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男主就是反派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89章 与苏星辰对峙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吱呀”一声, 两扇屋门缓缓朝两边打开, 露出门后的身影。苏星辰提着一盏红色的灯笼, 站在黑夜中,灯笼散发出来的微弱光芒,映照着他阴沉的脸。

    夜风拂过荒草, 飒飒而响,风扬起苏星辰的衣摆, 发出猎猎的声音。

    他穿了一身红衣。

    乌黑的发丝, 血红的发带, 他的一双眼深不见底,目光像毒蛇一般缠绕着陶靖衣,表情阴郁,煞是吓人。

    苏星辰缓步踏进屋里, 熄了手中灯笼,随意丢在地上,然后朝着陶靖衣走来。

    屋子里摆着两排木架子, 架子上点满了红烛,烛光将屋内照得亮如白昼。

    苏星辰站在陶靖衣的面前, 烛光将他的面容照得一览无余。

    他就这么阴森森地盯着陶靖衣,冷冷地笑了一声,慢吞吞地开口:“阿姐, 或者我应该称呼你,陶靖衣陶姑娘……”

    陶靖衣迫使自己镇定下来,千万不要自乱阵脚。

    她深吸一口气, 仰起头来,毫无畏惧地迎上苏星辰的目光:“苏星辰,夏明渊与此事无关,你放了他。”

    “与他无关?”苏星辰笑容更冷,明明是在笑着,眼底却飞出了刀子,“若不是你们,我的阿姐怎么会消失。”

    “是我占用了苏夕颜的身体,苏夕颜的消失,我应该背负更大的责任。苏星辰,既然你已经知道所有事情,放了夏明渊,让段飞白带着他的琴剑过来,只要有琴剑,我就能离开,我离开,真正的苏夕颜就回来了。”

    “你以为我会信你的鬼话!”苏星辰脸上划过暴虐之色,抬起右手,狠狠地掐住了陶靖衣的下巴,“到时候,你和夏明渊走了,我的阿姐却回不来,我找谁算账去。”

    “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不行。”陶靖衣黑亮的眼睛直视着苏星辰,“如果什么都不做,苏夕颜就真的回不来了。”

    苏星辰眼底神色变幻着,似乎在考虑陶靖衣的话。

    陶靖衣续道:“只要我这具身体不死,苏夕颜多半是能回来的。”

    她相信,以苏星辰重视苏夕颜的程度,哪怕只有一点点希望,都不会放过。

    果然,苏星辰眼底有了动摇的光芒:“阿姐真的能回来?”

    “有你在,她一定会回来的。”

    苏夕颜是个薄情的性子,唯独对苏星辰是情深入骨。只要苏星辰在,她会回来的。

    苏星辰松开陶靖衣,转身朝着夏明渊走去,抬手解开了他身上的铁链。

    夏明渊浑身无力,没了铁链的束缚,顿时瘫软在地,半天没爬起来。

    苏星辰淡漠地看他一眼,冷声道:“去找段飞白,带着他的琴剑过来,如果到了明天这个时候,你们还没来,我就杀了陶靖衣给阿姐陪葬。”

    “说话算话,在此之前不许碰陶靖衣一根汗毛。”夏明渊勉力地抬起头来,说完这句话后,双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缓缓朝屋外爬去。

    他今日就算是爬,也要活着出去。

    随着夏明渊的爬行,他的身后拖出一道长长的血痕。

    陶靖衣担忧地看着他的背影,她不知道,以夏明渊重伤的程度,是否坚持到段飞白的到来。

    段飞白发现她不见了,定会四处搜寻。希望段飞白早日找过来,能救得夏明渊一命。她和夏明渊都是从异时空来到这里,谁也不确定,死亡之后,是真的死了,还是回到原来的世界。

    如今只能寄希望于段飞白的琴剑。

    许是出于求生的本能,夏明渊爬行了一段路之后,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慢慢地站了起来。

    他扶着门框,满脸都是苍白之色,回头看了一眼,嘴巴动了动,却没有声音。接着,他跨步离开了屋子,一瘸一拐地朝着黑夜走去。

    他对陶靖衣无声地说了三个字——等着我。

    苏星辰一直盯着夏明渊的背影,整个过程中,陶靖衣的一颗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苏星辰喜怒无常,一身戾气,若是他突然反悔,要了夏明渊的性命,也是不奇怪的。

    还好,从始至终,苏星辰只是皱着眉头,看着夏明渊离开,谁也不知道,那一瞬间他在想些什么。

    夏明渊离开后,苏星辰转过身来。

    屋子里的红烛已经烧了一半,由于门是开着的,风呼呼地往屋里灌着,烛光将苏星辰的影子映在墙壁上。

    冷风扑在陶靖衣的面颊上,令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她抬起眼睛,苏星辰已经站在她面前。

    他在盯着她,目光很怪异,就连眉目间的戾气和杀意,也消失无踪,仿佛又变成了她的乖弟弟。

    “阿姐。”他轻声唤着,目光中逐渐露出痴迷之色,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抚着她的脸颊。

    陶靖衣瞬时明白过来,苏星辰在通过这张脸看苏夕颜。

    陶靖衣不知道自己是该什么也不做,还是该顺着苏星辰,继续扮苏夕颜,迷惑他。

    “其实,你和阿姐挺像的。”苏星辰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在苏星辰面前的苏夕颜,是温柔可爱的,凡事会纵容着他,偶尔也会故作凶巴巴。

    苏星辰一时分不清,面前这个人,到底是陶靖衣还是苏夕颜。

    甚至,在夏明渊告诉他那些真相时,他差点杀了夏明渊。

    他认为是夏明渊在蛊惑他,离间他和阿姐之间的感情。

    苏星辰这句话一出口后,陶靖衣呆了一下,才知他是何意。

    原书的苏夕颜是多面的,废去段飞白四肢的苏夕颜,心狠手辣、残忍无情都不足以形容;

