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惊悚游戏[无限]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94章 传说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不对, 镜子里有古怪!

    尤薇将匕首狠狠朝着镜抛去,瞬间将镜面砸得粉碎。

    哗啦啦一阵响后,碎片落了一地。

    等到她再看向沙发上的队友们时,身上的汗毛一下立了起来。

    沙发边站立着高高矮矮的几道身影,黑压压的一片, 即使看不清脸,尤薇也能感觉到他们在望着自己。

    那种感觉别提多么诡异了。

    就像在黑夜下的坟地里, 忽得出现几个人影, 怔怔地站在那里, 既不移动也不前行, 好像在用可怕的眼神打量她。

    暗暗吞了下口水,尤薇试图让自己立刻从梦中醒来。

    但这个梦实在太真实了, 除了不能感觉到疼痛外,她几乎要以为一切都是真的。

    对了,十字架!

    尤薇突然想到进入游戏前, 丑比给出的提示,她摸向脖子,手触到十字形的项链吊坠。

    好在它也存在于梦中, 否则此时此刻, 她连一点心安的寄托都没有。

    下意识捏紧手中的十字架,不远处的一堆黑影像被点燃的黑布,在暗淡的火光中迅速燃烧殆尽。

    在客厅里再次恢复黑暗时,尤薇浑身一颤,又一次睁开眼睛, 发现自己躺在地上。

    这是……梦吗?

    她艰难地爬起来,张望着身旁无比逼真的情形,光是用眼睛判断,恐怕无法分辨出真假。

    正要掐自己一把,尤薇听到一旁满是雪花的电视机发出一阵嘈响,突然有了画面。

    那画面里居然是她!

    她坐在地上,镜头是从高处俯拍,正好拍到她的身后。

    一道黑影正在以极慢、试探的姿态靠近,很快就要来到她的身后。

    明知道不远处有异样,尤薇犹豫着要不要回头,可她怕一转身就会看到恐怖的画面。

    在几秒之间,她决定先别动,看看那黑影到底要做什么。

    那分明是之前那个奇怪的生物,它慢慢来到尤薇身边,并没有立刻扑上来撕咬她。

    尤薇能感觉到耳旁有怪物的声响,但它始终没有展开攻击,倒是一种奇怪的感觉覆上她的脑袋,闷压着包裹住她的脑袋。

    顷刻间,她居然感受到一种无法言喻的难受,好像有一股力量狠狠地吸着她脑袋里的东西。

    这种感觉让尤薇忍无可忍,用匕首反手朝着身后刺去。

    只听那怪物一声惨叫,尤薇不由自主地挣扎着惊醒,她又一次睁开眼睛,这次是在沙发上醒来的。

    沙发和地毯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其他人,尤薇睁开眼后,第一眼就看见放在桌上的眼镜。

    她捡起眼镜戴上,在环顾四周时,发现靠在沙发扶手边的肖焕身旁有黑影在摇晃。

    握着匕首追上去,那黑影闪身潜入厨房,瞬间消失不见了。

    尤薇掐了掐手臂,一阵刺痛传来,在提醒她这次不再是梦境。

    经过连续的梦中梦,她终于苏醒,回到现实。

    其他人全都闭着眼睛,许佳唯手里的咖啡倒在地上,正酣睡不醒。

    墙上的时钟对准4点,不再是梦中反复出现的“2点”。

    “啊——”客厅里响起一声惨叫,惊得尤薇立刻举起匕首,才发现叫声是肖焕发出的。

    他满头大汗地叫着醒来,胸口剧烈起伏,他怔怔地看着前方,缓和了好久才慢慢放松。

    被他这么一叫,其他人也被吓醒了,拍着心口抱怨:“谁啊鬼吼鬼叫的?”

    “我……我做了个噩梦。”肖焕脸色惨白,艰难地挪了下身子坐正,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梦到什么了?”林蔻蔻举着手给他擦汗,“一个梦就吓的这么厉害?”

