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男主就是反派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1章 被男主削死的女主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逃。

    快逃。

    这是陶靖衣脑海中唯一的念头。

    漆黑的天幕挂着零星的星子,夜风拂过枯叶,发出飒飒的声响。她深一脚浅一脚地踩着地上的枯枝,用尽全身的力气地奔逃着。

    有脚步声从身后传来,一步,两步,三步……

    每一步都像是踏在了陶靖衣的心尖上,听着这脚步声,她的背脊生出一股寒意,浑身沁出一层冷汗。她不敢回头,更不敢停下。

    没有月光的夜晚,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清。

    她跌了一跤,手里的灯笼滚落在一旁,灯噗地一声熄灭了。脚踝处传来剧烈的疼痛,一个糟糕的念头从心头腾起——

    她似乎扭伤脚了。

    陶靖衣抬手抹去额上的冷汗,撑着手肘从地上坐起来,剧烈的疼痛令她浑身汗如雨下,她紧紧咬住嘴唇,才没有让那呼痛声从口中溢出。

    脚步声越来越接近了。

    踏过枯枝和落叶,渐渐朝她逼近。

    陶靖衣拖着沉重的身体,惊恐地睁大了眼睛,慢慢地往后退着。微弱的星光下,一道颀长的轮廓逐渐显现在她的眼前。

    陶靖衣睫毛剧烈的颤抖着,手一阵胡乱地摸索,摸到了一块石头,紧紧握在掌中。

    随着那人走得越来越近,他的模样也越来越清晰。

    不是凶神恶煞,也没有青面獠牙,反之,他生得很英俊。

    多情的眉,温柔的眸,一身儒雅的白衫勾勒出颀长的身形,他就像是一块精雕细琢出来的玉,唇畔勾起的笑意,很难不让人对他生出好感。

    温文尔雅,又高深莫测。

    “段飞白。”陶靖衣在心中默念着他的名字。本文的男主,兼本文的终极反派,一个心狠手辣深不可测的伪君子。

    同时,也是杀死这具身体的元凶。

    事情还要追溯到三天前。

    作为小说《飞白》的忠实书粉,陶靖衣熬夜追大结局,在看到“段飞白自绝于天山绝顶”的时候,险些一口老血喷在屏幕前。

    《飞白》是一本武侠题材的男频文,讲述的是主角段飞白短暂又悲剧的一生。

    故事始于梅林段氏的一场灭门血案。

    段飞白作为段氏独子,在这场血案中活了下来。

    并非他有多幸运,而是因为灭门的那群人并没有找到传说中的凤凰血玉,百般逼问无果后,他们用银针锁穴,封住了他的记忆,企图从他身上获取凤凰血玉的下落。

    失忆后的段飞白拜入天山派,被培养为一代年轻有为的正派少侠,并且凭借着一身高超的武艺和浑身的圣父光环,短短几年间便获得了“琴剑双绝”的美誉。

    但他们千算万算,没有算到段氏除了段飞白,还留下了一个活口。她就是段飞白的姑姑,段红樱。

    段红樱隐忍十年,找到段飞白后,解封了他的记忆。

    恢复记忆后的段飞白,想起那段灭门往事,从一身正气的圣父彻底黑化成一朵黑心莲。

    昔日的“琴剑双绝”摇身一变,成为江湖上闻风丧胆的“鬼公子”,血洗了整个江湖。曾负过段氏的各大门派在这场腥风血雨中相继被灭门,参与段氏灭门惨案的几位掌门人也都死于非常残忍的手段下。

    此后,江湖笼罩在鬼公子的阴影下持续十几年,直到段飞白自绝于天山绝顶。

    谁也没有想到,温润如玉、君子端方的“琴剑双绝”和心狠手辣、残酷无情的“鬼公子”是同一个人。

    当然,苏夕颜也没有想到他们就是一个人。

    苏夕颜,本文的女主,说是女主,也不尽然。

    本文是非后宫向的男频文,苏夕颜死后,并没有出现疑似女主的女性角色,所以陶靖衣把苏夕颜当成本文的女主看。

    苏夕颜不仅是本文的女主,也是段飞白少年时代的白月光。

    苏夕颜是红枫山庄的大小姐,红枫山庄就是当年屠杀段氏的门派之一。段飞白记忆被封之后,苏夕颜被安排到段飞白的身边,骗取他的好感,打探凤凰血玉的下落。

    那时两人都是年少,虽是虚情假意,却也付了十年光阴。

    段飞白记忆恢复之后,想起段氏被灭的往事。当年一群人冲入梅林,杀人放火,父母亲人皆受尽折磨而死。他年少轻狂,拼死反抗,一名少女立于他身前,手持长剑,用了十六剑,将他四肢的筋脉尽数挑断,废了他一身修为。

