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惊悚游戏[无限]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97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这个问题不一定会有确切答案, 但目前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唐言尔咳嗽了下,闭上眼睛全神贯注屏息,过了几秒钟,他的脑袋闪过弱弱的光。

    大家都在等待他的回复,仔细观察他面部每一个细节的变化, 怕连这唯一的希望都没了。

    “不会死!快上车!!”唐言尔瞬间扯起大笑,带头冲向地铁。

    其他人一听, 紧随而上。

    藏在黑暗中的怪物发出咆哮声, 急切地想要冲出去追赶, 但身躯一暴露在灯光下, 就会将它们的皮肤灼烧到发痛。

    尤薇他们以最快的速度上了地铁,她望着暗处愤怒到极点的怪物, 暗暗握紧手里的匕首。

    她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好像如此顺利的情况,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地铁门终于发出警告的提醒, 逐渐关上。

    当地铁启动后,他们全都长舒口气,互相靠坐在椅子上, 庆幸地勾着嘴角傻笑。

    “这次的游戏任务好像有点特别啊。”唐言尔累得直喘气, 取下眼镜在衣服上擦了擦,说话的语气有气无力。

    “该不会以后也有这种任务吧?”因为剧烈跑动,肖焕额头的汗水将发丝都打湿了,他随意拨开,眼睛里满是疲惫, “这次的游戏完全把我们当玩具一样,要不是薇薇有眼镜,我们铁定被怪物团灭啊!一个看不见的对手,不明确的游戏时限,毫无头绪的游戏任务……这都让我们成功上车了,特么我都要怀疑这是个梦了。”

    “别高兴太早,也许待会我们都被清理掉了。”凌巡看肖焕一脸放松的样子,忍不住提醒这个残忍的事实。

    他这么一说,连旁边的尤薇都下意识抓紧身旁的手掌,朝他的怀抱靠近了些。

    凌巡的笑容一闪即逝,突然觉得,多吓唬人也有好处的。

    “应该快到站了。”许佳唯紧张地缴着手指,身子僵硬,保持着一个难受的姿势,不过这对她来说已经不重要,她只想确定自己能不能平安到站。

    就在众人神经最紧绷时,地铁发出哐哐的巨响,尤薇抬起头,外面的车窗外悬挂着几只追来的怪物。

    车厢内的光芒照射在怪物的身躯上,不断有烟雾和火光腾起,将它们的身躯包裹。

    这些怪物宛如从地狱爬上来的恶魔,不顾身上的痛苦,死死挂在车窗外,似乎不打算放他们离开。

    一颗心瞬间被提到喉咙,尤薇立刻起身,将十字架贴向怪物面门。

    怪物的身上腾起燃烧剧烈的火焰,疼得它们不断摆动身躯。

    眼见前面就是站台,灯光在向他们昭示着生的希望。

    他们没有被系统清理掉,顺利回到了起点。

    可是,却被这群怪物给缠上了。

    凌巡眉头紧锁,望着在外面锲而不舍砸窗的怪物,手里的武器被它反复在手心碾磨。

    在游戏里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哗——”一声巨响,飞速行驶中的地铁被撞破玻璃,碎片到处都是。

