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惊悚游戏[无限]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100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电话那头沉默了两秒, 霍冷杉的语气变得有点无奈:“看来你的惊喜要提前曝光啦!”

    凌巡的脸色稍稍缓和,嘴角在笑,回应的语气却透着一丝警告:“还不是怪你?”

    “什么意思?”他们的话好像藏着很多秘密,让尤薇听不明白。

    越是迷茫,她越是担心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

    “你自己跟你老婆解释, 我挂啦。”

    霍冷杉把锅丢回去给凌巡,急急忙忙把电话给挂断了。

    空气中带着一点压抑, 两人都沉默着很久没有说话。

    尤薇盯着桌面在发呆, 她总觉得霍冷杉的话很奇怪, 但哪里怪, 又说不上来。

    “其实是我拜托他帮我一个忙,想在婚礼上准备一个惊喜, ”凌巡像是知道尤薇会继续问,抬手掩住她的唇,摇了摇头, “已经让你知道有惊喜了,但是我不能现在告诉你惊喜的内容是什么。”

    “真的……只是这样吗?”尤薇没有觉得惊喜,反而还是放心不下凌巡和霍冷杉之间的秘密, “你们该不会是要做什么危险的事吧?”

    “当然不会。”

    凌巡的反复保证, 给了尤薇一点安慰,她没有再问,继续埋头默默地往嘴里送吃的。

    时不时悄悄打量凌巡一眼,他像是一点异样都没有,只是安静地吃东西。

    这段时间以来, 尤薇感觉她和凌巡之间越来越奇怪,但这种诡异之处说不上来,只是在时间之中潜移默化。

    ——

    婚礼的日子很快就到了。

    尤薇的心情很复杂,既期待这一重要的时刻,但又有说不出的不安感觉在隐隐起伏。

    在去酒店之前,她悄悄带上了艾德里安的那块怀表。

    也许真的是自己多想了,不过有这块怀表在身边,她才能勉强有点心安的感觉。

    依照尤薇的意愿,凌巡将婚礼布置在D市最好的酒店户外,她一直很想有一场户外婚礼,不过在去现场之前,尤薇自己都不知道婚礼现场是什么样子。

    她刚到酒店,就直接去了休息室。

    婚纱已经换上,造型也早就准备好了,只等婚礼开始。

    “薇薇,凌巡好神秘啊!”林蔻蔻从外面急匆匆跑进来,笑着说,“我说去看看婚礼现场,他居然不许我进去,说要保持神秘。”

    听了林蔻蔻的话,尤薇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

    “我再去瞧瞧。”说着,林蔻蔻又急急忙忙跑出去了。

    之前,凌巡说为她准备了惊喜,又会是什么样的惊喜呢?

    想到即将要开始的婚礼仪式,尤薇的心脏跳得越来越快,现在就开始紧张了。

    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是一通外地打来的陌生号码。

    尤薇本来想挂断来电,可在鬼使神差之下,她还是将电话接通。

    “你好,请问是薇薇吗?”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熟悉,但一时间尤薇没想起来到底是谁。

    “是我,你是……”

    “我是任奕茜。”

    这个久违的名字,让尤薇呼吸一窒,她不敢相信地重复:“你是奕茜?你出来了?”

    想起在复制人游戏中,那个坚持不愿杀人的女孩,再听到她的声音,没想到居然是在现实中。

    任奕茜的声音很平静,一如在游戏中的她。

    “嗯,我终于出来了,”任奕茜的声音带着笑意,“谢谢你去看望我的家人,谢谢。”

    “不用谢,这只是举手之劳,你怎么样?还好吗?”

    游戏已经下线了,尤薇以为任奕茜也随着系统一起消失不见了。

    可她到底是怎么出来的呢?

