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男主就是反派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91章 跟我一起回家吧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空旷的草地, 瞬间化作修罗战场。

    战场上的尸体越来越多, 段飞白的白衣上染了血, 不知是士兵的,还是他的。

    士兵们采用的是车轮战,即便杀不了段飞白, 时间一长,耗尽段飞白的精力, 段飞白必死无疑。

    陶靖衣的神色绷紧了一些, 对夏明渊道:“琴呢?快给我!”

    话音刚落, “咻咻咻”三支长箭化作厉芒,破空而来。

    陶靖衣的心脏一下子提到嗓子眼,耳边传来利器入肉的声音,一阵血雾喷薄, 段飞白的白衣顿时血红一片。

    原来其中一支箭穿透了他的肩胛骨,尖利的箭端破肉而出,滴滴答答淋着血。

    段飞白的身形因为这一箭, 微微凝滞了一瞬,幸得他及时用手中长剑抵着地面, 才稳住了身形。

    “飞白哥哥!”陶靖衣面上血色尽失。

    段飞白抬手,握住箭尾,手中用力, 血色喷溅,利箭已被拔出。他转头,对陶靖衣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我无碍。”

    “师侄的箭法似乎退步了。”段无双遗憾地说道。

    东方玥是神箭手, 他的箭法一向都是百发百中,鲜少失手。方才,他用激将法,哄得东方玥射出这三箭,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射出这三箭时,他似乎走神了。三支箭只射中了一支,而且还射偏了。

    “我们只有这一次机会,若是让他逃走,恐怕再也杀不了他。”段无双的眼睛紧紧盯着前方战场上那道在剑雨中穿梭的血色身影,“师侄,你心心念念着武林太平,如今机会就在眼前,杀了鬼公子,取下他的人头,武林盟主之位就是你的。只要你当上武林盟主,整个江湖都会听你号令,到那时,还怕完成不了你的宏图霸业吗?”

    段无双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落在东方玥的耳畔。

    东方玥的唇角不可察觉地抿紧了一些,再次从身后背着的箭囊中抽出三支箭搭在弦上。

    “我相信,这次师侄应该不会失手了。”段无双笑道。

    东方玥将弦绷紧,对准段飞白的方向。

    陶靖衣见段飞白中了箭,琴也顾不上拿了,奔到他身边,慌乱地检查着他的伤口。

    段飞白用没受伤的那只胳膊,紧握长剑,挥下,刺出,逼退再次围拢过来的士兵。

    动作利落干净,但只要是高手,都能看得出来,他已有些气力不济。

    东方玥犹豫了一下,将箭端对准段飞白,手指松开,箭啸之声划破长空,三支长箭宛若流星一般激射而出。

    段飞白抬头,眼底神色微变,下意识地揽住陶靖衣,将身体护在她身前。

    两支箭一左一右封住他的去路,最后一支箭射向心脏,东方玥有自信,这三箭段飞白躲不开。

    然而就在这三箭即将射穿段飞白的身体时,变故陡生。

    突如其来的一道白绫,卷住了这三支长箭。

    众人抬头,同时朝白绫的来源望去。只见一人单手负在身后,衣袂飘飘,似踏风而来,翩然落于段飞白和东方玥中间的空地上。

    白绫的另一端,被他握在手中,灌满气劲,一收一放,三支长箭尽数断裂开来,落了一地。

    接着,那白绫被他收回手中。

    秋风拂动着他碧色的衣摆,扬起他的墨色长发。男人着了一身青衣,袖摆领口处皆绣着清雅的花纹,头发一半束起,一半散在身后,发间插了一根古朴的木簪子。

    他慢吞吞地将白绫纳入袖中,接着,抬起一双褐色的眸子,朝着东方玥望去,微微启唇,嗓音清朗如玉:“段飞白的命必须由本尊亲手来取。”

    陶靖衣倚在段飞白的身边,望见那道熟悉的身影时,下意识地往段飞白身后挪了挪,借他高大的身形,遮住自己的身体。

    那熟悉的嗓音响起时,她的面色有些许的僵硬。

    段飞白不动声色地握紧了她的手。

    对于风临止的话,东方玥并未有什么反应,一双眼睛却紧紧盯着他,眼底暗流涌动着。

    他已经练成了《花神诀》!威力更胜于《莲花神功》百倍的《花神诀》!

