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惊悚游戏[无限]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102章 大结局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好。”点了点头, 凌巡终是无法拒绝她的请求。

    通过他的话,尤薇终于知道了真正属于自己的记忆。

    他们是一个小队的队友,队长不是尤薇也不是凌巡,竟然是游戏中的怂包子肖焕。

    听凌巡说,肖焕实际上并不是游戏里那么胆小, 是个很聪明又有胆量的优秀领导者,是他一步一步发掘了队里的每个人, 他们成为了公司的顶级玩家组。

    职业玩家只需要定期进入游戏, 将游戏过程进行现场直播, 就能获得高额的报酬奖励。

    直播现场不允许转播, 盗摄、对外公开游戏相关画面,一旦违规, 会负上严重的法律责任。

    游戏直播现场一张门票都价格不菲,向来是一票难求,场场爆满, 尤薇他们通过玩游戏得到的报酬,足以让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以前的游戏方式,大家只需要凭借自己的本事完成任务, 直到这一次——新的游戏方式出现。

    抹去玩家本来的记忆、重组记忆, 甚至改写玩家性格,就是为了让游戏更富有可观性。

    每个玩家都有自己固定的粉丝,大家也很想知道自己的爱豆被改造成了什么样的形象。

    游戏一开始非常火爆,门票甚至卖出天价。

    如果游戏顺利,从梦魇小镇离开的玩家会经历一个看似平凡、普通的副本, 他们会在最后一个游戏里过着和现实相似的日子。

    尤薇会有她的家人、最爱的人、她的好朋友们,过着自己最向往的幸福生活。

    她如果没有发现这是个游戏,会在最后被系统强制唤醒。

    若是她发现了蛛丝马迹,便可以继续寻找线索,找到游戏的最终出口。

    可是出现BUG之后,尤薇重复的游戏次数越多,游戏也同时在崩坏,直到梦魇小镇的怪物冲进最后一个副本,甚至搅毁了那个唯一普通、平静的游戏,让尤薇经历了一次地狱般的绝望。

    系统出现BUG后,将剩余玩家困在了游戏里,直播紧急中断,公司找了不少系统修复专家进行研究,得出的方法只有一个——强行植入出口,最好能有人带他们进到出口,这样更加十拿九稳。

    已经出现BUG的游戏系统非常危险,进入后很可能会遇到各种无法估量的意外。

    当初因为某些原因没有进入游戏的凌巡,毫不犹豫主动要求进入游戏,要将尤薇从游戏之中带出。

    另外3个玩家没能等到他进去,在游戏之中死亡,陷入深度昏迷被诊断为脑死亡。

    其他人也对尤薇的情况不看好,就在所有人都想要放弃时,凌巡买下了尤薇的游戏舱,和肖焕他们一起开始了营救她的计划。

    被系统抹去记忆的凌巡强行进入了游戏,在第一个游戏就和尤薇有着极深的牵扯。

    就像一个美好的玩笑,让他们越走越近,甚至在游戏里爱上彼此。

    “那我的家人呢?”尤薇捧着可乐,愣愣地问。

    “你很快会想起来的,你父亲在你8岁的时候车祸去世,你母亲在你16岁的时候病逝,”凌巡眼睁睁看着她的目光越来越暗淡,多么想伸手将她抱在怀里平息她心里的难过,可他终于还是忍住了,“后来你一成年,就加入公司走上职业玩家之路,我们都是同一批新人。”

    “原来是这样。”

    游戏里奇怪的感觉和那些分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终于找到了答案。

    尤薇总算明白哪里不对劲了。

    在游戏里,父亲的长相居然还停留在她八岁时年轻的模样,母亲却要比父亲显得苍老一些。

    这都是系统偷窥了她的记忆,复制出来的虚假画面。

    陪凌巡回家讨论婚事时,尤薇的心里老觉得想哭、压抑,原来,她看见的人全都是假的,也是她心里最无法忘却的痛。

    当经历过失去亲人的痛苦后,再把虚伪的画面重新摆在她眼前,没有记忆的尤薇除了开心,还有一种感觉在刺疼她的心。

    她沉默着没有说话,安静地消化着凌巡讲述的记忆。

    凌巡现实中的身份和游戏里是一样的,但是系统对他的性格进行了修改,至于修改了哪里,尤薇追问了好几次,凌巡都避而不谈。

    “艾德里安是我和肖焕植入的保护程序,为了不被系统BUG发现和清除,只有将程序植入在NPC的身上才是最保险的。前几次游戏,你都将怀表带了出去,所以我们决定将保护程序植入艾德里安,这么一来,也能多一些保障。好在你没有依赖那个怀表,因为它只能使用4次。”