    怪物顺着破洞钻入,身上因为光线的照射和十字架的力量,已经变成了焦黑色,不断有火星和烟雾冒出。

    它们像是感觉不到痛似的,发狂朝着他们冲来。

    “卧槽?!为什么我没戴眼镜也看到了!!”肖焕惊得举起手里的弩,震惊地叫出了声。

    “什么情况?这些怪物饿到极点了吗?”怪物张着嘴试图攻上来,被林蔻蔻挥刀吓退,其实她的心底也直发憷,总觉得这些怪物已经彻底豁出去了,好像连死也不怕。

    怪物一旦有这种想法,很可能会缠着他们不死不休。

    不等地铁减速停稳,窗外发出刺耳的摩擦巨响,让众人耳朵发疼。

    还来不及反应,车身突然倾倒,车里一片狼藉,在电流的“呲呲”声中,天翻地覆,只剩下黑暗。

    ——

    头痛欲裂的感觉撕扯着尤薇的神经,她好几次想睁开眼睛,但都感觉全身无力,浑身疲软到使不上力气。

    眼眼皮颤了颤,好不容易睁开,映入视线中的是一片混乱的场面。

    地铁被翻了个转,到处是电流的呲呲声,地上全是碎片和呛人的灰尘。

    “凌巡……”她的心在被瞬间揪紧,忍住身上的疼痛扭头在周围寻找他的身影。

    地铁好像翻到了轨道外,尤薇躺着的地方是地铁的侧壁。

    在破碎的车厢之中,她一眼就看见躺在不远处的凌巡,他的手还保持着长长伸出的姿势,在地铁倾倒的一瞬,他还想着要拉住她。

    可惜事情发生地太突然,巨大的冲击力让他们在瞬间就失去了意识。

    “凌巡,你怎么样了?”尤薇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爬到他身边,轻轻拍打着他的脸颊。

    无论她怎么叫他的名字,凌巡始终紧闭着眼睛,彻底失去了知觉。

    尤薇的心口不断起伏,忍着眼泪伸手去探他的鼻息,指尖只有一片冰凉,什么都感觉不到。

    心脏被狠狠刺了一刀,仿佛在悬崖颤抖的情绪在瞬间崩溃。

    她扑上前,浑身痛得快要窒息,也顾不上自己,拼命按压着凌巡的胸口做心肺复苏和人工呼吸。

    翻倒的车厢里是一股强烈的焦臭味,也不知道哪里烧坏了。

    还有,刚才的怪物又去了哪里?

    这所有的问题尤薇都没时间去思考,对她来说,凌巡的生死是她现在唯一关心的事。

    手不断在发抖,但她必须要坚强,要是她放弃,凌巡也许真的再也无法睁开眼睛。

    在十几分钟的抢救后,眼睛紧闭的男人发出一声声咳嗽,听到耳旁有低低的哭泣,半睁开眼睛在周围寻找:“薇薇……”

    “我在这,我在这里。”尤薇一把抱住他,脑袋埋在他温暖的心口,泪如雨下。

    “怎么哭了?哪里受伤了?严不严重?”自己差点连命都没了,他一睁开眼睛,在乎的却是她。

    尤薇听得想哭,哽咽地说不出话,只是摇头。

    凌巡的手顺着她的手臂胳膊一点一点检查,确定她真的没事后,还以为她是吓坏了,抱她在怀里拍着脑袋轻轻地安慰着。

    这温暖又熟悉的动作,让尤薇的情绪终于平静来,她悄悄抹了下眼泪,红着眼睛从他怀里起身:“你刚才没有呼吸了,我差点被你吓死。”

    “现在不是没事了?”他笑着摸摸她的脑袋,笑容在瞬间收敛,“其他人呢?那些怪物在哪里?”

    擦干眼泪,尤薇扶起凌巡,看向乱七八糟的车厢。

    其他人被甩到了远处,有人昏迷不醒,也有人被卡在变形的扶手下,唯独没有看见怪物。

    “走,去帮忙。”两人忍着外伤的痛,互相搀扶着穿过眼前重重叠叠的障碍,终于来到许佳唯身边。

    她的手臂被擦破了皮,脸也被撞青了,脚上有点血,但看起来应该不算严重。

    尤薇叫了很久才将许佳唯叫醒,她一看见车厢里的情况就吓得大哭,抽泣着停不下来。

    “没事,别怕,我们都在呢,”笑着握了握许佳唯的手,尤薇的笑容让她感觉到安心,哭声也逐渐止住。

    见凌巡已经在帮忙救其他人,许佳唯也抹掉眼泪去帮手。

    肖焕和林蔻蔻陆续醒了,都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脑袋受到撞击有点晕、想吐。

    唯独左易涵的情况不太好。

    在地铁倾翻时,唐言尔离左易涵最近,他一把将这个男孩压在怀里,身体挡住了那些被挤压变形的扶手和扭曲的外壳。

    唐言尔倒是毫发无损,左易涵的脚踝被变形的扶手卡住,怎么也抽不出来。

    “左哥,我……我们把椅子抬起来,你试着挪下脚。”从他怀里爬出来的唐言尔灰头土脸,但是连一点外伤都没有,他急红了眼睛,凭自己一个人的力量,试着推起压下来的两排座椅。

