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惊悚游戏[无限]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95章 恶魔的魔盒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这样啊, 也是,我们不会为难你的,”唐言尔点点头,拿出另外一本书说,“这本我还想借一下, 麻烦你帮我登记吧。”

    管理员刚接过去,肖焕在桌子旁发出一声惨叫:“那有条蛇!!!”

    “哪里?哪里??”管理员吓得手一抖, 书掉在桌上, 脸色刷白地跳到椅子上看来看去。

    趁着眼前的混乱, 尤薇拿出手机, 飞快拍下桌上摊开的借阅资料,冲大家眨了下眼睛。

    “我看错了, 好像是条绳子。”肖焕假装尴尬地笑着摸了摸头,那演技就像真的一样,气得管理员差点发飙。

    趁着那位胡子大叔生气前, 他们赶紧走了,等来到图书馆外面,尤薇拿出手机将照片放大:“第一个借阅的人是一年前, 叫湛海洋;第二个借阅的人是7个月前, 叫钟森;第三个借阅的人在1周前,叫诸宾。”

    小镇很小,要想打听一个人住处很容易。

    肖焕带着林蔻蔻沿路打听,很快就得知第三个借阅的人的地址。

    前两个人已经搬过家,要找到他们还需要花点功夫。

    不过大家讨论后, 凌巡认为这最后一个人的嫌疑更大。

    毕竟他借阅的时间离他们进入游戏的时间很近,这并不像一个巧合。

    得知了第三个借阅者诸宾的地址后,他们准备过去找这人探下口风。

    来到诸宾的门前,一种诡异不安的感觉直往骨子里冒。

    他们敲了很久的门,始终没有人出现。

    许佳唯提议道:“不如给他打个电话?”

    之前的借阅记录后,有诸宾的电话号码。

    他们回到家里,用别墅的座机拨出这个号码,嘟嘟声响了很久,久到众人都不抱希望的时候,对面突然接通了。

    “你好。”对面传来低沉的男声,即使看不见他的模样,他的声音也能让人感觉到他的疲惫。

    “你好,请问是诸宾吗?”肖焕故作平静地问。

    “我是,你是有什么事吗?”

    “我今天在读书馆借阅了一本书,但是后面有几页被撕掉了,我查过最后借阅的人是你,那些资料对我来说很重要,请问你还记得上面的内容吗?”

    肖焕说完后,对面安静了很久,久到他们以为对面没了人。

    要不是听见诸宾沉重的呼吸声,他们真会以为电话出了故障。

    “你借阅那本书干什么?”诸宾没有回答,反而抛出一个问题。

    “我被那个东西缠上了。”肖焕的话又一次让诸宾陷入沉默,对方许久没有回答,也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在他们以为诸宾会挂断电话时,他终于开口了:“你过来找我吧,最后那三页内容是我撕下来的。”

    “好,你在哪里?”

    “我在家。”诸宾回答。

    围在电话前的人面面相觑,惊异地说不出话来。

    他们刚刚才去过诸宾的家,敲了很久的门都没人开门,难道他刚才不在家,现在已经回去了?

    这么想着,肖焕又确定了一遍诸宾的地址,趁着天黑之前,他们打算将那三页纸拿到手。

    回到刚才去过的地方,那种阴冷的感觉更加明显了。

    肖焕又一次敲响门,但这次有人出来开门。

    大门打开,诸宾站在屋门处,皱起眉头打量着他们:“这么多人?”

    显然诸宾并不欢迎这么多人到来,嫌弃之色写了满脸。

    肖焕马上和他客套几句,很快在谈话间和诸宾拉近了关系,他这才让他们进到屋子里。

    即使是大白天,诸宾的房子里光线很暗,客厅的窗户全都拉上了百叶窗,只有角落通往院子的门勉强透入点光线。

    “请坐,我去泡茶。”拖着摇晃的身子,诸宾有些艰难地朝着厨房走去。

    他就像是大病初愈,身上穿着睡袍,头发乱糟糟地像是刚刚才睡醒。

    难怪之前听不到他们敲门,原来是在睡觉?

