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怎么那么可爱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1章 一分可爱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你怎么那么可爱》by绿妞妞

    你陪我长大,我许你余生。

    愿每一个看文的你,都能收获理想中的爱情。

    4月22日存稿。

    ***

    江淼是在8岁那年,搬进陆宅的。

    那时正逢陆夫人江林珏面临事业危机,急需转运的关键时期。

    她向来迷信,大到公司结构,小到家中摆设,全是按照风水设计,无一例外。

    那一年,她最为信奉的大师断言:“陆夫人,你命里缺水,因此导致行运不佳,必须得多多‘补水’,方能扭转今年的运势啊。”

    此后,她不仅在家中后院建塘养鱼,更是收养了一名命中带水的女孩,而这个女孩便是江淼。

    江淼犹记得她第一次踏入陆宅时的情景——

    当时的自己,穿着一身样式陈旧的童装,又瘦又小,宛如一只丑小鸭,与这栋富丽奢华的别墅,显得尤为格格不入。

    她几乎是仰望着这宛如城堡般的房子,不自觉地低下了头。

    她孤零零地站在大门的入口,垂眸盯着自己的脚尖,看着不远处那昂贵的波斯地毯,脚趾下意识蜷缩了下,驻足在原地,再也不敢向前踏进一步。

    于她而言,这里的一切都是陌生,且令她惊叹的。

    她的小手来回搅动,不安与无措的情绪,几欲将她这双弱小的肩膀给压垮。

    许是察觉到身后半晌没有任何动静,江林钰倏地回眸,冲着这犹如兔子般惊慌失措的小姑娘招了招手,一双眼仿佛盈着春光般柔和,笑着对她说道,“淼淼,过来。”

    江淼愣愣地盯着前方的某一点,仍旧微垂着脑袋,不好意思地嗫喏道,“阿姨,我……鞋脏。”

    说着,她准备脱下自己的鞋子,赤脚踩在那名贵的波斯地毯上。

    江林钰却是摇头失笑,全然不在意女孩那双灰蒙蒙的球鞋会弄脏她新买的地毯。

    她眉眼弯弯,几步走来,温柔地牵起了江淼的手,带着她走进了那个对她而言,全然陌生的家,也从此改变了她的一生。

    ……

    后来江淼才知道,在那个家里还住着一个小少爷,名叫陆星辰——脾气差,性子乖戾,上能日天,下能日地,简直令身为女强人的陆夫人也束手无策,头疼至极。

    当然,这样的小霸王,不论是身在何处,都会成为与他共同长大的孩子们的噩梦。

    很不幸,江淼便是那个陪他一起生活了8年的孩子。

    这8年里,他拽过她头发,撕过她作业本,摔过她心爱的玩具,甚至一次又一次地斩断了她的桃花运。

    每每想到这时,她便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几巴掌扇死这个混蛋,让他离自己要多远有多远。

    只可惜,天不遂人愿。这不,这个混世大魔王,又和她考上了同一所高中,文理分科后,更是与她分到了同一个班。

    她每天辛辛苦苦,熬夜学习到转钟,才靠实力分进了理科实验班;人家上课睡觉,下课闹事,放学网吧吃鸡到天明,可那又如何?人家的爹多狠啊!直接出资给学校建了一座艺术楼,专供艺术特长生学习美术、各种乐器演奏及声乐表演。于是乎,这个让她本就恨得牙痒痒的小少爷,就这么轻飘飘和她分进了同一个班。

    瞧瞧,这就是家里有矿与普通学生之间的差距。

    啧,人生啊!就问你讽刺不讽刺?

    不过,讽刺归讽刺,生活还是要继续,高二的文理分科才刚开始,她才不愿因为那个二世祖而影响了心情。

    只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太他妈骨感了!

