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来自冰上的小王子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86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王子厉经过一番检查,医生发现他小腿上被冰刀割出的伤口不算严重,严重的是他脚踝韧带拉伤和跟腱损伤。

    明天就是比赛了,王子厉活动了一下脚踝,忍着痛说:“没事的,我可以上。”

    卿玫毫不客气道:“上什么上!”

    医生正用意大利语跟随队的翻译说明王子厉的病情,翻译将这番话翻译成汉语告诉卿玫和杜松。

    “还好他年轻,恢复能力强,卧床休息一段时间,用外敷和内服的药,就会好了。”

    王子厉开口直接跟医生说了什么。

    医生摇头。

    王子厉皱了皱眉,又说了几句。

    医生这才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

    杜松:“你们在说什么?”

    王子厉抬头笑道:“我跟医生说,我这场比赛很重要,能不能止疼后继续上场,这场后就算长时间休息也无妨。”

    卿玫露出不赞同的神色。

    杜松开口问:“医生怎么说?”

    王子厉:“医生说,如果是必须如此,那也可以,但要我做好准备,因为伤势随时恶化。”

    他洒脱地笑了笑,“我觉得我倒是可以试试,放心,我也会在场上保护好自己的。”

    卿玫:“放心个鬼,你根本就不知道一个健康的身体对运动员有多重要。”

    “你不就是想要三金嘛,等你伤好了,还有很多个三金等着你拿,你何必就急在这一时!”

    卿玫简直费尽口舌,劝王子厉打消这个主意。

    她是真的在担心王子厉的身体,也在为王子厉的未来打算。

    王子厉攥着拳头,视线落在杜松身上。

    杜松一直没有开口。

    许久,王子厉徐徐开口:“对不起,教练,这次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这块锦标赛金牌,我必须要拿到。”

    卿玫快要被王子厉的固执气死了,她知道他是个骄傲的少年,可从来没想过他会这么想要荣誉,即便损伤身体,也要获得荣誉。

    “你……”卿玫忍不住耐着性子道:“我是过来人,一个运动员的身体到底有多重要,没有人比我更清楚,我当年如果不是因为练习太猛,伤病太多,怎么会这么早退役?我要是稍微放缓一下进度,你今天说不定还能看到我上赛场,无论是世界纪录还是国家荣誉,甚至花滑史,都可能会被我改写。”

    “虽然这样说有些大言不惭,但我已经在场下练习时,达成零失误的四周跳了,就只差在一个关键大型比赛上露脸。”

    “冬奥会那次,我若可以滑下去,金牌是我的,纪录是我的,我也会成为女单有史以来的第一人,但是,这一切都破灭了,你知道我后来又多悔恨吗?可是,即便我再后悔,再恨自己,身体遭受的损伤也无法逆转,时间也不可能重来。”

    她恨不得掏心掏肺:“王子厉,你要考虑清楚,我就是一个前车之鉴!”

    王子厉深深看了她一眼,眼神中有很复杂的东西,可他什么也没说出口。

    他只是说:“我很抱歉,但我真的想上赛场,之后的结果,我一人承担。”

    卿玫退后了一步,她侧过头,似乎不想再看到他。

    她低声道:“先让我冷静冷静,总教练,你先和他说吧,我出去一下。”

    她一扭头出去了。

    杜松也让翻译等人出去了。

    一时间,这里就只剩下王子厉、杜松和那个听不懂汉语的外国医生了。

    杜松低声道:“你的选择让她伤心,也让她担心。”

    王子厉猛地一震,脸色苍白:“我知道……她该对我失望了,她一直都在避免我走上她的老路,偏偏我就是一头倔驴。”

    杜松侧了侧头:“你想消除网上的舆论,也因为上面加在你身上的重担。”

    王子厉已经获得了大奖赛金牌,四大洲锦标赛的金牌,就差这一枚世界锦标赛的金牌,他就可以得到三金,十九岁的三金得主,这是怎么样的至高荣誉啊,只要王子厉得了这最后一块金牌,无论是他的声望,还是国家队的声望,甚至是卿玫和杜松的声望都会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可所有人的期待竟然都只压在了一个只有十九岁的少年身上。

    杜松叹了口气,“还有一种可能……世界花滑名人堂,对吗?”

    “你想要将卿玫送进这个花滑领域的荣誉领域,让之前对她不利的舆论通通逆转是吗?”

    王子厉目光灼灼,坦然道:“是!”

    世界花样滑冰名人堂,这是花样滑冰领域最高的荣誉,能进入这里的人是要对花滑领域有突出贡献的运动员、教练既其他人士,至少要退役五年以上,才有入选资格。

    卿玫已经退役三年了,王子厉宁可带伤上场,也想要趁着这次的机会为卿玫刷一刷履历和荣誉,好让她冲进名人堂……这种情感以及执行力已经让杜松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王子厉仰起头,眉眼在阳光显得咄咄逼人,他笑了一下,“总教练,你难道不觉得那是卿玫她应得的荣誉吗?”

    “在她被全网指责的时候,我没有办法站出来替她抗下,现在我终于有能力了,我非得要将她送进那个名人堂,让骂她、看不起她的人通通把脸给打肿!”

    “那是我的教练,她理应得到世界最高的荣誉。”王子厉眉毛一扬,“就算是这个荣誉,我还嫌来得太晚。”

    杜松:“可你总该为自己考虑考虑吧?”

    王子厉笑了:“我还年轻,还有机会,可卿玫却已经承受误解太多了。”

    “你……还是太年轻了啊。”杜松最后只得这样感叹一句。

    王子厉:“因为我年轻,所以才能赢了您啊。”

    心思被戳破,即便是杜松也没了好脸色。

    王子厉垂下眼,看了一眼自己的脚:“放心吧,我是天才。”

    杜松简直被气笑了:“你是天才,难道就不受伤,不痛苦了吗?”

    王子厉抿唇笑了一下,“实话说,因为知道自己拼命挣回来的荣誉会让卿玫她所处的舆论环境更好一些,我非但不痛苦,还觉得满快乐的。”

    杜松:“……我看你的脑子是彻底坏掉了!”

    王子厉又笑了。

    毕竟是运动员本人强烈要求上场,而且,他如果真的能拿下这块世界锦标赛金牌,对国内的花滑和冬季运动项目的发展都有好处,卿玫和杜松不能拒绝。

    ……

    第二天,王子厉被一阵敲门上惊醒,同房间的原元挣扎着去开门。

    王子厉因为脚疼了一晚上,到凌晨的时候才睡着,现在在抓紧时间补觉。

    “咦?教练,你怎么过来了?”

    王子厉猛地睁开眼,甚至忍不住支起自己上半身。

    卿玫的声音传来——

    “你们醒了吗?”

    原元不好意思道:“还没呢,王子也在睡。”

    王子厉立刻出声:“我醒了!”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