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来自冰上的小王子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92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王子厉自由滑分数下来,全场观众再次沸腾了。

    “王子!王子!王子!”

    他的自由滑分数也打破了纪录,毫无疑问王子厉将会是这一届冬奥会花样滑冰金牌获得者。

    短节目、自由滑都打破历史纪录,从此,他就是纪录,他就是高峰,所有人都要仰头看他朝着他的高度努力。

    王子厉跳起身,双手环住卿玫的腰身,双臂一用力,将卿玫整个举了起来。

    卿玫忙环住他的脖颈,“快放我下来,这像什么样子!”

    王子厉的脸贴着她的胸口,笑着仰头看她:“不怕了,我什么都不怕了,我只想告诉全世界,你是我最爱的人。”

    炙热的言语几乎烫化了她的心。

    卿玫眼角下撇,温柔地凝视着他,两根手指戳在他的眉心。

    他的眼球随着她的动作滑动,变成了斗鸡眼。

    他“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头发上还带着未消的汗水,他眼睛里藏着星光,软软甜甜地冲她撒娇:“姐姐,我好想立刻跟你在一起,一时也等不了了。”

    “我现在不就跟你在一起?”

    “那不一样!”他脱口而出。

    王子厉不好意思笑了一下,又骄傲地扬起下巴,他说:“姐姐这么好,我想要全世界都知道我跟你在一起了。”

    她的一颗心简直要被他的甜言蜜语泡化了。

    “好,那你准备怎么做呢?”卿玫按着他的肩膀示意他放自己下来。

    王子厉恋恋不舍地将卿玫放了下来,小声道:“这是秘密,到时候姐姐就知道了。”

    卿玫看他,他却偷笑着歪了一下头。

    这小子,为什么越长大就越甜了呢?

    卿玫作势敲了一下他的脑袋。

    他笑容加大,露出白花花的牙齿。

    ……

    比赛一结束,王子厉就被采访的记者团团围住了,原元跟他摆了摆手,就猫着腰,偷偷遛了。

    王子厉:“……”

    还有没有同伴爱了啊!

    他的眼神又到处乱飘,正望见捂着嘴笑的卿玫。

    卿玫笑着笑着,突然觉察到一处热烈的目光。

    她抬起头,朝正等着她的王子厉耸耸肩,摇摇头,示意自己毫无办法。

    姐姐啊……

    王子厉捂着额头,撩了一下刘海儿,嘴角忍不住上扬,眼睛里是肆意蹦跳的小星星。

    他举着记者递给他的话筒,笑眯眯道:“啊,我今天特别开心,不过,我明天会更加开心,明天将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天。”

    记者:“是因为明天是颁奖礼?”

    王子厉笑眯眯:“不止。”

    记者:“难道是表演滑?”

    王子厉朝着摄像机wink一下,笑着说:“大家敬请期待。”

    ——这就让人更加好奇了啊!

    ——王子殿下,你就别卖关子了啊!

    ——那个,难道你们没有觉察到王子厉跟卿玫之间……呃,希望不是我多想了。

    ——卧槽,你吓死我了。

    ——哇,那可真就是神仙爱情了!

    ——冰上女王跟冰上王子?

    ——哈哈,这不是差辈了嘛!

    ——我们的小王子已经用这一场证明了自己,他已经从王子加冕称王了!

    ——啊啊啊,到底会发生什么啊,明天明天快点来吧!

    王子厉暗示性的话又上了一次热搜。

    所有人也都默默期待着,包括卿玫自己。

    卿玫摸了摸自己的脚踝,忍不住笑弯眼睛。

    如果真像她预料的那样,那就让她也给他一个惊喜吧。

    ……

    颁奖礼当天。

    王子厉一下子跳上领奖台,倒是把旁边的原元吓了一跳,原元立刻伸手去扶他。

    可他摇摇晃晃,愣是用前脚掌抓住了地面,站稳了。

    他朝原元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原元无奈:“王子啊,你让我少操心一些吧,你看教练又在瞪你了。”

    王子厉挠了挠鬓角,不太敢去看卿玫的表情。

    他承认自己是有些兴奋,可是,那道了冬奥会金牌,又想到接下来他将要做的事情,他怎么能不兴奋啊?

    站在铜牌领奖台上的西尔维奥转过头,对王子厉说了一句什么。

    王子厉对着西尔维奥微微一笑,然后,一扭头,朝着卿玫的方向飞了个飞吻。

    原元一下子瞪圆了眼睛,又偷偷去瞧西尔维奥。

    糟糕,西尔维奥的脸色都有些僵硬了。

    王子啊,你也太拉仇恨值了。

    不过,谁跟卿玫教练交往都会忍不住秀一下吧?

    今天卿玫穿着一件红裙,乌黑长发也被一根玫瑰发带束成高马尾,既飒爽又美艳。

    无论过了多久,她都是冰上永远的玫瑰。

    在颁奖礼进行的时候,观众席上还有人朝卿玫的方向大喊。

    卿玫微微抬头,下巴扬起,右手细长的食指竖在红唇前,轻轻一瞥,再也无人敢出声。

    女王积威犹在,风韵无双。

    她可是统治了一代男单女单选手心的女王。

    卿玫双手搭在栏杆上,欣慰地望着王子厉,就像是看着自己亲手施肥修剪的小树终于长成笔直的参天大树。

    王子厉举着金牌,朝卿玫的方向晃了晃。

    卿玫微笑点头。

    升国旗后,王子厉猛地从领奖台上跳了下来,灵活地躲避要拦住他打招呼的众人,一路小跑,跑到卿玫的面前。

    卿玫看着他。

    他用双手将自己刚刚戴到脖子上还没有捂热乎的金牌摘下来,戴到了卿玫的脖子上。

    卿玫低头,握住那枚她想了整个职业生涯的冬奥会金牌。

    很快,她的手又被一双更大的手握住了。

    卿玫抬起头的刹那,王子厉迅速低头,在她的眼角吻了一下。

    “我说过,我的荣光都与你分享,我的金牌有你的一半。”