    像是猜到尤薇的好奇,任奕茜不等她开口,就主动解释道:“我已经出来很久了,只是需要点时间适应,也有很多电话需要挨着感谢,所以现在才打给你。”

    “那你……”

    “我没有杀人,”任奕茜笑了,“这一次,我的队友们也没有杀人,我们带着足够的食物和水,全都藏在地下室,趁着外面没人才出去透透气。新进入游戏的玩家果然和我们当初一样,以为这是一个逃杀游戏,还不到2天就自相残杀到只有3个人了。”

    尤薇想起当初任奕茜的遭遇,她只是利用玩家之间的互相猜忌和迫切离开游戏的心情,即使双手不需要染上鲜血,也能用这个办法完成游戏定下的游戏任务。

    “不管怎么说,能出来就好,恭喜你。”尤薇刚说完,许佳唯和林蔻蔻走了进来,催促她要准备出去了。

    和任奕茜道了别,尤薇整理好身上的婚纱,拿上手捧花在她们的搀扶下准备往外走。

    临出门的时候,尤薇突然想到什么,转头看向放在桌上的怀表。

    不知道什么时候怀表居然自己打开了,静静地躺在桌上,照片上的艾德里安的笑意和以往不同,似乎少了笑容,多了凝重。

    “等下。”尤薇折返回去,拿过怀表,将它藏在手捧花里后,才离开休息室。

    长长的裙摆让尤薇行动艰难,林蔻蔻和许佳唯从后帮忙提着裙摆,终于将她送到了红毯的起点。

    在看清婚礼现场的布置后,尤薇的心脏不安地抽了一下,寒意更甚。

    就在舞台的两边,立着几个石膏像,让她不由得想到了之前在废弃医院的任务。

    婚礼的风格很漂亮也很清新,完全是她喜欢的类型,其实那些石膏像一点也不突兀,只是在联想到惊悚游戏里的事后,尤薇不由得心底生寒。

    她现在似乎越来越敏感,只要是和游戏有关的事,就会不安地拉扯着她的神经。

    那种不安的感觉很久都不会消退,甚至还会越来越厉害。

    看向两边的嘉宾席,凌巡的父亲和她的父母坐在第一排,左易涵带来了他的妻子和女儿,尤薇也是第一次看见他的老婆。

    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笑起来的时候很漂亮很甜,温婉有气质,和左易涵粗犷的风格截然不同。

    尤薇必须踩着红毯来到凌巡身边,她努力告诉自己不要去看那些雕像,只是望向在尽头等他的丈夫。

    这副画面似乎很熟悉,好像曾经在她的梦里出现过。

    凌巡穿着黑色的西装礼服,在远处看着她淡淡地微笑。

    肖焕和唐言尔今天打扮的也很帅气,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凌巡特意给他们定制的西装很适合他们的身形。

    坐在第一排的尤父尤母转过头来,望着尤薇的眼神开心又感动。

    尤父的眼眶很红,尤母不断在抹眼泪,嘴角始终努力挤出微笑,目光离不开女儿。

    尤薇望着父母发红的眼睛,突然心里一阵难受,哽咽着差点落泪。

    她不断拉扯发抖的嘴角,忍住想哭的冲动,努力扬起微笑,但心里的难受越来越汹涌,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情绪会在这一刻突然失控。

    “薇薇。”凌巡的声音蓦地从前方传来。

    抬头看向不远处的他,尤薇情不自禁带着泪光冲他微笑,今天的凌巡那么耀眼夺目,一如今天的她,是他心中最美的时刻。

    “啊——”

    人群后方爆发出一声尖叫,划破了婚礼上的温馨气氛。

    尤薇的心脏猛然一跳,转过头时,看见一只又一只怪物翻入婚礼现场,一见着人就撕咬。

    现场一片混乱,有人逃命,也有人尖叫着找武器试图反抗。

    怪物速度很快,爪子尖利,轻而易举就能杀掉一个普通人。

    “怎么会这样?”许佳唯吓得白了脸,本能地往后退。

    凌巡脸上一沉,从台下冲到尤薇身边,抱起她就打算朝别的地方逃。

    “薇薇!”尤父尤母紧随其后,在肖焕和其他人的搀扶殿后下,他们急急忙忙赶到休息室。

    趁着怪物还没来,尤薇脱下染上鲜血的婚纱,换上便装,突然想起那个捧花,将怀表拿出,紧紧地握在掌心里。

    “哗——”