    “不,不是普通的噩梦,”肖焕不断深呼吸,努力回想着,“每一次我都以为自己从梦里醒来了,可是那个梦真的好真实,每次以为自己醒来,都在这个客厅里。但实际上都是梦,全都是梦啊,还有一个怪物想吸我的脑袋。”

    肖焕哆哆嗦嗦地说完,抬头看向一旁的尤薇,在对上她的眼神后,他忽得一颤,不安地问:“薇薇,你怎么不说话?”

    “你以为你真的已经醒了吗?”尤薇露出邪恶的冷笑,吓得肖焕嘴角一压,差点就要哭出来。

    看他这副惨状,尤薇憋不住笑,拍着扶手哈哈大笑不止。

    肖焕这才知道她在开玩笑,扯了扯身上的衣服,背后早已是一片冷汗:“薇薇你都学坏了,你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好薇薇了。”

    “其实,我刚才也和你一样,做了很多个梦中梦,”尤薇收敛起笑容,严肃地说,“每一次惊醒都是在这个客厅里,每次都有一个奇怪的生物攻击我。”

    肖焕看向一旁的窗户,不安地吞了下口水:“我还看见窗口趴着很多那个怪东西,看形状很像人类,但脸和四肢都很奇怪,像外星人一样,而且眼睛很可怕。”

    听了他的话,尤薇也没有心情再开玩笑。

    从他话中的描述可以描摹出肖焕梦见的东西。

    和尤薇在梦中看到的几乎是一样的。

    她不认为这是巧合,他们会梦到相同的东西,一定是有原因的。

    尤薇起身走到刚才黑影的位置,蹲下身,居然看到一滴反光的液体。

    她用卫生纸沾了些,仔细观察后不能确定这到底是什么,不过根据粘稠度来看,肯定不是水迹。

    正要扔掉纸巾,尤薇突然想起最后那个梦境。

    那个诡异生物似乎靠近过她的头,难道……

    尤薇拉过肖焕,用纸巾在他的脑袋上擦了一把,居然抹下些许那透明的东西。

    “卧槽,这是什么?看起来好恶心啊!!”肖焕嫌恶地皱着五官,连抽了十几张纸巾也没能把头发擦干净。

    “我好像弄明白这次游戏的威胁是什么了。”扔掉纸巾,尤薇想到内容让她自己一阵恶寒。

    “是什么?”凌巡一直在暗中观察她的举动,两人的默契度让他直接猜中了七七八八,“和梦有关?”

    尤薇点点头:“我怀疑,我们只要一睡着,就会遇到危险。而且我和肖焕梦中的诡异生物,很可能是在吞噬我们的梦境。”

    “他怎么吞噬的?”肖焕下意识问了后,猛然想到一种可能,不由得一阵反胃,“吸我们的脑袋??”

    这个猜测让许佳唯和林蔻蔻都打起寒颤,连忙抱紧自己怯怯地望向周围的黑暗。

    唐言尔再也听不下去了,起身把屋子里的灯全打开了。

    “不行了,我要去洗头,”肖焕马上爬起来,想到那透明的东西也许是诡异生物的口水,他晚上的汉堡都要吐出来了,“谁陪我去?”

