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惊悚游戏[无限]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98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尤薇的问题让凌巡突然沉默。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或许该说, 现在地铁站已经没有了,凌巡没办法去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上一次进入游戏时,地铁上就只剩下他们。

    回程的时候发生意外,站台也没有其他玩家,连NPC都不见踪影。

    尤薇的担忧是合理的, 她向来敏感又小心,很难接受以这样的方式结束游戏。

    如果系统没有了, 那些怪物是不是也一起被抹杀了?

    答案无从得知, 尤薇只能选择安慰自己的猜测。

    见凌巡也被她问得沉默, 尤薇不想他和自己一起焦虑, 笑了笑说:“好了,回家吧, 我只是觉得这个情况很奇怪。也许,其他玩家都回家了。”

    即使她这么说,凌巡的面容也没有丝毫缓和, 拧着眉头回到住处的地下停车场外时,居然看见不远处有个人正奇怪地走来走去。

    那人的目光一瞅见凌巡的车,马上步伐明确地朝着这边跑来:“凌巡——”

    熟悉的声音响起, 让凌巡不耐烦地将眉头皱得更深。

    他摇下三分之一车窗, 不耐烦地看向外面的霍冷杉:“你来干什么?”

    “系统没有了,你们知道吗?”霍冷杉的脸上压抑着兴奋,激动地将手搭上他的车窗,“你们手上的倒计时还在吗?最近有没有进过游戏?”

    “手上的倒计时早就没了,”尤薇抢过话道, “我们最近也去蹲守了几个月,地铁站消失不见了,没有再出现过。”

    “果然出来了!真的出来了!”霍冷杉开心地打了个响指,嘴里念念有词,“我和清泉他们去车站看了好多次,还以为就我们出来了,但一个玩家都没有遇到。”

    “你们也去过?”尤薇听出他话里的奇怪之处,“你们也去过以前的地铁站入口?”

    “嗯,当然,突然没了倒计时,也要多去几次才能确定游戏是真的没了啊。”

    霍冷杉的话让尤薇有些意外。

    他们去地铁站的时候也没遇到过其他玩家,难道是因为他们接近地铁站时,就会被神秘的力量分隔在不同的空间,看不见彼此么?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尤薇觉得后背一片寒意。

    “不管怎么说,游戏结束了,太好了,有没有兴趣喝一杯啊?”霍冷杉的手掌搭在车窗上,笑眯眯地对凌巡发出邀请。

    凌巡没有回答,马上摇上车窗,差点夹了霍冷杉的手,冷着脸开车下了地下停车场。

    今晚的霍冷杉出现得很及时,他的话抹去了尤薇心底的担忧。

    原来不止是她和凌巡,其他人到了那附近也看不见别的玩家。

    这么一想,他们应该是真的摆脱了那个该死的惊悚游戏系统。

    至于系统为什么会突然下线,尤薇不想去思考这个没有结果的问题。

    眼下的生活才是她一直梦寐以求的!

    “怎么了?在想什么?”一直回到家里尤薇都没说话,她沉默的样子总让凌巡不放心。

    当心底一直放不下的疑虑解开后,她好像没什么好担忧的了,现在更该好好想想和凌巡的未来。

    她笑着转过身,双臂一下圈住他的脖子,埋在他怀里撒娇般闷声道:“没想什么,只是在想我们的以后。”

    “对了,什么时候回你家,见见你的家人?”凌巡微笑着,配合地没有再提游戏的事,眼睛里尽是温柔。

    “这个周末行吗?”

    “听你的。”

    尤薇提前给家里打了电话,说要带男朋友回家,还要商量结婚的事。

    本来以为她八字还没一撇的父母直接被惊呆了,居然怀疑起尤薇找人当挡箭牌,只是为了不想去相亲。

    之前她和陈柏岩的事没有下文后,尤薇父母也没有再多问,寻思年轻人的感情,他们也不好插手,只能制造认识的机会。

    要真合适,肯定早在一起了,既然没说,也没必要再追问。

    没想到这才没过几个月,他们突然听说尤薇有了男朋友,还是一开口就要结婚。

    尤父很严肃,语气里没有丝毫愉快:“你们认识多久了?这么快就要结婚?”