    脆弱的窗户破成一片碎渣,掉了休息室一地,两只怪物作势要往里爬,凌巡马上推着其他人出去。

    怪物的吼叫尖利刺耳,身后响起一男一女的惊慌叫声。

    尤母被怪物扯住了腿,摔在地上还没来得急爬起来,就被一口咬住脖子。

    一见妻子被抓住,尤父暴怒着冲回去想救,被两只怪物反扑到地上。

    在惨叫声中,尤父和尤母的气息越来越微弱,草地上溅满了鲜血。

    凌巡抱住不断挣扎的尤薇,不许她回去,眼下他只有一个想法——必须带她离开。

    没跑出多远,凌正阳只是停下喘了口气,就被从旁跳出的怪物扑倒在地,尤薇瞪着发红的眼睛,绝望地看着自己的婚礼变成人间炼狱,到处都是鲜血,到处都是惨叫,她多么希望这只是一场梦,一个很快就能醒来的梦。

    明知道自己父亲被怪物咬住,听着身后一声声求救,凌巡冷眼看向前方,没有丝毫回去帮忙的打算。

    他身上锋利寒冷的气息,让其他人都不敢多说,只能咬牙不断往前逃命。

    “大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肖焕多么希望现在的自己能有以前的属性,这么一来,他可以以极快的速度逃命。

    然而没有了系统的他们,就像一只只任怪物宰割的鱼,除了不断往前狂奔,他们根本就没有第二个选择。

    尤薇好几次想要挣脱凌巡的怀抱,也许父母还活着,也许她回去杀掉那些怪物,所有的事还不是想的那么糟糕。

    她想了很多很多,但却无法挣脱凌巡钢铁一般的手臂,只能被他抱着硬带到地下停车场。

    肖焕和林蔻蔻他们也上了另一辆车,左易涵也带着妻子老婆准备开车离开。

    几只怪物从地面追到停车场,尤薇想要看清车后的情况,但刚一转身,映入眼中的是爆炸的火光。

    三只怪物缠住了肖焕和左易涵的车,不断攻击他们的车窗,混乱之中,车重重撞在一起,车头顿时爆出火光,点燃了从另一辆车漏出的汽油。

    还不到2秒,更大的爆炸声响起,将他们全都吞没在烈烈燃烧的火焰里。

    尤薇的心脏已经被戳得千仓百孔,她绝望无助地看向身后的车窗,握紧的手心被指甲刺得发疼。

    眼泪什已经快要流不出了,从父母死在怪物的嘴下开始,越来越残忍的事狠狠分裂着她的心脏,让尤薇像堕入地狱一样痛苦绝望。

    她浑身发颤,痛与恨让她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未来。

    现在的眼前,只剩下没有尽头的黑暗。

    “薇薇,”凌巡看起来比她冷静地多,像是对于那些遭遇不测的人没有多少感情,他轻轻抚着她的脸,另一只手掌住方向盘,“你一定要……”

    尤薇的脑子突然嗡嗡作响,只能看见凌巡的嘴巴不断开合,可说了什么她一个字都听不清。

    “你……你说什么?”她的头很痛,浑身虚弱地快要脱力。

    凌巡很着急,不断开合的唇里好像说了很多话,但尤薇什么都听不见,头越来越痛。

    “吱——”一声急刹,车身突然停住。

    侧过身的凌巡忽然一动不动,尤薇低下头,看见他心口的白衬衫上,逐渐染开一朵血花。

    窗外的怪物撞破了玻璃,不知何时将爪子刺入凌巡的后背,伤口从后贯穿到心口,将他胸前的衬衣全部染成了红色。

    “凌巡……”尤薇又一次真真切切感受到心脏被撕裂搅碎的痛苦,她想哭,却哭不出声,喉咙哑得难受,抬手将他抱入怀里,紧紧地搂紧他不断流血的身躯。

    “一定,一定要……”

