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惊悚游戏[无限]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99章 异样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客厅的沙发上, 尤薇早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甚至还做了好几个梦。

    她为凌巡泡好的牛奶已经不再冒出热气。

    半梦半醒间,轻微的摩擦声随着踩在地毯上的脚步,慢慢朝着她走来。

    尤薇很困,困到无法睁开眼睛, 她好几次想从梦中醒来。

    一种不真切的头痛翻搅着,让她痛苦不堪, 脑袋里像压着巨大的石头, 难以自由支配自己的四肢。

    那一瞬间, 她不清那个疼痛是梦境的一部分, 还是真的发生在现实。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尤薇感觉自己的脸庞被人轻轻摩挲着, 这越来越明显的知觉,将她从梦中拉扯出来。

    好不容易睁开眼睛,迷蒙的视线中, 凌巡模糊的脸庞正在不远处。

    等到她使劲眨了眨眼睛,这才看清他蹲在沙发旁,手掌不断摸索她的脸颊, 眼神看起来有些奇怪。

    “怎么了?”尤薇总觉得他的目光很不对劲, 揉着眼睛从沙发上爬起身。

    凌巡望着她很久,反应迟钝半拍般,淡淡地笑了一下:“我们已经是夫妻了。”

    “对啊,怎么了?还没习惯吗?”尤薇笑着拍了拍身旁,示意他来自己身边坐下。

    他没有过去, 反而蹲在她跟前,一手搭着她的手背,一手轻轻摩挲着她的脸颊。

    昂着的目光之中,是尤薇自己也读不懂的情绪。

    她自认为足够了解凌巡,但此时此刻,他的眼睛仿佛冰封了一层厚重的隔膜,让她分不清也看不透。

    “如果有一天,我必须去某个地方,你愿意陪我吗?”凌巡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仿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眼神专注,闪动着对她回答的渴求和期待。

    那双眸子里过于异样的情绪,让尤薇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老觉得他的问题怪异非常。

    虽然心中不安,但她还是笑了笑,说:“那得看我有没有假期啊,如果有的话,无论你想去哪里我都陪着你。”

    “真的吗?”听了她的话,凌巡好像并未得到任何安慰,眉头皱得更深了,“如果那个地方要让你放弃你现在拥有的一切,包括你的家人,你愿意陪我去吗?”

    “什……什么意思?”尤薇开始觉得他不像在假设,那认真的模样就好像他嘴里的情形马上就会发生,“到底出什么事了?”

    原本绷紧的面容,在她的追问下怔愣了会,勉强地挤出微笑。

    凌巡摇摇头,勾着嘴角,用手掌拍拍她的脑袋:“我只是突然做了个梦,梦到一个很无奈的情形。”

    被他吓坏的尤薇还没回过神,就被凌巡一把抱入怀里。

    下巴轻轻磨蹭着她的发丝,在尤薇看不见的地方,凌巡的眉头又一次皱起:“别离开我,永远都不要离开我。”

    “傻瓜,我当然不会离开你。”见他没有说别的,她以为他刚才做了个很可怕的噩梦,轻轻拍着凌巡的后背许诺。

    自从知道了他母亲和弟弟的事情,尤薇明白凌巡是个非常敏感的人,在感情上一直缺乏安全感。

    他愿意敞开怀抱接受她,是尤薇这辈子最幸福的事。

    即使她没有钢铁一般的身躯,但她愿意用这辈子的时间修筑好过去在他心中留下的伤口。

    他们不会分开,永远都不会。

    她毫不犹豫的承诺,并没有带给凌巡多少安慰,他一直皱着眉头,像在心里藏着事,可无论尤薇怎么问,他始终没有开口,只是让她回房去休息。

    这一夜,尤薇睡得很不踏实。

    或许是因为凌巡的话,她梦到他不见了,她的世界里突然少了他的存在。

    就好像他从来没有出现过。

    梦中的她一切如常,但少了——为了保护她可以不顾一切的男人。

    再也不会有人做好吃的给她,也没人抱住她温柔地安慰。

    偌大的空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的气息,那个在她心中烙下记忆的人,永远永远不见了。

    梦里没有任何危机,也没有可怕的危险,只是,少了一个人而已。

    可这对尤薇来说,才是她最害怕最害怕的噩梦。

    当找遍屋子,她怎么都找不到凌巡的身影,她被吓得浑身一颤,从梦里惊醒过来。

    “怎么了?”凌巡的手很快覆来,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做噩梦了?”

