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来自冰上的小王子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93章 番外·童话爱情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年三十晚上,卿玫倒在自己床上,不停地翻来覆去。

    她手里的手机不断发出“叮叮叮”的声响,消息已经要挤爆手机了。

    她侧着身子,看了一眼手机,王子厉正不停地发送可爱表情包。

    卿玫忍不住弯弯嘴角,按动手机。

    ——做什么

    ——姐姐,晚上来我家好不好

    ——大年三十去别人家就算是拜访也没有这个时候的。

    王子厉发了个“对手指”的表情包。

    ——姐姐,是我错了,那……姐姐你等等。

    嗯嗯嗯

    他要做什么

    卿玫一下子坐起身。

    她扒拉了一下头发,跑到窗台边,去看看王子厉是不是又偷偷跳过阳台,来到她这边。

    然而,她却眼睁睁地看着王子厉一溜小跑,跑出自己家院子,站在她们家的别墅院前。

    卿玫瞪大了眼睛。

    等,等一下!

    王子厉仰起头,朝她笑了笑。

    “嘭——”

    有人放起烟花,灿烂斑斓的色彩映在他的脸上,连他的头发也仿佛染上了多情的颜色。

    卿玫这才注意到,他居然只穿着一件白色毛衣就跑了出来。

    她伸手点了点他,示意他等一下自己,随即转身跑下楼。

    等她跑到一楼的时候,门已经被妈妈打开。

    王子厉俏生生地立在门口,眼睛明亮,唇红齿白,他朝卿玫的妈妈鞠了一躬,笑着说:“阿姨好,我是卿玫的男朋友,王子厉。”

    卿玫原本想要冲上去的脚步立刻迟疑了。

    卿玫的妈妈却笑了:“王子厉,我知道你,你滑的很漂亮,你比卿玫要有天赋多。”

    明明是温柔的声音,却像是夹裹着寒风无情地朝卿玫袭来。

    卿玫搭在扶手上的手指瑟缩一下。

    王子厉轻轻皱眉。

    卿玫的妈妈却招呼道:“快进来吧,卿玫的父亲不在,他在国外,不回来过年了。”

    王子厉的目光穿过卿玫妈妈的身侧,直直地看向立在楼梯旁的卿玫。

    卿玫转过身,重新往楼梯上走去。

    王子厉顿时失落,如果他长着狗耳和狗尾巴的话,此时一定是可怜兮兮垂着的。

    可这些卿玫都没有看到。

    人总有一些无法让人提及的死穴,对于卿玫来说,她母亲对她的态度就是她永远的心结。

    卿玫在自己房间坐了一会儿,窗外响起烟花和鞭炮的声响,屋子里却显得安安静静。

    她默默地看着自己投在地板上的影子,视线一转,落到梳妆台上的一枚戒指上。

    她捏着戒指,仔细盯着戒指上幻化出美丽光泽的玫瑰。

    最终,她深吸一口气,将这枚戒指戴上。

    “王子厉,如果真的爱我的话,就请在现在给予我勇气吧。”

    她与母亲的矛盾总是要解决的。

    卿玫从楼梯上走下,走到一半,就听到从客厅的防线传来母亲的笑声。

    “是吗卿玫还对你说过这样的话”

    卿玫的脚步一下子停住了,她整个人贴在墙壁上,安静地听着客厅方向传来的声音。

    母亲笑着说:“不过,你也不用太在意她的话,她只是一个失败者,你看她把自己的花滑事业都搞得这么乱七八糟,又怎么能教好你呢”

    卿玫抓紧自己的胳膊,脸色一片苍白。

    “虽然您是我女朋友的母亲,但是,您再这么说下去,我恐怕真的要出言不逊了。”王子厉的声音冷厉又傲慢。

    “说句不怕您生气的话,关于花滑这一块您又懂什么啊您的成绩比我好,还是比卿玫好了您的眼界也就到这里,顶峰的风景您从未看过,又怎么能随意评论我们这些看过顶峰风景的人呢”

    王子厉加重了语气:“您也更没有资格肆意贬低卿玫及她的努力。”

    卿玫拽着自己的领口,突然觉得自己有些难以呼吸,她脸颊气温不断升高,眼睛更是湿湿的。

    她低声道:“什么啊,这不是要让我更加喜欢你吗”

    她压低脚步声,从墙壁后探出头,正望见母亲的背影,正对着出口的王子厉一下子注意到了她。

    他愣了一下,立刻站起来朝卿玫的母亲鞠了一躬:“十分抱歉。”

    卿玫本以为他是要缓和他和她母亲的关系,谁知道,他下一秒直接道:“这声道歉是出于尊重,给我女朋友的母亲,并不是给一个早已退役的三流花滑运动员。”

    “还有,即便您因为我今天说的这番话,不同意我和卿玫的婚事,我也一定要将卿玫娶回家。”

    说罢,他就扬着下巴,雄赳赳气昂昂地来到卿玫面前。

    卿玫愣愣地看着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王子厉半拖半搂着出了家门。

    卿玫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说道:“我一直都想跟你说,你错了,我远比你想的要优秀。”

    卿玫望向自己母亲的最后一眼,只见她一人孤零零地坐在落地窗前,背后是烟花绽开的黑夜。

    ……

    “砰!”

