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来自冰上的小王子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91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冬奥会,男子单人滑自由滑比赛现场。

    “原元的表演已经结束,我们看他取得的成绩……”

    卿玫拉了拉耳机线,抱了一下刚下场的原元,替他披上队服后,就带着他来到等分位就坐。

    事实证明,原元并不是实力不行,他只是不自信,甚至过于自卑紧张。

    不知道是不是昨日的向日葵激励有效果,原元的后内点冰四周跳接了两个阿克塞尔三周跳,跳的还十分完美,即便是拿着显微镜照,都找不到一点错处出来,他的得分也一举超过前面出场的西尔维奥和何塞,与伊万的分数接近,现在位居第二。

    原元看到分数后,扭过头,对卿玫下保证:“教练,等着看吧,下次,我一定能得金牌的。”

    卿玫点头:“好,我等着看。”

    原元这才露出轻松的笑容。

    原元后一位出场的便是王子厉。

    “下面出场的便是有着‘冰上小王子’之称的我国男子男人滑选手王子厉,他初入成人组就获得了国际滑联世界花样滑冰大奖赛金牌、四大洲花样滑冰锦标赛金牌和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金牌,可以说一举取得了大满贯。然而,因为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上的意外事故,他花费一年的时间养伤,如今,这届冬奥会是这位小王子伤愈后首次参与的重大赛事。”

    “在昨天的短节目比赛中,王子厉再次打破个人短节目纪录,以完美的勾手四周跳惊艳四座,那一刻玫瑰铺满赛场,小王子即将加冕称王。”

    “王子厉用他自己完美的表演告诉众人,他回来了!他带着完美的勾手四周跳技术回归!他的伤病已经完全康复,他是真正的冰上王子,冰上公子!”

    “现在镜头中出现的这位,便是我国男子单人滑选手王子厉和原元的教练卿玫,她有着‘冰上玫瑰’‘冰上女王’之称,她曾是我国女子单人滑选手第一人,也曾是世界女子单人滑选手第一人。她曾多次获得过大满贯,曾在第二十二届冬奥会上为我国带来一块女子单人滑银牌,也是少有的能跳四周跳的成年组女单选手。退役后,她转为教练,专门教导男单选手,她手下的男单选手都曾在国际赛事上取得好成绩。”

    卿玫听着耳机中传来的讲解声,匆匆赶到入口处,王子厉正一手玩着衣服上的绸带,一手握着栏杆,看着冰场,等着她。

    卿玫却在离他不远处停下脚步,默默打量着穿着金纱上衣的王子厉。

    那金纱材质十分特殊,又轻盈又飘逸,在后腰和手臂上还有多余的布料,每当他抬手滑行的时候,就像是随风化作金沙的美人。更妙的的是,他的腰间系着一条绿色的绸带,这一整条绸带从他的腰间蜿蜒曲折爬向他的手臂,穿过他的V领,探向他的后背,从两片蝴蝶骨中间穿过,于后腰处系成一个漂亮的团锦结。

    隔远处一看,他的金纱和绿色绸带交织成趣,像是黄沙中蜿蜒曲折的一条绿洲,这还正符合他将要滑的自由滑曲目。

    卿玫忍不住想起这一年中两人的旅途,原本两人漫无目的旅行,只是找风景秀丽的地方逛逛。后来,王子厉的脚伤修养好,两人不知怎么竟沿着丝绸之路一路旅行,从西安到兰州、西宁,再到张掖、酒泉,穿过嘉峪关,来到敦煌,看过千年遗留下来的河西走廊,也看过古时河西道阻塞会改走的青海道。

    那里的黄沙戈壁、遗留的传说与历史,给王子厉和她都带来了不小的震撼,两人忍不住编舞,将这里的故事都融进花滑里。

    花滑不仅仅是体育项目,它也是一门艺术,可以用一段表演讲述一个故事。

    故事的讲述者即将上场。

    卿玫忍不住迈出一步。

    王子厉立刻回头,朝她走了过来。

    他扬起双臂,漂亮的金纱像是掉落的星尘,又像是被风吹起的黄沙。

    卿玫忍不住上前几步,手指覆在他的肌肤上。

    即便这里温度够低,他的肌肤依旧温热。

    卿玫这才放下心。

    王子厉却将自己的脑袋抵在她的脖颈侧,温柔地嗅了嗅。

    她的体温和玫瑰的香气整个包围了他。

    他刚刚有些紧张的心立刻沉稳下来。

    他低声道:“好了,我的卿玫充电完毕。”

    卿玫掐了他腰一下。

    王子厉“嘶”了一声,却不舍得松开手。

    他眨了眨眼睛,水汪汪的眼睛盯着卿玫,撒娇道:“姐姐,好疼啊……”

    真是败给他了。

    卿玫只得又揉了揉刚刚掐过的地方。

    王子厉翘起嘴角。

    卿玫语重心长道:“好好表现,不要辜负你的努力。”

    王子厉:“嗯。我不会辜负自己,也不会辜负你。”

    他握着她的胳膊,慢慢后撤一步。

    他笑着说:“你相信吗?我有一种预感,这一滑之后,你我都要出名啦!”