    “走吧,我陪你。”林蔻蔻拍了他后背一把,两人朝着一旁的房间走去,没一会里面就传来哗哗的水声。

    想到自己也许也被怪物啃过脑袋,尤薇抬手试着摸了下头发,鸡皮疙瘩不断往外冒。

    当指尖触到一点湿湿的东西时,她再也忍无可忍地跳起来,直接冲到楼上的房间里。

    凌巡见状,连忙跟了上去。

    过了很久,肖焕和尤薇才吹干头发回到楼下,这时候也快天亮了,但大家都没什么睡意,大睁着眼睛时不时瞟一眼窗口的方向。

    即使洗了头,尤薇和肖焕还觉得难受,不断用毛巾擦拭,恨不得把头皮给揉掉一层。

    “我快要恶心死了。”肖焕坐在地上,背靠沙发,远离刚才自己坐过的位置。

    尤薇也同样对刚才的座位有阴影,干脆盘腿坐在一旁的地上。

    洗过头之后,刚才的困意又一次袭来,她大大地打了个哈欠,目光扫过厨房的角落,居然看到一道黑影在悄悄起伏。

    “那里有东西!”尤薇指向黑影的方向,大声叫道。

    这么一吼,大家顿时拿起武器,朝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

    但找了老半天,肖焕一脸疑惑地问:“哪里有黑影啊?”

    “厨房门边,你们没有看见吗?”尤薇急忙示意,“你看,还在动呢。”

    其他人又看了很久,最后转过头以一种奇怪的眼神望着她。

    “你们没看见吗?”尤薇着急地晃动手指,几秒钟的时间,那黑影从暗处走出,居然明目张胆朝着他们靠近。

    那是在梦中的诡异生物,以前肢着地的动作往前爬,眼睛里闪动着兴奋的光芒。

    众人齐齐打起哈欠,困乏地眨了几下眼睛,似乎又要睡着了。

    尤薇看向移动过来的怪物,一咬牙,挥着武器朝着那怪物刺去。

    似乎没料到她可以看见自己,怪物压根没来得急躲,发出一声低吼,身躯矮下,转身逃回厨房,瞬间不见了。

    她连忙跟到厨房里,窗台的一瓶酱油倒了,旁边的窗户开着一条小小的细缝。

    厨房里的窗户只能打开两指宽的缝隙,尽管不知道那怪物到底是怎么出去的,但尤薇没时间细想,赶紧将窗户锁上。

    尤薇弄出的动静,再次将其他人惊醒,不过他们完全没有上来帮忙的意思,只有凌巡打着哈欠问:“薇薇,你看见什么了?”

    “那怪物刚才走到这里了,你们全都看不见?”尤薇收起匕首,发现刀刃上连血都没有,可她记得自己明明刺中了。

    “没有呀,那边没有东西。”林蔻蔻疲惫地靠在肖焕肩膀上,使劲揉了两下眼睛。

    奇怪了,难道除了她,其他人全都看不见那个怪物?

    尤薇抬手支了下鼻尖上下滑的眼镜,忽然想到什么,将眼镜取下来拿在手中反复打量。

    见她盯着眼镜发呆,凌巡的目光也停在那看似无奇的眼镜上:“你怀疑是眼镜让你看到了那些怪物?”

    点了点头,尤薇重新将眼镜戴上:“在梦中的时候,我和肖焕都能看到怪物。但是回到现实,比如刚才,你们全都看不到怪物了,只有我可以看见。我们之间最大的不同,就是这个眼镜。”

    眼镜是丑比系统让尤薇戴上的,可见这个道具一定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现在看来,应该就是看见那个可以入梦、让人犯困的怪物。

    “我好像又没那么困了。”许佳唯打了个哈欠,起身开始做广播体操提神。

    “那个怪物靠近的时候,才会让我们犯困,所以小心一点提防着应该没事。”

    话是这么说,但谁都不敢再睡觉,睁着眼睛直到外面天大亮。

    安静的街道有了声响,邻居互相打招呼,有人正在浇花,时不时路过的汽车油门轰鸣让这个小镇重新充满活力。

    和夜晚比起来,小镇的白天更加温馨治愈,就像一个没有任何异样的平凡之地。

    昨晚黑灯瞎火的别墅也变得热闹起来,不断有人走出打理花草、打扫卫生,或者和路过的邻居谈笑几句。

    尤薇很怀疑他们到底知不知道这个小镇的诡异之处。

    如果知道,又是如何保持平静的?