    这个男人,他已经成神了!

    东方玥可以肯定,未来的江湖,风临止将是他最大的对手。

    “原来是花神教风临止风教主,久仰大名,百闻不如一见。”段无双见东方玥没有反应,拱手对风临止抱了一拳,“既然我们目的都一样,在下也不多言,只是还望风教主杀了段飞白后,能留下他的人头。”

    “本尊对段飞白的人头并不感兴趣。”风临止淡声道。

    言下之意,他只想杀了段飞白,至于段飞白的人头如何处置,他并不关心。

    段无双松口气。他们也不是非亲手杀段飞白不可,秦盟主已明言,谁提来鬼公子的人头,武林盟主的宝座就是谁的,至于到底是凭借着武力还是谋略,才杀了鬼公子,那并不是武林盟的考核内容。

    “风教主,请。”段无双抬手,做了个“请”的动作,“士兵听令,所有人退后二十步。”

    段无双下令后,士兵们捡起自己的武器,纷纷退后,让出战场。

    风临止转身,抬眼望向段飞白,长臂一抬,五指弯曲,从地上抓了一把剑握在手中,扬声道:“段飞白,今日你我一战,单打独斗,是生是死,皆与他人无关。”

    “早有此意。”段飞白捂着伤处,轻声笑道。

    “飞白哥哥。”陶靖衣站在他身后,担忧地唤道。

    段飞白已经受了伤,纵使武功天下无敌,一番车轮战,已耗损他精力无数,又如何再经得起比斗。高手对决,稍有不慎,便会丢了性命,况且风临止如今已经练成《花神诀》,再无敌手。

    段飞白知她的担忧,冲她微微一笑,温声道:“别担心,相信我。站到后边去,别被剑气所伤,待此战结束后,我便同你回家,回你所说的那个比千山万水还要遥远的家。”

    “说好的,跟我回家。”陶靖衣道。

    “嗯,跟你回家。”段飞白颔首。

    陶靖衣看他一眼,唇角抿了抿,不甘不愿地退到一边。

    夏明渊拄着木棍,步履蹒跚地走到她的身边,解下背在身上的琴,递给她,低声道:“今日一劫,恐怕难以逃过,我们已经别无选择,能否成功,就看老天的意思了。”

    陶靖衣接过琴,紧张地朝着段飞白和风临止望去,手心不由得出了一层冷汗。

    两人已经缠斗在一起。

    当世两大高手对决,所有人都看得目不转睛,尤其是段无双和东方玥二人,看着那两道缠斗的身影,眼底闪烁着奇异又兴奋的光芒。

    陶靖衣抬目望去,她的眼力不及段无双、东方玥二人,什么也看不清,只依稀能看到,银色的剑光交织成一片,剑气所到之处,枯叶飘零。

    段飞白号称天下第一高手,但他受了伤,风临止又练成了《花神诀》,这一战谁会赢,众人都拿捏不住,俱凝神屏息,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耳边除了兵器相交的声音,就剩下了飒飒而过的风声。站在段无双身边的赵南屏,看了段无双一眼,悄然挪动着步伐,往人群中走去。

    陶靖衣手抚琴身,紧绷着脸色,望着战场上的二人。

    琴在她手里,剑在段飞白的手里,谁也不知道是否真的能穿越成功。她在等待着一个时机,让琴剑结合,染上段飞白的血。

    夏明渊也在聚精会神地看着战场,虽然琴剑染血能穿越的设定就是他写的,但是他真的不确定,这个关键时刻会不会起作用,万一失败的话……

    他心头腾起一丝凛冽的寒意。

    赵南屏从士兵中走出,悄无声息地靠近陶靖衣,陶靖衣手心里都是冷汗,正紧紧握着琴身,并没有察觉她的到来。

    赵南屏冷冷勾了一下唇角,眼底划过狠色,倏然抬起一掌,掌中蕴满内力,击向陶靖衣的后背。

    一股力道从后背传来,陶靖衣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朝着场上的剑光扑了过去,连手中的琴都没有抓紧。

    “砰”地一声,古琴落地,琴身立时多了一道裂痕。

    而陶靖衣的身体已经消失在剑光深处。

    夏明渊惊叫一声:“小心!”