    家里向来着急她的终身大事,尤薇还以为告诉父母这个消息后,他们会很高兴,但即使隔着电话,她也听出父亲话语里的担心。

    “我和他认识很久了,”想了想,为了让父亲安心,尤薇故意强调,“在和陈柏岩相亲之前就认识了,只是在一起才几个月。”

    “那你确定你了解他?”尤父还是持怀疑态度,始终不赞成她这么草率就结婚,“他该不会是骗你的吧?你的工资卡什么的,在谁手里?”

    听了父亲的话,尤薇噗嗤一声笑了:“爸,原来你是在担心这个啊!”

    “薇薇,我不是不希望你结婚,只是想你能多了解他一些,你们在一起的时间也不长……”尤父语重心长,说完这番话,他沉默了会语气软下,“这样吧,周末回来先见见面再说。”

    “他是个非常好的人,我保证。”想到凌巡,尤薇的嘴角不自觉地浮起笑容。

    离周末越来越近,一想到第一次去她家,还是商量结婚的事,凌巡想来想去始终有点紧张,怕哪里办得不够好。

    即使在回老家的路上,凌巡一次又一次向她确定买的东西够不够,如果诚意不足第一印象就不好。

    扭头看了眼堆满的后排座位,她无奈地笑了:“你已经买了很多东西了,我家没有那么多讲究,我父母是很好相处的人。”

    几个小时后,终于抵达尤薇的家乡,很快就到了她父母居住的小区。

    小区环境不错,在市中心,尤薇打了一通电话说他们到了,没想到尤父提前来了等下等她。

    车还没停稳,尤薇冲凌巡小小地昂了下脑袋:“那是我爸。”

    她清楚听到凌巡吞了下唾沫,呼吸也突然一紧,有些僵硬地将车停好,松开安全带下了车。

    “爸!”尤薇打过招呼,将凌巡拉到父亲跟前,“我男朋友,凌巡。”

    “叔叔好。”

    凌巡看起来很冷静,不苟言笑,但他牵着尤薇的手掌早已出了一手心的细汗。

    她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紧张,连游戏里那些可怕的怪物凌巡都不带怕的。

    没想到,她的父亲居然能让他这样失态。

    “你好,快回家去坐着休息会吧。”尤父官方地笑着,示意他们赶紧上楼。

    “妈妈呢?”

    “在做饭呢,应该正好可以吃了。”

    尤薇正要从后排搬东西下车,就被凌巡拦住,他一个人提了所有的见面礼,大大小小足有七八盒。

    “叔叔,这些都是买给您和阿姨的。”凌巡虽然紧张,但还没忘记挤出点笑容来积累好感。

    尤父一看他手里的东西,怪嗔地拍了拍凌巡的肩膀,硬接了几个过去:“都是一家人,何必客气。”

    “爸,我帮你提吧。”尤薇蹦蹦跳跳走上前,刚要把手指穿过提绳,就被尤父一下躲开。

    “你这细胳膊细腿的,哪里提得了,把凌巡提着就成。”尤父身体不错,小区没有电梯,爬四楼比尤薇和凌巡还快。

    还没进门,他们就闻到饭菜香,尤薇使劲吸了吸鼻子,莫名有种想哭的冲动。

    好久没有吃妈妈做的菜了。

    她甚至快要想不起自己多久没回家了。

    在看到父亲的那一刻,心脏无端端有点发酸,跟着就被慢慢的开心占据心口。

    尤薇没有让其他人看见自己发红的眼睛,假装揉了揉眼角,继续笑着招呼凌巡坐下。

    母亲围着围裙从厨房里走出,一看见凌巡,马上露出招牌式笑容:“这位是薇薇提起的小凌吧,快坐,饭马上就好了。”

