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怎么那么可爱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74章 七十四分可爱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陆昂八岁那年,他的妹妹陆鹿露出生了。

    之所以给妹妹取名为陆鹿露,是谐音666的意思,陆星辰和江淼都希望她能一生顺遂,平安喜乐。

    当然,也有很多人会疑惑,江淼和陆星辰为什么要等到陆昂八岁才生第二胎。

    一来是因为江淼生完陆昂以后,落下了很多病根,一直在调理身体,那样的情况下,她根本就不适合怀孕;二来真的是因为陆星辰心疼她,不愿她再遭受一次生孩子的痛楚。

    于是,这事就这么一直拖着,直到去年一切条件具备,江淼才决定给陆昂添一个弟弟或妹妹。

    三十出头的女人怀二胎并不少见,少见的是隔了这么多年才打算要第二胎的她,竟然容颜未变。

    时光并未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老天好似对她也有着格外的眷顾。

    因此,只要是她不自爆年纪,所有人都只会认为她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

    话题再回到陆昂妹妹陆鹿露的身上。

    陆鹿露小名果果,和哥哥陆昂的小名合起来刚好是水果。

    江淼感觉,自家闺女从小就和自家儿子交换了性别,儿子吧跟小姑娘似的安静;女儿嘛跟男孩子一样野。

    从小就继承了自家父亲大魔王本性的果果,在小区内可谓是霸道蛮横出了名。

    自从有了这个妹妹以后,陆昂不知道增添了多少麻烦事。

    不是得在她出门玩的时候看着她,别让她动手打人;就是得在她翘课逃学的时候,满大街地逮她。

    可悲的是,父母很忙,所有教育她的重任,都落在了他这个品学兼优的哥哥肩上,这令他一度崩溃,甚至有那么一瞬,竟产生了想要掐死她的冲动。

    关键是果果在父母亲戚面前还特能装,整一个人精,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嘴甜会哄人,即便平常表现不怎么好,也深得长辈们的喜爱。

    反观是他这个从小到大都不让父母操半点心的懂事哥哥,因为不善表达,会莫名给人一种疏离之感。

    对比之下,妹妹果果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而他呢?就是个为了渣妹操碎了心的可怜哥哥。

    初中时,一家人为了果果该选择哪所学校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许是因为江淼意识到了这么多年来,家人对果果的溺爱程度太过,才导致她犯下的混事一件比一件更为恶劣。

    担忧之下,江淼也急切地希望能纠正她所有的不良习性。

    因此,她决定狠下心,送果果去本市最为严苛的封闭式学校念初中。

    传闻,只要是进入那所学校熏陶的孩子,哪怕你过去再如何不服管教,毕业后,也能让你乖顺得犹如一只绵羊。

    陆鹿露当然不愿去,一哭二闹,就差三上吊了。

    可这次江淼是铁了心要送她去那所学校,不论谁劝都没用。

    果果只得将希望寄托在了哥哥陆昂的身上,“哥,你就帮帮我吧,我真不想去。”

    陆昂这会儿巴不得她能被爸妈塞进那所封闭式学校接受管教,不然这三头两头被请家长,害得他四处奔走,在各科老师面前说尽了好话。

    二十岁的年龄,愣是被她给折磨成了六十岁的心,他能不精神分裂就已经是个奇迹了!

    “去吧,爸妈都是为了你好。”

    “哥,你不能这样对你妹妹啊!我可是你的亲妹妹啊!你和郝甜姐早恋的事我都帮你瞒着爸妈呢,你现在怎么能见死不救呢?”

    陆昂眉心微蹙,冷冷一笑,“你还有脸提你郝甜姐?我和她十次约会,有九次都是因为你在学校闯了祸,我要赶过去替你收拾烂摊子,给莫名打断了。你也是运气好,遇上了郝甜这么个通情达理的嫂子,不然,你哥我的恋爱早就被你给搅黄了。”

    果果心虚地挤出了一个笑容,满脸赔笑,“哥,你这也不能怪我对不对?我哪里知道我每次犯错都好巧不巧地赶上了你和嫂子的约会呢?”顿了顿,陆鹿露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啊哥,这可是你第一次在我面前称呼郝甜姐为我嫂子啊。你说,你们俩是不是已经……已经背着我……那个了?”

    陆昂简直是被她给气笑了,一个爆栗敲在了她的头出来的话怎么半点文化修养都没有?”

    “我说的这不都是人之常情吗?哥,你扪心自问,郝甜姐是不是挺漂亮的,你和她在一起后,是不是就忍不住想亲近她?”

    陆昂简直是无语了,实在是不明白现在的小孩怎么都这么早熟。

    “反正我不管,你这次要是不帮我,我就把你和郝甜姐十五岁就早恋的事告诉咱爸妈。”

    陆昂闻言,摇头轻笑,“随便你。”

    陆鹿露,“……”

    她这是威胁失败了?