    “诸先生,你别这么客气,”肖焕怕他这么一折腾,一会晕过去怎么办,连忙扶他坐下,“我们来也就是想知道那书最后三页的内容,不想给你添麻烦。”

    “你们真的想要那些撕下来的内容?”诸宾瞪大满是红血丝的眼睛,定定地望着肖焕。

    这是他们来这里的目的,根本无须怀疑,肖焕肯定地点了下脑袋。

    “行吧,我去楼上拿下来。”诸宾拖着沉重的步伐,慢悠悠地朝着别墅二层走去。

    那缓慢的动作,看得肖焕焦急万分,恨不得亲自将诸宾抬到楼上去。

    即使十万火急,肖焕也只能保持笑容,目送诸宾走了五分钟才转过拐角。

    想到他可能还要花个30分钟才能下来,大家皆是一阵焦躁。

    五十分钟过去了,他们没有等到诸宾下楼,而楼上也是安安静静的,不像有人似的。

    “喂,他怎么回事,是找不到了吗?”许佳唯等得有点不耐烦了,望向旁边的阶梯,着急地磨着脚底。

    “好奇怪啊,怎么还不下来?”肖焕走到楼梯口看了一眼,差点就想直接去楼上看看。

    但想到这是别人的家,未免激怒NPC,他没有贸然这么做。

    又是二十分钟过去了,他们等了足足一个多小时,还是不见诸宾下楼。

    肖焕再也不想等下去,往楼梯上走了两步,扯着嗓子大喊:“诸先生,你找到了吗?”

    他自认为嗓门已经开到最大,顿了好几秒,楼上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诸宾像是人间蒸发了般,连一点声响都没发出。

    “不如我们上去看看?”肖焕不想再等下去了,万一天黑他还没下来,他们也会有麻烦。

    “我们去吧。”尤薇看向凌巡,拍了拍挂在腰上的匕首刀套。

    在游戏中,任何异样都有可能是危机的前兆,但为了得到线索和有用的信息,他们总是必须去冒险。

    凌巡点点头,他们从浴室找了四张毛巾,将鞋子包住,悄悄朝着楼上走。

    其他人在客厅待命,如果楼上遇到麻烦也能立刻接应。

    二楼也很暗,走廊的窗户被不透光的窗帘遮住了,走廊里几乎看不到光。

    楼上有两个房间,一扇上了锁,还有一扇虚掩,里面光线很昏暗,只有星星点灯的阳光从窗帘缝隙里钻到地板上。

    尤薇用匕首将门推开了些,发现诸宾然侧躺在床上,心口平稳起伏,睡得很舒坦。

    他的手里还捏着三页纸,也许就是他们需要的资料!

