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惊悚游戏[无限]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96章 会不会死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林蔻蔻将手电筒的光线对准怪物, 在被光照上的一刻,怪物的身上腾起一阵烟雾,痛得它发出震慑的吼声往后退。

    顺着林蔻蔻手电筒对准的方向,肖焕也马上将自己的手电筒对准同样的位置。

    诸宾躺在沙发上不省人事,他们自身难保, 也顾不上去帮他了,只好用手电筒防备着慢慢退到门外。

    等到他们走到阳光下, 那怪物跟到黑暗和光线的分界处, 张开尖牙冲他们咆哮。

    肖焕什么都看不见, 但看得一清二楚的林蔻蔻脸色不太好, 出去后马上摘掉眼镜还给了尤薇。

    “拿到了吗?”

    “没有。”林蔻蔻摇摇头,从肖焕手里抽出诸宾写的纸条递给大家看。

    上面只有一句话:对付怪物的办法就是烧掉恶魔的魔盒。

    “恶魔的魔盒是什么?”唐言尔盯着看了很久, 也没看出这句话的意思。

    “纸条没有找到,这是诸宾写的,不知道真假。”

    “天快黑了, 我们先回去吧。”太阳已经开始落山,天边被夕阳染红,如此美景却没人有心情欣赏。

    又去买了些吃的喝的, 他们回到别墅, 让唯一能看见怪物的尤薇仔细检查了每个房间和每个角落的情况,确定没有任何异样和破洞后,才安心坐下吃晚餐。

    太阳落山后,天色暗得很快,最后只剩下外面昏暗的路灯, 路上一个人都见不到。

    大概晚上九点左右,所有别墅的灯都熄灭了。

    未免引起怪物的注意,他们也将灯关掉,眼睛没一会就适应昏暗的光线,可以看清屋里的情况。

    “你们说,魔盒是什么东西?”肖焕托着下巴,非常认真在思考。

    坐在不远处的唐言尔皱起眉头,咬着唇道:“该不会是藏在某个别墅里,让我们去找吧?”

    “这么多别墅,找到明年春节?”

    “没有限制的游戏时长,可不就是这个意思!”

    听了他们的讨论,尤薇摇摇头,提出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猜想:“也许这个称呼是误导我们的,不能马上认定魔盒是一样东西,它也可能是一个地方。”

    “怪物白天藏身的地方?”

    “但是我们晚上又不能出去,谁知道怪物藏在哪里呢?”

    “也是。”

    这个问题就像是一条死路,他们还没找到更好的办法来解决。

    今夜他们没有像昨晚一样发困,直到到了深夜,窗外忽然响起一阵钟响,连续敲打了两下。

    此时是凌晨2点,深夜的安静和冷气,让这群人越发不安。

    “昨晚这个时候有响过钟声吗?”尤薇疑惑地皱着眉头,努力回想昨晚的事。

    可她昨天实在是太困了,什么都想不起来,脑子里就像有一团浆糊。

    “白天的时候钟声有响过吗?”一直瘫坐在沙发上的唐言尔突然坐起来,严肃地扫视着众人。

    “没有,我确定没有听到过,”许佳唯使劲摇着脑袋,“钟声这么大,如果听到了,我肯定有印象。”

    “钟声在这个时候响起,一定是有原因的,可惜现在不能出去看看。”

    唐言尔的话获得所有人的赞同。

    气氛安静了会,玻璃窗户上传出奇怪的细响,就像有人用手指在玻璃上故意摩擦出的声音。

    所有人朝着窗口看去,顿时被惊得全都站了起来。

    就在屋外的落地窗边,趴着三只那个怪异的生物。

    其他地方的别墅附近,也都有三三两两的怪物守着。

    “他们会不会冲进来?”许佳唯握着刀,紧张地吞了下口水,差点连话都说不清楚。

    “也许……不会吧。”肖焕没有底气的回答,让大家的心里更加不安。

    “哐!”斜对面的别墅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原本在外面寻找入口的怪物鱼贯而入,即使没有惨叫、没有求救,这种死一般的安静更加渗人。