    “嗯,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尤薇朝他的怀里靠近,耳朵靠近他的心口,听着他的心跳声,“梦到你不见了,吓坏我了。”

    “我不见了,你会来找我吗?”

    “当然,无论你去哪里,我都一定要找到你。”说罢,她的手臂在被子下一顿找,将他的手掌稳稳捉住,才安心地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心里装着事,尤薇一直睡得不踏实,半夜醒了很多次。

    索性不睡了,她小心没有吵醒凌巡,穿上拖鞋去了客厅。

    站在窗边,望着外面寂寞的夜景,她的心里百感交集。

    自从和他在一起,她就没有想过他们会分开。

    可凌巡问她那些问题时,好像很认真,就好像……他知道他有一天必须离开她。

    一想到这个可能,尤薇不安地打了个寒颤。

    夜风凛冽,她探出手正要推上窗户,手腕忽得被一只黑色爪子握住。

    尤薇的心脏猛然间被恐惧侵占,一只手撑住窗户边缘,拼命想将手挣扎出来。

    然而那黑色的爪子始终不肯放开,窗外也逐渐浮出那个她厌恶而害怕的身影。

    那个喜欢吞噬人精力、让人入梦的怪物,从下方一点一点爬出,作势要钻入屋子里。

    尤薇将窗户死死挡住,坚决不许它进屋,凌巡还在房里!

    那怪物咧起恶心的嘴,宛如一块发皱的皮面具,那模样好像在冲她笑。

    笑容带着蔑视、嘲笑,仿佛将尤薇当成一个有趣的玩具。

    “滚出去!”尤薇一把抓起手边的摆设,狠狠砸向怪物的脑袋。

    不等她得手,怪物另外一只爪子握住摆设的另一头,轻而易举将东西从她的手里抢走。

    离开系统,没有了属性和武器、装备,尤薇只是一个普通人,她除了能看见怪物的形态外,根本不是它的对手。

    可即使这样,她明明很害怕,还是毅然决然站在窗边没有退缩。

    她想保护那个在房里的男人。

    “别怕。”一道温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并非是凌巡,那是一道让她陌生又熟悉的声音。

    尤薇还没来得急回过头去看,就感觉身后一道刺眼的白光发出,从后逐渐覆向她的全身,她浑身放松,整个人都变得平静。

    当白光朝着怪物靠近时,它像是察觉到威胁,低吼一声消失在窗外。

    强烈耀眼的光芒越来越淡,尤薇正要冲上前关窗,浑身一震的同时眼睛里只剩下黑暗。

    她再睁开眼睛时,看见的是白色的天花板。

    她在卧室里?

    尤薇疑惑地皱了皱眉,发现自己在房里,身旁是凌巡均匀的呼吸声。

    难道刚才只是做了个梦?

    可一想到梦里的内容,尤薇就感觉空气里有无形的寒意,正不怀好意地贴向她的后背。

    她看向一旁熟睡的凌巡,见他没有醒来,睡颜柔和、毫无防备,让尤薇情不自禁勾起嘴角扬起微笑

    和他在一起的幸福感,无时无刻都让她很开心。

    小心穿上鞋去了客厅,尤薇第一件事就是看向刚才的窗口——窗户居然开着!

    想起梦里发生的事,她赶紧上前将窗户关上,心里才稍微踏实一点。

    那是梦吗?

