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男主小师妹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95章 争吵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放下手中的这一本功法, 厉栀把目光看向了桌子上的另一样东西——一个红色木盒。

    既然这功法不俗, 那么这木盒里面的东西恐怕也不是什么普通之物吧。

    厉栀拿起木盒,木盒很普通, 不是什么特殊的材料, 只是修真界很常见的红木。

    木盒上面并没有上锁,只是轻轻的扣上了,好像里面的东西根本不值钱一样。

    掀开木盒的盖子,里面摆放着一枚令牌。

    令牌是玉制的,上面隐隐泛着红色细线,除此之外上面没有任何的字和雕刻物。

    就只是这么一个普通的令牌?

    厉栀左看右看之下也没有看出来令牌有任何寻常的地方。

    算了, 先出去再说。

    厉栀再扫了一遍这个地方,确定没有了其他物品之后,就拿着两样东西离开了房间, 从那条密道原路返回。

    重新回到了那个大厅, 此时, 那具白骨已经不见踪影,那块地方空无一物。

    只是稍微诧异了一下,厉栀便不再关心这具白骨了。

    毕竟这个地方机关那么多,也许是因为自己拿走了炼丹的丹方,所以启动了机关把白骨移到了另外的地方吧。

    查看完左边的密室, 厉栀再看向右边那天应该是出口的密道, 然后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这条密道和这里面所有的密道一样都是漆黑一片。

    不过厉栀的眼睛能够看得清楚道路再加上过来的时候太匆忙, 并没有带任何照明之物,所以她一直都是就这样在黑暗中走过来的。

    “咔嚓!”

    厉栀的右脚刚踩上地面, 就听见一阵机关启动的声音,身体快过脑子一步,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已经几下跳跃到了一下子跑到了另一端。

    待她转过身一看身后发生了什么,只见这一段密道的石壁两旁冒出来许多尖锐的石刺。

    密密麻麻,看得厉栀都有些头皮发麻。

    没想到前几次去获取机缘的时候走了那么多条密道一点问题都没有出,现在要出去了反而开始有机关了。

    因为有了这次意外,厉栀行走在这条密道时都要小心许多了。

    也正如她想的那样,短短半炷香的时间里她就遇到了三次不一样的机关。

    有一开始的石刺还有从石壁处喷火的,虽然每一次都是有惊无险,但次数多了也容易让人疲惫。

    一路就这样躲着各种机关,厉栀终于看到了这条密道的出口,赶紧加快了脚步跑了过去。

    一出来,厉栀就发现了这里竟然是她刚刚进来时的那个秘阁,周围的黑色墙壁还是那样熟悉,地面上碎裂的玉壁碎片也像一开始一样摆在那里。

    “我竟然又走回来了?”

    厉栀看向已经闭合了的密道,密道出现的位置和她一开始进来的时候不一样,分别处在两个相邻的位置。

    也就是说这个秘阁里的不仅仅只有那玉壁后一条密道!

    只是放开密道的事情不谈,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怎么从这里出去?

    厉栀刚到这里的时候早就把这里搜查了好几遍,现在又搜了一遍还是没有发现出去的路。

    难道自己在那里面当时选错了位置?

    导致她错过了出口所在的通道?

    厉栀陷入了沉思,已经在心里考虑着要不要再进去一趟,或者是能不能再进去一趟。

    突然石门中发出了响动,刚才还紧闭的大门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打开了。

    厉栀看向门口的时候正好能够看到大长老的身影。他还在外面等着。

    “你出来了。” 大长老说道。

    “嗯。”

    厉栀应了一声后,从秘阁中走了出来,最后一只脚迈出的瞬间,秘阁的门就关上了。

    厉栀没有管后面关上的门而是看着面前的大长老问道:“你说的机缘就是那里面的传承吗?”

