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男主小师妹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98章 玉牌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花灵, 你自己一个人过去的时候小心点。”

    “我会注意的。”

    花灵摆了摆手, 一脸不在意的说道。

    小心翼翼的踏上中间的小台子,并没有看到任何异常之处。

    花灵不敢大意, 先用法术接触了一下那个头骨, 等到没有动静发生后才敢用手接触。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头骨雕塑,头骨很硬,这个雕塑应该还是一个兽类的头骨,因为人骨不会有那么的大。

    左右都摸索了一遍,花灵还是没有发现什么机关之类的。

    弄清楚大概状况后,花灵朝着身后摇头, “这头骨上并没有机关。”

    “没有机关?那花芝他们三个是怎么消失不见的!”

    三个活生生的人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这怎么也说不通。

    唯一的解释是这个平台上有机关,他们三人不小心触发才导致不见踪影。

    “花灵, 你再看看, 不可能没有机关的。”

    几人在那里研究头骨雕塑的时候, 厉栀却把目光看向了雕塑旁的背面。

    走到背面一看,头骨的雕塑的背面是平坦的与前面一样的材质。

    但因为没有了那狰狞的牙口,看起来倒是没有那么恐怖了,也没有了那种被人盯住的感觉。

    厉栀的视线被头骨雕塑底下的一个东西吸引,那里有一枚令牌。

    厉栀走到前面, 捡起了那块令牌, 刻着特殊的纹路, 上面还有一个花字。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花家的人的令牌。

    “这个是你们家族的令牌吗?”厉栀问。

    另一边的人闻言抬头见她手里握着一枚令牌, 熟悉的样式让他们掩饰不住脸上的惊讶:“这好像是我们家族的令牌,能够给我们看一看吗?”

    厉栀把令牌递给了其中的一人,顺便指了指刚才令牌的位置,“我是在这个位置捡到的。”

    厉栀捡令牌的时候就检查过了,那块地方并没有任何不同之处。

    岂料花家的四人接过令牌后,面色却变了几变,几人窃窃私语了半天。

    “怎么,是发生了什么事吗?”厉栀问。

    “这个……”

    花家几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花灵但缓缓开口解释道,“我们花家的令牌能够传递消息,这令牌就是花林留给我们的,他说花芝好像踩到了一个机关,然后整快地面就塌陷了进去。”

    这两个人在这里帮了他们不少忙,经过了这一段时间的相处,花家几人也暂时放下了防备心,把他们当做了伙伴。

    现在见她问起,几人想了想,也就毫无防备的告诉了她。

    “踩到了机关?那他有没有告诉位置在哪里?”

    “花林给我们的信息中有说。”

    几人按照令牌中的消息找到了当时花芝踩中的机关位置所在。

    这个位置离那雕塑有较远的距离,既然几人都掉了下去,也就是说这机关的覆盖范围很广。

    “这机关下面有什么我们都不清楚”花念有些犹豫,“我们真的要开启机关?”

    “花芝他们三个还在下面呢!”

    花灵皱了皱眉,“不管有没有危险我们都要下去救他们,如果你害怕可以不去!”

    花灵不太喜欢这个花家分支来的人,一直以来都一副柔弱无力的样子。

    这一次要不是因为她突然掉落在洞里的话,他们也不会冒着位置从洞口下来。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花念作势又要哭起来,被花灵的下一句话给下了回去。

    “哭哭哭,再哭我就把你丢下去!”

    花灵有些不耐烦道。

    花家的另外两个人也觉得花灵说话有些太过了,一起劝道:“花灵,算了,花念也不是故意的,她刚才的话也是想考虑周全再做决定。”

    “什么不是故意的,每次都是这样。”

    花灵嘟囔着,但看在另外两人的份上也没有再说什么了。

    厉栀看着这一幕默不作声,这是别人家族的事情,她一个外人开口说不定还会埋怨她,把苗头对准自己。

    待他们商量差不多,厉栀才开口:“我们走吧,不要耽误时间了。”