    凌巡的话里有太多让尤薇震惊的话,那些看起来自然而然发生的事,原来是他在进入游戏之前就安排好的。

    除此之外,让她惊讶的还有她的队友们。

    原来肖焕和林蔻蔻早就结婚了,因为怀孕,林蔻蔻现在不再进入游戏,在家里安心养胎。

    唐言尔也不是游戏里的穷小子,而是D市一位有名的富商之子,成为职业玩家是因为兴趣。

    许佳唯的确是位千金小姐,但她实际上比游戏里还要傻白甜。

    粗犷的左哥以前是位化妆师,因为干腻了这一行,便转行了。

    这是尤薇怎么也想不到的。

    一旦安静下来,他们之间就会有些不自在。

    望着凌巡疏离的眼神,让尤薇想起在游戏里第一次见到他的情形。

    “那你呢?游戏里发生的事,你会当真吗?”

    “我不知道。”似乎猜到尤薇要谈什么,凌巡起身回了自己房间,将房门上锁。

    尤薇叹了口气,敲敲自己脑袋,后悔地躺回床上。

    现在看来,不像是她需要恢复,而是凌巡。

    一觉睡醒已经是第二天中午,尤薇的脑子里多出很多没有的记忆,这应该都是以前发生的事。

    她想起自己和凌巡只是队友,也是关系不错的好朋友,组队五年以来,大家经历过不少惊险又刺激的事,都是高人气的职业玩家。

    以前的游戏从不会纂改玩家的记忆和性格,游戏系统安全系数很高,没有出现过任何问题。

    这次的游戏方式是第一次采用,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出现BUG导致公司损失了几位优秀玩家后,这个游戏方式被彻底冻结,再也不会采用。

    “今天唐言尔要进游戏,有兴趣去看看吗?”凌巡没了昨晚的生疏,若无其事地问。

    尤薇当然想去看看,点点头,下意识就要去挽住他的手臂。

    可刚抬起手,她就看见凌巡脸上的不自在,马上僵住动作,假装把手抬回去挠了挠脑袋。

    换好衣服,他们一起去了游戏直播现场。

    场馆非常大,可以同时容纳上万人,眼前的巨型屏幕上正在放着玩家的准备画面。

    唐言尔打扮地干净帅气,没有戴眼镜,他清秀的五官更加清楚地展现在众人眼前。

    这次要参加游戏的一共有十二个玩家,游戏主题是“杀人狂欢夜”。

    大屏幕的镜头一落到唐言尔身上,左边一群看起来很保守斯文的姑娘就会举着他的名牌尖叫。

    “小唐加油!!!姐姐爱你!”

    “小唐笑了,小唐好可爱啊啊啊啊!”

    身旁压着眼镜,一看就像学霸的“姐姐们”,激动地尖叫着,还不忘记挥舞手里的名牌和她们自制的灯牌。

    “哇,小唐人气很高啊。”刚落座,尤薇就被这群热情粉丝给吓到了。

    她不记得以前自己参加游戏的情形,好奇地打量起其他人的粉丝。

    尤薇醒来的事,凌巡叮嘱他们先不要告诉公司和其他人,她还需要时间休息、缓和。

    这次来现场看唐言尔的游戏直播,凌巡特意给她戴了帽子、全程小心提防她被人发现。

    虽然来这里很容易被人认出,但她好不容易醒来,应该多接触接触实际存在的东西,有利于更快恢复记忆。

    尤薇和凌巡坐在前排,前排基本都是资深粉丝或者家属的座位区,他们的出现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刚落座没一会,肖焕和林蔻蔻就全副武装地来了,跟着是左易涵和许佳唯。

