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虐文女主的锦鲤日常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65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时间对于黎子煦来说就像停止了一般,后来,他们直接蒙上了他的眼睛,等着他的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

    当他从箱子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周之后了,还是因为他发起了高烧他们才他放出来。

    迷迷糊糊中,他听到有人在他耳边说着:“强哥,我看这小子够呛了,要不然咱们就别管他了……”

    “表哥说的对,找个地方处理吧……”

    “不行,这才多少钱,有他在两边都好要挟,你们懂什么!”

    “去他弄消炎药,活不活就看他造化了!”

    声音越来越远,他的意识也渐渐变的模糊。

    当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都疼,他缓缓得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脏兮兮的房顶,还有一个破旧的吊扇。

    一阵脚步声传来,他立刻闭上了眼睛。

    强哥走到黎子煦躺在的床前,皱了皱眉,这小子脸怎么白的像个死人似的,他下意识往黎子煦的鼻子下面探了探。

    然后松了一口气,虽说呼吸很虚弱可很均匀,他摸了摸黎子煦的额头,又松了一口气,看来是退烧了。

    强哥冷眼望着黎子煦,目光中透着复杂,他可真是命大啊,高烧一直不退喂了不少药可就是一直不退烧,抽了大半夜,把舌头都咬破了。

    没想到现在居然退烧了,他嘴角露出一抹讥笑,这小子真是给自己送钱的,这几天那边要和他通话,要证明他还活着,要真死了那就麻烦了。

    他把被子给黎子煦往上提了提,然后转身离开。

    关门声一响,黎子煦立刻睁开了眼睛,他身体动了动,发现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他撑着坐起来往四周看了看,环境很陌生,已经不是原来待的地方他目光落在床边的一个木凳子上,上面是吃剩的烧鸡和泡面盒,泡面盒上面还冒着热气。

    他的肚子里突然咕噜叫了几声,他舔了舔唇,觉得饿极了。

    自从被这些人绑起来,就没有吃过正常的饭,他们怕自己逃跑,只让他吃少量的东西,除了馒头就是咸菜。

    眼前这些东西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山珍海味,他伸手把泡面盒拿过来,立刻往嘴里送。

    他从来不知道方便面汤可以这么好喝,一口气喝了一半,虽然意犹未尽他还是把泡面盒放了回去。

    一是怕自己现在胃受不了,二是怕被他们发现。

    他刚刚想去门那边看看,外面就传来说话的声音,他立刻把嘴角抹了抹躺回了床上。

    没过多久,门就被打开了,老金和二才醉醺醺的走了进来。

    “金哥,怎么样?你表弟我够意思吧,把压箱底的好酒都给你喝了?”

    “好酒,好酒,你小子平常虽然蔫坏蔫坏的,今天还真是像特么回事。”

    老金手里拿着一个酒瓶晃晃悠悠走到黎子煦床边,“这小子这次可爽了,还让我们伺候他。”

    二才搭住老金的肩膀说:“哥,我去隔壁好睡一觉,你先看一会儿行不。”

    “行吧,哥。”二才现在酒劲儿上来了,真心想去好好睡一觉。

    老金拍着胸脯保证:“就这么一个小崽子,我就算再菜,也不可能看不住他吧?”

    二才一想也是毕竟是小孩子又生病差点挂了,老金要是连这个都看不住就是蠢货了。

    老金看着二才摇摇晃晃的背影,门刚刚关上他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

    强哥安排两人一起看着黎子煦,老金才不会白白替二才看着,他是想强哥来了告他一状,这个二才总阴他。

    他看了一眼床上的黎子煦眼皮慢慢垂了下来,不一会儿就打起了鼾声。

    黎子煦从床上蹑手蹑脚的坐起来,这次他非常小心,他走到门边,回头看了眼老金,后者睡得很香他轻轻把门锁打开,外面黑漆漆的,他顿了几秒然后走了出去。

    他怕被强哥他们追到,用尽全力走着,他本来想直接报警的,可自己在昏迷时候多次听到强哥说有人要他马上处理掉他。

    他怕自己根本见不到爷爷……

    借了路人的电话,可一打电话却是别人接的,是那个把他视作眼中钉的大伯。

    他立刻挂断了电话,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他来到一个小公园想要对付一晚上。

    身体越来越虚弱,他眼前阵阵发黑,看到几米处有个娇娇小小的身影,是个七八岁的小姑娘,他咬牙走了过去。

    这时余光看到远处的老金和二才正在和路人说着什么。

    他心里一跳,糟了,没想到他们找的这么快,早知道刚刚就直接报警了。

    他已经走到那个小姑娘身后,轻轻拍拍她的背:“小妹妹,救我……”

