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男主就是反派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92章 现代番外:段飞白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掌心的血滴入琴身的瞬间, 天地之间风云骤然变色, 白光如一柄利剑, 直插入大地,笼罩在段飞白的周身。

    一股强大的吸力从四面八方而来,拉扯着段飞白的身体。

    天地颠倒, 光影流散。

    直到那白光消失,段飞白的意识才逐渐回到自己的脑海, 定睛一看, 已身在一间陌生的屋子里。

    明亮又温馨的屋子。

    墙壁刷得雪白, 壁上张贴着卡通画,纱帘是浅蓝色的,绘着海草和金鱼。床单也是浅蓝色的,床的不远处, 是一张米色的书桌,书桌前立着一道玲珑的身影。

    是个少女,乌黑的长发披在身后, 发尾微微卷起,透着几分娇俏可爱。

    她的身上穿着一件小兔子睡袍, 睡袍的衣摆仅到双腿膝盖的位置,裸/露在外的两条胳膊纤细白嫩。一只胳膊抬起,手背向外, 遮在她的眼前,五指却悄然张开,露出一双漆黑透亮的眼睛。

    那双眼睛眨了眨, 朝他望过来。

    只这一眼,段飞白便认出,她就是陶靖衣。

    无论她的容貌怎么变,那双不会掩藏心事的眼睛,都是不会变的。

    “陶陶。”段飞白温柔地唤道。

    “飞白!”陶靖衣面露惊喜,朝他扑了过来,“真的成功了!你穿过来了!”

    段飞白张开双臂,满脸微笑地接住她飞奔而来的身体。

    陶靖衣双手搂着他的腰,脑袋在他怀中蹭了一圈,声音有些哽咽:“飞白哥哥,我们终于回家了。”

    段飞白抬手,宠溺地揉了揉她毛茸茸的脑袋。

    原来这里就是陶陶的家,真的和他那里有些不一样呢。段飞白望着窗外的高楼大厦,以及氤氲成一片的霓虹灯影、车水马龙,目光里满是惊奇之色。

    ***

    段飞白的身体在穿越的过程中,奇迹地自愈了,身上半点伤口也没有留下,只有那件染血的白衣看起来触目惊心。

    随着他穿过来的,还有他的剑和琴,琴身因为摔过一次,添了一道裂痕。

    身上的血衣是不能再穿了,陶靖衣悄悄打开屋门,朝着客厅走去。

    这个时候爸爸妈妈还没有回来,客厅里静悄悄。过了一会儿,陶靖衣拿着一件男式的衬衫和裤衩回到自己的屋子。

    段飞白正站在电脑桌前,低头好奇地研究她的小兔子台灯。

    “这是我爸的衣裳,你先将就着换下。明天一早,我去店里给你买套新的。”

    段飞白回头,接过她递过来的衣裳,展开看了一眼,又抬起头看陶靖衣的睡袍。

    陶靖衣和她家人的穿衣风格很奇怪,样式简单,用布极少,难道在她的家乡,布是一种很珍贵的东西?

    “这些衣裳你会穿吗?”陶靖衣担忧地问道。

    这里的穿衣风格虽与他那个世界大相径庭,但胜在简单,一眼便能看出穿法。段飞白点点头。

    陶靖衣走了出去,将房间留给他。约莫一分钟后,段飞白打开屋门,对站在门口的陶靖衣道:“好了。”

    陶靖衣转身,目光落在他身上。

    “很奇怪吗?”段飞白被她盯得有些不自在。这些衣服的布料太少了,露胳膊露腿的,就算段飞白是个男人,被陶靖衣这样盯着,也觉得有些怪怪的。

    “不奇怪,飞白哥哥怎么穿都好看!”陶靖衣毫不吝啬地夸奖着。

    “飞白哥哥初来乍到,心中定是有许多疑惑,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我。”陶靖衣牵起段飞白的手,将身后的屋门合上。

    接下来的大半夜时间,陶靖衣都在为段飞白解答疑惑。

    段飞白处变不惊,哪怕眼前所见、双耳所闻与他的认知有天大的差别,他都能在短短的时间内,面不改色地,将接收到的信息进行消化。

    甚至,他还有极强的求知欲,比如电是怎么产生的,为什么电视机的荧屏能出现影像,手机如何能让相隔千里的两个人如同近在咫般地通话,等等诸多的问题。

    关键是,很多问题陶靖衣自己也没有想过,从出生起,她就理所当然地接受这一切,面对段飞白的疑问,她只好化身行走的百科,拿出自己的手机,将百度来的资料过滤一遍,再一一解释给段飞白听。

