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怎么那么可爱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70章 七十分可爱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陆星辰与江淼儿子出生的那一天,连绵延续了一个多星期的雨天竟是奇迹般地放晴了。

    这对于陆星辰一家上下来说,完全就是个意外的惊喜。

    他们的儿子小名水水,大名陆昂,个性从小就是妥妥的冷酷狂拽霸道总裁一枚,长相随了他妈,五官精致,可气质中又带了许多男性的阳刚。

    水水从小就对很多事情兴趣缺缺,话少喜静。

    陆星辰一度怀疑他的儿子是不是语言表达能力出了什么问题,以至于回答上永远都是能有多简短就有多简短,仿佛多说一个字都能要了他的命。

    就比如此刻,水水6岁,正是对万事万物都充满了好奇心与求知欲的年纪,可他的儿子呢?好不容易一家人抽空出门带他来了海洋世界,他全程不言不语,仿佛隔绝了世间的一切,活在了自己一个人的世界,谁也进不去。

    陆星辰急了,扯着自家媳妇,低声嘀咕,“淼淼,你说咱儿子不会有自闭症吧?”

    江淼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胡说八道什么呢你?我看你才有病吧?有你这么诅咒自己儿子的吗?”

    “那你说,别的孩子一来这里,怎么全都叽叽喳喳个没完,就他一个人连个屁都不放一声?”

    江淼简直被他给气笑了,“难道人人都跟你一样,像个话痨一样,才算正常?行了,你就别瞎操心了,水水他就是话少而已。”

    陆星辰,“……”

    这哪是话少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个哑巴。

    单凭他这个半天憋不出一个字的性格,以后要找媳妇,人家岂不是得天天猜测他的心理活动了?

    江淼见陆星辰不断摇头叹气,活像是“家门不幸”的模样,忍不住朝天翻了个白眼。

    她缓缓地走至了水水的身边,俯身问,“水水,你觉得这些鱼儿都好看吗?”

    “还行。”

    “那你认识这是什么鱼吗?”

    水水满是不解地回眸,“妈,这上面不是有标记名称吗?难道你不认识这几个字?”

    江淼,“……”

    话是多了,还知道用反问句了,可她听着怎么就这么心塞呢?

    没法,和儿子聊天,就算是没话找话,也得硬着头皮撑下去啊。

    于是乎,堵心妈妈,在线尬聊,“妈妈认识,妈妈就是想考考你。”

    “哦。”

    然后……就没有然后。

    这简直就是个话题终结者的范本啊。

    陆星辰在一旁捂嘴偷笑。

    江淼正愁无处发泄,看到他这副幸灾乐祸的模样,不禁冷哼一声,猛地一个暴栗敲在了陆星辰的头上,疼得他吱哇乱叫,瞬间回到了三岁。

    “儿子,你看你妈,一天到晚就会欺负你爸。”

    陆昂早已见怪不怪,中肯回答,“你不就喜欢她打你吗?”

    陆星辰气得炸毛,“你小子再胡说一句试试?”

    “妈,爸爸凶我。”

    “陆星辰,你都这么大人了,怎么还和一个孩子一般见识?”

    “我……”

    “我什么我?你没错吗?”

    陆昂神补刀,“妈妈,爸爸这样子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陆昂,你的天文望眼镜没了。”

    陆昂一听这话,小脸都吓得变了色。

    到底是年纪小,喜欢的东西总想要立刻得到,小孩子心性便是如此。

    最近他迷上了天文学,死活想要一台属于自己的天文望远镜。

    陆星辰也就掐住了他这一点,不止一次以此来威胁他。

    不过他还有一个坚实的后盾——他的妈妈。

    专治陆星辰这种“小人”。

    于是,他小嘴一扁,戏精附体,“妈,爸爸威胁我,呜呜呜……”

    陆星辰:???

    这怎么还哭上了?

    “陆星辰,你幼不幼稚啊?居然拿天文望眼镜去威胁一个孩子?”

    陆星辰,“……”

    得,反正他说什么都是错的,这两人才是一路人,他就是个意外。

    ——

    回到家,三人都有些累了。

    “水水,早点睡吧。”江淼揉了揉陆昂的小脑袋。

    “妈妈,我今天想和你睡。”

    陆星辰闻声脸色大变,“你再说一遍?”

    “我要和妈妈一起睡。”

    陆昂故意将“一起睡”三个字加重了好几度,就差吐出舌头气死他了。

    “呵……你骗谁啊?你从小到大就没黏过你妈,今天居然破天荒地要和你妈睡觉?你说,你是不是故意报复你爸,就因为今天我拿天文望远镜的事威胁你了?”

    陆昂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挽住江淼的胳膊,破天荒地撒娇卖萌,“妈妈,行不行嘛,我今晚要和你一起睡。”

    江淼,“……”

    虽然她很高兴儿子这么依赖她,可怎么就是觉得有点怪怪的呢?