    左易涵带了他老婆,和尤薇在游戏里看见的一样,还是那张漂亮温婉的脸。

    见肖焕来了,凌巡突然往旁边让了两个位置,把靠着尤薇的两个座位给了肖焕和林蔻蔻。

    其实尤薇更想和凌巡坐在一起,她打心底里想恢复他们之间的关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疏离。

    明知道凌巡的意思,肖焕脸上一冷,不客气地伸手将凌巡推回去:“你坐那去,我要坐这边,这边视野好。”

    肖焕都这么说了,凌巡哪里还好意思坚持,只能默默坐下。

    游戏很快要开始了,玩家陆续进入游戏舱准备,工作人员在他们特制的游戏服上贴好电极片,关闭游戏舱释氧,正式开启游戏倒数。

    大屏幕上的画面从准备现场转入了另外的画面。

    画面之中的世界很真实,是一个荒郊野外的村庄,除了进入游戏的玩家外,还有一些长相奇怪的人。

    尤薇看了会,猜到他们应该就是NPC,这大屏幕上直播的是他们进入游戏世界后的画面。

    游戏任务是要揪出村庄里的杀人魔,还要逃过他暗中的追杀。

    唐言尔在游戏里表现非常好,和尤薇记忆中的他一样,还是那么聪明,游戏刚进行到一半,就分析出最有嫌疑的3个人,最后抽丝剥茧,准确锁定了杀人魔的身份。

    游戏里的时间过了3天,现场只过去了2个小时,一些无关紧要的情节被系统自动分析跳过,只将最精彩、有用的画面呈现在观众眼前。

    原本时限“5天”的游戏,在唐言尔的精彩分析下,提前结束,他们被游戏舱唤醒,冲着镜头向粉丝打招呼。

    “小唐好棒啊,”尤薇听见坐在身后的几个女孩正在讨论刚才的游戏,“不知道我的薇薇怎么样了,好想再看她回来和小唐他们一起玩游戏啊,最近都没有她的消息,是生是死,我也想有个答案啊。”

    尽管她说得不明确,但尤薇还是一下听出他们话中的“薇薇”是指自己。

    “我呸你,什么是生是死,薇薇肯定没事的。”

    “对对对,”女孩连忙敲了自己脑袋几下,“怎么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不要自欺欺人了,另外3个玩家都不行了,”另外一个女孩打断了他们的谈话,“如果还活着,应该早就公开消息了,指不定已经……”

    她的话道出其他人心里不敢面对的答案,嘈杂欢呼之中,他们的沉默让尤薇百感交集。

    原来不止小队的队友们担心她,连这群粉丝也在关注她的死活。

    不过尤薇还是压了压帽子,没有去和他们搭话,她还有很多事需要弄清楚、细细思考,会不会继续和肖焕他们一起玩游戏,目前她还没有决定。

    凌巡察觉到她心不在焉,习以为常将手搭上她的手背:“怎么了?如果不舒服的话我们马上回去。”

    久违的亲密让尤薇很惊讶,她睁大眼睛望着他,凌巡瞬间察觉到自己的失态,马上红着脸将手收起来,沉默地看向前方的大屏幕。

    “走吧,小唐叫我们去庆祝了。”

    肖焕的话及时打破两人之间的微妙,凌巡速度飞快地起身往外走,那背影带着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游戏结束了,人潮拥挤地朝着出口的方向离开。

    没走两步,凌巡又停下来,忽得回过身将她的手一下拽住:“人很多,别走丢了。”

    “我没事。”这些天的接触,让尤薇意识到他好像不太想和自己有接触,下意识想将手抽出。

    没想到凌巡将她的手牵得更紧了,借力一带,将她拉到他胸前,用手臂挡住那些拥挤的身影。

    离开直播大厅,尤薇终于能呼吸到新鲜空气,抓住她手掌的力量也立刻消失,就好像一秒也不愿多接触。

    等到同样全副武装的唐言尔出来,他们说笑着商量起去哪里庆祝。

    林蔻蔻看出两人之间的不对劲,干脆拉着尤薇走在前面,由得肖焕去和凌巡谈话。

    “还没走出牛角尖呢?”肖焕故意放慢速度,两人在人群后方吊着尾巴说小话。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看你是什么都不知道,”说完,肖焕故意在他后背找了找,一脸疑惑地问,“你的壳呢?”