    “诸先生?”尤薇敲了敲门,试图叫醒诸宾。

    要不是看见他的身子随呼吸起伏,她真要怀疑这人已经死了。

    即使她的声音很大,诸宾还是没有回答,沉沉地睡着。

    指了指诸宾的手,尤薇向凌巡挤挤眉头,示意她去把东西抽出来。

    凌巡没有反对,用手抵住房门,防止她被困在屋里。

    脚上包裹了毛巾,尤薇走在木质的地板上没有任何声响,她的体重更轻,就像一只灵活的猫,三两步就来到床边。

    诸宾侧睡在床上,他的脸面对着门,手垂在心口,轻轻地捏着那三页纸。

    小心来到床边,尤薇往前探着身子,努力伸手抓向诸宾手里的东西。

    他贴着另一头的床边,离尤薇有些距离,她垫着脚,终于将纸页的一角抓到手里。

    在她准备松口气时,诸宾身后的黑暗中,有黑影忽得动了动,即使不太明显,但尤薇还是发现了这诡异的细小动静。

    以极快的速度将纸页抽出,尤薇赫然看见诸宾后背的黑暗里,倏地站起来一个身形怪异的人形黑影。

    不需要看清那是什么东西,尤薇已经意识到事情的严重。

    尤薇抬手在身后晃了晃,暗示凌巡退开。

    她不再保持安静,风一样从房里跑出,将房门关上,和凌巡乒乒乓乓跑到楼下。

    “出什么事了?”听到他们的动静,吓得林蔻蔻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

    “快走!”尤薇大吼一声,刚要推他们出去,一道黑影从阶梯上飞快闪过,极快奔到楼下客厅里。

    “到底出什么事了?!”看不见怪物的众人,紧张地围靠在一起,作势要朝大门口冲。

    那怪物一下跳到门边,冲着他们凶恶地张大嘴,那狰狞扭曲的面容恶心又让人发憷。

    尤薇真羡慕他们看不见这个怪物,她抬手拦住要去开门的唐言尔,沉声说:“他在门边,别过去。”

    她话音刚落,其他人齐齐往后退开几米。

    唐言尔想起那怪物怕光,连忙扑去开柜上的台灯。

    反复摁了几遍开关,灯也没亮,他弯腰一看,里面根本没有灯泡!

    不用说,头顶的灯里也一定没有灯泡。

    这个屋子像是刻意避开了所有光线,仿佛屋主是一个只能生活在黑暗里的人。

    “薇姐,他动了吗?”许佳唯蜷缩在左易涵身后,浑身发抖。

    “暂时没有。”尤薇的话给了大家一点心理安慰,但这么僵持也不是办法,要是天黑了,他们只会更加危险。

    那怪物似乎在观察,见他们没有主动展开攻击,便有了先发制人的打算。

    一直在门边试探的怪物,居然慢慢朝着这边靠近。

    尤薇下意识退了两步,其他人也猜到一定是那东西在朝这边挪动。

    “怎么办啊?”肖焕举着弩,无助地四处张望。

    他从没像现在这样迷茫过,连自己要对付的东西都看不见,这不是摆明了欺负人么?!

    “我去开门,你们全都别动。”尤薇是唯一一个可以看见怪物的人,现在也只能由她去开门。

    打开门不单是打开一条生路,还能让光照进屋里一些,怪物如果像书里写得一样怕光,它就无法追到屋外。

    尤薇把纸页递给一旁的凌巡,将匕首横在胸前,一步步朝着屋门靠近。

    像是没有料到这个看得见自己的人类居然不怕死,还朝它走来,怪物先是一愣,跟着就一跃而起,癫狂地张大嘴扑来。

    强烈的困乏袭来,让尤薇差点睁不开眼睛。

    她狠拧了下自己的手臂,弯腰躲开它的嘴巴,抬手压在一旁的门把手上。

    咬紧牙关,尤薇将所有力气都倾注于左手,用力将门推开。

    光芒照入的一瞬,怪物的身躯被阳光照住,立刻扬起燃烧一般的焦臭和厌恶。

    它愤怒地退到黑暗处,冲尤薇龇牙咧嘴。

    她站在门边,抵住房门,向其他人示意:“快出来!”

    左易涵拧起唐言尔和许佳唯,一顿猛冲,迅速奔到院子里。

    接着是加了敏捷的肖焕,抱起林蔻蔻以风一样的速度逃到屋外。

    凌巡看不见怪物到底在哪里,只知道尤薇就在门外,他不去看身边的一切,眼神只是盯着外面的阳光,迅速往门外跑去。

    还没来得急踏出去,一股力量扯住他的衣兜,随着刷拉一声,被凌巡装好的纸页掉落在地上。

    在黑暗和光明的边缘,怪物忍着身体被灼烧的痛苦,用手一下勾住了凌巡的衣兜。

    即使看不清怎么回事,凌巡还是以极快的速度抓起地上的纸页转身就逃。

    尤薇在门边看得一清二楚,那怪物大有和他们拼命的打算。

    她忽得想到那晚在梦里发生的事,将脖子上的十字架扯下,将吊坠刺向怪物的手背。

    伴随着更加炙热的火光,怪物痛苦地松开手,往后一跃跳回黑暗中。

    拉着凌巡跑到院子里,头顶阳光猛烈地照射着,但相比屋子里的昏暗,他们更喜欢这被晒到皮肤发痛的感觉。

    “一顿瞎跑,连个怪物都没看见过,”肖焕抹了下额头的汗,抱怨起来,“还好薇薇可以看见怪物,否则我们岂不是全都死定了?”