    这不,下课才三分钟,同班的毓筱筱便气喘如牛地跑进了班里,那模样看上去仿佛下一秒就能断气,“江……江淼……你……你快去看看吧……你……你哥又……又和人打……打起来了……”

    毓筱筱口中所指的那个“你哥”,说的就是大魔王陆星辰。

    从小到大,有不少人好奇江淼与陆星辰之间的关系,为了避免误会,也懒得一遍又一遍地解释,江淼一遇到有人询问类似的话题,都会敷衍地回答,“他是我哥。”

    当然,也曾有人质疑过,“你哥?亲生的吗?可你们俩长得怎么一点也不像?而且也不同姓。”

    江淼向来性子冷淡,不愿将简单的事情复杂化,一句话干脆利落,“一个像爸,一个像妈,一个随我爸姓,一个随我妈姓。怎么了?不行吗?”

    她当时的这句话竟是将对方堵得脸红脖子粗,尴尬地立在了原地。

    也是因此,再也没人敢拿着她和陆星辰的关系说事了。

    不论是老师,还是同学,全都默认了陆星辰是她哥的“事实”。

    此时,相对于毓筱筱的慌乱无措,江淼倒是气定神闲得有些不真实。

    “淼淼?”

    见对方仍埋头折叠着自己手里的千纸鹤,每一个对折,都不允许有半丝的不完美,就仿佛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隔绝了周遭的一切喧嚣浮华,毓筱筱忍不住又唤了她一声。

    江淼这才缓缓抬头,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笑意,“不用担心,他皮糙着呢,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毓筱筱,“……”

    真的是亲妹妹啊!敢情还是她白担心了一场?人家妹妹根本就无动于衷?

    江淼折到第三只千纸鹤时,课桌抽屉里的手机开始震动,提示有新的微信消息。

    她低头点开——

    江河湖海(陆夫人江林钰):【今天文理分科第一天,帮我看好星辰那个臭小子,别让他白瞎了我和他爸为学校出资的那座艺术楼。】

    江淼无奈扶额,太阳穴跟着突突直跳了几下。

    这些年,无论陆星辰怎么欺负她,但陆夫人对她却是极好的。

    身为孤儿的她,比谁都要更懂寄人篱下的感觉,因为,他们无论身处何处,那里——都不会是他们真正的家。

    可是,当她漂泊辗转了三个家庭后,这个名叫江林钰的女人,却是捧着一颗真心,给予了她一个真正意义上温暖的家。

    所以,她就算时常对陆星辰恨得牙痒痒,也不得不看在陆夫人的面子上,一再退让。

    就如同此刻般,她即使再怎么不愿管那小魔王的闲事,也不得不因为陆夫人的一条信息,就摇头起身,无奈叹息,“他在哪儿?”

    这句话,她是对着毓筱筱说的。

    “啊?”

    毓筱筱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愣了几秒,尔后明白过来,立即回复,“在学校新建的艺术楼附近。”

    “知道了,谢了。”

    说完,江淼便一阵风般地离去了。

    当她赶到学校艺术楼时,两方人马战况激烈。

    她眼见着陆星辰揪住其中一人的衣领,冷冷的目光犹如冰刀子般剐在了对方的脸上,“刚刚说的话,你有种再说一遍!”

    被他揪住衣领的男生名叫韩浩,今年19岁,大他们一届,留过级,进过少年看守所,也是学校里有名的混混,据说15岁时,就在道上认了好几个干哥哥了。

    也是因此,养成了他在学校里横行霸道,目中无人的性子,根本就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或许是验证了那句“一山不容二虎”,陆星辰与韩浩这两个校园扛把子,一见面就犹如火星撞地球,互看不顺眼,恨不得当场就拼个你死我活。

    这会儿,韩浩冷嗤回应,眼神里满是阴婺,“老子说了又如何?你以为学校里的同学们都不知道,江淼根本就不是你家亲生的?你们家那稀烂的家庭关系,还不知道背地里存在着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呢。呵……你当老子不知道她就是表面上孤高冷傲,骨子里还不知道是个什么德行呢?不然,明明就不是亲生的,她又怎么能把你爸你妈都哄得团团转?说不定,人家就和你爸有一腿呢。”