    眼前都是纷飞的剑影,剑气扑面而来,在她的身上割裂出无数血痕,心口处猛地一凉。

    陶靖衣低头,血珠顺着她的嘴角滴落,在她的胸前,一截银色的剑刃已没入她的胸膛。

    伤口处,无数血色争相涌出。

    陶靖衣喉中涌出腥甜气息,她将这口腥甜之气压住,勉力抬起眸子。

    模糊的视线中,映入一双褐色的眸子。

    那本该是一双极其温柔的眸子,笑起来似有圈圈涟漪在眼底漾开,但此时的这双眸子,仿佛结了一层厚厚的寒冰,眼底深处没有一丝波动。

    哪怕是一剑误杀了她,这双眸子从始至终也没有掀起一丝波澜。

    风临止淡漠地抽出剑刃,鲜红的血珠顺着他的剑刃滑落,缓缓滴入地面,将泥土染得一片鲜红。

    “师兄,你没事吧?”人群中,一名少年慌乱地冲向风临止,关切的目光将他上上下下打量着。

    风临止冷漠地看着他。

    发现风临止并无异常,林洛安松了口气,即便如此,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地问了一句,眼睛盯着风临止的面庞:“师兄,你知道你杀了谁吗?”

    风临止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陶靖衣,轻蔑道:“不过一只蝼蚁罢了。”

    闻言,陶靖衣的面色白了白,身体失了剑刃的支撑,不由自主地朝着地面栽去。

    视线是模糊的,天地都似颠倒了过来,目光所及之处,秋风瑟瑟,拂着枯黄的荒草,一人满身血色,面露惊恐地朝她奔过来。

    他的双唇一张一合,满眼都是悲痛和绝望,似乎在喊她的名字——

    陶陶。

    “飞白哥哥。”陶靖衣努力地想冲他笑一笑,却连弯起唇角的力气都没有。

    “陶陶!”段飞白怎么也没有想到,陶靖衣的身影会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那一剑已经刺出,根本收不回来,除非扔了剑,将自己的弱点暴露在对方的面前。

    看到陶靖衣的瞬间,段飞白没有经过思考,便弃了手中的剑,哪怕被风临止一剑穿透胸膛,他也不愿刺出这一剑。

    可风临止没有撤剑。

    他救不了陶靖衣,无论他是弃剑,还是刺出那一剑,他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风临止的剑,毫不留情地刺向陶靖衣。

    “陶陶,你坚持住,我这就救你!”段飞白双眼通红,握着陶靖衣的手,往她的体内输送着内力。

    陶靖衣口中都是鲜血,她已经说不出话来,她的神志模糊一片,什么也看不清,听不见,只剩下一片杂乱的影子。

    赵南屏见段飞白弃了剑,面露喜色,连忙道:“快,好机会,杀了段飞白!”

    她的命令下达之后,她带来的士兵持着兵器一拥而上。

    夏明渊飞扑过去,将地上断裂的琴抱起来,扔向段飞白:“段飞白,将你的血滴在琴身,快点,晚了,陶靖衣就没救了!”

    段飞白一愣,抓住琴,想也没想,捡起落在地上的断情剑,往掌心处划了一道,将血滴在琴身上。

    顿时,天地一下子暗了下来,狂风骤起,黑云翻涌,电闪雷鸣。众人俱是一愣,就在此时,一道极强的白光从天而降,如一道利剑狠狠插入了地面,逼得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

    狂风扑面,白光灼眼,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那刺目的白光逐渐消失。

    众人睁开眼睛,狂风骤停,原本阴云密布的天空也已经放晴,只是方才空旷的战场上已经不见了段飞白的踪影,只余一男一女躺在血泊中,不知是生是死。

    “段飞白,段飞白呢?”赵南屏尖声叫起来。

    段飞白已经凭空消失,包括他的一琴一剑,都不见了。

    “怎么会这样!”赵南屏一脸惊恐的神色,如同见了鬼一般。

    原本躺在血泊里的女子,在赵南屏的尖叫声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女子身着嫁衣,画着精致的妆容,本该是极美的,只是胸口处多了个血窟窿,正淙淙地冒着血。

