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惊悚游戏[无限]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101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祈愿卡和光束的出现, 让尤薇无法再自欺欺人,她现在必须要去光束那里看看。

    只有去了光束出现的地方,她才能得到答案。

    收起怀表和尖刀,尤薇看向被堵住的房门,心里对未来没有任何把握。

    如果她现在是在游戏里, 那也是被系统收走了属性、装备、道具的普通人。

    要安然去到光束出现的地方,她需要十万个小心。

    这一次, 她没有队友, 没有凌巡, 连霍冷杉这个她以前讨厌的家伙, 都不在了。

    未知的威胁和危机,只能她一个人去面对。

    脸上干涸的泪痕让皮肤紧绷, 拉扯得有些难受,尤薇抬手抹掉脸上的污迹,望着大门的方向深吸口气, 终于下定决心出发。

    移开挡在门内的东西,小心将大门推开一条缝隙观察。

    等了一会,外面没有其他的声响和动静, 尤薇这才大着胆子走出去。

    尽管不知道外面的光束会持续多久, 但她不能乱,一旦自乱阵脚,很可能会陷入更加绝望的境地。

    来到外面的走廊里,头顶的灯光闪烁了几下终于稳定亮起。

    她看清了过道里的情况。

    霍冷杉靠在墙上,睁着眼睛一动不动地望着眼前溅满自己鲜血的墙壁, 他脖子上的伤口已经停止出血,粘稠地糊住了衣领。

    望着他的惨状,尤薇心里控制不住地抽了一下,蹲下将他的眼睛轻轻合上。

    想到他们隔着房门的谈话,难道他们全都没有死吗?

    只要离开游戏,又能回到原来的生活?

    这个念头的闪过,让尤薇回过神,从霍冷杉的身上取下他的车钥匙,加快脚步冲进电梯里。

    电梯直达地下停车场,在开门前,尤薇侧过身没有立刻出去,确定外面没有蹲守的怪物后,她快速直奔停车的地方,将车启动,驶出到外面的大路。

    虽然这附近不算热闹的商区,但平日里行人、车辆都不少。

    此时此刻,街道安静地宛如末日,没有行人、车辆停在路边,旁边的商铺开着门,但一个人都见不着。

    尤薇顾不上这些奇怪之处,追随着光的指引,竟又一次回到了婚礼仪式的酒店。

    光束似乎并非是在地面,是从酒店屋顶投射而出的。

    将车停在路边,她握着手里的尖刀慢慢下了车,又一次来到这地狱一样的婚礼现场。

    已经没有呼吸的父母还趴在休息室外的草地上,无数来宾和朋友都死不瞑目,身体被怪物抓咬得残破不堪。

    尤薇拼命想忍住眼泪,眼睛却离不开父亲母亲的脸庞,惨白、没有血色,那分明是尸体的颜色。

    心口蔓延着她无法控制的疼痛,一种奇怪的错觉让尤薇有些不可思议,她好像……也看到过相似的情形。

    地狱是什么样的?

