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来自冰上的小王子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88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一年后,冬奥会。

    原元忍不住在原地跳跃几下,追问杜松:“总教练,总教练,为什么王子厉和卿玫教练还没有来啊,他们还要比赛吗?”

    杜松直视前方,“会来的。”

    原元:“啊,那为什么还不来啊。”

    杜松:“王子厉交了报名表,他们会来的。”

    原元忍不住道:“总教练,你该不会也心里没底吧?”

    杜松恶狠狠瞪了他一眼:“你又皮痒了是不是?”

    “呃……”原元笑嘻嘻挠了挠头发,可他也没有以前那么怕总教练了,因为他发现了总教练的一个秘密。

    杜松总教练其实很外冷内热的。

    杜松:“一整天嬉皮笑脸的,别忘了动作。”

    原元赶紧摇手:“不会的,嘻嘻,我的新曲目和编舞都是教练帮我设计的,我都已经练好了。”

    原元忍不住笑弯了眼睛:“我不会让卿玫教练的心血白费。”

    “唉——”杜松看着傻乎乎的原元,不知怎么叹了口气。

    “叹气太多可是会容易白头的!”

    是谁这么大胆,竟然敢这么说他!

    杜松气势汹汹地一转头,正看到笑盈盈望着他的卿玫。

    她穿着一件白色羽绒服,带着红色围巾,一头黑色长发随意垂在身后,整个人仿佛刚出大学的学生——鲜嫩,明亮,楚楚动人。

    杜松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卿……卿玫?”

    卿玫笑容加大,眼神温和:“是我啊,难道认不出来了吗?”

    她摊开手,故意在杜松眼前转了一圈。

    太漂亮了。

    杜松忍不住虚握着拳头放在嘴边不停咳嗽,“你……咳咳,怎么好像又变年轻了?”

    卿玫撩了撩刘海儿,忍不住露出笑容:“大概是因为……心态轻松,恋爱滋润……”

    杜松的脸一下子黑了。

    卿玫捂着嘴大笑起来,“老杜,你也找个喜欢的人吧!”

    杜松的脸色更不好了,他直接问:“王子厉呢?”

    卿玫指了指不远处的门,“他先进去了。”

    杜松的脸更黑了:“都不知道跟总教练打声招呼的吗?”

    卿玫故意岔开话题:“马上就要抽签了,你们还站在外面做什么?”

    杜松瞪了卿玫一眼,可卿玫就不带怕的。

    唉,他就知道他这个总教练在她眼里是一点威严也没有了。

    原元突然出声:“教练,欢迎回来!”

    卿玫转过身,对他微微一笑,“我回来了。”

    原元弯起眉眼,笑容格外开朗。

    他突然伸出手,准备趁王子厉不在,抱卿玫一下。

    “喂!你想做什么?”=初~雪~独~家~整~理=

    突然起来的声音把原元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一格一格地扭过头,盯着站在门口的王子厉。

    王子厉长高了一点,身材挺拔又柔韧,他穿着一件黑色羽绒服,带着蓝色的围巾,眉宇间尽是成熟后的俊美。

    “王……王……王……”原元一紧张竟然磕巴起来。

    王子厉勾了勾唇,“不用一见我就汪汪叫吧?”

    原元:“……”

    这么久没见,你这拉仇恨值的功夫还真是一点都没下降啊。

    原元干笑了一下,收回了手。

    王子厉这才转头看向杜松。

    阳光明亮,他的眼神更加明亮;时光沉静,他的神情更加沉静。

    “总教练,王子厉前来报到。”

    ……

    比赛前一天,王子厉在冰场上稍稍适应着滑了几圈。

    周围的人都在看他,似乎想要过来跟他搭话,却又不敢上前。

    嗯,王子的气势更强了呢。

    原元摸了摸下巴,冰刀一磕冰面,毫无顾忌地滑了过去。

    王子厉在听到声音接近的时候,就停下了跳跃动作,转过身,面朝他。

    原元的动作停了一下。

    这是当年受伤给王子厉带来的条件反射吧?

    原元为王子厉心疼,却笑嘻嘻说:“王子的状态依旧很好啊。”=初~雪~独~家~整~理=

    王子厉笑了笑。

    原元停在他身边,悄悄问:“你还准备了什么秘密武器吗?”

    王子厉弯了弯唇:“当然。”

    原元眨眨眼睛,一副“你就告诉我嘛”的样子。

    王子厉笑容神秘:“既然是秘密武器,当然是秘密。”

    “啊——”原元失望地拉长音调。

    过了会儿,他突然笑了起来:“见到王子你这样,我就放心了,你的身体应该完全好了。”

    王子厉微微一愣,忍不住笑道:“那是当然了,天才毕竟是天才嘛。”

    原元无奈:“又来了……”

    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笑了起来。

    王子厉撩了撩刘海儿,轻松道:“你放心好了,这段时间我走了许多路,也看到了很多,我想将我看到的都融入我的花滑中去。”

    原元更加好奇了。

    这时,左伊竟滑了过来。

    原元下意识地挡在王子厉面前,却被王子厉扒拉到一边。

    左伊看着王子厉,低声道:“对不起,这句话我一直想要当面说给你听,只是没有机会。”

    王子厉诧异:“这句道歉你不是已经托教练告诉我了吗?”

    左伊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可是,我还是觉得应该当面说。”

    王子厉顿了顿,低声说:“对不起。”

    左伊和原元同时愣住了。

    王子厉嫌弃道:“你们两个那是什么表情?”