    “什么壳?”凌巡不解地皱起眉头。

    “龟壳啊,你要不是忍者神龟,能忍这么久?我服了你。”

    凌巡完全不想接肖焕的话,沉着脸直到唐言尔带着他们去了D市一家味道很不错的海鲜烧烤店。

    坐下没一会,他就要了两箱啤酒,哐哐哐给上桌的人摆上。

    肖焕要照顾怀孕的林蔻蔻不能喝酒,尤薇身体还不太适应,唐言尔也放了她一马,至于凌巡和许佳唯、左易涵一个都没跑掉,一群人说说笑笑,吃烧烤喝酒,一直玩到夜里快十一点才散场。

    “薇薇、凌巡坐我的车,小唐你负责把佳唯和左哥送回去。”

    “知道啦,放心吧。”唐言尔挥了挥手,隔着车窗,尤薇看见两人眨了下眼睛,坏坏地笑了。

    凌巡今天喝了不少,到最后已经扶着脑袋一言不发,肖焕和唐言尔还闹腾着让他不要养鱼。

    坐在车里,尤薇和凌巡并排在后座,两人一直没有说话,只有林蔻蔻和肖焕偶尔聊两句,气氛压抑又沉闷。

    看向扶着头靠在车窗上的凌巡,尤薇挪了挪,凑到他身边问:“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开窗?想不想吐?”

    凌巡没有说话,只是摇头,闭着眼睛难受地皱着眉。

    回到凌巡的家门口,这对尤薇来说是个陌生又熟悉的地方。

    这和她记忆中凌巡的家不同,是个完全陌生的高级别墅住宅区,但她却又对这里的路线非常清楚,好像骨子里对于这个地方再熟悉不过。

    肖焕让林蔻蔻在车里等她,自己扶着凌巡陪尤薇回了凌巡家。

    好不容易把他扶到床上,肖焕抹了把汗,冲尤薇勾勾手示意她出去。

    将房门关上,尤薇看着一脸神秘的肖焕,总觉得他怪怪的。

    “趁着那家伙不省人事,我有话必须和你谈谈。”肖焕示意她去客厅,尤薇点点头,顺便去厨房拿了两罐汽水给他,就好像自己是这里的女主人,对房子里的布置一清二楚。

    接过汽水,肖焕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

    “我……”尤薇脸一红,心中涌起复杂的感觉。

    在游戏里她和凌巡该发生的都发生了,甚至是有结婚证的合法夫妻。

    没想到从游戏里离开之后,原来那些难忘又刻骨的经历只是他们的一场“梦”,“梦”醒了,那些感情和经历该继续当真吗?尤薇心里没有底,或许该说,她不知道凌巡到底在想什么。

    “你还喜欢凌巡吗?”肖焕喝了口汽水,表情严肃地问。

    尤薇没有否定,肯定地点了点脑袋。

    “你认为,如果你的记忆彻底恢复,你还会坚持喜欢他吗?”

    她没有马上回答,沉默片刻后问道:“如果我原本的记忆恢复,那我在游戏里经历的事会忘记吗?”

    “不会忘记,”肖焕无奈地摇着头,“职业游戏玩家可没那么简单。这可不是玩电子游戏,每一次,我们都是身临其境,哪怕明知道这都是虚假的,但是却会因为电极片带来最真实的感官,以及——感情。”

    尤薇大概猜到肖焕要说什么,没有打断他的话。

    “我们每一次进游戏,都会有很多可怕又真实的体验,如果承受能力太弱,很可能会在离开游戏后分不清现实和虚假,导致精神崩溃,”肖焕悠闲地坐在沙发上,在说这些看似残忍的话时,麻木到没有一丝起伏,“所以,公司让人发明了可以暂时清除、重组甚至改变性格的游戏方式,这是第一次使用就出了事,不过,还好你最终还是回来了。”

    “既然记忆不会消失,为什么凌巡他……”

    “你知道你们认识多久了吗?”

    “六年,组队五年。”

    “嗯,他其实喜欢你五年了,但都是默默喜欢,”肖焕的话就像突然抛出一枚炸-弹,惊得尤薇完全忘了反应,“这五年来,他都没有向你表露过一丝一毫,就是怕让你知道他的感情后,万一告白失败,连朋友都没得做。他把你看得太重要,所以不敢去冒险。”

    尤薇的记忆已经恢复了一些,她大概记得以前发生的事,但对于凌巡喜欢她这件事,尤薇是一点都没发现!

