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来自冰上的小王子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90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卿玫控制不住自己蠢蠢欲动的手,扯了一下王子厉的脸颊。

    他似乎没料到卿玫会做出这样的动作,一下子瞪圆了眼睛。

    太甜了。

    好想亲他。

    卿玫眉眼弯弯,拉着他在等分位上坐下。

    王子厉腰杆笔直,双手放在膝盖上,不断拍来拍去。

    卿玫拿过队服为他披上。

    王子厉眼神一遛,偷望她,见她望回来,他又立刻正襟危坐,专注地看着电子显示屏。

    卿玫无奈笑了。

    很快,分下来了。

    王子厉的短节目破了冬奥会短节目纪录,也破了他在锦标赛上的纪录。

    “YES!”王子厉用力地一挥胳膊,再也控制不住,一手揽过卿玫,狠狠抱住她。

    卿玫笑容满满:“恭喜你。”

    王子厉低声道:“也恭喜你。”

    卿玫转过头,诧异地看向他。

    他也转过头,与她之间的距离只有不到一指。

    好想……好想吻上去。

    他的视线在她的唇上打转,舌尖儿舔了舔嘴角。

    “教练,我的荣誉也有你的一半。”

    卿玫抿了抿唇,“嗯。”

    他的眼神更深了。

    ……

    之后,又有几个运动员上场,却各有失误,连伊万都在第一个四周跳上落冰打滑了。

    卿玫盯着伊万,在心中叹息。

    时间是比任何伤病都要狠毒的伤,他一点点将天才消磨成凡人,一点点将英雄折磨成老人。

    最怕英雄迟暮,美人白发啊。

    伊万最后做了定格动作,却缓缓缩回手,对着冰面叹气。

    “啪啪啪。”

    孤零零的掌声传来。

    是谁?

    伊万抬头望去。

    卿玫朝他眨了眨眼睛,更用力地鼓掌,手掌都红了。

    伊万摸了摸头发,扬眉一笑,昨日少年成了如今青年,当年冰场上的王也要退位让贤了,可是,他的女神还依旧是他的神,是那个在他失误后,一个人蹲在角落里默默反省,却会递给他一杯热咖啡的人,也是在全场为他惋惜,却会依旧将掌声送上的人。

    只有她知道,他不需要别人的可惜目光,他要的只有掌声。

    伊万朝卿玫微微倾身。

    可惜,他冒着极大的风险动了手术,他所得到的仍旧与他付出的不成正比,可竞技体育就是这样,有风险,有奇遇,这才让这片赛场变得更加美妙。

    他抬起手,打了个响指。

    没什么大不了,从头再来好了,明年的冬奥会说不定他还能来参加。

    他不认老,不服输,他还能拼。

    就算是断了腿,他也要拼了命爬上这方冰场。

    因为,这里实在是太美了。

    伊万张开双臂,轻盈旋身,朝着出口滑去。

    卿玫站在出口处,还在为他鼓掌,她身边则站着长高了一些的王子厉,王子厉盯着伊万看了一会儿,也从兜里掏出手,为他鼓掌。

    伊万露出惊喜,他拥抱了一下卿玫后,对王子厉说:“我可真没想到你会为我鼓掌。”

    王子厉:“我是为场上的伊万鼓掌,又不是为场下的这个,不要太自作多情。”

    哈哈,这么不坦率的人还真是有意思。

    伊万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看了看怀里的卿玫,就像是故意逗王子厉似的,将卿玫抱得更紧了。

    王子厉的脸刷的一下全黑了。

    伊万笑得更大声了。

    即便卿玫听不懂两人的话,也知道伊万是在故意逗王子厉。

    她推开伊万,警告地看着他。

    伊万潇洒地耸耸肩,对她道了声谢,就朝等分位走去,路过王子厉身边时,他低声道:“我真羡慕你,你现在拥有我想要的一切。”