    怪物靠近人类时,会让人陷入沉睡。

    或许那家屋主还在睡梦中,就被怪物吞噬精力,陷入可怕的梦魇之中。

    那家人会遭遇什么,大家都不敢去想,只希望他们自己能好好熬过去这个夜晚。

    “我去检查一下别的房间。”尤薇动身去了厨房,确定没问题后又去了二楼。

    其他人也没有闲着,一整夜反反复复上楼、下楼,提防哪里有遗漏,怪物会从别的地方进屋。

    熬过不安又疲惫的一夜,在快要天亮时,那些怪物齐齐看向同一个方向,赶在天亮前跑走了。

    “它们刚才在看哪里?”尤薇大着胆子来到窗边,顺着怪物刚才转头的方向,没有看到什么特别的东西。

    或许要等到天亮后,他们走到外面才能确定那边到底有什么。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下,让尤薇他们都松了口气。

    绷紧一夜的神经让众人都很疲惫,随便吃过早餐,他们各自回房休息几个小时,吃过午饭才走出房子。

    小镇又和以往一样,路过的人说说笑笑,有人浇花、有人跑步,就好像这个小镇没有任何异样。

    连昨晚出了事的那个房子,窗户也已经重新换好了。

    尤薇不确定那些怪物有没有离开,如果没有,即使重新装好玻璃,对那个屋主来说依然是无尽的噩梦。

    趁着下午日头正好,他们走到屋外,准备去小镇偏远处的那个钟楼看看。

    等到走到外面的小路上,尤薇发现,钟楼所在的方向,正是早上怪物离开时齐齐看去地方。

    看来,那个钟楼的确有诡异之处。

    锁好大门,一行人朝着钟楼的方向走去。

    那边没有小店也没有别墅,人烟稀少,只有钟楼拔地而起,高高地立在那里,有那么点孤独的味道。

    等到走近了,他们才看清钟楼的入口木门被上了锁。

    凌巡拿起小锁看了看,不以为意道:“这么小一个,砸了吧。”

    “我来。”左易涵捡来一块砖头,手起砖落,小锁瞬间就开了,可怜兮兮地挂在门边。

    钟楼有六七层楼高,外表看起来像是很久没人维护,外墙砖很脏,不少窗户都有裂痕和缺口。

    “你们说,那怪物会不会都在钟楼里?”还没进去,唐言尔的一席话惊得每个人停下脚步,幽怨地朝着他瞪了过去。

    他马上捂住嘴,委屈地瞅着身旁的队友。

    “小唐的话不是没有可能,”尤薇知道他们被吓着了,但有时候人要学会面对现实,“每到夜里,就会有那么多怪物出现,进了屋的怪物,也许会在屋主的房子里住下,就像诸宾的情况一下。那没有进屋的怪物呢?到了白天,他们在外面无处可藏,就必须要找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

    说完,尤薇轻轻推开那扇木门,“吱呀”一声后,门上抖落些许灰尘,朝着里面打开。

    钟楼里的光线很暗。

    因为每一层只有极小的两扇窗户,能照射进去的光线有限。

    尤薇走在最前面,她戴着眼镜,没有看见里面有什么危险,这才招呼其他人也进去。

    钟楼内部不算宽敞,一眼望尽,一楼堆着不少杂物,至于楼上还有什么,得上去看看才知道。

    他们从一楼走到顶楼,既没看见怪物,也没发现任何和怪物有关的东西。

    “难道怪物不是在钟楼里?”唐言尔开始怀疑起自己的分析了。

    根据种种迹象显示,怪物就算没有在钟楼里,也应该这这附近。

    但唯一可以在白天躲避光线的地方,也只有这里了。

    “我们去附近再看看,我老觉得我们有哪里遗漏了。”为了证明自己的分析,唐言尔大着胆子离开钟楼,急急忙忙在外沿找起来。

    果不其然,在钟楼的背后,居然有一个破了个手掌大小破洞的木门。

    肖焕本来只是拽一下,看能不能打开,谁知道木门居然被他轻易拉开了。

    他望着黑漆漆的内里,不确定地问:“要进去吗?”