    尤薇不确定。

    也许真的是她神经太过紧张,所以又做了一个和现实那么接近的噩梦?

    她缓慢往后退,后跟忽得碰到一个冷冰冰的物品。

    昏暗的客厅里,尤薇一眼就看清自己不小心踢到的东西。

    那是一个打开的怀表,安静地躺在地上,照片里是一家三口的合照。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尤薇感觉之前照片里的小男孩看起来只有11、12岁,但现在的他,看起来就像已经17、8岁了,五官依旧漂亮地无与伦比。

    但照片里的一切都和当初一模一样,同样的衣服、同样的人,可给尤薇的感觉却是截然不同。

    尤薇突然响起在梦里说话的声音,和艾德里安的声音非常相似!

    她呼吸一乱,不可思议地捡起地上的怀表,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是你吗?刚才是你帮我的吗?”

    这块怀表是她从游戏里带出来的,拿回来之后,就一直放在她之前住的房间的桌上,再也没有动过。

    它突然出现在客厅,还是被打开的状态,尤薇相信世上有巧合,但不可能相信如此诡异的巧合。

    难道,那个怪物并非是她的幻觉?

    如果真是这样,今晚一定是艾德里安帮了她。

    傻傻对着怀表问问题,尤薇果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系统下线了,尤薇以为这块怀表也变成了一个普通的物品,没想到身为系统一部分的艾德里安居然没事?

    是因为她把这一家人带出游戏,所以避免了他们被抹杀吗?

    无论如何,之前的噩梦,一定是艾德里安帮了她。

    尤薇对着怀表轻轻说了声“谢谢”,带着怀表回了卧室。

    她睡不着,睁着眼睛不断回想以往的事。

    从第一次和凌巡见面,再到和其他队员相遇,似乎这已经不是几个月之前的事,而是好几年之前的回忆。

    早上醒来的时候,凌巡看见尤薇握着怀表发呆,抬手将她揽到怀里,唇停在她的额头:“今天是周末,这么早就醒了?”

    尤薇张了张嘴,刚想要告诉他昨晚那个梦,但一想到凌巡那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她又将心里的不安在顷刻间压下,若无其事地笑着:“婚礼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我有点紧张。”

    “别紧张,所有的事我都安排好了,那天你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穿上婚纱来到我身边。”

    凌巡温柔地抱着她,却让尤薇感觉不到温暖。

    他的怀抱,第一次让她觉得浑身发凉。

    她怕的不是他身上的感觉,而是担心他会离开,就如他之前问的问题那样。

    “你今天想吃什么?”洗漱过后,凌巡起身套上T恤,手掌在她的发丝上轻轻摸了摸,“我去买菜。”

    “我想在家里吃火锅,可以吗?”

    “行,我去买点菜,很快回来。”说着,凌巡随意配了条牛仔裤,准备出门。

    尤薇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起身,一下拽住他的衣角:“我陪你去吧。”

    “那你这只小懒猪还不起床?”说完,凌巡轻轻捏了捏她的脸颊。

    她“嘿嘿”地笑着,飞快爬起身洗漱、换衣服,挽住凌巡的手陪他一起去买菜。

    清晨的菜市场很热闹,有不少为了选购新鲜食材的老老少少在各个摊贩前流连。

    尤薇挽着凌巡,两人不时讨论着晚上火锅的食材,又说起待会回去要买的油条和豆浆。

    “那边有新鲜的牛肉,”指了指对面,尤薇接过他手里的袋子,“我去买牛肉,你去买鸭血,待会在这里碰头,然后我们再去买点蔬菜。”

    “嗯,小心一点,地上有点湿。”

    “知道啦!”