    段飞白听得似懂非懂。

    快要天亮的时候,陶靖衣坚持不住,沉沉地睡了过去。

    段飞白却一点儿睡意也没有,这里的一切都让他震惊,如果他是一个人来到这陌生的世界,不知所措肯定是有的,但是有陶靖衣在身边,却很安心。

    她是个很贴心的姑娘,他所有隐藏在表面下的不安和慌乱,尽数被她知悉,然后用她自己的方式,一点点瓦解着他的不安和慌乱。

    哪怕他的问题再苛刻难懂,她也是耐着性子,翻着手机查资料,然后一句一句地解释给他听。

    陶靖衣睡得很香甜,满脸都是一副不设防的模样。

    段飞白伸出手,抚了抚陶靖衣的面颊。

    他曾不止一次幻想过陶靖衣原本的模样。

    原来,她长这个样子。

    她的年纪看起来比苏夕颜还小,脸小小的,皮肤很白,五官精致漂亮,眼睛又大又亮,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两颗小虎牙,笑容像是滴了蜜,能甜到他的心坎里。

    和他预期的一样可爱。

    段飞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没有身份/证,还留着一头长发,短时间内陶靖衣不敢让他出门,更不敢让爸妈知道他的存在。

    她让段飞白先躲在自己的房间里,自己抱着电脑出去了一趟。修完电脑后,顺手带了一份面条回家。

    爸妈已经上班去了,陶靖衣打开屋门,悄声唤道:“飞白哥哥。”

    “我在这里。”段飞白从阳台的方向走了过来。

    陶靖衣吓了一跳:“你怎么在这里?”

    “方才你母亲过来,我无处藏身,只好从窗户翻了出去。”段飞白无奈道。

    她以为锁上自己的屋门就万无一失,却忘了妈妈手里还有一把备用钥匙。

    段飞白说得轻巧,陶靖衣却听得惊心动魄。陶靖衣的家住在顶层,足足有十三层楼,也只有段飞白这样的轻功,才能来去自如。

    陶靖衣连忙将他拽进屋子里:“飞白哥哥,你那一身武功千万不要在人前展露,我们这里和你们那里不一样,不是人人都会武的。反之,我们这里没人会武。”

    “夫人所言,为夫谨记。”段飞白笑道。

    陶靖衣忍不住伸出手,扯了扯他的脸颊:“就你嘴贫,喏,给你带了吃的,趁热吃。”

    段飞白吃面的时候,陶靖衣打开修好的电脑,找到《飞白》这部小说的页面,用“陶靖衣”的ID留了个书评——

    作者大大写的非常棒,想勾搭,这是我的联系方式

    没过多久,手机上发来一个请求加好友的消息,备注是夏明渊。陶靖衣激动,没想到这么快就联系上夏明渊,她连忙加了夏明渊,和对方聊起来。

    聊了大概半个小时,所有情况都了解得差不多,陶靖衣问夏明渊,能否解决段飞白身份/证的问题。只是随口一问,夏明渊那边却信誓旦旦地回道,他家有亲戚是做这个的,包在他身上。

    陶靖衣一听夏明渊有办法,顿时欢欣雀跃,过了一会儿,夏明渊又发来一个消息。

    【约个时间一起吃个饭吧。】

    陶靖衣快速地回道:【好,时间你定。】

    几秒后,夏明渊发来时间和地点。

    和夏明渊吃饭前,陶靖衣拿出自己所有的存款,买了部新手机给段飞白。电话卡暂时买不了,只能连连WiFi,先熟悉一下手机的用法。

    趁着爸妈不在家,陶靖衣还带着段飞白出门一趟,找了家野鸡理发店,把段飞白那一头长发给剪了。

    看到段飞白那头如缎的长发,理发师都惊呆了。等段飞白再次从理发店出来时,已经变成了一头清爽的短发。

    陶靖衣目不转睛地盯着段飞白的短发。不愧是书里穿出来的男主,段飞白剪了短发之后,一点儿也不输电视里的流量明星,要自己是星探,肯定立刻拉着他签约,就凭着这张脸,随随便便拍部古偶剧,都能爆红出天际。

    段飞白对自己的新发型适应的很快,应该说,他对这个新世界适应的很快。除了陶靖衣,谁也看不出来他是从其他世界里穿过来的。

    夏明渊订的是家烧烤店,要了个包间,点了三份麻辣小龙虾,大几百块钱的烧烤,以及一箱子啤酒。

    陶靖衣盯着满桌子菜,一脸震惊的表情:“能吃的完吗?”

    “当然能,别小瞧男人的战斗力。”夏明渊龇牙一笑。

    夏明渊的模样和陶靖衣想象得没有多大差别,一米七五左右的个子,身材瘦削,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样子,厚厚的镜片背后,藏着一双狡猾的眼睛。

    看不出来那副小小的身板,居然有这么大的食量。

    “怎么样,他适应的还好吧?”这句话虽然问的是段飞白,却是对着陶靖衣说的。

    陶靖衣点头:“还不错。”

    “身份的问题搞定之后,就是工作了。”夏明渊用开瓶器打开啤酒,在陶靖衣和段飞白面前各放了一瓶,看向段飞白,“有什么打算?我不信,你会让你的女人养着你。”

    陶靖衣脸色微红,反驳道:“什么叫他的女人,我有自己的名字!”