    对尤薇来说,眼前的一切,就是最让她痛不欲生的绝望地狱。

    她咬牙别开头,朝着光束投出的酒店大堂走去,其余的怪物全都不见了,整个酒店空无一人,清冷安静地透着渗人的寒意。

    顺着光束的指引,尤薇的恐惧感越来越强烈,她来到了地下停车场。

    隔着一段距离,她看到被烧成灰烬的两辆车,不远处还有一辆她熟悉的车身寂寞地停在之前的位置。

    被烧焦的车里还能看见尸体的痕迹,尤薇咬紧牙关不敢去看,只是望着前方的光束,目标明确地往前走。

    离光束越近,就离凌巡的车越近。

    远远看去,尤薇一眼就望见凌巡靠在驾驶室车窗的背影。

    他一动不动,车窗上还有一个破洞,玻璃上挂着星星点点的血迹。

    本该是她最幸福的一天,却变成了最痛苦的记忆,眼前的画面将尤薇的精神压到快要崩溃,心脏被反复凌迟,痛苦不堪。

    明明告诉自己不要去看车里的情况,但她的眼睛还是克制不住望向挡风玻璃。

    凌巡闭着眼睛靠在车里,脸色白得已经不像是正常人。

    “凌巡……”尤薇还抱着天真的希望,颤抖着声音去叫他的名字。

    靠着车窗的男人依旧没动,夹杂着痛苦的眼泪再也克制不住地倾泻而出,尤薇走上前,打开副驾的车门,爬进车里,轻轻摩挲着他的脸颊:“我好像明白你那天为什么问我那个奇怪的问题了。”

    说完,她怔怔地看了会凌巡,像在等待他的回答。

    明知道不会有回应,尤薇一边流泪一边扯起无奈的笑:“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无论待会会发生什么,我都要去试试。不会有比现在更糟的情况了,不是吗?”

    她的笑容再也绷不住,望着他没有反应的惨白脸庞泪如雨下。

    最后吻了吻他的唇,尤薇颤抖着收回手,看向在车头附近的光束,其中是一片黑色,一如她之前离开游戏的出口。

    尤薇调整呼吸,下车正要走向光束,黑暗的角落里跳出两只怪物,站在光束前冲她龇牙咧嘴。

    不知是不是错觉,她看见光束的光芒在变暗,恐怕不出2分钟就会消失。

    如果这是她离开“地狱”的唯一办法,她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进去!

    握紧手里的尖刀,忘却自己只是个普通人,尤薇咬紧牙关,毫不退让地朝着光束的方向冲去。

    怪物没想到她居然敢主动靠近,发出低吼跳跃着扑来。

    尤薇顾不上别的,她的目的是进入光束,不是和怪物缠斗。

    就在怪物扑上来的一瞬,尤薇忽得矮身,从两只怪物腾起的身体下方翻滚而过,直接朝着光束爬去。

    察觉到她想逃,怪物没有退让的意思,张开尖牙又一次扑来。

    将手里的怀表和尖刀一同刺向怪物,尤薇的眼睛瞬间被一阵白光包裹,手掌被粘稠的湿意覆盖,身子同时卷入到光束之中。

    她没有像以前那样回到地铁站的出口,在进入光束的一瞬,仿佛是从楼顶坠落,失重的感觉不断袭来。

    游戏结束了吗?

    尤薇迫切想知道答案,但她控制不了不断下落的自己,直到黑暗逐渐夺走她的意识,陷入更深的黑暗世界之中。

    ——

    黑暗的世界,突然出现了一个发光的亮点。

    光点越来越大,逐渐将尤薇的视线笼罩,甚至有点刺眼。

    她下意识想抬手挡住这让人不舒服的光,但浑身发软,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

    “醒了,终于醒了!”耳旁是肖焕的欢呼,跟着一双温暖的大手覆在脸上,轻轻摩挲了下又马上收了回去。

    尤薇看不清,视线里很模糊,但心里渴望那双手的温度和触觉。

    她试着想要说话,但张了张嘴,一个字都发不出。

    “别说话,也别动,你现在需要适应和休息。”凌巡的声音温柔地响起,顿了顿,那双温暖的手掌再一次贴上她的脸庞,即使只是放着没动,都让尤薇觉得舒服和心安。

    终于离开游戏了吗?

    尤薇有太多问题想问,她想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回到了现实,也想看清那群她在乎的人是不是都安然无事。

    不过她的身体像是疲惫到极点,连睁开眼睛都是奢望,只能一次又一次睁开一条缝隙,勉强看清一点轮廓。

    她的身旁有很多人说话,脑部传来的疼痛让她思考问题有些艰难,但她还是能第一时间分辨出凌巡的声音。

    困顿疲乏的感觉让她又一次睡着,再次醒来时,她终于感觉自己好多了,可以勉强握动手指,看清眼前的情况。

    尤薇看清身处的地方后,惊讶地问:“你们把我放棺材里了?你们以为我死了??”