    他们本来就是队友,在游戏里互相照顾是常事,她从来没有多想过。

    即使听肖焕说得这么确之凿凿,尤薇还是不敢相信:“你该不会是弄错了吧?”

    “没有,我结婚那年你还记得吧,他喝的很醉,我送他回家的时候,他不小心告诉了我。直到那时候我才知道,这家伙居然把感情藏得这么深。”

    肖焕虽然有八卦体质,但尤薇和凌巡都是他队里的人,感情的事,他一个外人不好意思参合,没想到这一等,又是两年过去了,直到尤薇出事。

    哪怕是冒着危险,凌巡也毫不犹豫坚持要求进入游戏,带她回来。

    谁也没有想到,他们会在游戏里发展成这样的关系。

    “对了,你知道他当时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进游戏吗?”肖焕一副神秘的表情,立刻勾起尤薇的好奇。

    她飞快摇了摇头:“我不太记得了。”

    “因为他生气了,你和霍冷杉聊了一个下午,却没有和他说话。”

    听了肖焕告知的理由,尤薇真是哭笑不得,凌巡竟然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没有进入游戏。

    “薇薇,我想说的话都说完了,你可以好好想想,”肖焕昂头喝完最后一口汽水,向她道了晚安准备离开,身影又突然定住,转过头冲她一脸坏笑,“对了,凌巡喝醉酒后,你问他什么问题他都会说实话。”

    分享了这个信息后,肖焕一脸开心地走了,屋子里安静下来,只剩下尤薇剧烈的心跳声。

    她鬼使神差走到凌巡的房门前,打开门,喝醉的凌巡侧躺在床上,难受地皱着眉头,那模样惹得她一阵心疼。

    去拿了浸湿温水的湿毛巾,尤薇坐在床边轻轻地帮着他擦脸:“你喜欢我吗?”

    等了很久,凌巡没有说话,只是皱着眉头发出不舒服的呢喃。

    尤薇以为自己等不到答案了,正打算放弃,就听见他闷闷地问:“你是谁?”

    她失笑着摇了摇头,干脆坐在地板上,将脸凑得离他更近了些:“你爱尤薇吗?”

    “嗯,”凌巡艰难地点了点头,“很爱。”

    果然像肖焕说的那样,这家伙一喝醉问什么都回答,还一脸乖巧。

    尤薇坏笑着埋头在他的唇上吻了吻,手指轻轻搓着他的脸颊:“我这算不算是欺负你啊?”

    这一次,凌巡没有回答,紧皱的眉头松开,宛如一个乖巧的孩子。

    早上醒来时,凌巡的头还有些痛,怀里像抱着一个暖炉,让他不自觉想贴近。

    半梦半醒间,女人的梦呓声传来,惊得他瞬间醒了酒。

    手臂里圈着熟睡的尤薇,他们躺在一张床上,她的脑袋还乖巧地埋在他的心口。

    昨晚发生了什么,凌巡已经完全不记得了,想叫她起身又怕吓着她,自己僵着手臂没敢乱动。

    “早安。”尤薇睁开眼睛,冲着他甜甜的笑了一下。

    “昨晚发生什么事了?”凌巡这才敢收回手。

    “渣男,你想睡了不认账吗?!”脸上的笑容瞬间变成怒容,尤薇气冲冲的样子,惊得凌巡半晌没说话。

    “我们……”

    “哈哈哈哈哈,我开玩笑的。”见把他吓得像只受惊的兔子,尤薇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起身去了浴室洗漱。

    她若无其事的样子,让凌巡的心情更加复杂,他觉得今天的尤薇好像和前两天不同了。

    洗了澡,换好衣服,尤薇靠在门边笑道:“今天肖焕要进游戏,不去看看吗?”

    “我洗个澡。”

    等到凌巡准备好,他们开车赶到一个比昨天场地更大的直播现场。

    凌巡和尤薇的票都是VIP座,有单独的通道,不需要从拥挤的普通通道进入。

    其他人早就已经到了,林蔻蔻宛如肖焕的小粉丝,还拿着印了他Q版头像的扇子。

    坐定后,尤薇拿出手机噼里啪啦地摁着,凌巡疑惑地问:“你和谁联系?”