    大长老欣慰地笑了笑,“看来你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机缘了。”

    厉栀和他的仅有的几次见面,见过最多的就是他那种欣慰而又慈祥的笑容,就好像看着她成长他比她自己还要高兴一样。

    虽然她对这种眼神没有厌恶感,但总是被人这么看着总觉得怪不习惯的。

    “是的,已经拿到了。”

    厉栀琢磨着要不要问问他那块令牌是做什么用的。

    “我能够问你一件事吗?”

    大长老眼神顿了一下,说道:“你问吧。”

    厉栀从储物戒指里拿出来了那块白玉令牌。

    “你知道这个东西是做什么用的吗?”

    大长老本来只是以为她对秘阁有什么疑惑,闻声一看到她手上的东西时,愣了愣神。

    厉栀看到他的神情便明白这个大长老肯定知道有关这白玉令牌的事情。

    大长老看着那一块玉佩叹了一口气,才道:“这东西是你母亲的。”

    “我母亲?”

    厉栀在这个族里听过最多的除了她的父亲之外最多的就是她的母亲。

    她的母亲和父亲一样都是东大陆上才华惊艳的人物,当年的修炼速度完全不逊于她的父亲。

    在他们两个陨落前,两人都双双进入了元婴期大圆满,离化神期就只有一步之遥。

    “可是我母亲的东西为什么会在这秘阁里面?”

    厉栀记得他们当时尸骨无存,可能也没有留下任何传承的,既然这样她的东西按理说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面的。

    “当初是你的母亲在发生那件事情前要求把这一面令牌放进秘阁之中的,我当时还没来得及问她原因,谁知道她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大长老想起了那个人,心里就忍不住叹息。

    厉栀的指腹摸了摸令牌的表面,轻声问道:“那这令牌到底有什么用处?”

    “这令牌的用处我也从来没听你母亲讲过,只是这好像你母亲从你母族中带出来的。”

    大长老平复了心情,只是看着令牌的眼神依旧有些复杂。

    “我的母族是花家?”厉栀问道。

    大长老发现她竟然知道有些惊讶,但又想到这一年以来她可以向其他人打听也就了然了,“是的,就是花家,只不过近些年来都很少看到他们家族人在东大陆的身影了。”

    厉栀皱了皱眉,想到了花芝最后走的时候还给了她一张纸鹤。只不过那时候她为了多一重保障就留下来了,至今那张纸鹤还在她的储物戒指里躺着。

    “我们先离开这里吧,大殿外没有人不安全。”大长老说道。

    其实他没有传唤是没有人敢进来大殿的,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太愿意谈及花家。

    当初他们两个家族还因为要找少族长的时候一起合作过,可是后来没多久花家敷衍他们找人,并且还把他们派去交涉的人给打了回来,自那以后两家的关系僵硬到了极致。

    听到他这么说,厉栀也收起了思绪,两人顺着原路返回了大殿。

    在他们都出来后,机关自动关闭,灯座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

    大长老转过身看向厉栀,道:“三日后你就要离开前往极寒之地,能不能够通过族长试炼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厉栀听到他的话忍不住心中猜测极寒之地是个什么地方,怎么听他的描述好像特别难通过,说不定还会有性命之忧。

    “无事你就离开吧。”