    “我的妈呀,傻了傻了,”肖焕抱着双臂在一旁摇头,“这是游戏舱啊大姐,你特么都在里面躺一个月了,再不醒怕是要挂了。”

    “游戏舱?”尤薇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游戏中的记忆,她完全不明白肖焕在说什么。

    一双结实的手臂探了进来,将贴在尤薇皮肤上的电极片拽下,把她从游戏舱中抱出。

    逆着头顶的灯光,凌巡的轮廓被勾勒出利落的线条。

    想到他没有死,所有人都好好的,尤薇开心地昂起头想去吻他,却被凌巡皱着眉头侧过脸躲开。

    他的回避显而易见,她的开心也在瞬间被他的举动砸碎。

    屋子里挤满了其他人,小队的人全都在这里,一见刚才的画面,瞬间安静地像有鬼路过。

    尤薇张了张嘴,想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凌巡沉默着没有说话,而是抱着她去了隔壁的房间。

    将她放在松软的床上,凌巡给她盖好被子,坐去离床边一段距离的椅子上没有说话。

    虽然她还没弄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但也看得出凌巡刻意在和她保持距离。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我听不懂肖焕的话?”尤薇的心里生出一丝丝难受,望着坐在对面的凌巡,他们之间无端端生出的疏离,让她很压抑。

    凌巡递给她一杯温水,道:“刚从游戏出来是这样的,过几天你的记忆就能慢慢恢复,不要着急。”

    看着近在咫尺的水杯,尤薇抿了抿唇,可怜地垂下脸:“我没有力气。”

    听了她的话,凌巡一僵,这才走上前将她扶起,把水杯喂到她的嘴边。

    温暖的水浸入喉咙,但尤薇的心口一点也感觉不到温暖,反而被他的疏离冷冷地刺着。

    “我现在不累了,你可以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吗?”尤薇其实很累很困,但如果不能马上清楚她到底经历过什么,她根本没办法踏实休息。

    沉默了很久,凌巡扶她躺下,起身将水杯放去一旁的桌上。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他依旧僵硬着身子没动:“你还记得什么?”

    “记得我突然进入游戏,然后遇到你……一直到最后我以为我们都醒来了,但那却是个很可怕的梦,你死了。”

    “你所经历的一切都是游戏,这也是第一次使用重组记忆的方式,去改变玩家的记忆、性格,让她以为自己在现实之中,被迫进入了一个恐怖游戏系统。实际上,她以为的现实,也是游戏的一部分。”

    凌巡平静地解释完这一切,却听得尤薇毛骨悚然。

    她嘴唇发颤,干涸的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声音:“我所经历的一切,全都是假的?包括游戏中的你们?”

    “不,”凌巡摇了摇头,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坐下,似乎有很长的话要谈,“一开始,肖焕他们和你一起参与了这次的游戏,不止你们,一起进入游戏的大概有300多个玩家。”

    “你的意思是,这个游戏里没有你?”

    “原本没有,”凌巡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他好像无时无刻都在逃避尤薇的目光,眼睛盯着一旁空无一物的墙壁,也不知道在看什么,“游戏一共九个副本,在第七个副本的时候,玩家几乎死得差不多了,肖焕他们也是在寄生怪物的副本里全军覆没的。”

    尤薇不发一言,她的记忆中游戏里的事和凌巡话里的内容开始发生偏离。

    使用复活卡后的肖焕不是回来了么?