    “我已经想起来很多事了,和朋友联系一下不关你的事吧?”带着一丝丝冷漠的语气,让凌巡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从游戏出来后,尤薇对他的态度一直很好,今天突然这么冷淡,让凌巡的心脏像被刺了一下,隐隐难受起来。

    游戏马上要开始了,肖焕正在镜头前准备,笑容亲和力爆棚,惹得全场一阵尖叫。

    “肖焕!!!我可以!”尖叫声之中,夹杂着一些奇怪的吼声。

    林蔻蔻一听,冷着眼瞥着那边咬牙切齿,小声地反驳:“哼,他是我老公,你可以个屁。”

    游戏很快就开始了。

    这次的游戏是逃出满是变异生物的森林,一共有20个玩家进入游戏,全都没有武器,只能靠游戏里的场景就地取材。

    肖焕刚进游戏就先找到了一间屋子,取了厨房里有用的刀具,还自制了一把长矛。

    整个游戏惊险万分,很快就有五个玩家“死亡”陆续从游戏舱清醒,坚持到最后的是肖焕和另外一男一女两个玩家。

    林蔻蔻全程都紧张地握着手背,情绪投入,肖焕的表现也很精彩,要知道旧的游戏系统没有加点和属性一说,靠的都是玩家自己的智商和体能、反应。

    整场比赛看下来,肖焕反应迅速,身手灵活,引发全场好几次尖叫和欢呼。

    游戏的最后,肖焕和另外一个女玩家都逃出了森林,游戏结束,屏幕上的画面回到了他们的游戏舱。

    女玩家冲大家招了招手,镜头转向肖焕,他一下从游戏舱爬出,直接抢下了话筒:“各位,今天的游戏精彩吗?”

    “精彩!!”在场的尖叫声之中,属女孩子的声音最大。

    “你们看得兴奋吗?”

    “兴奋!!!”

    肖焕看向镜头,神秘一笑:“我还有一件更兴奋的事要宣布——薇薇回来了!”

    在场的人显然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怔愣地看着镜头之中的肖焕,直到聚光灯打下,将尤薇笼罩在光芒之下。

    她淡定地站起身,揭下头上的鸭舌帽,冲着身后的观众挥了挥手。

    “真的是薇薇,她没事,她回来了!”

    全场安静了几秒,顿时爆发出更加激动的尖叫,在场外拍摄的记者争先恐后地冲上来,很快,尤薇就被几个话筒和摄像机对准。

    “请问,尤小姐,你是怎么从游戏里出来的?”

    “因为有人奋不顾身进入游戏里救我,我才能安然回来。”

    “你还会继续当职业玩家吗?还是说之前的事留下了心理阴影,会选择退出?”

    “我今天正是想宣布这件事,我回来了,我会继续进入游戏,给大家带来更精彩的表现!”

    话音刚落,一旁的凌巡迅速起身,大有制止的意图。

    但尤薇已经放话,他只是默默握紧她的手臂,满眼担忧地望着她的背影。

    “对了,我还有一件事要宣布。”

    尤薇转过身,看向眼前的凌巡,抬手扣住他的脖子,毫不犹豫昂头吻了上去。

    这个画面被转到大屏幕上,现场又一次失控,甚至有粉丝激动地快要流泪。

    “我就说过他们是CP,果然是,我果然没有站错CP,嘤嘤嘤。”

    “好棒,我的愿望成真了。”

    凌巡没想到尤薇会突然吻自己,当着镜头,他没有拒绝,压下声音问:“为什么?你想清楚了吗?”

    “我的记忆已经都恢复了,我想得很清楚,”尤薇脸上的笑容没了,表情严肃地看向他,“凌巡,我只问一次,你和不和我结婚?如果你拒绝,从今天起,我们永远不是朋友也不是队友,从今往后只是陌路人。”

    “好刺激的逼婚。”现场的观众都捏了一把汗,紧张地等着凌巡的答案。

    他绷紧的脸庞倏然扬起笑意,抬手将尤薇抱入怀中,即使什么都没说,但他的答案已经非常明了了。

    “你没有机会后悔了。”埋在她的耳旁,凌巡的声音坚定不移。

    “我才不会后悔!”尤薇笑着埋在他的胸口,现场又一次爆发出尖叫声。

    刺激的逼婚……咳咳求婚之后,凌巡带着尤薇和林蔻蔻他们去了玩家休息室。

    “我就说这个计划可行。”一看见尤薇,肖焕开心地和她击了个掌。

    原本在休息室等人的霍冷杉跑过来,一脸失望加绝望地看着他们:“喂,当初说好的呢?进游戏救尤薇我也有份啊,难道你们骗我?”