    面对失去记忆的段飞白,苏夕颜有着大小姐的嚣张跋扈,也有着小姑娘的傲娇和温柔,要不然,年少的段飞白也不会那么快沦陷于她的柔情蜜意。

    而在苏星辰心里,苏夕颜始终都是多情的,可爱的,娇俏的,她所有美好的一面,都尽情地向苏星辰绽放着。

    她是他的阿姐,亦是他的情人。她纵容着他,宠溺着他,也会忌惮于他锋利的牙齿。这样的苏夕颜,和陶靖衣难免有几分相似。

    也难怪苏星辰会迷惑。

    “阿姐累了吧,我放阿姐下来。”苏星辰解开陶靖衣手腕上的链子,“不过,为了防止阿姐不乖,就先委屈阿姐一会儿。”

    他封住陶靖衣的穴道,抱着她,将她放到一旁的椅子上。

    陶靖衣半点动弹不得,只能任凭他动作。

    苏星辰注意到,陶靖衣的手腕被铁链勒出了几道红痕,他蹲在她身边,握着她的手腕,轻轻揉着,边揉边道:“阿姐,不疼。”

    陶靖衣一脸无奈,对于苏星辰这个小疯子,她真的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随着蜡烛一点点地燃到尽头,屋外的天色亮了。

    又是个晴空万里的日子。

    金色的光芒穿透云层,照射在广阔的大地上,深秋的风拂着满地的荒草枯木。

    苏星辰站起身来,朝着屋外走去,临走前,还不忘关上屋门。

    陶靖衣已经僵坐了半夜。

    这两个时辰以来,苏星辰一直坐在她身边,一双漆黑的眼睛紧盯着她的脸颊,直盯得她毛骨悚然,浑身不自在。

    陶靖衣以为苏星辰出去至少要一段时间,她努力地调动着内力,试图冲破穴道,但没想到,苏星辰才出去那么一会儿,又匆匆折返。

    他满脸都是气急败坏的表情,口中喃喃着:“风临止,东方玥,还有段无双,他们怎么都来了……”

    听到这几个熟悉的名字,陶靖衣猛地扬起头来。

    苏星辰浑身都是杀意,在屋里来回走了几步,眼底闪着疯狂的光芒:“他们都是过来抢阿姐的,一定是的!不,绝对不能让他们抢走阿姐!”

    说完这句话后,他的目光落在陶靖衣的身上。

    对上他怪异的目光,陶靖衣的头皮一阵发麻,后颈的汗毛也竖了起来。

    苏星辰突然走过来,弯身,伸出双臂,一把将陶靖衣横抱在怀中。

    陶靖衣的身体腾空而起,落入苏星辰的怀中,她惊讶道:“苏星辰,你要带我到哪里去?”

    “段无双领着镇南王大军,将下山的路团团围住了,还有风临止,他身后跟着一个怪异的少年,他们都正朝着这里逼近。”苏星辰脸上的表情仿佛一寸寸地裂开,难得的多了几分慌乱和恐惧之色,“他们都想抢我的阿姐!我不允许,阿姐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陶靖衣清楚,苏星辰的神志已经接近错乱,连番的打击,令这个青年已经不堪一击,草木皆兵。

    她蹙起眉头,想着苏星辰的话。段无双和东方玥来了,风临止和林洛安也来了,他们为何会同时出现?

    他们绝不是为她而来的,这一点陶靖衣可以肯定。

    不是为她,难道是为段飞白?!

    陶靖衣的心猛地一沉。

    段无双和东方玥这两个人,绝对是为段飞白而来的,恐怕他们已经知悉,段飞白就是鬼公子。

    段无双和东方玥,一个张扬跋扈,一个冷若冰霜,但都不是表面那么简单。

    原书里,段飞白自尽后,曾简单地提及过一句,段无双与东方玥合作,一个志在朝堂,为求君临天下,一个安于江湖,只为武林太平。

    结尾处也曾暗示,他们强强联合,终偿所愿,一个做了皇帝,一个当了武林盟主。而担任武林盟主的首要条件,就是杀了鬼公子,这是秦盟主亲口承诺,所以,他们的目的一定是段飞白。

    那么风临止呢?他为何要找段飞白。

    陶靖衣的脑海中闪过往事的画面,忽然记起,虞桑青临死前曾要求风临止做两件事,第一,是杀了反叛者,为其报仇,风临止也做到了,叛变的三大护法后来皆死于他手中;

    第二,是杀了段飞白,这却是虞桑青的私心。

    风临止接任花神教后,虽表面再未提及此事,但他的心中恐怕没忘了此事,他这次是为了杀段飞白而来!

    陶靖衣面色微变,段飞白得知她的下落,定会赶来,到那时,岂不是陷入镇南王和花神教两方人马的围困!

    “苏星辰,你放开我,要出事了!”陶靖疾声道。

    苏星辰脚步一顿,垂下眸子,冷冰冰地瞧着陶靖衣:“放开你?放开你跟他们走吗?”

    他轻声笑了起来,状若疯狂,眼眸深处掀起惊涛骇浪:“阿姐已经不止一次弃我而去,我不允许!绝不允许阿姐再弃我而去!”

    “我不是你的阿姐,苏星辰,你醒醒!”陶靖衣拔高了声音,面露焦急,“你看清楚,我是陶靖衣。”

    苏星辰愣了一瞬,眼睛微微睁大,眸色清醒几分,抱着陶靖衣的双手,却一点一点地收紧,低声念叨着:“一样,都是一样的……”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