    最后谁也没死,大家都好好的啊。

    “想不明白?”凌巡抬头看向她,目光凝视着她的脸庞,在尤薇抬起视线时,他又别开了脸,“那个副本还没结束,游戏里只剩下你和另外3个玩家了,但是游戏系统突然出现了BUG,在最后一个游戏,也是最可怕的游戏中,原本设置的强行弹出游戏功能被清除,你们都被困在游戏里,反复经历这9个副本。”

    “可是,为什么你们和肖焕还会出现在游戏里?你们不是已经离开游戏了吗?”谈话间,尤薇一直在暗暗地掐着自己的手背,即使感受到一阵阵疼,她还是在反复确定这是不是梦。

    梦和现实她快要分不清了。

    如果她之前经历的一切都是游戏,可游戏中的喜怒哀乐、痛苦、嗅觉和其他感官都那么真实,让尤薇分不出哪里是假的。

    “一开始,我没有进游戏,”凌巡的眼神又一次闪缩,捂住唇眼睛逃避地望着地面,“肖焕他们早就已经从游戏里出来了,你之所以还能反复在游戏里看见其他人,是系统记录下他们之前在游戏里的行为轨迹、性格等数据,计算出来的反应,一切都只是游戏制造的出的假象。”

    “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游戏里?也是假的?”

    “不,我是真的,”凌巡的睫毛很长,看着地面时,像抖动的羽毛,睫毛颤了颤,缓缓抬起,眼神里的情绪很复杂,“系统出现了BUG,我们不能强制断电,这么做会造成你脑死亡;也不能杀了你让游戏结束,游戏BUG一样会导致你永远无法醒来。和肖焕商量后,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我进入游戏,并且强行植入一个设置好的出口,这个出口只能在第九个副本的最后。所以,我决定进入游戏,带你回来。这是我们最后,也是唯一一次机会,系统出现BUG之后,游戏舱无法充电,电量马上就要耗尽,要是赶不及的话,在断电的时候,你也会脑死亡。”

    “还有谁是真的吗?”尤薇捂住发疼的脑袋,突然让她消化这么多东西,她的头又开始隐隐作痛。

    “当当当当~”门边响起某个人欢快的声音,霍冷杉双手插袋走了进来,“还有我啊,我也是真的。”

    “你?”

    想起最后的霍冷杉,以及他和凌巡神神秘秘的谈话。

    尤薇懂了,她终于明白这两人之间到底有什么秘密。

    他们之间不能说的秘密,就是保护她离开游戏。

    “我和凌巡进入游戏时,写了保护程序,所以我们在游戏里死了可以正常醒来,但是你已经被游戏BUG影响,不能用同样的办法,”霍冷杉手里捏着一罐啤酒,昂头喝了一大口,舒服地发出一声感叹,“但是我和凌巡进入游戏,会被系统抹掉记忆、重组它想要赋予新的记忆和性格,我们会忘记自己该做什么。所以,在最后一个副本,我们两人都会收到肖焕发来的提醒,来刺激我们想起自己是在游戏中,想起自己的任务。”

    之前在浴室里看见的红字,正是肖焕发出的提醒,让凌巡终于想起来自己要做的事。

    他无法告诉尤薇所有的事,只要系统检测到他的企图,系统就会强行屏蔽,让尤薇无法接收到信号和画面。

    这也是为什么在最后关头,尤薇始终无法听清他们想要说的话。

    “事情就是这样,你好好休息吧,”凌巡拉起霍冷杉,将他往房间外面拽,“这是我家,你可以放心在这里休息,等你好些了我再带你回去。”