    尤父端来了热茶,刚要放下,忽得想到什么,看向凌巡问:“还有咖啡、果汁、啤酒,你喜欢哪个,我给你拿。”

    “谢谢,我喝茶就行了。”凌巡本来就很局促,哪里好意思再麻烦他老人家。

    厨房里的饭菜香味更浓了,尤母端出来一道又一道菜肴,摆了满满一桌子,6荤3素1烫。

    端起饭碗,凌巡一时间不知道该从哪一道下手。

    就在尤薇寻思先吃什么时,尤父尤母已经给凌巡夹了不少菜,没过了他的碗口。

    等到“塞”住了他的嘴,尤父和尤母交换了一个眼色,笑眯眯问:“小凌啊,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我是自由摄影师。”

    “那……收入稳定吗?”

    “一般都比较稳定。”

    “你父母是做什么的呢?”

    “我妈妈已经去世了,我爸……”

    尤薇知道他不想提起自己父亲,马上抢过凌巡的话:“他父亲是我公司的董事长。”

    话音刚落,尤父被呛得咳嗽起来,脸色涨红,缓了很久才摆摆手示意他没事。

    之前一直担心尤薇被骗,可和凌巡接触下来,他给人的感觉除了安静了些,似乎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

    更何况以他的家世,也没必要来骗尤薇这个穷孩子啊。

    在餐桌上聊着聊着,凌巡也比刚才更放得开了,和尤母讨论起做饭的心得。

    听说他有一手好厨艺,尤母看凌巡的眼神瞬间不一样了。

    到了下午,尤母热情地拉着凌巡一起下厨,两个都喜欢做饭的人讨论起厨艺来好像有很多话题。

    尤薇和尤父坐在客厅里,望着里面忙碌的身影沉默了很久,最后还是由父亲先开了口。

    “决定好了?”

    她知道父亲是什么意思,毫不犹豫点点头:“我和凌巡经历了很多事,我没办法一件一件细说,但是我可以肯定,我很爱他,他也很爱我。”

    “其实小凌很不错,条件好到我有点不敢相信,”尤父抹了下脸,他的话让尤薇哭笑不得,“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当然没什么意见,婚礼打算定在什么时候?”

    “5月20日去办结婚证,婚礼定在6月21日。”

    “时间好像有点紧?”尤父想了想,又豁然开朗,“不过没所谓,需要做什么告诉一声就行了。”

    “放心吧,所有的事我都会安排好的。”

    尤薇的心口忽然一阵抽痛,望着眼前父亲被岁月刻上痕迹的脸,有种说不出的不舍和难过。

    这两天在老家,尤薇和凌巡和她的父母讨论好了结婚的细则,他们也准备启程回去,还有很多事需要准备。

    临走的时候,尤父尤母依依不舍地拉着尤薇,将她的脑袋摸了又摸,还当她像个小孩子似的。

    “这是你小时候的相册,前些日子我和你妈打扫卫生的时候发现的,”尤父笑起来时,眼睛里有光泽,“你小时候的样子哟,实在是太可爱了,一定要让小凌看看。”

    说着,尤父把相册放到手边的纸箱里,宝贝地抱着放到他们的车上。

    尤薇知道父亲舍不得这些带着回忆的东西,他之所以让她带走这些东西,是想拉近和凌巡的距离、也希望他更多了解她。

    回到D市后,有很多婚礼的事项需要准备,大多都是凌巡亲自着手安排的。

    定酒店、陪着她一起选婚纱、试礼服等等,连婚礼当天的甜品,他都亲自一一过目。

    连店员都说,一般更紧张婚礼的是新娘,没想到这位新郎包揽了所有的琐碎事情,让尤薇少操心也少烦恼。

    5月20日的时候,尤薇和凌巡去民政局办了结婚证,看着手里的红色本本,她有点不敢相信。

    她结婚了,嫁给了凌巡!

