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男主就是反派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88章 她不是苏夕颜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这一顿饭吃下来, 足足花了一个时辰,桌上的菜几乎都进了夏明渊的肚子。吃晚饭后,夏明渊打算先去消消食, 再回客房休息。

    “对了,我今日骑来的小毛炉, 替我照顾一下, 多谢了。”夏明渊对之前领他进门的童子道。

    那头小毛炉可是他花了一两银子才到手的。

    天山派因地处高地, 比山下冷了不少,尤其是到晚上, 冷风嗖嗖地往脖子里灌。夏明渊搓着手, 才走了一刻钟的时间,就被冻得有些支持不住,他决定先回房再说。

    通向客房的是一条漆黑的小道, 两边都是草木,也没个灯笼,只有头顶星辉落在地上,微弱的光芒映照着前路。

    大抵是夜晚寒气太重的原因,夏明渊的心头无端腾起几分寒意, 他加快了步伐。

    在他的身后, 一道身影悄无声息地靠近,接着,一记手刀落在夏明渊的后颈上。

    夏明渊瞪大眼睛,努力地想保持清醒,奈何黑暗一波波袭来, 很快便吞没了他的意识。

    夏明渊是在一盆冷水中醒过来的,他费力地睁开眼睛,一盏幽幽的烛火映入他的眼底。

    火光是由一支白色的残烛发出来的,烛光中立着一道颀长的身影,俊秀的眉眼间俱是阴邪的戾气,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苏星辰,怎么是你!”看清那人的五官后,夏明渊不由得打了个哆嗦,他下意识的往后躲了躲,才发现自己的四肢都锁上了铁链。

    苏星辰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很意外?我也很意外,原来你口中那个亲戚,是我的阿姐。”

    夏明渊眼底都是惊恐,恍然大悟:“你跟踪我!”

    “我真的很好奇,你和我阿姐是什么关系。”苏星辰眨了眨眼睛,慢吞吞地朝他凑近,“我怎么不记得,阿姐认识你。”

    夏明渊嘴唇抖了抖,声音有些发涩:“我与陶姑娘不过是偶然相识。”

    苏星辰缓缓蹲下身体,抬起手,掌心处已多了一把森寒的匕首。他将匕首贴在夏明渊的脸上,轻拍了一下:“你猜,我会不会信你说的话。”

    “我说的都是真的,若有半句假话,就罚我天打五雷轰!”匕首贴在脸颊上,传来一阵冰凉刺骨的触感,夏明渊瑟瑟发抖,一脸恳切地发着毒誓。

    反正古人那一套天打雷劈,他一点儿也不信,所以这毒誓发起来毫无压力。

    苏星辰唇边绽出一抹嗜血的笑意:“听说在凌迟的过程中不会死,你想试试吗?”

    夏明渊:“……”

    ……

    ……

    陶靖衣与夏明渊告别后,就回了自己的屋子。一向睡得香甜的她,这天夜里却睡得并不怎么安稳。

    隐隐约约总觉得,有一道阴冷的目光在黑夜中注视着她。

    梦里兵荒马乱,她惊出一身冷汗,猛地睁开眼睛,目光所及之处,是一片影影绰绰的黑暗。

    黑暗之中似乎有一道人影,尽管看得不太真切,但她肯定,那人在看她。

    陶靖衣倒吸一口凉气,浑身再次沁出一层冷汗,厉声道:“你是谁?”

    “阿姐,别怕,是我。”伴随着这道熟悉的嗓音,是腾起的幽幽火光。苏星辰坐在桌边,抬手点亮桌上的油灯。

    他俊秀的面容被灯火映照着,泛着几分阴森。

    陶靖衣呆了一下,撑着手肘从床上坐起,抱着被子狐疑地看了看四周。因为夜里冷,临睡前她将门窗都紧闭起来,苏星辰是如何不动声色地进来的。

    他为何大半夜的进她的屋子?

    他又在这里盯了她多久?

    一想到自己竟被苏星辰这样幽幽地盯了半夜,陶靖衣后颈一阵发麻。她暗中平复着自己起伏不定的情绪,尽量使自己看起来比较镇定。

    她温声开口问道:“星辰,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何在我屋里?这些日子你去哪里,你可知道我……”

    苏星辰轻笑一声,打断了陶靖衣的声音,只是这笑声在这寒寂的夜里听来尤为阴森。

    他缓缓站起身来,朝着陶靖衣走近,似乎颇为为难:“阿姐一下子问了我这么多问题,我到底该回答哪个好呢?”

    苏星辰的身形在这一年来长高了许多,他站起来的时候,高大的身影笼罩下来,有股慑人的压迫感。

    陶靖衣抿了抿唇角,手在枕头下面摸索着,摸到了一根木簪子,是段飞白送给她的那根。

    她将簪子牢牢抓在掌心里,藏在被窝里。

    她的小动作并没有瞒过苏星辰的眼睛,苏星辰眼睛眯了眯,眼底划过危险的光芒:“你我姐弟久别重逢,应当高兴,阿姐却为何如此紧张,是因为做了什么亏心事么?”

    陶靖衣察觉到现在的苏星辰很不对劲,苏星辰是一匹凶残的狼,如今这只狼已经不屑于隐藏自己的獠牙。

    是他察觉出了什么吗?

    他这些日子,到底去了哪里?