    目送欢乐的尤薇走远,凌巡朝着前面的摊位走去,正要让老板装一些鸭血,突然感觉身后一道异样的气息,跟着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

    转过头,视线对上的是霍冷杉严肃的脸。

    不同于以往嬉皮笑脸的样子,今天的他好像很奇怪。

    “凌巡,你想起来了吗?”霍冷杉皱着眉头,等了两秒不见他回答,一下急了,抡起拳头就要往他脸上招呼,“既然你想不起来,我帮你回忆回忆!”

    不等他砸上脸,凌巡冷着眼,抬手扼住了霍冷杉挥过来的拳头:“我已经知道了。”

    霍冷杉盯着他眼睛看了很久,咬紧牙关:“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你特么还不做正事?一天到晚买菜、哄老婆的,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不知道?难道你知道?”

    霍冷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胸口剧烈起伏着,死死地望向凌巡的眼里,最后还是不得不败下阵来:“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总之,现在不是时候。”

    “随便你吧,我看你是鬼迷心窍了。”霍冷杉不想和他废话,脸色很臭,狠狠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目送霍冷杉离开,凌巡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扭头望向远处尤薇的背影,他的目光之中凝着深深的痛苦和矛盾。

    买好了牛肉,又买了些其他煮火锅必备的食物,尤薇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来找凌巡,发现他手里只提了一袋鸭血,心不在焉地盯着一旁的菜摊发呆。

    “怎么了?想不起来要买什么了?”尤薇见他像木头人一样站着,走上前一个一个地数着,“土豆,莴笋,藕,西兰花……”

    听到她说话,凌巡还是怔了好几秒,才回过头来,笑容有点勉强:“走吧,把你手里的东西给我。”

    说罢,他不等尤薇开口,就将她手里的东西全都接到自己的手里。

    说不上哪里不对劲,尤薇感觉凌巡刚才的笑容像是废了很大力气才挤出的。

    他一直在微笑,和她讨论吃火锅的食材,但尤薇感觉的出,凌巡心不在焉,沉默的时候好像一直在想事情。

    买好食材回去,简单吃过早餐和午餐,下手2点左右,凌巡开始着手准备晚上火锅的东西。

    食材要一一清洗,全部切片、切段摆好。

    尤薇负责清洗,和刀工有关的事,全都交给了他。

    “嘶……”背后的凌巡突然发出吃痛的声音,尤薇一听,连忙转过头,发现菜板上滴了好几滴血迹。

    她一下急了,连忙将凌巡推到客厅里,给他清洗伤口后,贴上了创口贴。

    吃他做的饭菜不是一天两天,凌巡是个很小心的人,之前做饭他都很仔细,从来没有弄伤过手。

    想到在菜市场奇奇怪怪的凌巡,还有最近他心不在焉的状态,尤薇觉得他一定是遇到了麻烦。

    帮他处理好伤口,尤薇心中被他身上无形的秘密压得喘不过气。

    她捉住他的手掌,轻轻覆在自己脸颊上:“你最近到底怎么了?老是心不在焉的,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我没事。”还是和以往一样,凌巡笑着,用手指轻轻摩挲她的脸颊。

    尤薇突然觉得他一直在敷衍自己,有些生气地躲开他的手,不由分说直视着他的眼睛追问:“不,你一定是有秘密在瞒着我!我感觉你和以前不一样了,但是哪里不一样,我也说不上,就是觉得你好像随时都心事重重。”

    “傻丫头,”凌巡还是笑得那么淡定,“婚礼马上就要到了,你以为只有你会紧张吗?”