    “好了好了,”肖焕抬手揽上霍冷杉的肩膀,“之前答应安排你们队和我们队相亲,但是现在看起来,我们队的单身妹子就剩一个人了,这好像……有点不好办啊,不如我帮你去安排安排其他队?比如孟青他们队就有五个单身妹子啊。”

    “那薇薇……”霍冷杉一脸委屈,使劲啃了一口手里的苹果,“你们这群骗子。”

    之前尤薇出事,肖焕担心凌巡一个人进去不好办,正好霍冷杉一直对尤薇有想法,便答应救了尤薇出来,就安排他们相亲、联络感情,顺便再给霍冷杉他们小队的单身汉办个联谊会。

    谁知道还没等到相亲的消息,霍冷杉刚才就在大屏幕上看见了尤薇对凌巡的求婚,这才意识到自己被坑了。

    “乖,我没骗你,保证给你安排好联谊会,OK?”肖焕像在哄小孩子,语气温柔,轻轻拍着霍冷杉的肩膀。

    “对了,联谊会把林萌萌加上啊,”霍冷杉瞥着一旁的唐言尔怪笑,“她说她一定要参加,特别喜欢小唐呢。”

    唐言尔额头上滴下冷汗,转身和左易涵勾肩搭背往外走:“左哥,上次你说哪家新开的饭馆特别好吃来着?”

    “薇薇的事你给我搅黄了,林萌萌这事你可得安排上啊,不然……不然我怕她看上我,太可怕了。”霍冷杉又看了一眼尤薇的方向,拍了拍心口转身就走,不留给肖焕拒绝的机会。

    “准备什么时候举行婚礼啊?”林蔻蔻看向尤薇和凌巡,之前心里悬着的大石终于落下。

    自从知道凌巡一直喜欢尤薇,她就期待着他们能在一起,老天总算待他不薄,凌巡如果没有进入游戏去救尤薇,也不会得到她的心。

    冥冥之中,所有的事都像有命运的安排。

    “5月20日!”不等凌巡回答,尤薇笑着看向身旁的男人,“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日子,你还记得吗?”

    “当然记得,”凌巡抬起手,轻轻抚着她的发丝,“我们第一次见面5月20日,第一次组队,6月21日。”

    系统可以暂时清除人的记忆,但尤薇还是依稀记得一些重要的数字和细节。

    凌巡一直担心的问题,已经被尤薇的坚定击碎。

    望着眼前冲她微笑的女人,他只希望可以永远永远这样拥有她的笑容。

    ——

    清晨。

    一大早,尤薇就被床头的电话吵醒。

    她闭着眼睛摸了很久,才抓住叫个不停的电话贴到耳边:“喂?”

    “凌巡,公司出了一个新的游戏企划,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听听?”

    凌巡?

    尤薇眯着眼睛看了看手机,这才意识到自己错拿了凌巡的手机,还帮他接通了。

    “抱歉,我接错电话了,我马上让他听电话。”不好意思地解释后,她正要叫醒睡在身边的凌巡,一只手臂探了过来,将电话开成了免提。

    “说吧,我和薇薇都在听。”

    他的声音带着惺忪的睡意,电话里的人一下顿住,不好意思地清了下嗓子:“是这样的,我们打算推出情侣档组合,想请你和薇薇以情侣组合的方式进入游戏,不知道你们有兴趣吗?”

    “听起来好像很好玩。”尤薇眼睛发亮,彻底恢复记忆的她,对游戏没有丝毫恐惧,反而有着说不出的兴奋感。

    “有兴趣?”

    尤薇安静地点点头,目光里充满期待。

    一手抱着她,一手拿过电话,凌巡冲电话里说道:“我们参加。”

    (全文完)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