    “不如我们去找NPC打探一下?”肖焕望着窗外,寻思白天应该是安全的时间,可以多去获得一些线索。

    大家都很赞同肖焕的提议,于是兵分三路,去了不同的别墅以借东西的名义,打听夜晚里那群奇怪的东西。

    这个小镇的人看似生活地很快乐,但他们的笑容总像一张虚伪的面具。

    尤薇和凌巡去了比较远的一个屋子,假装找他们借下铲子,屋主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太,热情地拿出好几个长短不一的铲子,让他们随便使用。

    可等到有意无意提到夜里的异样,老太太脸色一僵,马上找个借口回屋子了。

    剩尤薇和凌巡留在原地面面相觑。

    一个小时后,他们回到了左易涵的别墅门口。

    唐言尔和许佳唯也没有收获,左易涵也是一样,唯独还有林蔻蔻和肖焕没有回来。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

    在尤薇怀疑他们是不是出了事时,就看见不远处两人一阵小跑过来。

    “怎么样?打听到了吗?”她急切地问。

    肖焕打了个响指,得意地笑道:“一开始他们什么都不肯说,但是我还是把话给套出来了。”

    “肖焕真是太聪明了,”林蔻蔻看他的眼神带着毫不掩饰的倾慕,“我们本来去了第一家,那人听了我们提到的东西,马上就转身走了。肖焕猜测夜里那些生物是这个小镇的禁忌,于是换了一家人打听。他没有一开始就问那个怪物,而是和对方聊了很久的天,对方甚至邀请他进屋喝咖啡!”

    “我的妈,肖焕,我真佩服你这唠嗑的功力。”唐言尔一脸不可思议,冲他竖起了大拇指。

    毕竟他们都是去碰了壁的,不但没有收获,反而被那群居民当瘟疫一样避着,连门也不肯打开。

    “我和肖焕就去了他的房子,等到四下无人的时候,我们才提起昨晚上的怪异之处,”林蔻蔻阐述的语气勾起所有人的好奇,他们不自觉伸长脖子,仔细等着她接下去的话,“那屋主一开始脸色也很不好看,但碍于不好意思赶走我们,他进去泡了咖啡出来,才一脸防备地告诉了我们一些情况。”

    “夜里那和人类极像的怪物,和小镇的一个传说有关。那个怪物只在夜晚出现,只要被它靠近,人就会特别困、克制不住地想要睡觉,和我们昨晚的情况一模一样!”林蔻蔻的话让众人一阵发寒,“入梦的人会不断做噩梦,越来越憔悴,那怪物会通过梦境来吞噬人的精力,等到没有可吞噬的东西后,那怪物就会直接将人吃掉。”

    最后的一句话,让所有人不自觉地打了个颤,即使是在阳光下,他们也没觉得有多少安全感。

    “这个怪物会让人分不清现实和梦境,这么听起来,它倒是很危险。”

    等到林蔻蔻解释地差不多了,肖焕才接过话:“至于多余的内容,那个人不肯再多说,让我们有兴趣就自己去图书馆找资料。据他所说,只要锁好门窗,那怪物是不会进屋的。所以小镇上的人都睡得很早,每天睡前都会仔细检查门窗是否关好了。”

    “看来,我们还得去一趟图书馆。”现在还是早上,凌巡建议他们抓紧时间,在天黑之前获得更多有关那个生物的线索。

    一行人去了小镇唯一一个图书馆,咨询了图书管理员后,他们被管理员不情不愿地领到一个角落的书架边:“资料应该就在这里,很久没有人碰过了,你们自己找找吧。”

    “态度有点恶劣啊。”肖焕目送他离开,有点委屈地说。

    “大家分头找,凡是有用的都放在这边地上。”凌巡从左边的书架找起来,其他人也各自在周围的书架一本一本地翻阅。

    大家忙碌了一个多小时后,没有发现和那个怪异生物有关的书籍,倒是尤薇无意间发现了一本文字怪异的老书。

    书页看起来有点年头了,白色的纸页变成了鹅黄,边角起了毛,封面上还有不少折痕。

    “小唐,你过来看看这个是什么。”身为全队的智力输出,尤薇赶紧叫他过来解谜。

    唐言尔接过去仔细看了看,恍然大悟地提高音量:“这就是我们要找的!!”