    抬一次抬不动,大家深吸口气,搓了搓手,神色凝重地再一次使出全力。

    压在左易涵脚上的东西终于起了一条缝,他艰难地往前爬出一截,刚把脚移到安全的地方,其他人也累到脱力,手里的东西哗啦掉回原处。

    “怎么样?还有哪里受伤了吗?”凌巡蹲下身,正要帮左易涵检查,他抬手制止,安静地摇摇头。

    “看来我们得爬出去了。”

    看着一片狼藉的车厢,车门是不可能再打开,只能从玻璃全碎的窗口爬出去。

    但现在他们全都受了伤,要出去没那么容易。

    肖焕的伤最轻,他第一个尝试着爬到外面,将林蔻蔻和许佳唯拉出去。

    尤薇和凌巡伤得不算重,很快就被外面的人拉出车厢。

    唐言尔扶着左易涵,坚持要等到他安全离开自己才出去。

    左易涵的脚受了伤,使不上力,外面的一群人和车厢里的唐言尔一起帮忙,才将他拽到安全的地方。

    站在一旁,望着地狱般的站台,他们的心中寒意更甚。

    向来很多人的站台,此时居然一个人都没有,地上有不少车厢摔出来的碎片和垃圾,仿佛这里是个无人的神秘之地。

    “试试看能不能出去?”受伤的人彼此搀扶着,来到出口处。

    平日里有NPC管理员在的出口处,居然只有空荡荡的机器,这种不正常的安静让人心底发憷。

    他们艰难地来到出口的地方,正要往外走,脑袋硬生生碰上透明的僵硬东西。

    “哎?它不让我们离开吗?”唐言尔脸色难看,抬手摸向前方,明明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但只要往前走,他们就会撞上玻璃一般的东西。

    每个人的身上都被灰尘和血污染得狼狈不堪,连凌巡一时间忘了他们还穿戴着属于系统的东西。

    “把属于系统的武器和装备还回去,才可以离开。”

    凌巡的一席话让大家恍然大悟,来到依旧耸立在角落的操作间,他们看了看彼此,凌巡和尤薇先一步走了进去。

    不知是不是电力受到影响,操作间的屏幕时不时闪烁,还有很多马赛克跳出来,屏幕模糊不清。

    系统识别人脸后,尤薇像以往那样,很快登陆了系统。

    屏幕的角落只有一片黑乎乎的马赛克,应该是丑比。

    尤薇一边将装备和武器寄存,一边问:“丑比,出什么事了?”

    没过一会,系统里响起奇怪的声响,就像系统出错后扭曲的说话声,听起来毛骨悚然。

    里面不断也陌生的声音在说话,但说的内容她一个也听不懂。

    里面甚至发出了类似笑声的节奏,让她起了一后背的冷汗。

    摸了摸衣兜,这次居然没有卡片,难道是系统出了问题?

    地铁倾翻,地铁站一个人都没有,甚至没有看见NPC。

    只有这奇怪的系统录入间还能使用,但一切看起来都太诡异了。

    尤薇把身上的东西都还给系统,出去后,唐言尔也赶紧进去处理自己的东西。

    他们一个接一个,将身上的东西全都归还后,再次走向出口。

    这一次,没人被拦住,他们居然平安无事走了出去,眼前就是每一次回来最期待的出口,可现在,他们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心情。