    “不过,现在至少可以知道怎么对付怪物,”唐言尔倒是很想得开,“也许这次游戏的任务是让我们消灭怪物,我们尽快把这事办了,早点回去庆祝。”

    “这么一说,我又想吃火锅了。”林蔻蔻深吸口气,好像嗅到了火锅的香味。

    凌巡摊开手掌,准备将抢回来的资料给唐言尔看看,只有他才能看懂上面的奇怪字符。

    “只有两张了?!”将纸页一张一张摊开,凌巡心下一凉。

    “该不会你们从诸宾手里拿出的就只有2张吧?”肖焕被吓得直接僵住。

    “不,我确定有3张。”尤薇皱着眉头,看向已经被关上的别墅大门,心里有一个不太好的猜测。

    刚才那怪物想拦住凌巡,抓破了他的衣兜,3张纸页全都掉了出来。

    也许就是那时候,其中一页在争夺中掉去了别的地方,慌乱的情况下谁也没有发现居然少了一张。

    “别急,我先看看,也许这两张的内容就说明了消灭那玩意的办法。”唐言尔努力给大家带来希望,但几分钟后,他不太好的脸色让众人更加凝重。

    两张纸页被他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唐言尔的脸色从红润到发白,最后眼眸里一片绝望:“方法在遗失的那页上。”

    “你确定?”肖焕本来就够绝望了,听了唐言尔的话,他感觉在大太阳下也是凉飕飕的,“那岂不是……还得进去一次?”

    “这页的最后一排字,提到了消灭怪物的方法,但是内容在下一张纸上,就是少了的那一页。”

    “我去吧。”

    凌巡拿起武器准备动身,被肖焕从后压住了肩膀:“可是,会不会已经被怪物毁掉了?”

    这个猜想不是没有可能,左易涵也不想再有人去冒险。

    “无论如何,还是得去看看,这是找到怪物弱点的希望。”

    “还是我去吧,我速度快,薇薇把眼镜借给我就行。”

    “是我没有保存好最重要的信息,这件事应该我来负责。”凌巡的心中满是歉疚,尤薇将纸页给他,是对他的信任,现在少了一张信息最重要的纸页,当然需要由他来弥补。

    听了大佬的话,肖焕一下笑了,抬手拍着他的肩膀:“这是什么话,我们是队友,什么负责不负责的,难道不该互相帮忙吗?”

    “我陪你去。”林蔻蔻三两步跑上前,死死拽住肖焕的袖口,像是爬他趁自己不注意跑掉似的。

    “蔻蔻……”

    “再废话就分手。”冷着脸瞥了肖焕一眼,林蔻蔻的话里也没好气。

    在场的人一阵沉默,似乎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他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尽管在上一个副本大家都看出林蔻蔻对肖焕的在乎,但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已经走到一起。

    看来死亡真的能让人看清自己的内心,抛弃那些可有可无的顾忌。

    对林蔻蔻和肖焕来说,除了死亡将他们分开,没有什么值得他们害怕了。

    “行吧。”面对威胁,肖焕秒怂。

    尤薇把眼镜递给他,肖焕没有给自己戴,而是架到林蔻蔻的鼻梁上:“你是我的眼,带我领略四季的变换~”

    只是一句歌,肖焕就将林蔻蔻冷淡的表情卸下,她开心地咯咯直笑,一把将肖焕挽住,豪迈道:“要是那鬼东西赶来攻击你,老娘一定把它切成肉丝,晚上我们做鱼香肉丝吃。”

