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来自冰上的小王子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89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第二个出场的是何塞,虽然他年纪过大,可他没有放弃,依旧奋斗在冬奥会赛场上。

    卿玫想:这可能就是他最后一届冬奥会了吧?虽然他已经滑不动了,可是,这样的盛事谁都不想错过,有哪个运动员不想在冬奥会上一战封神呢?更何况如果想要入选名人堂,就必须要在冬奥会上有成绩。

    她望向挺拔如松柏、优雅如仙鹤的“最后的古典主义大师”何塞。

    他只差一块冬奥会奖牌为自己证明了。

    就是这个一直不跳四周跳,曾经方言说将三周跳做到极致也依旧能获得冠军的男人,居然跳了四周跳。

    他腿长手长,落地之后旋转离开,显得格外优雅闲适,可卿玫却能看到他身体的极致。

    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他不可能再挑战更高难度的了。

    即便是何塞也不想被发展的车轮甩下。然而,花滑这项体育运动是最吃青春饭的,当你选错努力的方向,你便可能一辈子也无法达到巅峰。

    就算是从不跳四周跳的他跳了四周跳又怎么样?在这届冬奥会上注定要沦为背景板,说不定还会被拉出来耻笑一番,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来了。

    卿玫双手搭在栏杆上,视线忍不住朝准备上场的王子厉望去。

    他穿着一身白色丝绸裁剪成的宽松上衣,立领,盘扣,小广袖,漂亮的如同从《诗经》《楚辞》中走来的如玉公子。

    他正看着冰场出神,似乎觉察到了她的目光,猛地转过头,对上她的视线,粲然一笑。

    她的心猛跳一下。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他是从诗歌水墨中走来的少年。

    离去时,是少年;归来,依旧是少年。

    卿玫正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却不防他一步步朝她走来,拉住她的手。

    卿玫眼皮一跳:“你又要做什么?”

    王子厉抿唇微笑:“你的眼睛让我过来,我就过来了。”

    卿玫:“胡说八道。”

    他可真是越来越会甜言蜜语了。

    真甜。

    王子厉笑了笑,视线再次投向冰场。

    卿玫摸了摸他的手腕,发现有些凉:“你怎么不把外套穿上?”

    王子厉:“我有些激动,一直忍不住出汗……”

    “紧张吗?”

    王子厉回过头,笑眯眯说:“与其说是紧张,不如说是兴奋。”

    他大笑:“我兴奋,我的时代就要来临了!”

    他眼中有星辰,有一片宇宙,而他是来自宇宙中心的骄傲小王子。

    卿玫低声:“嗯,我知道。”

    他直直盯着她,满满的喜欢与感激都快从眼中溢出来了。

    自己喜欢的人一直支持着自己,无论什么时候都没有放弃自己……在最阴暗的日子里,王子厉只觉得自己一直往深渊中滑,虽然是自己做出的选择,自己也能承担后果,可是,难免会消极,还好有她拉住了他。

    王子厉一直想要问她——

    卿玫,你到底还要多好,你到底还要我爱你有多深啊?

    她是他年少时的憧憬,失落时的支柱,是他成长路上一直为他指路的灯塔。

    可是,她这座灯塔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指引他靠岸。

    广播提示王子厉上场。

    王子厉正准备做出自己惯常的动作——嗅一嗅自己的手腕内侧。

    这时,一只柔软白皙的手搭在他的脉搏上。

    他的脉搏像是颤动的琴弦一下又一下弹着她的手指。

    王子厉看向卿玫。

    卿玫微微一笑,上前一步,抱住他。

    她的手按在他的后脑上,将他的脑袋按向自己的颈窝。

    王子厉懵了了一瞬,随着他的鼻尖触及她微凉的肌肤,他突然嗅到一股熟悉的香气。

    玫瑰……

    王子厉撩开眼皮,他的睫毛搔在她的脸侧。

    卿玫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你上场要嗅的是哪一朵玫瑰呀?”

    又撩我!