    “上面是什么文字,看起来怪怪的。”左易涵从后凑出个脑袋,只看见满满都是读不懂的字符。

    “这是系统对玩家提高了难度,如果智力达不到一定数值,是无法解读这书里的内容的。”凌巡看了看书里的内容,很显然他也未能清楚解读其中的含义。

    “小唐,还好有你在。”肖焕抬手勾住唐言尔的脖子,眨巴着天真的眼睛看了半天,对他来说就像在看一群蚂蚁。

    唐言尔倒是看得很认真,每一个字符都不放过。

    书页看起来很厚,但不过只有寥寥10页,字符很大,上面还配着一些图片。

    “书里的内容和肖焕打听来的消息几乎是一样的,”唐言尔翻回到第一页开始解释,“这个生物体型和人相似,但是嘴可以无限放大,会通过咀嚼做梦的人的脑袋,来吞噬他们的精力,等到精力所剩无几时,他们会直接用尖牙剖开人的肚子吃掉内脏。”

    “它这么大费周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把人给吃了?”肖焕在一旁不解地发表意见。

    “明明可以先吃自己最爱的甜点,跟着再吃一顿大餐,又为什么要放弃吃甜点的机会?”唐言尔鄙夷地瞥了肖焕一眼,抬手拧了下他的耳朵,“对那些生物而言,人类的精力是非常美味的食物,比他们对内脏的渴望还要强烈。所以,他们愿意花时间利用梦境来吞噬人的精力,最后才会吃掉没有价值的人体。”

    “我靠,阴险狡诈。”肖焕大骂道。

    “他们只在阴暗之中出现,”唐言尔抬手敲了敲一旁的书架,扬声强调,“考点,注意记下来,他不是晚上才出现,只是喜欢在阴暗之处出现,讨厌、害怕光芒,所以流传下来的话才会以为他是只在夜里出没。”

    听了他的话,大家下意识望向书柜旁黑暗的角落,心里咯噔一下,连忙推着唐言尔来到不远处的窗边。

    沐浴在阳光下,他们才能感觉到那么一点温度。

    “只要锁好门窗,他们一般不会用蛮力进入屋子,但也不是绝对的,”唐言尔又翻了几页,继续解读,“但如果你忘记关窗,哪怕只是一个拳头大小的缝隙,他们都能轻易进到屋里。其次,要是成群的怪物长期没有梦境和内脏吃,会选择用破坏的方式进屋。”

    “难怪,昨晚的厨房窗户留了一条细缝,没想到那玩意居然就进来了!”左易涵使劲捶了下墙壁,说道。

    “不过这书里记载,这怪物有隐身的能力,只要它体力足够,就能一直保持隐身的状态,并且很难被发现。”

    “所以昨晚只有我一个人看得见。”尤薇点了点鼻梁上的眼镜。

    “书里没有记载对付或者提防怪物的方法吗?”肖焕等了很久,就是想听怎么解除危机,但唐言尔说来说去都是怪物的历史,最关键的地方始终没提到。

    唐言尔用手指夹着书,摊开送到肖焕眼前:“后面的内容被人撕掉了,大概有3页纸,我对比过目录,应该就是讲述怎么对付怪物的办法。”

    “卧槽?!被撕了?”肖焕像是不敢相信,抢过去仔细看过缝隙,发现真的有三页纸没了,“有没有道德!有没有公德心!居然撕书!!!”

    “去找管理员查一下,看之前到底谁借阅过这本书。”凌巡走到入口处,让管理员帮忙查一下这本书的借阅情况。

    “这……有3个人借阅过这本书,”管理员皱着眉头说,“不过,你们知道的,我不能随便公开别人的信息。”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