    “不开玩笑,那些怪物也许都在里面。”唐言尔也有点害怕,站在门口迟迟没有进去的意思。

    “不过,我们没有感觉到困哎!”在两个男人面前,林蔻蔻表现地更胆大,甚至探头进去飞快地瞅一眼,又退出来,“看起来好像没什么,不过旁边有阶梯,不知道再往下会不会有东西。”

    “这样吧,我进去看看,五分钟之内出来。”尤薇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还没来得急动身,就被凌巡从后拉住。

    “我和你一起。”虽说尤薇能力比以前更强,但凌巡还是不愿让她一个人进去冒险,无论她面对的是什么,他都希望自己可以和她并肩作战。

    “这样吧,左哥留在门口,外面要是有情况就大声叫我们,”唐言尔意外地没有退缩,脸色发青地来到门边,一副要去英勇就义的模样,“万一里面有什么奇奇怪怪的文字需要我解读,我们还是一起进去比较保险。”

    “没错,抓紧时间,趁着现在太阳还没下山。”肖焕也很快调整好心态,拉开门等着尤薇给他们开路,毕竟只有她可以看见怪物。

    打开手电筒,尤薇走在前面,凌巡紧随其后,接着是唐言尔和肖焕、林蔻蔻。

    左易涵握着武器站在入口处,宛如一樽门神。

    走到小门里后,黑漆漆地只能看见手电筒照射的地方。

    由于没有窗户,阳光透不进来,他们只能靠着微弱的光线来到一个地下室入口处。

    下面更是黑不见底,看起来很像是怪物藏身的好地方。

    “先关掉手电筒。”尤薇示意他们全都关掉,努力让眼睛适应黑暗。

    要是下面真的藏着那些怪物,那他们的灯光一定会马上将怪物激怒。

    万一被层层围住,恐怕连逃到出口处都是奢望。

    终于勉强适应了黑暗,尤薇示意他们先别动,自己悄悄往下走了几步,发现天花板上悬着成片的黑影。

    她轻手轻脚将眼镜往下压,离开镜片后,尤薇只看见那边有白惨惨的墙壁,哪里还有什么黑影!

    可一戴上眼睛,那成片的黑影犹如一团团黑雾,漂浮在天花板上一动不动。

    难道……

    尤薇屏住呼吸,小心地像是踩在鸡蛋上一样,一步一顿地退到外面。

    她一挥手,大家立刻会意,迅速离开地下室。

    等到了外面,肖焕才吐出一口气,追问道:“你在下面看见什么了?”

    “下面应该藏着很多很多怪物。”

    尤薇看不清具体有多少个,只觉得黑压压一片,没有上百也有几十。

    “奇怪,那为什么我们一点也不困?”

    “它们似乎也在睡觉,”尤薇刚才进出的动作虽然轻,但里面的怪物几乎完全没动过,“看来,如果它们睡着了,对我们来说也是安全、没有威胁的。”

    “那现在怎么办?”唐言尔眉头紧锁,又看了一眼那扇脆弱的小木门。

    他不认为将门板封住,就能阻止怪物出来。

    这怪物看起来体型不小,但只要有足够的缝隙,它就能在黑暗里进出自如。

    一旦到了夜里,它就是主宰着小镇的恶魔。

    “我好像……想到了解决的办法,”沉思很久的唐言尔打了个响指,“恶魔的魔盒,你们看这个钟楼,里面如果真的是怪物白天栖身的地方,这像不像一个盒子,将这群恶魔一样的生物装在了里面?”