    王子厉简直被恶趣味的卿玫训得服服帖帖。

    他双臂揽住她的腰,从容提起,一个旋身,抱着她转了一圈。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当然是这一朵。”

    卿玫微笑着前倾想要吻他。

    王子厉却猛地伸手挡住了。

    卿玫瞪大眼睛。

    王子厉的眼睛却完成了月牙:“别着急,你值得最好的。”

    王子厉轻声道:“我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爱你,我要送你最好的。”

    还没等她多说什么,王子厉就已经告别她,滑上赛场。

    灯光洒在他的身上,白色的丝绸流光溢彩,不知道是光的作用,还是卿玫的心理作用,她似乎看到他背后生出一双白色的翅膀。

    王子厉站在冰场中央,所有人都在为他鼓掌。

    他是一入成人组就连得三金的天才,也是仅仅一个赛季就因病陨落的天才。

    他的经历让人赞叹,也让人揪心。

    在场所有人心中都有这样一个疑虑——这个一年多都没有参与过任何赛事的运动员,真的还处于竞技状态之中吗?

    然而,王子厉却用自己的表演告诉众人——他当然在,而且,他无可匹敌!

    随着他抬手响起的是一串中国古典乐器的声音——大阮。

    他所滑的曲目是《丝路驼铃》。

    他随着音乐在冰面上展现灵活优美的步伐,随着驼铃声,像是在黄沙中前进。

    驼铃一声一声,脚步一个个。

    突然,他猛地旋身而起,潇洒从容落地,慢慢倒退滑开。

    勾手四周跳!

    是啦!他便是那个在重大比赛中,勾手四周跳甚少失手的王子厉!

    卿玫在他第一跳的时候也憋着一股气,见他完美完成了这一跳,才又笑了起来。

    完成第一跳后,王子厉似乎也放松不少,动作更加舒展优美。

    他两腿穿插着,在冰面上自由滑行,轻灵又美丽,就像是黄沙上拂过的白纱。

    四周跳的分数提升之后,很多运动员不再追求花滑的艺术美,而是专注于跳出更难的四周跳,即便要牺牲一些艺术分,可王子厉的花滑还是美丽花滑,每一个动作都是艺术,他连指尖都像是在跳舞。

    太美妙了!

    在场的每个人都几乎发出这样的感慨。

    怎么会有这样一名天才的运动员啊,这一定是老天送来的礼物!

    直到王子厉滑出四周跳加三周跳加两周跳的连续跳跃,观众终于忍不住报以热烈的掌声。

    王子厉唇角微扬,滑入联合旋转。

    蹲踞式旋转过后,他熟练地提刀,弯腰,微微仰头。

    刀锋擦过从冰场上方投下来的光线,脉脉冷光映艳光,冰刀上似乎反射出一条短短的彩虹。

    “贝尔曼旋转!”

    还是男单成人组的贝尔曼旋转!

    又是一片快要将屋顶掀翻的掌声。

    冰刀放下后,王子厉又做了规定步伐,而后,突然停下,一只手放在耳旁,似乎在仔细听着什么。

    听什么?

    观众放低了声音,却听到广播中传来的近乎驼铃的声音。

    王子厉微微一笑,刀锋在冰面上轻轻一点,滑向了远方。

    丝路驼铃,跋山涉水,我也要来到你的面前,我也要摘取属于我的荣誉。

    最终,王子厉停了下来,手遮在眼睛上方,远眺。

    音乐停。

    掌声如潮水一般轰鸣作响,还记得他、期待他的观众努力将手里的玫瑰扔下看台。

    玫瑰花雨中,王子厉微微喘息,胸膛起伏,待他抬起头,脸上却尽是愉悦。

    他闭上眼,伸展双臂,享受冰场上带给他的一切——

    掌声、欢呼、鲜花与爱。

    很快他便睁开眼,在冰面上拾了一朵玫瑰就朝卿玫滑来。

    卿玫等他一下场就给了他一个拥抱。

    “感觉怎么样?”

    王子厉眯起眼睛,轻声感慨:“太棒了。”

    卿玫轻声道:“享受到花滑带给你的乐趣了吗?”

    王子厉浅浅一笑:“简直太有趣了,我要一直滑下去,还要跟你一起滑。”

    他握住她的手,笑容含糖。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