    “喂喂喂,她才刚醒,你不多看看?”霍冷杉话音未落,直接被拉到远处,房门关上后,将他的声音隔绝地七七八八。

    等到屋子里安静下来,尤薇仔细整理着她目前的记忆。

    难怪她在相册里看见那么多祈愿卡,原来她经历了很多次游戏,凑齐过卡片也没什么奇怪的。

    在听凌巡解释的过程中,尤薇也逐渐冷静下来,她分不清现在是梦境还是游戏,也不想去分辨了。

    至少凌巡活着,所有人都好好的,这如果是游戏的一部分,好像也没什么不好。

    只是凌巡从她醒来之后,态度就很奇怪,好像在刻意和她保持距离。

    “喂,你拽我干什么,我还想多说两句呢。”霍冷杉的身上还穿着游戏服,他醒来后适应地很快,一听说尤薇醒了,拿着啤酒就来凑热闹。

    没想到出场不到10分钟,就被凌巡强行拉走“下线”。

    “她现在记忆还没恢复,需要休息,你别烦她。”凌巡看霍冷杉的目光一如既往的冷,瞅得他心里发怵。

    但就算被盯得不自在,霍冷杉还是厚着脸皮拍上凌巡的肩膀:“喂,你还真当她是你老婆了啊?那是游戏,现在醒了,劝你醒醒。”

    撂下这句话,在被打之前,霍冷杉撒腿一顿狂奔冲出大门。

    “薇薇怎么样了?”肖焕听到他们的谈话,走上前关心道。

    “我都告诉她了,她需要一点时间,目前只有游戏里的记忆。”凌巡走到厨房,拿出啤酒喝了一大口,眼神里浮动着复杂的情绪。

    肖焕暗暗打量他的反应,点点头,无奈道:“你知道的,这次游戏和以前不同,抹去了我们本来的记忆,将一切重组。但是,这不代表游戏里的感情是假的。”

    “可是,她爱上我的时候是在游戏里,我不确定她想起一切后会不会后悔。”

    “这对你来说,是好事,不是吗?本来你也……”

    “感情的事,我不希望有任何不确定的因素夹在里面,就算我继续像游戏里那样去对待她,可她想起以前的事后,后悔了怎么办?让我马上放手?我怕我做不到。”

    “做不到就重新追她啊,又不是没追过,像游戏里那样。”肖焕真是快被凌巡的话给纠结死了,急得团团转。

    凌巡没有回答,只是沉默着喝酒,他不开口,肖焕也只能干着急。

    “我突然觉得那系统挺好的,”肖焕走到厨房门口,狠狠瞪了他一眼,“至少在游戏里,你敢于去表达自己的感情,有胆量去追求自己爱的人。但了现实里,你总是这也担心那也害怕,五年啊,我都不知道你怎么忍得了。”

    肖焕怕再和凌巡待下去会有杀人的想法,转身走去之前的房间,其他人都还在原地,像在等待肖焕的反馈。

    “薇薇已经去休息了,没那么快想起以前的事,大家这些天也都累了,回去吧,有情况凌巡会通知我们的。”肖焕若无其事地说明了情况,其他人点点头,前后脚离开,只剩下肖焕和林蔻蔻。

    等到他们两人时,肖焕靠着墙,忍不住叹了一大口气。

    “老公,怎么啦?”林蔻蔻赶紧走上前,挽住肖焕的手臂问,“是不是有什么情况,你没有告诉他们?”

    “凌巡那家伙真是纠结死了,我不想和他说话。”

    “他怎么了?”

    “趁着薇薇现在需要人照顾,他不赶着往上凑,还故意疏远,想给时间让她冷静一下,等她想起以前的事再做打算,”肖焕深吸口气,急得头发都快竖起来了,“照他这节奏,等我们孩子出生打酱油了,他还没老婆。”

    林蔻蔻摸了摸肚子,也跟着皱起眉头:“不过他的考虑也是为了薇薇嘛,一切就尊重他的意愿,等过几天再说好了。”

    在林蔻蔻的劝说下,肖焕骂骂咧咧地走了。

    其他人一离开,屋子里只剩下凌巡和尤薇两人,这让他更加不自在。

    “你要睡了吗?”尤薇捧着从冰箱里拿出的可乐,站在厨房边定定地看着站在房门口的凌巡。

    被她这样的眼神一看,凌巡的冷漠溃不成军,红着脸转移了视线:“还早,怎么了?”

    “能不能说说我以前的事?”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