    “是我说错了。”夏明渊连忙举起双手投降。

    “飞白的技能很多的,他武功高强,可以开武馆,医术也不错,可以开中医诊所,再不济,去考个证,开个古琴培训班,以飞白的造诣,肯定有很多人报名。书法班也行,就怕学生太笨,学不会左右手同时写字,到时候怪到飞白的头上。”陶靖衣数起段飞白的技能,一脸的兴奋和崇拜,“要不然,去开个美妆培训班,以飞白化神乎其神的易容技术,一定能风靡美妆界!”

    夏明渊:“……”易容和化妆,还是有区别的吧。

    一直没有开口的段飞白忽然道:“……不如都开吧。”

    他打开手机,翻了翻,低声说道:“我查到你们这边的男人在娶媳妇前有备婚房的传统,不过以你们年轻人的工资水平,一辈子都得还房贷。陶陶是我的夫人,我实在不忍让陶陶跟着我一起背房贷过日子。”

    夏明渊:“……”适应的还真快,连房贷都知道了!

    “我看你不如当模特或者演员去算了,你这张脸在娱乐圈肯定能吃得开。”夏明渊调侃,“我给你查查最近有什么选秀节目。”

    “赚钱快吗?”

    “快!绝对快!日进斗金不是问题。”

    “那我考虑一下。”段飞白认真道。

    “真的?”夏明渊乐了,“还别说,我有个远房亲戚开了家公司,就是做这个的。”

    “夏明渊你家亲戚真多。”陶靖衣忍不住道。

    “那当然。”夏明渊眉飞色舞,“以段飞白的条件,保证红!”

    “我去趟卫生间。”陶靖衣站起身来,几杯啤酒猛灌,膀胱有些承受不住。

    陶靖衣走后,夏明渊快速开了一瓶老白干放在段飞白面前:“喂,喝几杯,敢不敢。”

    段飞白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

    夏明渊一杯烈酒下肚,一股火辣辣直冲脑海,猛地站起来,一只脚踩在凳子上:“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你是我笔下的角色。虽然你牛掰哄哄,什么都会,长得又好看,但说到底,这些都是我赋予你的,是不是该叫我一声爸爸?”

    段飞白目光诡异地看向他:“你醉了。”

    等陶靖衣回来的时候,夏明渊已经被段飞白一只手按在桌子上,眼泪鼻涕齐飞,大声道:“爸爸!我叫你爸爸还不行吗!”

    陶靖衣:??!

    夏明渊本想放倒段飞白,没想到最后被段飞白放倒,吓得他再也不敢招惹段飞白。

    陶靖衣在外面给段飞白租了个房子,段飞白经过夏明渊的介绍,进了他亲戚家的公司。

    开学后,陶靖衣从宿舍搬了出来,和段飞白开始同居的生活。

    段飞白将整本《飞白》都追完了,机缘巧合之下,他还翻到了陶靖衣写的那本同人。

    他拥着陶靖衣,在她耳边低声道:“原来这就是你的希望。”

    陶靖衣弱弱道:“我瞎写的。”

    “这天下在我眼里从来都不及陶陶重要,若让我再选一次,我还是会选和陶陶共度此生。”

    陶靖衣抬起头,在他的脸颊上“吧唧”一口,羞涩道:“给你的奖励。”

    “仅是如此?”

    陶靖衣认真道:“既然你已经看完了整本书,就应该清楚你的人设,你是琴剑双绝,君子如玉,不能索求无度。”

    段飞白:“……”我想崩人设!

    陶靖衣再次“吧唧”一口亲在他另一边脸颊上:“只能这么多了。”

    “我好像记得,你曾经输给我一件事。”

    陶靖衣眼神乱飘,装糊涂:“我怎么不记得?”

    “输的人,答应赢的人一件事,不伤天害理,不违背道义,更不强人所难,必须限定输的人能力范围之内。”

    陶靖衣:“啊,我怎么突然失忆了,我是谁,我在哪里……”

    “什么时候带我去正式拜见岳父和岳母大人?”段飞白搂紧她的腰,贴在她的耳畔,咬牙说道。

    每次去找她,他都像个偷香窃玉的飞贼。

    他要名分!

    “明天!就明天!”陶靖衣的腰快被他给勒断了。

    “等你毕业后,咱们就去扯证。”段飞白道。

    他发现,不管在哪个时代,惦记陶靖衣的人都非常多。上一回,他去学校找陶靖衣,正巧撞见一个男生在楼下摆蜡烛告白。

    气得他偷偷用掌风将所有蜡烛都熄了。

    男生第一次还很懵,第二次面露惊恐,第三次连玫瑰花也不要了,冲进呆愣的人群里,拔腿就跑。

    从那天开始,闹鬼的传闻就这样在他们的学校传开了……

    “嗯。”陶靖衣脸颊上染上一层绯红,点了点头。

    “乖。”段飞白捧起她的脸,在她的唇上印下一吻,“陶陶,我爱你。”

    “……我也爱你。”陶靖衣道。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子岚君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1瓶;

    づ ̄ 3 ̄づ

    ——

    写现代番外写得快哭了,我是个不会写现代文的码字工o╥﹏╥o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