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男主就是反派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94章 番外:苏星辰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1)共死

    “苏……苏大小姐被葬……葬在白头山……三生石畔。”那个被苏星辰抓住的路人, 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苏星辰脑海中轰然一响, 顿时, 什么也听不清了,看不见了。

    他疯狂地朝着白头山的方向奔去,他只知道, 他的阿姐还在等他。

    白头山,三生石畔。

    天幕下垂着一轮血红色的斜阳, 满目枯黄的荒草中, 风雨侵蚀的巨石边, 一座孤独的坟茔立于斜阳下,显得分外凄清。

    土还是新的,石碑也还是新的。

    苏星辰目力极好,尚未走近, 便已看清坟冢前新立的碑石上刻着“爱妻之墓”四个字,立碑人刻着段飞白的名字。

    “阿姐,阿姐……”苏星辰目眦欲裂, 飞快地朝着坟冢奔去,脚下不知被什么给绊了一下, 他整个人都扑了出去,摔倒在地。膝盖似是磕到了尖利的石子,一阵钻心的剧痛传来。

    苏星辰茫然地抬起手掌, 掌心处殷红一片,他恍若未觉,用手撑着身体, 想要站起来。

    膝盖传来的剧痛一波更甚一波,苏星辰满脸苍白,摇摇晃晃地直起身体,朝着坟冢走去。

    距离坟冢几步远的距离,他再也支撑不住,跪倒下去。

    “阿姐。”苏星辰一步步地爬到石碑前,抬起手颤抖地抚着石碑上的字,掌心摩挲过的地方,留下一片斑驳的血迹。

    “我不信!我不信阿姐会这样弃我而去!”胸腔里似有无数刀子在翻滚,一股浓烈的腥甜气息,直冲着他的喉咙而去,化作一片喷薄的血雾。

    这血雾尽数喷在石碑之上,将“爱妻”两个字染得一片鲜血淋漓。

    苏星辰面色狰狞地瞪着“爱妻”二字,手指几乎抠进石碑里:“阿姐明明是我的,段飞白你有什么资格……”他的目光落在段飞白的名字上,抓起掉落在地上的剑,朝着墓碑的字狠狠划去,“段飞白你不配!你不配!”

    段飞白这三个字刻在这块碑上,是对阿姐的侮辱。

    刷刷几剑下去,段飞白的名字已尽数被抹去,苏星辰总算满意一些。

    他再次抬起剑,又刷刷几剑下去,原本刻着段飞白名字的地方,已经换成“苏星辰”三个字。

    苏星辰双手握住石碑,用力将石碑拔出,狠狠地丢在了地上,接着,他跪在地上,双手用力刨着土。

    整座坟茔都被他挖开,露出里面黑色的棺木。苏星辰面色透出雪一般的惨白,伸出满是鲜血和泥土的双手,将棺盖打开。

    棺木内,红衣裹着枯骨,枯骨旁放着一把银色的匕首。

    “阿姐——”乍看到棺木的枯骨,苏星辰再次呕出一口血箭,声音凄厉又绝望,“阿姐,真的是你……”

    苏星辰爬进棺木里,将白骨抱在怀中,放在心脏的位置,仿佛阿姐倚在他的怀中。

    “阿姐,我是星辰,你不要怕,星辰陪着你。”苏星辰双目赤红,低声喃喃,抱着白骨,缓缓躺进棺木里,“阿姐,星辰说过,这一辈子不求与你同生,但求与你共死。”

    血红色的夕阳罩着他的面颊,缓缓又沉了一寸,苏星辰双眼空茫地看了一眼夕阳。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朝这边而来。

    苏星辰的神志一下子清醒过来,从棺木中一跃而起,眼底腾起浓烈的恨意:“不,我还不能死,大仇未报,害死阿姐的人还活着,段飞白还活着,我怎么能死!”

    他双手捧着白骨,如情人耳语般呢喃着:“阿姐,黄泉路上多等我一会儿,待我手刃仇人,便来找你。”

    (2)同生

    距离段无双围杀鬼公子之战,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段无双下令封口,鬼公子凭空消失的消息并没有流传出去,所有人只当是东方玥杀了鬼公子。

    东方玥如愿地坐上武林盟主之位,而花神教也迅速在这半年内壮大,成为魔道第一派,与武林盟形成分庭抗礼之势。

    不过,这些与苏星辰已无关了,如今的他,只想守着他的阿姐。

    苏夕颜被风临止刺了一剑,所幸的是,那剑偏离心脏一分,留下苏夕颜一条命。谁也不知道,这偏离的一寸到底是意外,还是风临止手下留情。

    苏夕颜的身体逐渐好起来,关于她消失的那一段时光,苏星辰没有主动提起,苏夕颜也绝口不提,他们都当做那件事从未发生过。

    又是一年春来到。

    日光微醺,炊烟袅袅,屋前的篱笆上开出新的牵牛花。

    厨房里,一碗热气腾腾的的青菜肉丝面刚出锅,空气里泛着浓郁的葱香,盛好面后,苏星辰又煎了个金黄的蛋,摊成饼的形状,盖在面条上。

    这样一来,小小的一碗面条,就显得丰盛很多。

    “吃饭了,阿姐!”苏星辰推开屋门,带进一阵风,苏夕颜刚起床,脸色还是懵的。

    苏星辰坐在苏夕颜身边,在她的脸颊上印下一吻,沙哑着声音,暧昧地问道:“昨晚星辰伺候得阿姐可舒服?”