    陶靖衣唇角绷得更紧,忽然大声喊道:“段飞白,救……”

    “救”字刚出口,苏星辰飞快地抬起手,陶靖衣连忙刺出手中簪子。

    苏星辰似乎轻蔑地笑了一下,抬起的手轻而易举地截住她的簪子,并且反握住她的手腕,微微用力,一阵剧痛便从陶靖衣的手腕传来。

    陶靖衣面色透出煞白。

    苏星辰另一只手扬起,趁机封住她胸前的穴道。

    陶靖衣顿时僵硬如石,张了张口,喉中干涩,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苏星辰伸出双手,将她从被窝里扯出来,横抱在怀中,抬脚便走。

    走了几步,他想起什么,口中喃喃:“不能冻着阿姐。”

    声音难得有几分温柔。

    苏星辰放下陶靖衣,回身走到床边,拿起一床薄被。

    陶靖衣趁机松开手中的簪子,任它掉落在地。

    苏星辰用被子裹住陶靖衣,看她一眼,低声说道:“阿姐,睡一觉,醒来,什么就都结束了。”

    他抬起手,一掌落在陶靖衣的颈侧,陶靖衣眼前一黑,失去了所有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

    “喂!赶紧醒过来,求求你,赶紧醒过来,再不醒过来,就完蛋了。”意识昏昏沉沉的,耳边似有人在絮絮叨叨。

    “陶靖衣!陶靖衣!”那个声音不依不饶,在叫着她的名字。

    陶靖衣皱了皱眉头,费力地掀开眼皮,昏黄的烛火中,一张惨白的脸颊映入她的眼帘。

    那人被绑缚在铁架子上,四肢皆缠着粗大的铁链,他浑身都是血色,似是被人扎了无数个窟窿,血珠淙淙往外冒着。

    血色染透他的衣裳,已经辨不出原本的颜色,甚至有血顺着他的伤口往外流,滴滴答答在他脚下形成一滩血泊。

    他的脸色极白,这白不知是惊恐导致的,还是失血导致的,白得像是覆上了一层雪色,望着她的一双眼睛满是担忧之色。

    “陶靖衣,别睡了,快醒醒!”原来是他一直在叫着她的名字。

    陶靖衣眼前模模糊糊的,只有晃来晃去的灯影,是风从门缝里吹进来,将满屋子的烛火吹得摇曳不定。

    好一会儿,陶靖衣的视线才渐渐清晰,终于看清那张脸。

    “夏明渊!”认出对方是谁,陶靖衣顿时清醒了几分,惊讶唤道。

    “你不是在天山派吗?怎么会在这里?”她激动地开口,手脚一动,顿时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传入耳中。

    陶靖衣这才惊觉,自己同样被吊在铁架子下面,关键的是,她还穿了一身大红色的嫁衣。

    这嫁衣的颜色极为艳丽,嫁衣上用金线绣出精美的图案,穿在身上,不大不小,刚好合身,像是为她量身定制似的。

    望着身上这件嫁衣,她面色剧变,目光露出惊恐之色。昏迷前发生的事情一下子涌入脑海中,浑身不由得罩上一层寒意。

    嫁衣是谁替她换的,不言而喻。

    夏明渊叹了口气:“我与你分开后,就被打昏带到了此地。”

    “你还好吧?”陶靖衣问。

    夏明渊摇头,声音十分虚弱:“你也看到了,我快被苏星辰整死了。对不起,他实在太过变态,我扛不住,就把你我的秘密都告诉了他。”

    陶靖衣神色僵住:“他已经知道我不是苏夕颜……”

    难怪他会说,她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他的手段太狠了。”夏明渊一直低声道歉,他的脸色越来越白,身上的血几乎快流干了。

    苏星辰丧心病狂地用匕首在他身上戳了几十个窟窿,他每问一个问题,他回答得没有令他满意,他的身上就会多一个血窟窿。

    如此还不够,苏星辰用匕首绞着他的血肉,狠狠刮着他的骨头。

    夏明渊好几次痛得晕过去,又被苏星辰以银针刺穴,刺激得醒过来,如此折腾半夜,死去活来无数遍,几乎令人怀疑,自己到底是活着,还是入了地狱。

    夏明渊原本还硬扛着,到后来,实在痛极,扛不住,意识薄弱时,就将所有秘密都抖了出来。

    等他再次醒来时,陶靖衣已经在他眼前了。苏星辰这个变态,不仅给她穿上嫁衣,还替她化了妆,挽了发髻,戴上华丽地珠钗。

    若不是绑缚她的铁链太过扎眼,这副模样的她,实在像极待嫁的新娘,惊艳得叫人移不开眼睛。

    “我知道了,夏明渊,你撑住,我一定会救你的。”陶靖衣虽心中慌乱,但事已至此,再慌也无济于事。苏星辰既已知道她不是苏夕颜,要杀要剐,也只能由他。

    陶靖衣深吸一口气:“你不要再说话,保存体力,如果能离开,立刻去找段飞白,记住,带上他的琴剑。”

    夏明渊颔首:“嗯。”

    就在此时,一阵脚步声传来。因为是在黑夜,这脚步声又没有刻意隐藏,听来十分清晰。

    一步一步,像是死神的逼近。

    陶靖衣屏息凝神,静静等待着。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4瓶;

    づ ̄ 3 ̄づ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