    “那就借你吉言了。”

    王子厉浅浅一笑,脸上带着少年人的青涩与成年人的英俊。

    他缓缓松开手,一步步走向冰场。

    ……

    他深吸一口气,握着栏杆拍了拍,而后,一蹬冰面,朝着冰场中心滑去。

    他张开双臂,在灯光下,在冰面上滑行,金纱在他周身翻滚,如同一场黄金般的美梦,而他就是用黄金打造成的小王子,是所有观众的美梦。

    王子厉摆出开场造型,等待音乐响起。

    音乐声渐渐清晰,有琵琶声,有鼓声,似乎从遥远的黄沙戈壁走来一长串骆驼队,驼铃悠悠……

    王子厉像是开花一般,慢慢扬手,随着音乐而动。

    歌曲《丝绸之路》。

    他手臂一扬,金纱飞舞,就像是大漠狂沙与他一同共舞。

    突然,他旋身而起,在空中旋转,金纱随着他的动作翻绞,那是一场从历史深处、从沙漠深处袭来的风暴——

    他整整旋转了四周半!

    全场观众都要疯了!

    “等等!我没看错吧?”

    “那是四周半跳吧?”

    “对,是阿克塞尔四周跳!”

    观众席上议论纷纷。

    卿玫戴上耳机,耳机中的讲解员也亢奋道:“是阿克塞尔四周跳!这是从未有人在正式比赛场合成功过的阿克塞尔四周跳!王子厉他打破了历史,他创造了奇迹!”

    “诸位不了解花滑的观众可能不明白我为什么这么兴奋,因为这是阿克塞尔四周跳!它虽然被叫作四周跳,但实际上它要旋转四周半,被誉为最难的四周跳,而且,因为要旋转四周半圈,有人完成了阿克塞尔四周跳就意味着完成五周跳也不是没有可能。”

    “诸位观众,这一刻我们见证了历史!”

    在座的观众从未想过真的会有人在冬奥会的赛场上跳出阿克塞尔四周跳,不免被惊住了,迟了好久,他们才回过神来,为王子厉奋力鼓掌,朝他送上最热烈的掌声。

    而此时,他早已经滑出,他在冰面轻盈漫步,金纱滚动,绿色丝绸在其中若隐若现,就像是沙漠中的海市蜃楼。

    他从冰上滑来,却仿佛从那条丝绸之路上走来。

    他猛地一扬手,抬起一条腿,身体和浮腿都与冰面冰面平行,他以上仰燕式环场。

    太美了。

    很快他又是惊天一跳,漂亮的勾手四周跳,落冰之后,他很快就接上了阿克塞尔三周跳,又接了一个两周跳,而后才打开双臂,以折腰鲍步滑过主席台前。

    “……踏过万里的足迹,让我再遇见你,任千年风沙漫袭……”

    万水千山,他亦行来,从此霞光万道,举世无双。

    他以大一步进入旋转,蹲踞式旋转时,他的衣摆随着他飞快旋转的动作而鼓动,就像是一阵来自千年的金色长风。

    “……穿越隔世的梦境,爱如丝绸般飘逸,轻拂晨曦泪滴……”

    他的手从金纱中穿出,提住银色冰刀,包裹在金纱锦缎里的腰肢微微凹陷,长腿随着他提刀动作,轻易上举。

    他微微仰头,喘息着,笑着,望向头上的冰刀,如同望着黄沙中的明月。

    “当时月,照进今夜,唤醒我,无尽的思念,多遥远,已不再遥远……”

    “……让我和你,继续那前缘。”

    请让我和你继续前缘吧!

    他飞快旋转,如梦如幻,就像是穿梭千年带到众人眼前的一场盛世大梦。

    他飞快的旋转,旋转……

    金色的旋风席卷整个冰场!

    终于,他停住脚步,猛地一蹬冰面,手臂划出一道弧线,从空中伸向前方,就像是邀请谁,又像是传递什么。

    音乐戛然而止,旋风却依旧在席卷。

    热烈的掌声猛地掀翻整座场馆,几乎所有人都为他起立鼓掌。

    今日,他们所有人就在此刻见证了传奇的诞生。

    完美的阿克塞尔四周跳,完美的花滑表演,他用自己娴熟的动作为众人拉开了一副千年画卷。

    太美了。

    太美妙了!

    除了为他鼓掌,除了为他欢呼,似乎大家都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能更好的表达内心的亢奋与激动。

    卿玫的心脏跳动的厉害,眼角还有些湿。

    她看着那个站在冰场上,接受所有人掌声与赞美的王子厉,默默将耳机戴上。

    “……千年前,丝绸之路是传奇,如今,王子厉更是以自己的传奇表演重新展现这个传奇,今夜,传奇是他,请让我们一同起立鼓掌,见证传奇诞生……”

    卿玫按着眼角,忍不住微笑。

    明明是王子厉的胜利,她却有一种自己站在冰场上,获得了所有人的称赞的错觉。

    她无奈摇头,却正看到王子厉朝她望来。

    他们两人隔着半个冰场相望,卿玫竟能看得懂他的眼神——

    请让我把我的荣光与你一同分享。

    这是我的荣誉,更是你卿玫迟到的荣誉。

    “王子!王子!王子!”

    场上所有人都在欢呼他的名字,玫瑰花尽情的抛洒,从四面八方覆盖上这一方冰场,就像是编织成了一方红毯,迎接他们的小王子最终加冕称王。

    少年终将成王!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