    “出去吗?”许佳唯望着那黑暗的出口,心中忐忑不安。

    “没有退路了,走吧。”凌巡和肖焕扶着左易涵,咬牙踏出到出口外面。

    紧闭的双眸边,冷汗簌簌落下,左易涵的眉头被挤出一道道沟壑,就像被瞬间定格般,停顿了很久,才慢慢睁开眼睛。

    望着外面的情形,他和凌巡都有些不可思议。

    每次离开出口,他们都会被送到离家不远的路口。

    但是今天没有,所有人从出口离开后,依旧停留在地铁站出口处。

    望着空无一人的街道,这里就像一个被世界遗弃的地方,深夜之下安静地没有一点人烟。

    身后的地铁站出口变成了熄灯的黑暗状态,就好像从来没有亮起过。

    “我们……真的出来了吗?”许佳唯紧张地张望四周,还不忘记掐自己一把,疼得脸都皱起来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和以前都不一样了?”

    “别说那么多了,先送易涵去医院。”扶着左易涵上车,凌巡开车将他送到医院,其他人坐肖焕的车紧随其后。

    凌巡声称他们是一群游客,是爬山的时候不小心摔伤的,医生也没有起疑,马上给他们做了检查、处理伤口。

    最后检查结果出来,左易涵的情况果然比较严重,左脚踝也骨折,其他人都只是皮外伤。

    “左哥,看来你要住院了!”唐言尔心里愧疚,想到他是为了救自己才受伤,自告奋勇说,“这段时间我来照顾你。”

    “不用了,一点小事。”

    左易涵故作嫌弃地抬起手挥了挥,在刚要放下时,盯着自己的手入了神。

    他这副模样将其他人都吓坏了。

    肖焕抬起手在左易涵眼前晃了晃,声音发抖:左哥,你这是怎么了?”

    “倒计时没有了!”左易涵像是终于回过神,震惊地大喊,“你们呢?”

    他这么一说,其他人才发现自己手背上的异样,不单左易涵手上的倒计时没有了,其他人也是一样。

    “怎么回事?我越来越觉得害怕了。”林蔻蔻不安地抱住自己,往后退到墙边的角落,似乎只有这样才有些许安全感。

    肖焕无声地将她揽入怀里,他无法自欺欺人,连他也觉得事情实在太过离奇。

    “如果那系统非要玩我们,谁都拿它没办法,走一步算一步吧!”左易涵倒像是想开了,看向自己受了伤的脚,无奈地笑出声,“就我这副样子,怕是半个月都好不了,就算进了游戏也有危险。”

    “这样好了,”尤薇提议道,“明天晚上我们再去地铁站看看,也许一切就恢复正常了。”

    大家都约好明天晚上11点在地铁站附近集合,确定一下这连续的异样会不会只是短暂的故障。

    处理好皮外伤,除了左易涵要住院,唐言尔留下照顾他,其他人都各自分头回家休息。

    打开房门,望着黑暗的屋子,尤薇心里咯噔一下,抬手赶紧将灯打开。

    他看得出她在想什么,将她拉到怀里,下巴轻轻蹭着她的脑袋:“别怕,我们已经从游戏里出来了。”

    “可是,那些怪物去哪里了?被系统清理了?”尤薇不想给他压力,但所有的事实在太奇怪了,她不得不多想。

    这一切看起来有惊无险,但她不敢轻易相信这种好事。

    凌巡揽着她到沙发前坐下,唇轻吻上她的发丝:“别多想,明天去看了就有答案了。”

    这一夜尤薇睡得很不踏实,无数次从梦中惊醒,望着床头开着的暖黄灯光,她知道一定是凌巡特意为自己留下的一盏安慰。

    轻轻翻了个身,看向身旁睡着的男人,她心里的不安依旧蠢蠢欲动。

    夜里,尤薇醒了很多次,每次都困到不得不合上眼睛,又会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感,让她突然从梦中惊醒。