    “你的意思是,要烧了这座钟楼?!”肖焕秒懂唐言尔的意思。

    他点点头,又摇摇头,语气带着不确定:“这只是我的猜测,到底有没有用,我不敢保证。”

    “试试吧,只有试了才知道。”左易涵拳头一握,从衣兜里摸出打火机点燃,在场的人又一次陷入沉默。

    “左哥,你该不会认为用一个打火机就能烧掉这个地方了?”望着那小小的火焰,肖焕担心火势还没起来,就已经被其他人赶来扑灭了。

    到时候必定功亏一篑。

    想来想去,凌巡制定了一套方案和计划,让左易涵和肖焕去把院子里的车开过来,又让唐言尔和林蔻蔻、许佳唯去买了很多汽油。

    还好小镇的汽油可以随意买卖,许佳唯他们很快就提了几大桶回来,累得气喘吁吁。

    “希望烧掉这个钟楼,一切都可以结束。否则,我们买了这么多汽油,小镇上的人一定会怀疑就是我们纵火的。”唐言尔将所有希望压在这个钟楼上,万一失败,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们没有马上点火,而是在车里等到太阳快下山时,才开始往钟楼里外泼汽油。

    这么做是为了赌,赌没人会在太阳下山之际出来救火。

    小镇的居民一般在太阳下山之前就把自己关在家里了,此时路上一个人都没有,最近的房子离钟楼也有很远的距离。

    天时地利人和,就差最后一簇火苗。

    尤薇和凌巡将四桶汽油都倒在了地下室,其他人都离得远远的,由左易涵去点下最关键的火苗。

    只见他找来一根脆木枝,点燃后,退开抛到汽油上。

    火光瞬间朝着里面燃烧,整个入口都没浓浓的烟雾包裹,不断有爆炸声传来,火光越来越大。

    他们来不及等到地下室彻底烧完,马上上车赶回家里。

    此时太阳最后的余晖只剩下天际线的一点点,钟楼方向的火势越来越大,好像将那里变成了一个火把。

    尤薇他们在窗口看了很久,火光熄灭的时候,已经是半夜3点,钟声也没有再响起。

    “如果今晚那些怪物不会出现,那说明我们成功了。”

    所有人围坐在窗前,望着外面的街道出神。

    即使钟楼大火,小镇的人没有一个出来救火。

    这一场火灾,好像还没有在黑夜里待在封闭的房间更加重要。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窗外什么都没有出现,只有时不时闪烁的路灯,连一只怪物都没有。

    难道他们的计划真的成功了?

    直到天亮了些,绷紧一晚的神经让每个人都很疲惫,他们靠坐在沙发和地毯上勉强睡了一会,等到中午的时候,才听隔壁的邻居说钟楼被烧了,据说整个楼体漆黑一片,早上才有人去处理。

    中午的时候,去处理的人都离开了,那本来就是个废弃的地方,就算被烧也没有什么影响。

    大家并不放在心上。

    可这么一来,倒让尤薇他们越来越着急。

    难道钟楼不是“恶魔的魔盒”?

    还是说,他们的任务并不是烧掉魔盒?

    心中有太多疑问得不到解答,连唐言尔也像无头苍蝇。

    吃过午饭,他们决定再一次去钟楼看看。

    外面拉起了警戒线,本来还有几个围观的居民,最后也都走了。

    在附近等了会,唐言尔还是不甘心,又一次问:“你们也没收到任务完成的提醒?”