    “你都多大了,还要你妈陪睡?”陆星辰扯住自家儿子,“起开,滚回你自己的房间去。”

    “陆星辰,你对儿子就不能温柔一点吗?”

    “他现在都要和我抢老婆了,我还能对他温柔?”

    江淼,“……”

    “我不管,我就要和妈妈一起睡。”气死爸爸。

    江淼没辙,只得勉强答应,“行吧,就这一次,下不为例。你长大了,是小男子汉了,也该独立了。”

    “嗯,我知道。”

    于是乎,这场父子大战,最终还是以陆昂牵着江淼的手,满脸得意地进了主卧为最后结果。

    进房后,陆昂一直假睡,等到完全确认江淼睡熟了以后,才蹑手蹑脚地出了房门。

    客厅里一片漆黑,唯有一个人影枯坐在沙发上,开灯的那一瞬,陆昂就差吓得叫出声来了。

    “爸,你是鬼吗?大半夜不睡觉,关灯坐在这儿,想吓死我吗?”

    “呵……我不仅想吓死你,现在连杀了你的心都有了。你说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你,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讨债鬼?”

    陆昂轻笑,“爸,你想和妈妈一起睡吗?”

    陆星辰闻言,前一秒愤慨恼怒的心,瞬间就平静了下来,“废话。”

    “我可以和你换回来,但是……你必须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陆星辰冷哼,“年纪不大,心眼倒是挺多的啊你,敢情你今天折腾了这么多事,就是在这儿等着你爸我呢?”

    这都什么事儿啊?

    “你就说答不答应吧。”

    “小小年纪,说个话怎么老气横秋的。”

    “爸,不准转移话题。”

    陆星辰偏不就范,“反正也就一晚上,不和你妈妈睡我又死不了。”

    陆昂到底年纪小,随便一蒙,瞬间就慌了,“爸,那可是你最爱的妈妈啊,你忍心让他和别的男人一起睡吗?”

    “臭小子,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什么叫别的男人?你充其量就是个小屁孩!”

    “那我明天就和妈妈说,你一点也不在乎她,根本就不想和她一起睡。”

    “在不在乎不是用嘴说的,你爸我喜不喜欢你妈,她会不清楚?还轮得到你这个小屁孩在这儿挑拨离间呢?”

    陆昂,“……”

    成年人的世界怎么就这么复杂?

    他怎么就听不懂了呢?

    不该啊!爸爸平时最黏妈妈了,这会儿怎么不能一起睡觉了都如此淡定呢?

    装!他一定是装的!

    小小的陆昂始终坚信,他的爸爸现在所表现出来的一切,都只是在糊弄他。

    想通了这一切后,他反倒是不急了,“那既然这样,我就回房继续陪妈妈睡觉了。哎……妈妈一个大人睡觉怎么还总是掀被子啊,我还是个宝宝,可不会帮她盖被子,她明天要是生病了,就只能去医院了。”

    “你……”

    陆星辰被他一句话噎得差点吐血。

    小兔崽子,好的不学,居然还学会威胁他了?

    行,打蛇打七寸,他儿子这回是真的逮住了他最在乎的了。

    谁让江淼是他心尖尖上的人呢?

    屈服就屈服吧,又不能少了一块肉。

    “行吧,直接说事。”

    “我爸最可爱了。”陆昂总算是取得了“战斗”的胜利。

    “得了吧你,少拍马屁。”

    “爸,其实呢,我就是想要一台天文望眼镜,你也知道,我想要好久了。”

    “我不答应给你买了吗?”

    “可是你总是拿这个威胁我,还一直拖着不给我买。你说……这事是不是该尽快解决啊?”

    陆星辰咬牙切齿地挤出了几句话,“明天我就让助理替你选好,给你这个小祖宗买到手,你满意了吗?”

    “满意,非常满意。漫漫长夜,那我就不打扰爸妈休息了,先回房了。”

    语毕,陆昂一步三跳地回了房。

    陆星辰在他身后长长地叹了口气。

    谁说他儿子自闭了,这他妈简直就是个魔鬼啊!

    哎……

    一声叹息过后,陆星辰打开了主卧房门,偷偷地溜了进去,望着江淼安静甜美的睡颜,他突然就笑了。

    心间莫名泛起了一丝甜蜜,浓浓的满足感,令他忍不住轻声喟叹。

    只要能和老婆睡一起,其他的都不是事。

    他心满意足地躺了下来,伸手揽住了江淼,在她低声的呢喃中,吻了吻她的发顶。

    仔细聆听,便不难发现,她嘴中吐出的那句呢喃——

    “星辰,抱抱。”

    也是因为这声呢喃,他的心从里到外都暖了个遍。

    原来,他最爱的人,在睡梦中都不忘呼唤他的名字,期待着他的怀抱。

    这种被最爱之人需要的感觉,怎么就这么甜呢?

    突然之间,他就不怎么埋怨陆昂了。

    他的儿子虽说拿这件事威胁了他,让他不得不就范,但也歪打正着地让他明白了江淼对他的爱。

    ——从始至终,无可替代。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