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虐文女主的锦鲤日常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67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沈星辰看着这张脸,她多少次出现在自己梦里,最近他天天会梦到她,他有些等不及了,就算没有黎志远他也要不择手段的得到她。

    得到她,困住她,让她在自己的手心里,然后玩弄她,好好的玩弄她。

    小巧的鹅蛋脸,一双清澈的眼睛,鼻子挺秀笔直,嘴唇饱满圆润不说话的时候微微有些翘,似乎在索吻一样。

    梦里面她可是柔弱到让他有股疯狂的破坏欲,一股难以言喻的快感从心底升起,他的眼底闪过一抹困惑。

    “她们”为什么眼神这么不一样,梦里面的她,弱小无助像朵弱不禁风的小花,而眼前的她,目光沉着冷静,似乎有股与生俱来的自信。

    季如意看向沈星辰,他离自己很近,只有不过一尺多距离,想到原文里他对原主各种摧残□□,她眸色一冷嘴唇抿了起来。

    原文里他结局非常圆满,这本小说走向很奇怪,作者似乎只是为了吸引眼球,只虐女主,剧情根本不顾三观。

    这种人渣,之前她没有顾得着收拾,既然他这么喜欢找死,那就让她好好收拾一下他。

    她动了动手腕,绑的很结实,她弯了弯嘴角,敢绑她,沈星辰的下场她倒有些期待。

    “怎么,原来你是喜欢这一口吗?居然绑着你比较嗨吗?”

    沈星辰挑挑眼角,这个小东西为什么眼神非但没有害怕反倒多了几分笑意呢,似乎在嘲弄他似的。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身上慢慢燥热起来,虽然他喜欢玩弄柔弱的小东西,可是如果把一只小烈马驯服好那乐趣简直妙不可言。

    “现在我们先热热身,等黎子煦来了再好好把事做足。”说完他就伸出手想要去解季如意上衣的扣子。

    手落在几公分处,他停了了下来,嘴角带着几分恶趣味:“听说你是只小锦鲤?招惹你就会倒霉?怎么办?现在我不但要招惹你,还要把你这只锦鲤吞进肚子里呢,你说刺激吗?”

    季如意听完眼神半眯着,声音不疾不徐透出一抹不屑:“就凭你?一个靠着爹的废物?”

    沈星辰听完脸色大变,他两腮的肌肉抖动了几下,表情变的暴戾,他用力的挥起手。

    他力气又急又猛刚刚要落到季如意脸上,身后的门被人猛地推开。

    “少爷,不好了……”

    背后传来急切的声音,沈星辰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下意识收回手上的力气,他刚刚用的力气又过大,腿碰到了床沿然后脚下一滑竟然跪在了床前。

    外面来的是他的保镖,他看到沈星辰整整齐齐的跪在床边,又看看捆住手脚的季如意,他张张着嘴,心里想的是,有钱人可真会玩儿。

    沈星辰脸色铁青着,膝盖痛的他差点叫出来,他深吸一口气扶着床起来转身……

    “你特么谁让你进来的!滚!”

    保镖阿成跟了沈星辰几年,深知这位有多变态,他吞了吞口水开口:“少爷,阿明出事了,刚刚把如意小姐弄回来一出门就被花盆砸了脑袋,现在已经进医院了,大夫说要开脑子,少爷怎么办啊。”

    “滚!”

    阿成看着沈星辰发黑的脸,又看了看床上的季如意还是顶住压力继续说:“少爷,我听说如意小姐挺邪门的,阿明不是她给方的吧……”

    床上的季如意眨眨眼,她方的?

    “再多说一个字,就等着让你妈收尸吧。”

    “不是啊少爷,阿明好好的就被砸了,兄弟们都在议论呢,好多她的传闻,少爷您可别……”阿成没敢把“自寻死路”说出来因为他发现沈星辰脸已经不是黑而是冒着黑气了……

    “滚!”