    青春,天赋,好的身体,以及那个他曾经喜欢现在也依旧默默喜欢的女人。

    王子厉眼神幽深,看着他,没有说话。

    伊万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走开了。

    他迎着刺眼的光线,笑得无比张扬。

    多好啊,以前有他,现在有王子厉,每一代都有每一代优秀的运动员,这条为花滑奋斗的路永远不孤单。

    伊万回头又看了一眼站在一起的卿玫和王子厉,无奈摇头。

    伊万的分数不高。

    后面开始滑的西尔维奥倒是没有出错,但是他的四周跳是后内点冰四周跳和后外点冰四周跳,难度当然不及王子厉所跳的难度高,所以,他的分数紧紧是咬在王子厉屁股后面。

    他一看到卿玫眼睛便是一亮,笑嘻嘻地就想要凑过来。

    意大利男人的嘴是嘴甜的,可卿玫现在觉得他的眼神也甜的过分,看着她的模样就像是在朝她抛洒巧克力。

    王子厉哼了一声,上前一步,挡住了西尔维奥的视线,毫不犹豫地将那些巧克力尽数拍了回去。

    西尔维奥一脸失落,即便他有一肚子的情话,但是语言不通实在是个大问题,他只得眼巴巴地瞅着卿玫。

    王子厉瞪了他一眼,转过身,按着卿玫的肩膀,让她也背对着西尔维奥。

    王子厉低声说:“教练你再给我打打气,毕竟,明天的比赛,我可准备了一个大杀器。”

    卿玫看向他:“我可用一年的时间给你打气了,这还不够?”

    王子厉低下头,用自己的额头抵住她的额头,像是撒娇一样轻声说:“不够,你的爱我永远要不够。”

    呃……

    太甜了,卿玫感觉自己牙都要疼了。

    她笑弯着眼睛说:“好吧,那再给你补补。”

    王子厉得意地看了远处的西尔维奥一眼。

    西尔维奥简直要忍不住嘤嘤嘤了。

    欺负人!

    这一天的短节目比赛结束,王子厉果然排在第一位,而紧咬在他后面的便是西尔维奥,第三则是原元。

    ……

    明天是自由滑比赛,卿玫又抓紧时间提醒两人动作要点。

    见原元闷闷不乐,卿玫还送了一束花给他,是一束向日葵。

    原元睁大了眼睛,紧紧盯着卿玫,他现在完全没有精力去理会王子厉了。

    一种温热舒适的感觉在他身体内蔓延开,像是大白兔奶糖在心口化开一样。

    原元按着自己的心口,扬起嘴角,期待地注视着卿玫。

    卿玫:“你滑的很好,多给自己一点自信,你会迷倒所有人的。”

    原元攥紧怀里的向日葵,他问她:“你为什么要送给我向日葵呢?”

    卿玫莞尔一笑:“因为你就像一株向日葵,生机勃勃,阳光灿烂,我期待在赛场上看到那样灿烂的你。”

    他掉进奶糖溶液中,一起化开了。

    原元认认真真道:“教练,你会看到的。”

    他低头看着怀里的向日葵,轻声道:“我能提一个请求吗?”

    卿玫等待他说出口。

    原元笑盈盈地注视着卿玫,说:“在我每获得一块金牌的时候,就送我一束向日葵好不好?”

    卿玫点头。

    原元朝卿玫鞠了一躬,便抱着向日葵欢喜地跑掉了。

    卿玫刚转过身,就正撞见从拐角走出来的王子厉。

    呃……

    明明她也没干什么,这股心虚感是怎么回事儿?都怪王子厉的眼神,那里面简直都是醋。

    卿玫无奈笑了笑,走了过来。

    王子厉双手插兜,下位微扬,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牛逼模样。

    卿玫也没跟他打招呼。

    他也忍着没说话。

    就在她快要跟他擦肩而过的时候,王子厉骤然回身,张开双臂,从身后抱住了她,就像是树袋熊似的搂着他,将她嵌在自己的怀里。

    卿玫:“喂喂喂,王子殿下,你在做什么呢?”

    王子厉侧头,湿热的吻落在她耳朵后,低声说:“我才不嫉妒。”

    你不嫉妒,那你现在在做什么?

    “我有这朵玫瑰就够了。”

    卿玫一勾他的下巴,奖励他一个吻。

    王子厉甜滋滋地舔了舔唇,“我也知道你看到原元的心理问题,想要让他更加自信一些,我也不怕他来与我争夺。”

    “良性竞争能让我更加优秀,毕竟,我是天才啊。”

    他眼睛里亮闪闪的,满是自信。

    骄傲的王子厉今天也很甜。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