    她满脸茫然地用手揉着眼睛,望向惊疑不定的众人。

    众人也在看她,或是震惊,或是戒备,或是疑惑,神色各异。

    一阵剧痛猛地从心口处传来,女子垂下脑袋,瞥见胸前的血窟窿,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伸出手摸了一摸。

    这一摸,满手都是触目惊心的血色。

    “啊,血!疼,好疼啊。”女子忍不住,放声尖叫起来。

    “阿姐,阿姐!”一名同样着红衣的青年从人群中冲了出来,跌跌撞撞地奔向女子。

    青年俊美的脸上糊满鲜血,出口的声音像是被火烧过般的沙哑。

    青年冲到女子面前,满脸惊喜的神色:“阿姐,是你!你真的回来了!”

    女子看清青年的面容,呆了一瞬,沾满血的手忍不住抚上他的脸,满眼都是委屈:“星辰,呜呜,星辰,我好疼。”

    “阿姐,不疼,星辰有药,马上就不疼了。”苏星辰双手胡乱地在身上摸索着,真摸到了一包药,他打开药包,小心翼翼地将药粉撒在苏夕颜的伤口上,然后抬手封住她身上的穴道。

    苏夕颜眼前一黑,软倒在他的怀中。

    “阿姐。”苏星辰轻声叹息,抱起苏夕颜,站起身来,狠狠地瞪了风临止一眼,抬步离开。

    赵南屏想阻止他,段无双开口道:“郡主,算了。”

    苏星辰抱着苏夕颜离开后,躺在地上的少年书生也逐渐清醒过来。看清面前的状况,他吓了一跳,连忙从地上站起来,却有一阵剧痛蔓延到全身。

    他这才惊觉自己全身都是伤。

    他的神色倒是一点都不慌乱,淡定地检查着身上的伤口,发现这些伤口已经处理过,并不危及性命,他松了口气。

    接着,他在身上发现了一个布包,打开布包后,一沓厚厚的银票跌入他的眼帘。

    书生瞪大了眼睛,满眼都是惊讶之色,喃喃自语:“我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他将布包合起,抬起眼睛,发现段无双他们还在看他,所有人的目光都很怪异,看着他,像是在看一个怪物。

    书生冲他们做了个辑,礼貌地开口问道:“请问,各位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

    大雨瓢泼,雨珠“噼里啪啦”地砸着玻璃窗,整个城市的灯火都氤氲在水汽里,远远望去,只剩下一片缭乱的光影。

    所有离散的意识,渐渐往脑海中涌去,陶靖衣抬起头来,睁开眼睛,跌入眼帘的是她的小兔子台灯,和已经黑了屏的电脑。

    一杯刚泡好的奶茶,尽数泼在笔记本电脑的键盘里,还在腾腾冒着热气。

    她“啊”的一声惊叫,连忙站起身来,扶正杯子,慌乱地找纸巾,擦拭着键盘。

    就在此时,一阵白光闪过,陶靖衣下意识的闭上眼睛,抬起手掌,遮住刺入眼中的光芒。

    光芒逐渐消失,一声熟悉的轻唤传入耳中:“陶陶。”

    陶靖衣睁开双眼,张开五指,从手指的缝隙中望过去,倏然对上一双笑意盈盈的眼睛。

    那双眼睛像是盛了满天的星辉,正在温柔地凝视着她。

    “陶陶。”段飞白轻唤,笑意一点点地唇边扩大。

    屋外冷雨敲窗,屋内,段飞白站立的地方,似有一片融融春意、繁花盛开。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读者“谢一”,灌溉营养液+20,么么哒!

    正式完结,男主抱得美人归,星辰找回阿姐,东方玥当上盟主,风临止成为天下第一,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归宿……

    有人想要爱情,有人忠于事业,各得其所~

    感谢一路追文和留言的小伙伴们,抱住づ ̄ 3 ̄づ一大口!

    新文《始乱终弃反派师尊后》正在连载,点进作者专栏即可看到,又一个“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的新故事,欢迎收藏*?▽?*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