    凌巡不断在重复这几个字,但之后的内容,尤薇每一次都无法听清。

    她着急地哭着,手掌不断擦着从他嘴里涌出的血:“别说话,我们马上去医院,你不会有事的。”

    “不,没有必要,再会。”凌巡脸色一沉,身子无力地往后一靠,挡住驾驶室侧边窗户的怪物,眼神怔怔地望着尤薇的身后。

    车门突然被打开,来不及看清身后的情况,尤薇感觉到一只手绕上自己的腰,将她硬生生拽到了外面。

    “我靠,还好赶上了。”霍冷杉的声音从尤薇头顶响起,跟着她就被塞到另外一辆车的后座。

    不等她再看一眼对面还未断气的凌巡,霍冷杉已经快速爬上驾驶室,一脚油门飞速飙了出去。

    “你带我去哪里?!”尤薇的痛苦挤压在心里,让她快要喘不过气,再看向突然出现的霍冷杉,她再蠢也知道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我不能说,”霍冷杉长长地叹了口气,“现在去哪里都没用,我先送你回家。”

    “我不回去,凌巡还在停车场,他还没死!”声嘶力竭地大喊着,尤薇扑过去拉扯车门,霍冷杉冷着脸别过头,眉头紧锁地望着她,“你应该很清楚他必死无疑,但是他……”

    霍冷杉的嘴巴明明在说话,唇不断翕合,但尤薇就是一个字都听不清,好像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信息。

    她的头好难受,每次失去听力时,就像有什么在她的大脑之中使坏般搅拌。

    见她目光怔怔,霍冷杉摇摇头,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开车直接将她送到了家里。

    那布置好的新房,还有着温馨的气息,她还在,可他……也许已经不在了。

    霍冷杉没有进屋,将她推到门里叮嘱:“把门窗锁好,无论听到任何动静都不要出门,哪怕是我死了。”

    “你要做什么?”尤薇不想再看见任何人出事了,试着想扯他到进屋,被霍冷杉摇着头躲开。

    他不再是以往嬉皮笑脸的样子,眉头紧锁,严肃冷静的模样,让尤薇觉得他仿佛换了个人。

    “别管我,记得看窗户外,别错过了,”霍冷杉无奈地笑了笑,“这可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千万别让我们失望。”

    不等尤薇弄清楚他话中的意思,霍冷杉将她推到屋里,反手将房门拉上。

    家离婚礼现场不远,想起婚礼现场发生的事,尤薇痛苦不堪地跌坐在地上,抱着自己小声地抽泣着。

    她不想在这么关键的时刻脆弱,但心里的痛苦不是她能克制的。

    短短的一个上午,她失去了家人、朋友、还有她最爱的人。

    几个小时前,幸福到没有任何遗憾的她,现在就像被人一把推到地狱里,承受着烈火的燃烧和煎熬。

    霍冷杉就在门外,尤薇可以听到他在外面走动的声音。

    似乎察觉到她的情绪快要崩溃,霍冷杉抬手敲了敲门板,声音隔着门传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好起来?

    都已经这样了,真的还能好起来吗?

    所有的人都不在了,只有她一个人活着,这有什么意义?

    尤薇不敢去想未来,她现在就快要支撑不住了。

    外面传来一阵阵闷响,直朝着这边靠近。

    门外的霍冷杉突然抽出刀来,抬手敲了敲门:“记住,无论听到任何动静,都不要开门,注意窗外。”