    反复在这种感觉里挣扎,她终于熬到了天亮。

    似乎只有在白天,她才能勉强感觉到心安。

    “怎么了?睡得不好?”凌巡刚睁开眼睛,就发现她大大地睁着眼睛,眼白里全是血丝,眼神疲惫无神。

    “有一点,不过没有大碍。”她勉强笑了笑,等到吃了他亲手做的早餐,依旧疲乏不堪,只能向公司里请了个假。

    尤薇回到房里一觉睡到下午,凌巡没有吵她,直到快晚上9点,他做好了吃的,让她起来补充些体力,等会就出发去地铁站。

    23点左右,他们准时来到地铁站附近的一家24小时便利店,每个人手里都端着一杯咖啡,目不转睛地等待着时钟走向0点。

    在23点50分左右,凌巡放下手里已经喝光的咖啡,示意该出发了,其他人这才一脸凝重地往外走。

    左易涵的脚受了伤,不方便过来,只能由他们先来探探环境。

    来到那个熟悉的地方,尤薇的眉头一下皱在一起:“怎么回事?”

    “难道是时间还没到?”肖焕不确定地挑了下眉。

    这个位置以前是地铁站的入口处,但现在居然什么都没了,只是一个空荡荡的广场,好像入口从来没有存在过。

    “今晚还会出现吗?”

    “再等等看。”

    他们耐着性子继续等下去,一直到快一点半的时候,被肖焕一声哈欠打破了沉默。

    “还要继续等?”

    “走吧,应该不会出现了。”凌巡率先带着尤薇转身上车,其他人在原地又待了很久才犹豫着离开。

    离开游戏后的每一天,他们都约好在晚上23点集合,想看看地铁站会不会再出现。

    手上发光的倒计时没了,地铁站也已经一个月没有再出现,但他们还是不敢掉以轻心,直到三个月后。

    因为,从来没有一次游戏会间隔这么久。

    同样的火锅店、同样的位置,除了跟前的锅底在冒着咕嘟声,包厢里很久都没有人说话。

    “我们……就这样离开游戏了吗?”即使事实摆在眼前,肖焕也不敢相信这样的好事。

    “那明天还去吗?”林蔻蔻终于开口问。

    “我不去了。”凌巡的话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也给了大家一个指引,仿佛拨开众人蒙在心上的那层雾。

    他不去,尤薇自然也不会去。

    大佬和薇薇不去,肖焕也摇头表示放弃。

    跟着林蔻蔻也挽住肖焕的手臂,坚决道:“我也不去了。”

    其实到这个时候,大家的想法都是相似的,只是需要一个人来下定决心,这个人就是凌巡。

    “好了,我们永远摆脱那个游戏了不值得喝一杯吗?”尤薇勉强挤出笑容,举起跟前的果汁提议。

    压抑的气氛被她的话化解,餐桌上变得活跃起来,肖焕和唐言尔又开始争着抢肉。

    大家开心地说笑,讨论之后要一起去哪里旅行,或者周末出去野餐,他们就像认识很多年的朋友,彼此之间有太多不了解的秘密,却愿意将自己的后背毫无保留地交给对方。

    聊天的内容很完美地避开了游戏,就好像他们的认识,和这个游戏不再有任何关系。

    凌巡和肖焕要开车,喝的是果汁,唐言尔和左易涵喝了不少,两人拍着肩膀聊市里哪所高中好,称兄道弟的样子很是滑稽。

    等到走出火锅店,上了车,凌巡突然觉得身旁的尤薇有点过于沉默,这一点也不像是曾经的她。

    “怎么了?”以为她吃了辣的肚子不舒服,凌巡抬起手往她额头上一捂,“哪里难受?”

    尤薇摇摇头,抓过他的手握紧,眼睛紧盯着前面没有转动一下脑袋:“我们真的离开那个游戏了吗?”

    “傻丫头,这一切看起来也不像是游戏啊,我们能感觉到疼,所有的一切都那么真实。”

    即使凌巡努力想安慰她,尤薇还是使劲摇着脑袋,转过头看向他时,那双被路灯映亮的眼睛将他的笑容收敛:“我们每晚都去地铁站,为什么每晚都没有遇到过其他玩家?”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