    江淼闻言,面上一白,本是准备冲过去,横在两人中间的她,双拳紧紧地攥着,身子不住地颤抖。

    这也是为什么她会向人解释自己与陆星辰之间只是兄妹的关系,毕竟,这年头恶意揣测他人、诋毁重伤他人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明明就不了解实情,却还能编织出一段肮脏的关系,肆意泼脏水,死活硬扣在她的头上。

    像今天这样的诋毁,已经不是第一回 了。

    江淼深吸一口气,又吐了出来,如此反反复复了五遍后,她闭着眼,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没事的,反正又不是没经历过,她又何必在意呢?

    这么想着,她将心底里所有的委屈、不甘、愤怒等情绪都硬生生地压了下去,在陆星辰即将出拳的那一秒,挡在了两人的身前,眼眸极冷,一字一顿道,“陆星辰,你妈让我看着你,别惹祸了,跟我走吧。”

    陆星辰的拳头停在了离她脸颊还有几毫米的地方,惊了他一身的冷汗。

    静默了数秒,他将心底里残留的余悸,兀自压了回去,拽着江淼的胳膊,气急败坏地吼道,“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小爷我干架的时候,你就给我离远点!”

    他胸口剧烈起伏,彰显着他此刻的怒气与后怕,差一点他的拳头就挥到了她那白嫩的脸颊上。可是接下来的那句“不然小爷我不小心伤到了你怎么办”,在对上她那双清冷的眼眸时,硬生生地堵在了嗓子眼,瞬间转变为一句,“免得影响小爷我发挥!”

    江淼早已见怪不怪,扯着他的胳膊,二话不说,就将他带离了那个是非之地。

    两人走出了几米的距离,少女猛地回眸,冷若冰霜的眼里,仿佛淬着寒冰,“韩浩是吧?你有那个闲工夫造谣生事,诋毁我的清白,还不如多关注关注你自己的女朋友,她傍大款时的那个嘴脸,看了可真让人恶心!怎么?头顶一片青草地的感觉如何?爽吗?”

    说罢,她不做任何停留地离开了,徒留下韩浩一人站立在寒风中,脸上的青筋暴起,青白一片,仿佛下一秒就能当场自爆。

    陆星辰被江淼拽着,隐隐有想要挣开的意思,“江淼,你赶紧放开小爷,小爷现在就要回去把他揍得满地找牙!他妈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你把他打了然后呢?”江淼回眸,不耐地松开了他,“然后再被人告到校长那儿?请家长,让你爸妈来个混合双打?你就爽了?”

    陆星辰,“……”

    两人走了一段路,静默了良久,谁也没再多说一句话。

    江淼更是懒得搭理这个小祖宗,陆星辰双手插兜,就连走路的姿势里,都溢出了几分桀骜不驯,那吊儿郎当的模样,简直是欠扁极了。

    江淼目不斜视地望着前方,眼看着还有几步路就要回到教室,她一直提着的那口气,总算是松了下来。

    可还没等她庆幸完回班后,两人一个在第一组,一个在第四组,上课铃一响,就能彻底无视掉这个讨人厌的小霸王时,身边的陆星辰竟是倏地停下了脚步,眉心微蹙,脸上含带着薄薄的怒气,冷不丁地道,“江淼,你以后别在其他人面前说我是你哥了,小爷我没妹妹。听懂了吗?”

    江淼被他一句话给堵得差点背了气。

    当她愿意有他这么个人见人嫌的哥呢?这闯祸精还真敢往自己脸上贴金!

    可是,江淼不知道的是,剩下的那句话,陆星辰一直没能说出口——谁他妈想做你哥啊?小爷我他妈要做也只做你男人!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