    关门声惊醒了卿玫,她看向王子厉,一言不发。

    王子厉立刻松开手,双手举高老老实实认错,“对不起,姐姐,都是我的错。”

    他睁着漂亮的桃花眼,紧紧凝视着卿玫。

    他说:“可是,我不能看着她就这么污蔑你,即便是你的母亲,我的未来岳母也不行。”

    他执起卿玫的双手,笑地露出八颗牙:“你可是我的花滑女神,我心中永不落幕的神话,你是我永远前行的方向!”

    他拉着她一步步倒退,直到将她拉到两家中间的路灯下。

    就在她从黑暗迈进光明的那一瞬,卿玫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她猛地扑进了王子厉的怀里,双臂紧紧缠着他的脖颈。

    冰冷的泪水砸到他的血管上,王子厉感觉自己的血管一寸寸结冰。

    他的手不停地抚摸着卿玫的后脑勺,哑声安慰:“不哭,姐姐,咱们不哭了啊……”

    卿玫哭泣道:“她错了!她对我的所有评价都是错的!我没有她以为的那么不堪,我远比她所知的更加伟大!”

    王子厉抱紧她,闷声说:“是,她是错的。”

    所以,请甩掉以前的黑暗,拥抱眼前的光明吧,我会尽我所能为你发光发热的。

    哭了一阵,终于抒发了多年愁闷的卿玫这才发现一件大事。

    “我们难道就这么在路边站一整夜”

    王子厉看了看自己家的别墅:“要不……去我家”

    卿玫无语地拧他:“我还想给你父母留个好印象呢,你让我这么披头散发、满脸泪痕的在大年三十夜去拜访”

    王子厉歪歪头:“有什么区别吗”

    他修长的双手捧起她的脸颊,微微一笑:“在我眼里,卿玫一直都是美丽的,随时随地都能让我迷恋,沦陷。”

    他的声音越来越轻,最终吻上她微凉的唇。

    鞭炮声越来越大,炸开在天上的烟花也越来越多。

    在大年三十的夜晚,在烟花盛放的夜空下,两人交换着呼吸与热气,彼此舔舐,互相温暖。

    卿玫的手机亮了一下,是她母亲发来的一条短信。

    ——对不起,我想我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我也从未真正了解过你的成就,我只是单方面的苛责你做到那些我在梦里都做不到的事情。王子厉是个好孩子,他今天能为了你顶撞我,明天也一定能好好保护你不再受流言蜚语的骚扰。如果选择跟他在一起,我会祝福你的。等你们婚后,我会跟你父亲一起出国。你已经足够好,并不需要我的管教,我也要走出多年的阴影,去真正享受自己没有花滑的生活了。

    她的母亲自从退役后就一直活在自己的花滑世界中,通过掌控她的人生,在她的身上视线自己的梦,现在总算是清醒过来了。

    “怎么了吗”王子厉哑声问她。

    她莞尔一笑,捏着他的下巴凑了上来:“没事,我们继续吧。”

    他温暖湿润的唇柔软、q弹。

    卿玫想,相濡以沫,可真是个好词。

    然而,王子厉的动作却僵住了,像是块木头似的任由她亲吻。

    她不解地看着他,却见他死死盯着她背后的方向。

    她背后……

    “咳,咳咳。”

    陌生的咳嗽声吓了卿玫一跳。

    王子厉赶紧上前一步,将卿玫揽到自己背后,他红着脸,恼羞成怒道:“妈,你在这里做什么啊!”

    卿玫偷偷探出头,就见王子厉的妈妈正站在门口,温柔含笑看着两人。

    “妈妈只是想要看看我们的小王子为什么大年三十夜晚跑出去,还这么就不回家,原来……”

    她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还朝卿玫眨了眨眼睛。

    卿玫尴尬地脸都要烧起来了。

    王子厉:“您就别管我们了!”

    “哦,”王子厉妈妈笑得更加慈祥温柔了,“为什么不进来呢外面多冷啊。”

    “而且,妈妈真的很好奇,你们打算什么时候举行婚礼啊”

    她柔声道:“王子啊,漂亮的女孩子要早点娶回家里啊。”

    王子厉一扭头,眼睛湿漉漉地盯着卿玫,一脸渴求。

    卿玫:“……”

    啊啊啊,她就知道,可是,王子厉明明比她小了那么多,为什么这么着急结婚啊。

    难道她还能跑了不成吗

    王子厉的妈妈立刻让卿玫解开了疑惑。

    “我家王子厉的日记本里夹着一张二十年规划,我打扫卫生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

    她满含期待地看着卿玫:“他在很多年前,就规划着娶你了。”

    “卿玫,你可是他一直期待的公主。”

    童话故事里,既然有了王子,又怎么会没有公主王子厉爱着这位骄傲的公主太久太久,久到公主成了女王,可即便是这样,他人生中的公主位置,无论是以前,现在,还是在未来,一直都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