    花林给的位置很精确,他们几个人也比较幸运,这个机关的位置也没有变。

    当他们控制着物体放上去的时候,只听见咔嚓一声后一整片地方都塌陷进去,放在上面的那样东西直接就掉了下去。

    机关运作的很快,一息之间那块地方已经合拢了一小半。

    在场的几人也不再犹豫,相视看了一眼,然后都跳了进去。

    这里面很是黑暗,不过大家都看得还算清楚。

    只是很不正常的是,他们掉落也有许久了,还没有到底,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座塔形建筑到底也就几个呼吸的时间,他们不可能现在都还没有落地。

    “大家都小心点,这里面不正常。”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几人终于感觉到他们快要落地了。

    视线渐渐明亮,几人出现在另一个台子上。

    放眼望去,这个地方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木,除了他们所在的这个台子之外。

    “这里是墨影森林?!”

    花灵首先喊出声来。

    “我们怎么又回到这里来?”

    “难道这个就是出口??!”

    “不会错的,你看那树上长的是蜜果,这种果子只有墨影森林里有。”

    厉栀听到他们的讨论眼睛眯了眯,墨影森林,这里竟然是墨影森林?

    难道他们碰到的那个机关,是通往外界的出口?

    竟然这么幸运?!

    “不对。不对!”

    花灵看了一会,又推翻了自己的结论,“这里不是墨影森林。”

    “你们看那果子,那不是蜜果。”

    厉栀不清楚东大陆的那些专有灵植的特性,不过即使不听他们的描述,她也不会认为这里是墨影森林。

    这里的天空,并没有墨影森林给她的那种感觉。

    这里明显要压抑很多。

    “花灵,花木,你们也来了!”

    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偏头一看,竟然是他们一直想要找的花芝三人。

    三人走到台子边。

    “幸好你们真的在这里。”

    花灵激动的说道。

    “你们是看到我给你们的令牌进来的?”花林问道。

    花灵点了点头,随后问:“这里到底是哪里,怎么那么像墨影森林?”

    花林咳了咳,没有回答。

    一旁的花芝扶住他,给他又喂了一颗丹药。

    然后代替花林回答道: “我们一开始也以为这里是墨影森林,但后来发现这里和墨影森林一点也不一样,这里什么东西都没有,我们进来好几天了,没有任何有用的发现。”

    “好几天了?怎么可能??”

    花灵放下心中对于刚才花芝给花林喂丹药的疑惑,察觉到了花芝话中的重点。

    “是的,我们三个在这里已经有五天了,这五天我们一直围着这个地方转悠,不过因为怕你们到再加上花林的身体,我们没敢走太远。”

    “五天!可是现在距你们消失不过一个时辰的时间。”

    花灵听到他的话很是疑惑,难道这个地方的时间流速比其他地方要快上数十倍?

    厉栀皱了皱眉,和一旁的十七号互相看了一眼。

    既然如此他们从机关处落下来的时候应该是进入了一个阵法之中了。

    “花林的身体怎么样了?”

    花灵终于问出自己疑惑的问题。

    “花林在密道中就被魔耳虫给咬了,那里的魔耳虫毒性比外面的强,我们带的解毒丹品阶太低不能够完全解毒,所以只能每隔五个时辰给他喂一颗丹药暂时压制毒性。”

    说起这个花芝就忍不住叹了口气,在他们从平台上掉到这里来之后,因为这里的流速比外界快,花林的毒性很快就复发了。

    当时他毒发之后整个人突然就倒了下去,把她和花兰吓了一跳。

    好在她们即使喂下了丹药,一颗解毒丹下去,他就清醒了过来。

    “花灵,你们身上有人带高阶解毒丹了吗?”

    花芝突然想到了这件事情。

    花灵看了一眼其他人,大家摇了摇头。

    “都没有?!”