    苏夕颜黑白分明的眼睛瞧他一眼,似是有些羞恼,脸颊不由得泛起微微的红润,垂下脑袋去,不肯说话。

    苏星辰的手臂缠上她的脖颈,将她搂入怀中,在她的头顶印下细密的吻:“阿姐,我爱你。”

    过了一会儿,苏夕颜小声问:“星辰,我那天穿的嫁衣呢,我想再穿一回给你看。”

    虽然两人已经在一起,但还未正式举行过婚礼,一直把苏夕颜捧在手心里疼爱的苏星辰,像是忘记了这件事,从来没提过。

    苏夕颜不愿明言,只好暗示他一下。

    她不知道她不在的这段日子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记得那日她是穿着嫁衣醒过来的,苏星辰一如既往地待她好,却又缺了点什么,从前那个一眼就能被她看穿心事的小狼狗,如今学会隐藏心事,教她再也看不透了。

    “那件嫁衣破了个洞,已经被我扔了,阿姐若想穿,我下山去为阿姐裁一身新的。”苏星辰眼神黯了黯,垂下眼睑,温声说道。

    “我不是喜欢穿嫁衣,我是喜欢做星辰的新娘子……”苏夕颜的语气软软糯糯的,带着点讨好的意味。

    “我再带一对红烛回来。”苏星辰哄道。

    苏夕颜顿时笑逐颜开,重重地点了一下脑袋。

    苏星辰回来的时候,果然带了一对龙凤红烛,他将红烛点上,穿上红衣,与苏夕颜对着明月拜了天地。

    “明月为证,苏星辰愿娶苏夕颜为妻,今生今世,只爱苏夕颜一个人,若违此誓,就罚我千刀万剐、永不……”

    “星辰!”苏夕颜疾声打断他的话,握住他的手,贴在自己的心口,“星辰的心思我都明白,不必发如此重誓。”

    她实在怕,那些誓言都应验了。

    不管如何,只要苏星辰还在她身边,还爱着她,她就满足了。

    她已经一无所有,不能再失去苏星辰,不管他心里装着谁,爱着谁,只要他还爱她,就已足矣。

    她从始至终所求的,唯独苏星辰一颗真心。

    红烛高照,明月成霜。

    夜色褪尽后,天光穿过半开的窗户,照在床幔上。苏星辰睁开眼睛,低头看了一眼倚在他怀中的苏夕颜,心间不由得涌上一股暖流。

    苏夕颜还在睡,昨夜累着她了,苏星辰偷偷亲了她一口,抬眼望着桌上已经燃到尽头的红烛。

    蜡烛的托座上,堆满着蜡泪,一片红彤彤的。

    卖红烛的是个老婆婆,看出他的满怀心事,不由道:“小伙子,都要娶媳妇了,怎么还不开心?”

    苏星辰当即愣住:“婆婆怎么看出我……”

    “你这心事都写在脸上了,这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不开心归不开心,可别委屈了自己的娇妻。”

    “婆婆所言极是,只是我有一事想不明白。”苏星辰微微皱起眉,苦恼地说道。

    如今的他,暴戾的性子收敛了不少,有了苦恼和不开心,也会主动寻求开解,而不是似从前那般肆意妄为,不开心就要别人的命。

    “婆婆,您说,一个人怎么会同时爱两个人?”苏星辰的眼前,总是有一道人影挥之不去,那人和苏夕颜有着一模一样的脸孔,但他知道,她不是苏夕颜。

    她也是他的阿姐,待他好,纵容着他。

    他忘不了她。

    婆婆闻言大笑起来:“这人心啊,是最捉摸不透的,你瞧,这世上的男人哪一个不是三妻四妾,他们爱的,可从来不是一个人,只是他们的爱,太过短暂,女人没了那鲜妍明媚的容貌,这恩宠也就到了尽头。”

    “我自然不是这等肤浅之人,我的爱虽比不上日月星辰永恒长久,但会一直延续到生命的尽头。”

    “不管你心里爱着几个人,眼前这个才是最重要的。听婆婆一句话,怜取眼前人。”

    “怜取眼前人……”苏星辰喃喃重复着,忽然好奇,“婆婆爱过几个人?”

    婆婆笑了,坦然道:“我有两任丈夫,他们在世的时候,我都爱他们如生命。”

    苏星辰豁然开朗:“婆婆,我懂了!”

    他有两个好阿姐,他爱她们如生命,不管他最后得到了谁,眼前这个,才是他应该倾尽一生去珍爱的。

    “阿姐,我爱你。”苏星辰抱紧了苏夕颜,在她耳边低声说道。

    睡梦中的苏夕颜不由得扬起嘴角。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连连 1个;

    ——

    番外已全部更完,真的完结啦*^▽^*

    谢谢每一个订阅的小伙伴,群吻你们~超爱你们~

    新文动态可戳作者专栏,也可以顺手收藏一下作者哒* ̄︶ ̄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