    大长老转过身把视线瞥向了别处。

    厉栀看了一眼后迈步离开了大殿。

    ********************************** ***************************************

    三日后。

    极寒之地位于东大陆的最北方,靠近终年寒冰不化的露雪城。

    可厉家主宅所在之地却是东部,离极寒之地有数万里。要是御剑飞行的话需要花上数十天。

    而灵舟这种法器厉家这么大的家族当然有,只是每一次带领少族长去族长试炼都不会使用灵舟,而是由极寒之地派人过来迎接。

    是因为灵舟的目标太大,其他家族的人都认识厉家的灵舟,厉家的灵舟在极寒之地逗留那么久的话,谁都会疑惑厉家在里面做什么。

    要是联想到族长试炼,引起不必要的祸端那就麻烦了。

    所以他们现在要先去离这最近的丰云城中乘坐传送阵前往露雪城。

    丰云城离厉家不远,厉栀跟着那黑衣人不到一个时辰便到了。

    两人皆穿着隐藏身形的黑色斗篷,不过这东大陆的魔修们似乎都喜欢这样子穿,一个个的都好像很难以面示人一样。

    当初厉栀刚下灵舟的时候,还曾以为是从西大陆过来的修士怕引起祸端才这样做的。

    很快他们便进了城中,来到了传送阵所在的位置。

    这个传送阵是东大陆曾经有名的阵法大宗师林非布置的。

    这种能够跨越大半个东大陆的阵法一开始让很多人都惊叹,因为大陆有特殊气场干扰,太远的传送会不稳定,有的人会被随机传送到大陆上的任何角落。

    要不是这样,东大陆和西大陆之间的无源海就不是那么难以跨过了,毕竟直接用传送阵传送过去就行,根本不需要担心海上的风暴之类的问题。

    丰云城的这一个传送阵也有一个缺点,那就是每一次开启所需要的灵石不菲,不是普通的修士能够负担得起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还是有很多人要御剑飞行几十天才能够到达露雪城。

    “去露雪城的?”

    一个长着小胡须的中年男人突然凑了过来问道。

    厉栀只看见那个被大长老唤作十七的黑衣男子在他还没有靠近时就拔出了剑指着那个中年男人,声音中带着警告:“滚开!”

    中年男人看到他露出来的气势,身子颤了颤,心中也打消了向他们搭讪的心思,脸色灰白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厉栀挑眉不语,看着这一幕没有阻止。

    这个丰云城的传送阵因为开启所需要的灵石太多,大家都是凑满十个人才走的,每个人需要五百灵石,不过就算是这样对于普通的修士来说也是个不菲的花费。

    虽然厉家可以付得起所有的费用,但传送阵是由林家把手,不是赶时间的话,厉家也不会把灵石白白的往其他家族里送。

    这里加上他们已经有了九个修士,只要等那最后一个修士到来,林家留守在这里的长老便会帮忙启动传送阵。

    “林长老。”

    一个穿着红色道袍的女子飘然而至,她的身后还跟着一男一女,穿着的皆是青色道袍。

    镇守在这里的林长老睁开眼,望向出声的方向,一直面无表情的面上稍稍有些动容:“原来是微云派的霞云仙子啊。来这里是想去露雪城?”

    “是的,宗门让我带着两位小辈一起去做任务。”

    霞云仙子笑了笑,解释道。

    林长老看了一眼说道:“既然如此那你便赶紧乘坐传送阵离开吧。”

    两人在谈话,在这边等待了很久的修士中有人站了出来:“可是我们这里已经有了九个人了!”

    这新来的一伙人中有三个人,而每一次传送阵最多只能传送十个人,多出去的两个人怎么办?!

    有几个修士都在一旁附和,毕竟谁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凑够十个人,他们有的都已经在这里等了许多天了。

    要是再等下去,当初还不如自己御剑飞行来的快。

    “我们有重要的事,当然应该先走。”

    霞云仙子身后的一个年轻女子站了出来说道。

    “谁没有重要的事情要做,要不是这样我们至于等在这里吗?!!”

    “对啊,我们大家都是因为有重要的事才会坐传送阵的……”

    她的话音刚落,这个传送阵的周围便热闹了起来,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意思都是我也有重要的事情,我也应该现在就走。

    厉栀和黑衣男子十七号两人并没有参与他们的讨论之中,只是站在一旁看着那边的争吵。

    “大家不要吵,”

    看到这一幕霞云仙子站了出来说道,“我们真的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大家能否让我们三个先走一步,我们微云派也会对大家的理解而感激的。”

    微云派在这东大陆也算得上数一数二的门派,霞云仙子搬出来自己的门派就是能够让这些人能够主动退让。

    其实她也可以出全部的灵石开启传送阵,只是这样的大的花费对于她来说也是有些心疼的。

    果不其然,听到她的话,在场的几个修士都有些沉默了。

    如果微云派的三个一定要加进来的话,那么谁要被排除在外呢?!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