    花芝皱眉,总这么压制也不是办法。

    花林的毒性要是再不除去,她们的解毒丹也快压制不住了。

    “我这里有高阶解毒丹。”

    厉栀递出一个白玉瓶,里面正好装着高阶解毒丹。

    “多谢道友了。”

    紧要关头,事关花林的性命,花芝没有拒绝花灵找来的人的帮助。

    只不过他们花家并不喜欢欠人情,“这解毒丹等出去之后,我会十倍奉还给你的。”

    “不用,这解毒丹就当送你们的。”

    厉栀至今没有解下身上的黑袍,所以除了十七号谁也没有看到过她的相貌。

    花芝听到这个人的话,眉宇间的困惑越发深厚,这个人给她的感觉越来越熟悉了。

    “花林,你先吃下这玫丹药。”

    花芝把丹药瓶直接递给了花林,她不怕这里面的丹药有问题。

    这里他们那边就只有两个人,再怎么样也不敢如此光明正大的谋害。

    更何况这个人她给她的感觉,也不像是那样的人。

    花林接过解毒丹,吃下之后立刻就感觉身体的魔力运转比刚才要顺畅许多,身上的那种隐痛感也消失不见。

    她的这颗丹药在高阶解毒丹中也算得上是顶尖的了。

    “多谢道友今日出手相救。”

    花林拱手朝着对面的黑袍人行了个谢礼。

    “不用,举手之劳而已。”

    厉栀压低声音说道,“大家还是先想办法出去吧,我们两个还有事情要做,不能够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想必你们也是这样。”

    “道友说的对。”

    花林服用丹药之后,说话也没有一开始那么费劲, “既然这里是有阵法组成的,那么应该有个阵眼,只要我们找到这个位置就可以破解阵法,能够从这里出去了。”

    “在你们来之前花兰已经探查过周边,只是还不敢确定阵眼的位置。”

    花兰见花林说起自己,用手指了指这个台下:“先前我们以为阵眼在其他地方就去找过,但后来发现这里的波动要异于其他地方,所以我们才猜测脚下踩的这个石台就是阵眼。”

    厉栀打量着脚下的石台,不高,至少比在那石厅中的要矮上不止一点半点,几人都不需要使用法术就能走到地面上。

    与之相像的是这里也有一座头骨雕塑,只不过这里的头骨它的牙关是张开的,张开的口子能塞进去至少一个体型娇小的人。

    “这个雕塑我们也看过了,它的背后有一个凹槽,不过我们想不清楚它是用来干什么的。”花林说道。

    “凹槽?”

    厉栀慢慢走到头骨雕塑的背面,一看这背后果然有一个不规则形状的凹槽。

    凹槽不深,大概只有拇指厚度,凹槽里面没有任何纹路,看上去就像是随意在背后挖出的一个凹槽罢了。

    厉栀把整个雕塑后面都看了一遍,除了那个凹槽之外所有的都和塔状物体上的头骨雕塑后背一模一样。

    更让人惊奇的是,厉栀总觉得这个凹槽的形状看上去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这东西在哪里见到过。

    没有纹路……

    这个形状不是她当初在厉家秘阁里获得的那枚玉牌的一模一样吗?

    厉栀皱了皱眉,从储物戒指里拿出来了块玉牌。

    上面的红色丝线状的物体还在玉牌里面微微的动,看上去像是流动的血丝。

    粗略的比对了一下,两者的形状看上去没有差别,想了想厉栀最后还是决定试一试。

    把玉牌放置在凹槽之中,恰好合在了一起没有留下一丝缝隙。

    一开始两者就是简单的合在了一起,这个地方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几息之后,头骨雕塑的后背就发出了红光,红光是从玉牌之中发出来的。

    光芒越来越盛,最后其余的几个人也发现了厉栀这边的动静。

    “噫,她竟然把凹槽合上去了。”

    花林原先也想过这个凹槽有特殊的用途,可是他们三个试了好多次也找不到能够与之相合的物体。

    没想到她运气如此之好,竟然能够把凹槽给合上。

    “那凹槽里的东西……不是我们花家画像上的东西吗?”

    一旁的花念突然尖叫出声。

    “花念,我们家族什么时候画过这东西了……”

    花林并没有认出来这枚玉牌。

    “头骨雕塑竟然打开了!”

    红光闪过之后,半人高的头骨突然从中间裂开,露出了里面的一个木盒。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