    这少女不是别人,正是红枫山庄的大小姐苏夕颜。

    段飞白记忆被封后,养伤期间,苏夕颜被安排到他的身边照顾他。他忘了是这少女伤他,但苏夕颜没忘,她怀着目的而来,柔情蜜意皆是裹了毒的糖,段飞白却当了真。

    黑化后的段飞白,对红枫山庄进行了疯狂的报复。他利用鬼公子的身份,将红枫山庄灭门,并杀死苏夕颜,将她制成人偶,终身陪伴在自己的身边。

    苏夕颜下场虽惨,但说到底都是自己作死的,追书的时候,陶靖衣自然是跟着其他读者一起大骂苏夕颜,但等自己穿书后,她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是的,她穿成了段飞白的白月光苏夕颜。

    《飞白》虽然不火,但是粉丝基数也不低,尤其是悲剧结局更是让很多人无法释怀。陶靖衣看完《飞白》的结局后,一口血梗在喉咙里,打开文档,狂敲键盘码出了一篇五千字的《飞白》同人小说。

    在她的笔下,段飞白不但没有死,还成了天下霸主。虽然人物ooc得没边,但是看着爽啊,一发出去之后立时受到了很多原书粉丝的追捧。

    就在她开着文档,捧着奶茶,喜滋滋的看着评论的时候,奶茶泼进了电脑键盘里,电脑嗞啦一声黑屏后……

    她,穿越了。

    在得知自己穿成书中的苏夕颜后,陶靖衣果断趁着天黑,翻窗逃跑了。

    不跑等着被削啊。

    黑化后的段飞白可是一朵睚眦必报的黑心莲,别人伤他一分,他必要还上十倍。

    原书中苏夕颜曾以十六剑断他经脉,复仇时的他整整划了苏夕颜一百六十剑。

    简直相当于被凌迟而死。

    如此还不解恨,他划下这一百六十剑后,留了苏夕颜一口气,当着苏夕颜的面,把苏夕颜做成人偶,直到身体彻底僵硬的瞬间,苏夕颜才死不瞑目的咽下最后一口气。

    想到原书里苏夕颜的结局,陶靖衣的身体抖成一个筛子。如果穿到段飞白黑化前,她还可以刷刷好感,拯救一下自己,可偏偏她穿到了段飞白黑化后,现在的段飞白,别看他每天笑吟吟地对着苏夕颜,却无时无刻不在思考着到底怎么弄死她。

    顶着小命随时不保的巨大压力,陶靖衣趁着月黑风高,逃出了龙泉客栈。

    她原本打算悄无声息地走,没想到正好撞上了这尊瘟神。那厮在站在星光下,笑意盈盈地唤她:“夕颜。”

    手里却握着一把剑,剑刃上闪着寒光,剑端淅沥沥地滴着鲜血,正是原书里将苏夕颜削了一百六十剑的名剑断情。

    陶靖衣当即便吓得魂飞魄散,二话不说,跟见了鬼似的,转身就跑。

    段飞白皱了皱眉头,还剑入鞘,追上了她。

    段飞白轻功卓绝,陶靖衣只是一只刚穿来什么也不懂的菜鸟,结果可想而知。

    面对着这朵漂亮的黑心莲,陶靖衣控制不住的开启了抖筛子模式。

    “夕颜,你跑什么?”段飞白皱起了好看的眉头,目光落在她的腿上,“你受伤了。”

    “你、你别过来!”陶靖衣惊慌地大叫起来,手指紧紧抓着石头。他敢过来,她就拍死他。

    呜呜,她不想被凌迟,不想变人偶。

    段飞白果然停住了脚步,笃定的说道:“你在怕我。”转而眸子里漫起一层疑惑之色,“你怕我做什么?”

    “你、你杀人了,我都看见了。”陶靖衣面色惨白地回想着他剑刃上的那缕血痕,可怜见的,她是一个奉公守法的好公民,别说杀人,就连杀鸡都不敢多看一眼,只是逃个跑,竟撞上了这朵黑心莲杀人现场。

    他一剑刺穿对方的喉咙,血箭飞射的画面太刺激了,简直就是个杀人狂魔,放到现代社会里,是要人道毁灭的。

    “不过是个魔教的喽啰罢了,夕颜何时变得如此心慈手软了。”段飞白淡淡道,忽而话锋一转,“论起杀人,夕颜手上沾的血可不比我少。”

    陶靖衣差点忘记了,原身苏夕颜也是个狠角儿。

    作为红枫山庄的大小姐,自小众星捧月地长大,嚣张霸道,残忍毒辣,心胸狭隘,苏夕颜可是占全了,否则也不会小小年纪就能用十六剑将一个半大的少年浑身经脉斩断,若她是段飞白,她也会活剐了苏夕颜报仇。

    此刻段飞白虽然在笑着,陶靖衣却知道,他定是又在盘算着怎么杀她了。

    对于他的指责,陶靖衣并不打算否认,也无法否认。苏夕颜的锅,她不背也得背了,谁叫她用了人家的壳子。

    月黑风高夜,正是杀人的好时机,段飞白又这样阴阳怪气地笑着,陶靖衣心中警铃大作。

    他不是这么快就打算动手吧!

    原书里,可是在花神教一役后,段飞白才杀死苏夕颜的。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