    “……听起来并没有什么胃口。”肖焕的脸色白了一下。

    担心林蔻蔻的武器不能对付怪物,尤薇把十字架和匕首一起给了她,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们一定要小心,如果不能应付就赶紧逃出来,需要帮忙就大喊。

    她倒是想代替林蔻蔻进去,可人家小情侣就想一起同生不死,尤薇哪儿好意思去参合。

    肖焕加了技能点,是进屋的最佳人选,只要他进去,林蔻蔻一定会跟着。

    推开大门,肖焕和林蔻蔻一人一只手电筒,背靠背小心走到屋子里。

    那个奇怪的生物不见了,客厅里安静地像是什么都没有。

    林蔻蔻抢在肖焕前面,用手电筒仔细照过角落的暗处后,确定那个怪物并未在楼下。

    难道又回到楼上去了?

    想到这怪物会吞噬人的精力,林蔻蔻隐约觉得,就算没有眼镜,他们可以通过犯困来判断怪物是否靠近。

    “怎么办?难道要上去?”肖焕没有发出声音,用嘴型向林蔻蔻示意,同时指了下楼上。

    林蔻蔻无奈地耸肩,点了点头。

    楼下已经被他们找遍了,没有看见那张最重要的纸页,很可能已经被怪物带到第二层。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阶梯边,林蔻蔻刚抬起脚准备踏上去,楼梯上突然传来脚步声,猝不及防已经来到拐角。

    诸宾在看见他们时,眼底微有点惊讶:“你们还没走?”

    “我……我们……”肖焕的心思飞快地转动了一下,说,“诸先生,我们一直在等你给我们资料呢。”

    “我刚才上楼想把资料拿给你们,可是不小心睡着了,”诸宾说完,下意识掐了一下手背,疲惫的脸上多出一抹吃痛的神色,“怎么就你们两个人了?”

    “我朋友他们想透透气,在门外等我呢。”以防是借机试探,肖焕马上搬出外面有自己的援兵。

    没想到诸宾像是松了口气,走下楼疲惫地坐到沙发上,拿起桌上的笔写起来:“其实对付怪物的方法很简单,就是烧毁恶魔的魔盒。可是,我思考了很久,始终不明白烧毁魔盒是什么意思、魔盒又在哪里。”

    肖焕不确定诸宾的话是真是假,但他们找不到遗失的书页,有诸宾的提示也算有点线索。

    “那天,我的窗户不小心被野猫踩下的瓦片砸了个洞,”诸宾的眼睛里不断浮出恐惧,将写了字的纸条递到肖焕的手里,“从那时候起,我每天都很困乏,疲惫到无法控制。我分不清到底是做梦还是醒着,只要一睡着就会做噩梦,甚至没办法保持清醒。”

    “其实,你让屋子里多点亮光更好。”肖焕知道诸宾在劫难逃,没有再说出怪物在他屋子里的事,怕直接将他吓死,只是给了点建议。

    “没用的,每天我睡醒之后,灯又会莫名其妙被关上、灯泡会消失不见、窗帘也会自动拉起来。”

    肖焕抿了抿唇,心想当然没有用。

    那怪物早在你屋子里住下了,你白天再怎么做,到了夜里,始终是怪物占据优势。

    说着说着,诸宾的眼皮开始控制不住地合上,他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走,快走。”

    林蔻蔻也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困倦,就在不远处,诸宾身后的沙发旁,一张扭曲怪异的脸露出小半截。

    那个脑袋没有头发,发皱的皮肤看起来很恶心,一双竖瞳透着森森的邪气。

    “它……在沙发旁。”林蔻蔻压低声音,手掌颤抖着拉住了肖焕的袖口。

    两人小心翼翼往后退,试图靠近身后不远处的房门。

    而他们越是后退,那怪物也跟着靠近,很快从沙发后走了出来。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