    尤薇还想问他到底要做什么,就听到外面传来怪物的咆哮。

    他低低粗沉的呼吸在起伏,不断有刀在空中划出的声响。

    她急忙冲进厨房,抽出一把尖刀回到门边,仔细地聆听着外面的动静。

    将眼睛贴在门镜往外看,走廊的灯光时而明时而暗,霍冷杉被三只怪物缠住,身形也越来越疲惫。

    趁着他休息的一秒钟时间,怪物的尖爪狠狠抓上他的脖子,顿时几道血口鲜血飞溅,惊得尤薇马上将手搭在了门把手上。

    她正要开门,突然想起霍冷杉的叮嘱,只能忍着心里的绝望咬牙回到卧室里,将房门锁上。

    霍冷杉已经无法再阻止那些怪物,怪物更加正大光明地冲撞着大门,发出一声又一声沉重的巨响。

    它们似乎打算破门,以这群怪物的攻势,恐怕是不会放弃的,破门只是时间的问题。

    尤薇看了看手里的尖刀,听着外面猛烈的撞门声,她不敢出去,怕刚一踏出卧室门,万一大门被撞开,她就无处可逃了。

    看向干净整洁的卧室,她反复告诉自己冷静,将抽屉和柜子挨着翻找,想找到其他更适合当武器的东西。

    就算有怀表在手,尤薇也不敢将希望全都寄托在艾德里安一个人的身上。

    从婚礼现场开始,艾德里安就没有出现过,她也不知道之后他会不会帮忙。

    放在桌面的纸箱在她的翻找中滚落在地上,里面装着她小时候的照片的相册,是父亲让凌巡带回来的。

    想到父亲和妈妈都不再了,连那个永远在身边保护她的男人,生命也凋零在这次的危机之中。

    尤薇想哭,却又深刻明白现在不是哭的时候。

    她捡起相册正要放到桌上,突然被相册后的一堆东西给吸引了注意。

    相册的最后两页,居然放着好几张一模一样的卡片。

    这些卡片她早就见过了。

    在游戏还未下线的时候,系统里灰色的卡片栏中,每个人都想点亮的卡片就是这——祈愿卡!

    尤薇不可思议地看着夹在相册里的几张祈愿卡,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她反复闭上眼睛又睁开,但那些祈愿卡依旧在它们本来的位置,没有消失。

    这到底是现实还是游戏?

    尤薇忽得分不清了。

    如果是游戏,那为什么这一切那么真实?游戏的目的又是什么?她感觉到一阵无法言明的恐惧在往身体里钻入。

    游戏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眼前的几张祈愿卡在推翻她所有的记忆。

    如果眼前的是游戏,那她是不是可以用祈愿卡离开游戏,回到现实?

    可想到和丑比的约定,尤薇没有冒然这么做。

    之前她在古堡的游戏中死亡,丑比系统和她有亲密度的约定,必须要达到亲密度10,否则在这之前抽取到祈愿卡,就会被系统马上判定为死亡。

    看向被夹在相册里的卡片,尤薇不敢去冒险,也许她将卡片抽出,马上就会一命呜呼。

    如果她现在真的在游戏里,或许凌巡还没死?一切都有机会回到原点?

    回想起霍冷杉奇奇怪怪的话,尤薇庆幸地笑着抹掉眼泪,握着尖刀打开门走到了客厅里。

    在霍冷杉死之前,他反反复复提醒尤薇要注意窗外,难道窗外会出现什么吗?

    她还没来得急仔细看看,“轰”地一声,大门被三只怪物撞开,尤薇捏在手里的怀表脱手而出,飘在半空发出刺眼无比的白光。

    白光所到之处,将怪物的身躯融化成了一缕带着臭味的黑烟。

    等到白光退散,怀表掉落在地,表面上多了好几道裂痕,像是彻底耗尽了艾德里安的能力。

    大门已经锁不上了,尤薇索性搬去沙发暂时挡住,刚才只死掉3只怪物,应该还有几只在外面流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

    她站在窗边,盯着外面的世界一动不动,从白天到黄昏,天空之中终于有了变化!

    就在不远处,一道熟悉的蓝色光芒冲天而起,直入云霄,是尤薇在游戏中最期待的光芒。

    她所经历的这一切,真的全都是游戏吗?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