壁的邻居开始!”

    顾祈年:“……”

    R-reality TV show(真人秀)

    小路总其实也不总是会去烦隔壁的夫夫的,毕竟他也是个有事业的男人啊。在《少将军周叔辩》的电影大获成功之后,他又投资拍摄了几部口碑票房双丰收的电影。

    在失去了挑战之后,小路总就突发奇想,转而做起了综艺节目的制片人。

    结合他自己的兴趣爱好,他整了个有关于电竞的真人秀。

    他请了特别起劲儿的Ace霸总来当嘉宾,Ace霸总来了,苏总自然也不会缺席,只是他有个问题:“电竞真人秀,主要是拍什么呢?”

    “什么都拍啊,就是把一个战队、一个职业选手最真实的一面展现在观众面前。”

    “我们会关注战队的未来和发展。”

    “也会记录选手的成长与日常,好比顾丛小朋友最近据说谈恋爱了。”

    小路总不能否认拍这个也是为了满足他最近感觉无聊的人生,他对于搞事总是孜孜不倦。

    “如果是看电竞选手谈恋爱,为什么要关注别人,看我们不就好了?”

    “……啥?”

    “我们交往了。”

    “!!!”

    S-special(特别的)

    陈野特别地爱顾祈年。

    苏总对霸总,也是一样的。

    T-taste(品尝)

    郑总曾经是个成功的厨子,后来是个成功的美食企业家,一切都源自于他对于品尝美食的冲动与憧憬。

    陈野看着顾祈年的唇,觉得他之所以能够成功,大概也是源自于他想尝点什么。

    U-university(大学)

    孩子去上大学了。

    顾祈年和陈野终于再一次得到了陈野梦寐以求的二人世界,陈野简直不要太开心,直至顾祈年突发奇想对他道:“咱们孩子都去上大学了,你什么时候把你的课业也捡起来?”

    陈野:“……”

    V-valuable(宝贵)

    霸总家里是搞能源的,可以说是掌握着全世界最宝贵的东西。

    但对于霸总来说,苏总才是他最宝贵的那一个。

    霸总怀着忐忑的心情对自己所有的朋友介绍他最宝贵的人时,所有人都一脸“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的表情。

    全世界都觉得他们早就该在一起了。

    只有霸总不知道,他总是反应慢半拍。

    苏总这个当事人一点都不介意,因为这就是他从小认识到大的霸总啊,虽然有时候会反应慢,却绝不会让他失望。

    他让等待都变得珍贵。

    W-WF(信战)

    谁也没有想到,信战可以长盛不衰到这一步。

    顾祈年和陈野的孩子在进入青春叛逆期的某天对他们说:“我要去打电竞!你们谁也阻止不了我!”

    最后全世界都知道了,孩子叛逆期一过,还是选择了去上大学。

    因为很遗憾,打游戏并且打得很好的基因并不会百分百遗传。

    X-未知数

    顾祈年决定和陈野在一起时,他和陈野的未来就是一个未知数,与他一直可以掌握,可以看到的清晰日常安排截然不同。

    这是一段注定了会充满刺激与意外的人生旅程。

    路南天在单身派对的那个晚上问顾祈年:“会害怕吗?”

    “会。”顾祈年实话实话,没有人会不害怕未知的东西。

    但与此同时,他也很兴奋,因为那个未知的未来里有一样东西是确定的——那就是陈野呀。

    Y-yes(是)

    陈野的星博一直被粉丝誉为永远比狗仔还要快一步的电竞圈八卦爆炸来源点。

    在某个平平无奇的早上。

    陈野发了个戴着男款戒指的修长手指的图并配以文字——他说yes。

    Z-zero(0)

    从零开始,永不止步!

    这就是顾祈年的一生。

    作者有话要说:番外就是这一个放在一起的啦~全文正式完结~

    咱们9月12日,新文见鸭~爱大家(づ ̄3 ̄)づ╭

    新文传送门:←点击按钮直接穿越雾十十的古耽小甜饼啦,预收一下嘛~英雄~你买不了吃亏,也买不了上当,摁一下小小的收藏,新文就能带回家~~(≧▽≦)/~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