    回想起第一次遇到他时的情形,尤薇全然没想过他们会是现在的关系。

    肖焕早就知道他们今天正式成为夫妻,嚷着要吃顿好的庆祝。

    本来只想蹭一顿烧烤,没想到晚餐时候,凌巡直接带他们去了一家D市口碑很好的私房菜,人均价格让肖焕吓到不敢拿筷子的那种。

    突然来这种地方吃饭,肖焕不安地喝了口茶:“大佬,我薪水微薄,礼金也赶不出天价的,你请我们吃这么好,我有点害怕。”

    “让你吃你就吃,多吃点。”凌巡瞥了他一眼,语气不像是在训他,反而客客气气的,更让肖焕觉得不对劲。

    “其实呢,我是想请蔻蔻和佳唯当伴娘,”堆上一脸讨好的笑,尤薇冲凌巡挑了下眉,继续说,“凌巡还想请肖焕和小唐当伴郎。”

    “真的?”小唐一听,马上整了整衣领,“我还是第一次当伴郎啊。”

    “我当过一次,这是第二次,”只是当伴郎,对肖焕来说不算大事,他马上笑呵呵地拍上大佬的肩膀,“大佬对我真好,我好感动。”

    “太好了,佳唯,到时候我们玩死他们两个!!”林蔻蔻开心地直拍手掌,吓得肖焕和小唐脸色惨白。

    吃完饭,也定好了伴郎伴娘的事,开车到楼下时,尤薇突然想起有东西要买。

    凌巡本来想停好车陪她去,可旁边不到200米就有一家便利店,尤薇反复保证会快去快回,拿着手机和钱包冲入夜色之中。

    短短的200米,对尤薇来说只是一小会的事。

    走进便利店,她买了些饮料、零食和酱油、醋等调味料。

    她还记得,前两天做饭的时候,凌巡说过没有了,结果他自己忘了,她还记着。

    提着一大包东西从便利店走出,尤薇手臂下夹着一瓶汽水,手里举着冰淇淋。

    没走出多远,头顶的路灯突然发出“滋滋”声,暗了没几秒就灭了。

    还好路灯间隔不远,尤薇还不至于被黑暗淹没。

    自从从游戏中出来后,她还是本能对黑暗充满恐惧,哪怕身后没有人也没任何声音,她依然觉得那看不清的地方藏着可怕的危机。

    咬了一口冰淇淋,尤薇下意识加快脚步,眼睛小心地打量四周的黑暗处。

    熟悉的街角似乎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候都要黑,她瞅着右边那看不清的角落,正要快速跑过去,突然从里面扑出一道黑影。

    在游戏里训练出的反应力让尤薇立刻跳开,手里的东西掉了一地。

    她举起手里的冰棍扔出去,正好砸在眼前的黑影之中。

    “吼——”扭曲渗人的咆哮响起,尤薇不断往后退,那黑影也跟着往前靠近。

    当它暴露在路灯下时,她终于看清,是那天在地铁上消失的怪物!

    她是在做梦吗?

    怪物怎么会在现实中?

    游戏不是早就下线了吗!

    尤薇怔愣不到一秒,马上捡起地上的酱油瓶和醋瓶冲怪物砸去,拔腿朝着小区的方向狂奔。

    小区门口的灯光很明亮,甚至算得上刺眼,那怪物追着她到灯光下时,身躯居然不再燃烧、冒烟,像是早已习惯了光线的摧残。

    它的身躯之前在地铁上被光线烧成了漆黑,尤薇以为它会死、会消失,唯独没有想到它会出现在现实世界!

    “尤小姐,出什么事了?”保安见她一脸惊恐地跑来,立刻走上前询问。

    尤薇转过头,发现那怪物还跟着自己,只是站立在不远处没动。

    她看向保安,想确定他有没有看见什么,没想到保安看了看怪物的方向,又极平静地看向她一脸疑惑。

    难道他看不见?