    他转向左伊:“那件事不是一个人的问题,我背向冰场这个危险动作也有责任,而且,因为我后续一年的修养,你承受了不少舆论指责。”

    王子厉因为伤病退役一年后,所有人都在指责左伊,指责是他的失误导致天才缺席,甚至还有些网友阴谋论,说左伊是故意弄伤王子厉,这简直是笑话,即便左伊弄伤王子厉也不可能是冠军,他又何必故意搭上自己演这一出戏?

    左伊鼻子一酸,眼中水汪汪一片。

    那场意外后,所有人都在指责他,即便是他队内的人看他的眼神也透露着怀疑,没想到身为受害者的王子厉却能说出这样的话。

    左伊抬起手,用手背蹭了蹭眼睛,眼圈都红了。

    王子厉无奈:“你哭什么啊?我好像也没说什么吧?”

    左伊:“不……不……不是,我只是没想到你会关心我被舆论指责。”

    王子厉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微微皱眉,他撇开头道:“我当然会关心,因为我所爱之人就曾被舆论伤害过,所以,我会对这样的伤害感同身受。”

    “呜——”左伊再也忍受不住了,他一把搂住了王子厉,哭泣哽咽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们应该能成为好朋友的,我该早些来跟你道歉。”

    王子厉一脸嫌弃地按着他的脸:“免了,你离我远一点,鼻涕都要掉下来了。”

    还没等左伊说话,就听一声熟悉的“罗杂”,一个人抱住了王子厉和左伊两人。

    王子厉都快要翻白眼了,我跟你俩很熟吗?快放手啊,要喘不过气来了!

    伊万笑眯眯地跟王子厉打了个招呼。

    王子厉也用俄语跟他交谈:“看来你的手术很成功,伤势也恢复的不错。”

    伊万微笑:“我还有未完成的梦,自然不能这么轻易倒下,你这么关注我……是因为罗杂总是提起我吗?”

    王子厉皮笑肉不笑:“呵呵。”

    伊万哈哈大笑:“你真友好啊,没想到左伊跟你也是朋友。”

    王子厉:“……”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左伊用英语说:“是,王子是个好人。”

    王子厉:“……”

    伊万:“哈哈,我说的没错吧!”

    王子厉:“……”

    合着你们两个是故意来气我的,是吧?

    好不容易送走了这两人,王子厉一扭头,就见原元正笑眯眯看着自己。

    王子厉哆嗦一下:“你那是什么表情?”

    原元揉了揉脸颊:“王子你真的变了好多,变温柔了,也变成熟了。”

    王子厉没说话。

    原元却自言自语道:“谈恋爱真能改变一个人啊。”

    王子厉叹了口气:“但是,谈恋爱也让我越来越不满足现状。”

    原元一脑袋问号。

    王子厉伸出手:“你看看,我缺了什么?”

    原元看来看去也没发现他到底缺了什么。

    “我缺了一个卿玫的标志,不用太大,一枚戒指就够了。”

    原元懵了。

    这……这是结婚的意思吧?

    他磕磕绊绊道:“你才二十,你就想把自己束缚住了?”

    王子厉笑了:“既然已经认定她是我一生的归宿,岂不是越早束缚越好?”

    原元真是没有想到,骄傲的小王子真的爱上一个人会变成这副缠人模样,叫人怪羡慕的。

    唉。

    ……

    冬奥会花样滑冰男子单人滑短节目比赛。

    王子厉抽到第三个出场,而原元抽到的是第一个出场。

    原元简直欲哭无泪:“我就知道,老天从来就没站在我这边,每次重要比赛,我都抽在最前头,这是要做什么啊!”

    王子厉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怕,搞砸了我给你找回场子。”

    原元更想要哭了:“谢谢您嘞,你在第三个出场呢。”

    王子厉勾起嘴角:“第三个出场我也照样能破纪录。”

    原元瞪大眼睛:“你到底准备了什么啊?”

    王子厉笑而不语。

    原元打量王子厉更加结实的腿部肌肉,更加柔韧的腰部,他真是越发好奇了。

    如果要破纪录,王子厉不是在勾手四周跳的基础上精益求精,就是已经攻破了史上最难、从来没人成功过的阿克塞尔四周跳。

    如果是第一个可能性那还好,如果是第二个可能性……怕是整个花滑界的人都要为之疯狂吧!

    阿克塞尔四周跳被攻克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四周跳”的时代将要过去,“五周跳”的时代即将来临,可现在仍旧有运动员连更加高难度的四周跳都做不好呢!典型代表便是年纪渐大的何塞。

    原元嘴都要不好用了:“你你你该不会是……”

    王子厉微笑,“到时候你就等着看好了。”

    “原元!”卿玫喊了原元一声,朝冰场示意:“该你上场了。”

    原元望望卿玫,又望望王子厉。

    王子厉:“加油啦。”

    原元原本还激烈跳动的心脏骤然安稳下来。

    还紧张个屁啊!马上就要进入“五周跳”时代了,他只是稍稍跳个“四周跳”而已,有什么可紧张的……

    可能是因为王子厉给他的消息太过震惊,让他忘记了紧张,原元竟然在短节目比赛上超常发挥,全clear,四周跳和阿克塞尔三周跳也没有任何失误。

    他得到了他花滑生涯中的最高分,可他的心思完全没在自己的成绩上。

    原元捂着嘴,小声问卿玫:“教练啊,王子厉他真的能跳阿克塞尔四周跳了吗?”

    卿玫反问他:“你觉得呢?”

    “我觉得……”原元鼓了鼓脸颊,抬眼看向她,“我觉得卿玫教练加上王子厉就是传奇的名字。”

    传奇吗?

    卿玫笑靥如花:“好,那你就见证传奇的诞生吧。”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