    他注视着她,声音更低更柔:“所以啊,不要露出这副表情了,我的心曾为你碎过一次,你一哭,我又要碎了。”

    卿玫吸了吸鼻子,忍不住笑着拍了他一下:“什么啊,我什么时候哭了?那是你看错了。”

    王子厉歪歪头,仔细打量她,清澈的眼睛里只倒映着她一个人。

    “嗯,我的确看错了,姐姐不是在哭,姐姐是在用眼睛告诉我,你好爱好爱我。”

    卿玫彻底忍不住了。

    她抬起手抱住他的脑袋,狠狠揉了揉。

    啊,年下的男朋友怎么这么甜啊!简直像是她的大宝贝。

    王子厉顶着被揉乱的鸡窝头,笑嘻嘻地弯腰,在她的手背上留下一吻。

    “一会儿,给你惊喜。”

    卿玫笑了:“惊喜让我满意的话,我也给你一个惊喜。”

    王子厉眼睛一瞪。

    卿玫推开他:“好了,快去准备表演滑吧!”

    王子厉一步三回头地离开,眼睛恨不得要长在她的身上。

    ……

    表演滑开始,两束追光打在王子厉和冰场中央的玫瑰上。

    王子厉滑进冰场,观众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

    他穿着一件宝蓝色的灯笼袖复古衬衫,上面似乎缀着水晶,在追光灯下星光闪闪,他转过身,白皙的脖颈上系着一条深蓝色的丝带,还在颈部侧面打上蝴蝶结,这种打扮既像是贵族王子,又像是送给谁的礼物。

    熟悉的音乐响起——《哈巴奈拉舞曲》。

    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放弃的配乐。

    他朝卿玫眨眨眼睛,开始滑行。

    漂亮的勾手四周跳。

    阿克塞尔三周跳。

    他用刀齿步,在冰面上一溜小跑,又突然矮下身,以hydroblading深刃的姿势在冰面上滑过一道优美的弧线。

    他用三根手指扶着冰面,在经过玫瑰的瞬间,突然低头,像是要亲吻冰面和玫瑰,然而,等他再抬头,他的嘴中正叼着一株红艳艳的玫瑰。

    观众席一片掌声。

    他叼着玫瑰,目露深情,进入旋转。

    蹲踞式旋转,甜甜圈旋转,以及最后提刀在上的贝尔曼旋转。

    他咬着玫瑰,望着冰刀,眨了眨眼睛,那双缀满星辰的眼眸更柔更亮了。

    他飞快旋转,连玫瑰都快只剩下红色的影子。

    突然,他停下来,滑向卿玫。

    卿玫一愣,笑着迎了上去。

    他突然在半路跪了下来,就这样随着惯性,滑跪到她的面前。

    她心疼地看了一眼他的膝盖。

    他从兜里掏出一枚闪闪的戒指。

    那是用铂金和红宝石组合成的一朵玫瑰花戒指。

    他叼着玫瑰花,举着玫瑰花戒指,半跪在地上,期待地望向她。

    这个场合半跪在冰面上,奉上戒指,他的心意已经很明显了。

    观众席上彻底炸开了。

    然而,两个人像是把周围的骚动全都隔绝了,只望着对方。

    卿玫望着他手里的戒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王子厉心里一慌,咬着玫瑰含糊道:“姐姐……求你了,嫁给我吧。”

    卿玫看向他的眼睛,里面满满的哀求与深情。

    先爱上的是输家,她没有回应的时候,他很痛苦吧?

    抱歉啊,让你痛苦这么久。

    卿玫低下头,扶住王子厉的脸,吻了一下他的额头:“谢谢你。”

    谢谢你喜欢我这么久,谢谢你让我一直被深爱着。

    王子厉脉脉看着她,眼中的深情像是黏糊糊的蜜糖。

    卿玫接过他手中的戒指,戴到手指上,又拿过他手中的玫瑰。

    王子厉一下子跳起来。

    他双手环住卿玫的腰,将她举起来,这么带着她在冰上旋转。

    “太好了!太棒了!”他激动地脑海中只剩下这两句话。

    卿玫微笑着看向他,低声道:“王子,能邀请你一同共舞吗?”

    王子厉视线往下,凝在了她的冰鞋上。

    他可以期待吗?可以吗?

    他的声音都在发颤:“姐姐……”

    卿玫莞尔一笑:“《哈巴奈拉舞曲》……也算是有始有终。”

    王子厉的心思被揭穿,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他将她放在冰面上,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卿玫一撩头发,将手中的玫瑰咬在嘴里。

    红裙,红唇,红玫瑰。

    一如当年,女王归来!

    “啊!”观众席爆发出一阵尖叫。

    真的要哭了,要哭了啊!这是王子厉四年前就期望看到的冬奥会上的姐姐,可是,这一幕足足晚了四年。

    只要她在这里,就足够了。

    他握着卿玫的手,两束追光灯渐渐合为一束。

    小王子与玫瑰的双人滑表演这才刚刚开始……

    从此你我合为一体。

    我的玫瑰,我的爱。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