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来自冰上的小王子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87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王子厉捏着被角,不安又焦躁地探身望向门口。

    教练一定很生气吧?她会不会板着脸?

    他心中装满了吊桶,那些吊桶在空井中荡漾,在他心中不安。

    他原本以为教练不会再想看见他了,却没想到她还是来了。

    王子厉身体难受,心里也难受,忍不住吸了吸鼻子,他因为晚上没睡好,眼睛还有些发红,可见到卿玫的那一瞬,他还是扬起一抹笑容。

    卿玫停住了脚步,望着他。

    他嘴角的笑容僵硬一瞬。

    卿玫无奈:“来吃饭吧,我把食物带上来了,吃完后,医生会过来为你重新检查,然后,你就去比赛吧。”

    原元瞪圆了眼睛:“哎?”

    王子厉垂下头。

    卿玫将手里的东西塞给原元,伸手按住王子厉柔软的头发。

    “教练……”

    “王子厉,你很厉害。”

    她微笑:“你的有些选择……至少我是没有那个勇气做出来。”

    “正因为我做不出来,所以,我很佩服你这样的人。”

    为了荣誉而战。

    个人选择不同,也不能简单说王子厉的选择是对是错。

    她低下头,手臂环住王子厉的肩膀。

    王子厉的神情更加不敢置信了,他不信她这么快就原谅他。

    卿玫侧头,唇贴上他的脸颊。

    “我的小王子,谢谢你。”

    王子厉瞳孔一颤,神情惊慌。

    她知道了!她全都知道了!

    卿玫松开他,笑眯眯说:“快起来吃饭吧,场上的风险我没有办法预测,场下……我会尽力守护你。”

    啊!

    王子厉的整颗心都泡进了温泉里,软绵绵,湿哒哒,黏糊糊,热腾腾。

    这样的幸福让他几乎忘记了身体上的痛楚。

    然而,场上的痛苦却一而再,再而三提醒他,他做出这样的选择,究竟冒了多么大的风险。

    好疼!

    每次跳跃脚踝就会承受倍于自己体重的重量,每一次跳跃都是对他伤处的一次挑战。

    怎么会这么疼啊!

    王子厉觉得自己就像是童话故事里的小美人鱼,为了拥有人类的双腿,与巫婆做了交换,然而,每一步都像是走在刀锋上,走在玻璃渣上。

    可是,为了能得到与王子共舞的机会,小美人鱼都能忍受这样的痛苦,为什么他不能?

    王子厉紧紧抿唇,脸与唇没有一丝血色,却仍旧展露诱人美丽的笑容。

    他的动作优美,他的跳跃完美,他的旋转无懈可击,可隐藏在这些惊人的美丽之下的是他的痛苦。

    为了国家的荣誉,为了爱人的荣誉,为了他自己的荣誉,他只能赌上一切拼了。

    好疼!

    身体越疼,他却笑得越发灿烂。

    苍白的脸,勾人的神情,灵活柔软的身躯……他就像是中世纪古堡中的吸血鬼,明明苍白却依旧让人移不开眼睛。

    他提刀而起,腰部泛起一阵疼。

    可以忍受。

    王子厉提刀贝尔曼姿态,飞快旋转,他忍不住想起以前赛场上的卿玫。

    她也这么疼吗?

    因为她疼过,所以,她不希望他也这样。

    她心里果然很爱他。

    王子厉忍不住幸福笑容,连动作也带了丝深情与缠绵之意。

    他倒退着巡滑冰场,再次旋身而起。

    然后,他重重落冰。

    勾手四周跳。

    啊,他能听到他的脚踝在哀嚎,可那也是他胜利的战歌。

    他举起双手,用力伸展,再俯下身子,一手背后,一手压在心口,朝众人行礼,结束表演。

    那一瞬间,全场掌声轰鸣,所有人都起立为他鼓掌。

    王子厉扬眉一笑,神情骄傲。

    看,他做到了,这不是很容易吗?

    头顶的灯光更亮了,冰场上的反光也更加刺眼了。

    无数朵玫瑰渐渐在他眼中虚化成红色的小点,然后翻绞起来。

    他随着这股翻绞,慢慢下沉。

    王子厉晕过去之前的最后一个印象便是全场惊叫。

    他忍不住,倒下来。

    花滑是一件快乐的事,为什么会这么疼?