    “没有。”

    “要进去看看吗?”肖焕看着黑漆漆的墙壁,真怕他们刚进去就塌了,全被压在里面。

    “我总觉得有点怪怪的。”许佳唯摸了摸满是鸡皮疙瘩的手臂,没有个决定,打算听大家的意见。

    片刻的沉默,尤薇看向那被烧毁的入口,下定决心道:“去看看。”

    她开了口,其他人自然不会反对,由尤薇在前面打头阵,他们打开手电筒小心翼翼地朝着地下室走去。

    地上满是被烧焦过的痕迹,又黑又呛,还带着一点点余温,仿佛在蒸笼里。

    本以为这个地下室并不大,谁知道他们下了一层还有一层,接着下了五六层还没见底。

    “卧槽,这里面到底有多深啊?”肖焕感觉越是靠近底部,气温越冷,让他有种莫名的恐惧感。

    尤薇也不知道是该下还是该上,下面该不会还有很深很深吧?

    万一还藏着没有死掉的怪物,那岂不是……

    思索时,她的视线里有一道黑影在角落缓慢移动。

    将眼镜压了压,在不用镜片时,尤薇看见那黑影消失了。

    看来是怪物!

    一种强烈的困乏袭来,在一旁的肖焕首先打了个哈欠。

    怪物倒挂在高处楼梯的下方,尤薇正打算提醒他们,跟着一个又一个黑影出现,从高处朝着他们追来。

    他们退不回去,只能硬着头皮往下。

    “快走!!”尤薇一声大喊,举着手电筒拔腿就朝下面狂奔,甚至来不及看清下面的路。

    其他人什么都看不见,但听尤薇的叫声,就猜到她看见了什么。

    跑在最前面领路的尤薇时不时回过头,发现钟楼里存活的怪物还有5、6只,正以极快的速度朝着他们追来。

    在将手电筒照在他们身上时,怪物会发出一声低吼,身上腾起细细的烟雾。

    跑了快十分钟,尤薇发现前方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光点。

    楼梯越来越深,连她都不记得跑了多久,竟然发现快要到底,下面还有灯光!

    这些怪物都怕光,只要跑到最下面,他们就能摆脱怪物的追赶。

    “大家跟上,下面有光!”尤薇冲着后方大喊一声,带给所有人希望。

    肖焕跑得快要断气了,几乎是凭着本能在迈动双脚,唐言尔的速度也越来越慢,几乎和许佳唯一起扫尾。

    最先赶到光芒下的是尤薇和凌巡。

    可在看清眼前的情况后,她僵硬地立在原地,怔怔地望着光芒中的情形。

    在后方奔跑的人来不及刹车,一个接一个扑上来,差点把尤薇撞飞。

    好在凌巡一把将她拉到怀里,其他人就像一个又一个石头,咕噜着滚到灯光下。

    “薇薇,快跑啊,你愣着干什么!”肖焕从地上爬起来,拽住林蔻蔻打算继续逃命。

    当他看清眼前的状况后,也像尤薇一样震惊地说不出话。

    怪物快速追到他们身后,发出一声声咆哮,可这些动静只有尤薇可以听见、看见。

    急着追赶的怪物从黑暗里扑到灯光下,它们的身上忽得腾起一股烟雾和火星,立刻尖叫着退到暗处。

    “怎么会这样?”唐言尔抹了把额头的汗水,惊讶地往前几步,但又因为眼前的画面出现地太过突然,让他不敢再靠近。

    “我不会是眼花了吧?”向来沉稳的左易涵,也不可思议地揉了几次眼睛,直到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他才合上因为惊讶而微微张开的嘴。

    “地铁站?”许佳唯惊声道,“我们是不是可以上车了?”

    “总觉得像是假的。”所有人中,最冷静的要属林蔻蔻,她怀疑地眯起眼睛,将前方的地铁看了又看,没有丝毫回程的愉悦。

    “难道我们这次的游戏没有游戏任务?”唐言尔一拍脑袋说,“只需要找到地铁入口,我们就能上车了?”

    “可是,如果赌输了,就是万劫不复。”凌巡的一席话,仿佛泼了他一头的冷水。

    “我还有个办法,”唇被咬得有点泛白,唐言尔望着地铁的方向,手掌紧握成拳头,“我再用一次我的技能,问问系统,我们如果上了地铁会不会死。”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