    想起游戏里的规则,尤薇的心脏在狂跳,有种不好的预感。

    转过头,她发现刚才还站在原地的怪物居然消失不见了。

    保安怕她遇到什么麻烦,立刻给凌巡打了电话。

    已经换上睡衣的他急急忙忙跑下楼来,看见脸色惨白的尤薇,差点被吓得心脏停跳:“出什么事了?”

    尤薇摇了摇头,趴在凌巡耳旁低声说:“回家再说。”

    即使只有短短四个字,凌巡立刻会意没有再追问,谢过保安后,陪着她一起上楼回家。

    关上门,等到只要他们两人时,凌巡才走上前,轻轻握住她的肩膀:“刚才怎么了?遇到什么麻烦了?”

    尤薇剧烈的心跳还未平息,她努力深呼吸,好不容易让自己冷静下来:“我看见了。”

    “看见变态?”

    “不是,我看见那个怪物了。”尤薇咬了咬唇,脸色还是惨白地没有一点血色。

    “怪物?”这个答案让凌巡一怔,眼神充满矛盾,“你真的看清了?”

    “我看得很清楚!”尤薇将散乱的发丝别到耳后,看向一旁紧闭的大门,“它好像不怕光了,有时候隐身,有时候又会显形。”

    这段时间以来,即使她什么都没说,凌巡也知道她的压力很大。

    即使顺利从游戏离开,但在里面经历过的事,会让她在很长一段时间保持紧张状态。

    凌巡担心她因为精神疲惫,才会有这样的幻觉。

    连游戏都下线了,所有活着的玩家从游戏里离开,那个怪物是属于游戏的一部分,怎么会出现在现实?

    “你不相信我的话吗?”见他一直没有表态,尤薇也感觉好像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就像有刀在她的脑袋里雕刻伤口,一阵一阵钝痛传来。

    “我不是不相信,”凌巡抱住她,柔声在她的耳旁安慰,“如果那个怪物真的出来了,我们现在没有了游戏里的装备、武器和属性,拿它也没有办法,不是么?”

    “也对。”

    “所以,不如顺其自然,也许它很快就会消失,或者只是晚了一步被系统清除,可能跟着就不会出现了。”

    尤薇听得出凌巡是想安慰自己,她点了点头,没有再说怪物的事。

    别人看不见,只有她可以看见,也许真的是她精神紧张引起的幻觉。

    “我没事了,你快去洗澡吧。”尤薇推着他去浴室,自己去厨房倒了一杯热牛奶。

    和他在一起,总是有别人所不能给的安心,让尤薇很快恢复冷静。

    他说的没错,如果怪物真的存在,那它刚才就不可能放过她。

    如果是为了等她和凌巡一起回来,好一网成擒,那它现在也该下手了,不可能等到现在。

    这么一想,尤薇笑着摇了摇头,嘲笑自己最近太过紧张,居然出现了幻觉。

    浴室里响起哗哗的水声,镜子被一片氤氲水雾覆盖,凌巡双手撑在盥洗台边,只能看见自己模糊的影子。

    他在担心尤薇,怕她无法适应游戏到生活的转变。

    以前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进入游戏,她保持高度的神经紧张对自己也有好处。

    可现在游戏下线了,连地铁站入口都消失了,她如果还是这样的状态,只会越来越疲惫。

    凌巡无奈地叹了口气,抓过毛巾正要擦脸,突然大脑里一阵强烈的剧痛传来,仿佛要挖掉他脑子里的所有东西般,是一种痛不欲生的绝望之感。

    他连叫也没力气叫出声,趴在盥洗台边,恨不得用脑袋去撞眼前的玻璃。

    这个想法刚冒出头,在剧烈的头痛折磨下,他居然看见被水雾遮盖的镜子上出现了一排红色的字。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