    ……

    王子厉成了英雄。

    短节目第一,自由滑第一,全clear,零失误,再次破了自己在四大洲锦标赛上的记录。

    他带伤上场,他是国家英雄。

    他,十九岁的三金获得者,加冕称王的天才少年!

    在王子厉拿到世锦赛金牌的那一刻,世界花滑史必将有他的名字。

    不过,他最后因为伤病加重,不能行动,还是卿玫推着轮椅,带他去拿金牌的。

    他坐在轮椅上,朝世界展颜一笑。

    新的传奇就此开始。

    ……

    “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杜松不可置信地瞪着卿玫。

    卿玫露出无奈的笑容,手往下按了按:“你冷静一些好吗?”

    “冷静?你叫我怎么冷静?”

    杜松冷笑一声:“哦,我队内王牌运动员和王牌教练要手拉手浪迹天涯了,你还要我冷静?卿玫,如果你是总教练,你怎么办?”

    卿玫:“呃……”

    我会削那两个家伙一顿。

    卿玫无奈:“你也知道,王子厉伤势恢复需要一年的时间,他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出去走一走,他是这么重要的运动员,我怎么可能放他一个人离开?”

    杜松抱着胳膊,冷漠无情:“借口。”

    卿玫笑了笑:“你就当借口吧,你随便听听,我也准备要出发了。”

    杜松皱紧眉头,眉宇间的“川”字几乎能夹死苍蝇。

    “到底怎么回事儿?”

    杜松:“我听说王子厉的伤恢复的不错,他现在还没法上冰场是因为他的心理问题。”

    “他这样骄傲的一个人,也会出心理问题?”

    卿玫叹了口气,缓缓道:“再优秀的人也有可能出现心理问题,这是现代社会常见的病症,你要抛掉你的老思想。”

    杜松皱着眉想了一会儿:“你没去带他看看心理医生?”

    卿玫:“医生说,王子厉的病症主要是他自己的问题,冰场恐惧……需要他自己慢慢克服。”

    杜松抹了一把脸,掏出一根烟叼在嘴里,没有再多说什么。

    过了会儿,他才点头:“行吧,反正明年就是冬奥会,我给你们一年的时间,也就只有一年。”

    “那原元那里怎么办?”

    在程诺退役,王子厉因为伤病缺席国内外商演和各种比赛的时候,原元成了队内男单的一号人物,成绩也在稳步提升。

    卿玫:“我已经安排好了接手的人,这一年的计划与任务也做了安排,每天我都会跟原元通话,他也会将每天的练习视频发给我。”

    杜松一愣。

    她原本以为她跟着王子厉,就会撂了原元这一摊子,没想到她把一切都想到了。

    也是,一直以来,她都是细心负责的人。

    杜松苦笑:“你的安排是好,可是这样麻烦的就是你了。”

    卿玫顿了顿,微微一笑:“我是他们的教练,在以前,他们可要叫我一声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自然都要考虑到,这是我的责任,也不会觉得辛苦。”

    杜松狠狠瞪她一眼:“你瞎说什么!什么终身为父!你跟王子厉的关系,你觉得适合用这个词?”

    啊哈,一不小心忘记了。

    卿玫不好意思笑了笑,挠了挠鬓角。

    杜松:“王子厉那边……”

    卿玫:“他想走走看看也可以,我也会看着他,让他慢慢克服障碍。而且,全国各地的冰场我几乎都有熟人,即便到了别的地方,我也能有办法让他不拉下训练。”

    杜松:“……你真是想的周到。”

    “既然你都考虑的这么周到了,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他直直地盯着卿玫:“我只想告诉你,你不是一个人,你是我们队伍中的一员,王子厉也是,有需要直接告诉我,我都会安排妥当的。”

    卿玫莞尔一笑,“好。”

    杜松此时才注意到卿玫变得不一样了,她留长了头发,染回黑色,也变得更加漂亮了。

    可是,这朵玫瑰终归是要跟别人离开的。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