    话音刚落他眼前一阵发黑就倒在了木椅上,他心里有些焦急,别连累这个小姑娘。

    一张清秀白嫩的小脸映入他的眼帘,黎子煦目光一怔随后闪过焦急,“小妹妹,快去报警……”然后眼前一黑,他就失去了意识。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偶然遇到的小姑娘,就像一束阳光照进黑暗阴霾中的他。

    当他睁开眼睛时,透过昏暗的光线他看到了一双清撤如水的眼睛。

    她看到自己醒了,微微一怔嘴角露出一抹很甜的笑。

    愧疚在他心里蔓延,是自己连累了她,他抬眸看向她,“对不起,小妹妹,是我连累了你。”

    本以为遇到这种事,她一定吓坏了,哪知她对自己笑了笑,说了一句让自己很意外的话:“小哥哥,不怕啊,我们马上就会得救的。”

    那是她第一次叫他“小哥哥”,没想到这一叫就是一辈子,自己被这些人绑了这么多天,第一次有人和他说,“不怕啊”,那一刻他的眼睛热热的,他垂下眼眸掩饰着自己的情绪。

    刚想对她说声“对不起”,她就几步走到了自己身边坐了下来。

    那双眼睛好看极了,就像满天的星星在她眼睛里,她对着自己眨眨眼睛,长长的的睫毛像蝴蝶翅膀一样扑扇着。

    “小哥哥,别怕,我来罩着你。”

    黎子煦觉得,有阳光照进了他的心里。

    铁门被粗暴的推开,他下意识的就想把小姑娘挡着身后。

    强哥看着季如意脸色阴沉,当他听到强哥说要把小姑娘处理掉时他慌了。

    他自己被抓,害怕过绝望过,可这个小姑娘她完全是受到自己的连累,即便他死也不能让她受到牵连。

    他下意识的握住她的手,不可思议的小,软软的似乎稍一用力就会伤到她一样,他看着她,她不但没有害怕还对自己眨眨眼。

    目光里竟没有一丝害怕,他心里一阵刺痛,这么小的孩子,他一定要保护她。

    他看向强哥,一字一顿的说:“你们放了这个小妹妹,她年纪小,什么都不懂,我之后都听你们的。”

    可他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嗤笑”,强哥竟然直接让老金去处理掉她。

    那一刻,他打算豁出去了,自己一定要让她活下来,不能让她因为自己被害死,他把她的手包裹在自己掌心目光里透着寒意:“如果她有什么不测,那你们剩下的钱一分都别想要了!”

    他的另一只手里藏了一块碎玻璃,如果他们要带走她,那他只能陪上命也要换回她。

    他抱着必死的决心想要救她,只是他刚刚想要把玻璃放到脖颈处,另一只手就被十指紧扣。

    然后奇迹在他眼前发生了……

    强哥几个人,在不到一分钟之内被废弃的啤酒瓶同时砸晕了。

    他们在的空间逼仄狭小,可这些掉落的啤酒瓶像是故意绕道一样,他和那个小姑娘一丁点也没有被波及到。

    他看着晕倒的三人愣住了,没有人比他更明白这三个人有多恐怖,尤其那个叫强哥的,根本是个亡命徒。

    手掌被轻轻握了握,他抬眸看向她,她依旧笑眯眯的,用略带奶音的声音对他说:“小哥哥,我救了你。”

    他想到刚刚她对自己说的话“小哥哥,我们会得救的”。

    他看着她,只觉得天使也不过如此吧……

    一路上出奇的顺利,在郊区很少有经过的路上,搭上了去市里的一辆送货的车。

    他跟着她回到了她的家,他听到邻居说她跟着继母生活,家里条件很差,房子里透着一股潮湿的味道,他有些奇怪,这样的环境她怎么还可以笑的这么纯真。

    她让他睡到了床上,可他在那个黑暗里的木箱里待了太久,很怕又会变成自己一个人。

    他几乎像抓住浮木似的对那个小姑娘说:“小妹妹,一起睡吧。”

    她像个小大人似的对自己说:“可是我是女生啊,小哥哥。”

    他心里一阵阵懊恼,自己实在是想的太不周全了。

    后来她不小心关了灯,眼前又变的黑暗,他似乎又回到那个狭小的箱子里,手脚捆起来一动不能动,等待他的只有绝望。

    他一把将她拉进怀里,只想告诉她不要留下他一个人,轻柔的带着奶音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进自己耳中,让他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

    晚上,每当他睁开眼睛,不再是无尽的黑暗,而是那个漂亮美丽的瓷娃娃,他小心翼翼的蹭蹭那个瓷娃娃,几乎是祈求的对她说:“瓷娃娃别走……”

    清晨,天刚刚亮,他就醒来了,看着近在咫尺的她,他唇角不自觉的扬起来。

    她睡得很安稳,只是偶尔咕哝一句,他听不清说什么,就用手摸摸她的头。

    他把家传的玉观音轻轻的套在她脖子上,压低了声音对她说了一句:“我会回来找你的……”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