    “我才不信。”

    “不管你信不信,这都是事实,”他抬手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嘴角自然而然勾起温柔的幅度,“听易涵说,他结婚的时候,在婚礼上忍不住哭了。”

    “所以,你是怕你也会哭么?”尤薇对他的话半信半疑,眯起眼睛在确定凌巡话中的真假。

    不知该说他段位太高,还是自己多想,尤薇怎么也看不穿他到底是在骗自己还是在说实话。

    或许是因为曾经的事,让他喜欢将情绪压到心底。

    一旦将情绪蒙上一层保护色,便很难看穿凌巡的想法。

    和他认识以来,尤薇习惯了凌巡的沉默、不爱倾诉,但最近的他特别反常,她很担心很不安,无法不去试探他的内心。

    “我不知道,也许会,”凌巡抬手抱紧她,将下巴轻轻搁在她的肩上,“别胡思乱想了,等婚礼之后,一切……都结束了。”

    “结束”两个字从他口中说出,冷不丁让尤薇一阵发冷。

    凭空降下的寒意,一点一点包裹住她的身躯,即使在温暖的房中,她都能清楚感受到一种突兀的冰冷。

    “好了,你坐下休息,剩下的工序交给我。”尤薇可以百分之百确定,凌巡有秘密没告诉她,可他的性格她很清楚,无论她怎么逼问,他决定要隐瞒的事,哪怕是撬开嘴也得不到答案。

    与其增加彼此的压力,倒不如她再给他一点时间,等到婚礼之后再好好谈谈。

    也许,他真的是最近筹备婚礼的事太累了。

    “交给你?”凌巡一脸狐疑,“你能切好吗?”

    毕竟以往在家,尤薇只是张嘴等食,什么都不用做,每天他做饭的时候,她只需要帮忙洗菜、摘菜,然后抱着他的腰等待开饭。

    尤薇见他怀疑自己,故意将自己的袖子一挽,准备去厨房主刀。

    凌巡怕她不小心切伤手,跟上去想要瞧瞧,被尤薇直接关门挡在厨房外。

    “你这个大厨还是在外面休息吧,你在这里我压力大。”

    将洗好的食材一个一个摆好,尤薇小心翼翼地压住、下刀,门外的凌巡只听到“咚咚咚”的声音,像个唠叨的老头子似的,在外面不停提醒她小心一点。

    过了很久,尤薇终于将东西都切好了,码在盘子里往外端。

    摆好电磁炉,架上凌巡已经熬好的锅底,伴随着扑通扑通的沸腾声,香喷喷的火锅味让尤薇食指大动。

    “土豆切这么厚?”凌巡夹起一块土豆,哭笑不得。

    “我……怕煮太久夹不起来。”找了个借口,尤薇睁大眼睛一脸无辜地狡辩。

    她不会告诉凌巡,是她自己压不住最后剩下的一点土豆,只能干脆不切了,直接堆到盘子里。

    平日里看他切菜轻松的手法,果然是需要一定时间积累的。

    吃饭期间,凌巡像是恢复了精神,和她有说有笑,聊着临近的婚礼,讨论着那天肖焕会被林蔻蔻怎么整蛊。

    和谐的气氛忽然被一阵电话铃声打断,凌巡放在桌上的电话响起,屏幕上显示着“霍冷杉”三个字。

    “他找你难道有事?”尤薇一看见这个名字,疑惑地紧皱眉头。

    “不想理他。”凌巡脸色一变,下意识想挂断电话。

    他表情里细微的异样被她捕捉到,不等凌巡挂断通话,尤薇将他的手机抢过去,放在中间点下接通,同时还摁下“免提”。

    直觉告诉她,霍冷杉这个时候打来电话,恐怕是有什么特殊的事。

    他和凌巡一直水火不容,现在游戏没有了,按理说不该再有任何联系才对。

    可凌巡的手机里居然存储了霍冷杉的电话,难道他们最近私下一直有接触?

    电话刚接通,电话里的霍冷杉懒洋洋的语调里夹着一丝不耐烦:“喂,你到底想好了没有,你如果有什么计划,可不可以知会我一声?”

    “你们要做什么?”尤薇忍无可忍,冲着电话问出声。

    “尤薇?!”电话那头发出“咚”得一声,似乎是霍冷杉摔了一跤,声音带着慌乱,“凌巡呢?”

    “他在旁边,”她的语气变得强势,眼角暗暗在打量凌巡的反应,“你们要做什么?”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