    ——

    经过整个暑假的斗争,果果最终还是被江淼和陆星辰押去了封闭式教学的初中。

    临进校时,她一步一回头,活像是只被人给抛弃在路边的可怜小狗,那模样真的是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江淼当然心生不舍,但为了女儿的未来,也只能狠下心了。

    她遥遥地望着果果那离她越来越远的背影,眼眶顿时就泛起了一阵酸涩。

    陆星辰见状,将她牢牢地揽入了怀中,轻声安慰道,“放心吧,果果只会越来越好。”

    她缓缓点头,埋进了陆星辰的怀里。

    此刻,陆昂站立在两人的身后,看着自己的父母相拥而立,突然就有点想念郝甜了。

    三人分开后,他几乎毫不犹豫地给郝甜打了个电话。

    “喂,陆昂。”

    “我刚刚把我妹送去寄宿学校了。”

    “果果同意了?”

    “她当然不同意,但还是耐不住我父母的坚持。”

    郝甜蹙眉叹息了声,似有担忧,“我听说那所初中是军事化管理,相当严格。以果果那上蹿下跳的性子,她能受得了吗?”

    “你就别担心她了,我这妹妹我了解,去哪儿都能独自美丽,把苦得掉渣的日子,愣是活成了身处天堂。”

    “也对,她向来鬼点子多。”

    “我妹的事现在聊完了,是不是也该聊聊我们之间的事了?”

    郝甜微愣,下意识反问,“我们能有什么事啊?”

    他理所应当地回复,“情侣间的事啊。”

    她脸红了大半,也没回话。

    “甜甜,我们多久没见了?”

    郝甜满头雾水,“我们不是昨天还见过吗?我还请你妹妹吃了冰激凌,你都忘了吗?”

    陆昂轻笑,“那不算。有陆鹿露那个电灯泡在场,我都没办法好好抱抱你,甚至是吻吻你了。”

    她没想到他的骚话章口就来,本就红透的脸颊,更是犹如火烧。

    “我们约会吧,甜甜。这一次,只有我们俩,不会再有别人了。”

    郝甜心中泛起了丝丝甜蜜,低低地“嗯”了一声,也不知是害羞,还是本就嗓音轻柔。

    ——

    果果上初中以后,陆昂总算是完全卸下了她这个包袱,有更多的时间用来陪伴女朋友上课、自习、吃饭、看电影,甚至是拥抱接吻,做任何情侣间该有的事。

    大学四年,陆昂拥有着超高的人气,女性拥护者更是多不胜数,可他始终用情专一,独宠女友郝甜一人。

    这不禁让人怀疑,郝甜一定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这辈子才换来了这么个完美男友。

    为此,郝甜笑而不语。

    他们是没见过陆昂腹黑套路她的时候,也没想过这么一个高冷人设的男人,居然会对她的眼泪束手无策。

    这边的陆昂恋爱谈得风生水起,那边的陆鹿露学习生活苦不堪言。

    一进学校,她就被没收了所有电子产品。

    没有手机、电脑、iad的日子,她简直活得连远古人都不如,彻底与外界断了联系。

    每天除了写不完的作业,看不完的书以外,唯一的娱乐就是对着地上的蚂蚁吐吐苦水。

    “蚂蚁啊蚂蚁,我要像你们一样能缩小自己,从这里爬出这个‘人间地狱’就好了。”

    “你们说,我爸妈,还有我哥究竟是不是亲的啊?居然这么狠心,把我送进这炼狱般的学校,就这么放着我不管了?”

    “好无聊啊!没手机!没电脑!没iad!我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可言?”

    “说是周末就能回家,可是我现在简直就是度秒如年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我真的快要疯了!”

    “人间不值得啊。”

    ……

    她一个人絮絮叨叨了许久,殊不知有一人在她身后,将她的话一字不落地听了个真切。

    “噗”的一声,陆鹿露紧张回眸,却见一男孩双手抱臂,斜倚在树边,勾动唇角,看猴似地睇着她。

    “你谁啊?干嘛偷听我讲话?”

    “这里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地盘?你要在这儿自言自语,被人不小心给听见了,还能怪我?”

    “你……”

    陆鹿露气不打一处来。

    “不过你也挺有意思的,一个人能和蚂蚁聊那么久,我可从没见过你这么有趣的女孩。”

    果果闻言,冷哼一声,径自迈开了步子,连看都没多看对方一眼,就与他擦肩而过了。

    她当时内心的却是:有趣你个大头鬼啊!你把老娘当猴看呢?

    谁知,她还没与他错身而过两步,身后男孩的声音便再次响起,“喂,我叫苏瑾年,你叫什么?”

    果果很显然还在气头上,并不想搭理他,冷哼回应,“倪好超。”

    苏瑾年:???

    这又是什么别致清奇的名字?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倪好超”谐音的意思为“你好吵”。

    这是有人在吐槽他话多呢。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