    阿成张张嘴还是退了出去。

    这次沈星辰直接把门从里面反锁起来,他为了怕节外生枝打算直接把自己想做的做了。

    生米煮成熟饭,等黎子煦来了再多几次好了,他直接把自己身上衣服脱了个精光,然后几步走到季如意跟前直接扑过去……

    咦?只穿着一条内裤的沈星辰觉得自己后颈一阵剧痛,他举着手眼睛一翻头直接砸到了床沿上然后倒在地上。

    小八身体哆嗦着他手里拿着一个实心的玻璃装饰品,看到躺在自己脚下的沈星辰,眼睛里透出强烈的恨意。

    他走到床边,看到季如意手里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把她手上脚上的绳索割开。

    季如意从床上坐起来,活动了一下手抬眸看向眼前的男孩子。

    看起来文文弱弱的似乎比她年纪还小一些。

    “多谢……”季如意虽然不知道他是谁,可凭感觉这男孩子没有恶意。

    小八看向眼前的女孩,神色一怔眼底闪过一抹意外,他抿了抿嘴脸上带着一抹羞涩:“你是如意小锦鲤吗?我在电视上看到过你。”

    季如意刚想说什么,她余光看到地上的身体动了动,她迅速拿起刚刚那个男孩拿着的玻璃饰品直接砸到了沈星辰的头上。

    沈星辰脸朝下趴在地上,头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起来一个大包。

    季如意放下手中的玻璃饰品嘴角一弯看着男孩:“我是季如意。”

    小八看着她眼睛里染上笑意,她和电视上一样,好看又善良,他没说话从衣服兜里掏出一捆绳子把地上的沈星辰仔细的绑了起来,然后又把他的嘴巴用胶带封好。

    季如意本来想帮忙,可身体因为药物的原因还没有什么力气。

    她看着男孩把沈星辰绑好,心里却在想着黎子煦,刚刚听沈星辰的话,抓她是为了对付黎子煦,现在她要立刻去找他。

    “你一会儿换上佣人的衣服,我带你从后门出去。”

    小八从刚刚自己躲着的柜子里拿出一套灰蓝色衣服递给季如意。

    季如意接过衣服,立刻穿好,小八把沈星辰拖到柜子里锁好转身对季如意说:“我送你出去。”

    小八把季如意送到后院的小门前,他把几张钞票塞给她:“过了前面那条街就有出租车,快走吧。”

    季如意看着手中的钱思索了一下握在了手里,她抬眸看向他问:“那你呢?”

    小八没想到她这个时候还会问自己,他眼底染上阴郁顿了一下开口:“我不能走,有事没有做完。”

    小八的语气透着一股决然,季如意不知道这个男孩发生过什么,可他的语气让她有些担心,但现在她要快点去找黎子煦。

    她顿了顿开口:“你保重,不要做对自己不利的事,我会帮你的,祝你好运。”

    小八听完弯弯唇角,清秀的脸上浮现一抹笑意,他点点头,“嗯,我知道。”

    他看着季如意的背影直到她消失在自己视线,他眼神慢慢沉下来,轻轻的关好小门。

    他看向二楼左边的窗户,眼底迸发出强烈的恨意。

    ——

    黎子煦看着手里的文件抬眸看向自己大伯,他眼神变冷淡淡的开口,“大伯,这东西签了你就放了爷爷吗?”

    “是啊,子煦,大伯知道你孝顺,爸有你这样的孙子真是他老人家的福气。”黎志远笑呵呵的语气还透着一丝亲昵。

    他看向黎子煦手里的文件,这些文件是关于黎子煦持有的股票赠予手续。

    他看着黎子煦目光透出一抹复杂,长的可太像老二了,尤其是眼睛,每次和这小子对视都让他心里有股悚然的味道。

    黎氏他要拿回来,现在让黎子煦签字不过是做做样子,他要的是黎子煦的命。

    只有他死了自己才能高枕无忧,黎乔正这个老东西,自己还要用他对付董事会那帮老东西,现在他还不能死。

    等把黎子煦弄死了,他再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那他就只能听自己的,任自己摆布。

    黎子煦没说什么直接在文件是签了字,他刚刚签完,文件就被拿走。

    “我的好侄子,真是听话,大伯忘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那个女朋友现在被星辰给藏起来了……”

    他的话让黎子煦脸色一变,黎志远看到心里一阵爽快,嘴角露出一抹得意,“你也知道,星辰这孩子就喜欢玩一些刺激东西,子煦,听大伯的话那那个小姑娘就能平安回来,怎么样?你听吗?”

    黎子煦神色慢慢变冷,眸子里透着深寒,他手握成拳,沉着声音开口,“大伯,你说怎么听呢?如果听了你也不放呢,那我找谁说理去?”

    黎志远听完一愣笑出声他指着黎子煦摇摇头:“你这个孩子真是一点没有变,现在这种情况你不明白吗?除了听我的,你没得选择。”

    黎子煦冷笑了一声身体靠向后靠去,“看来大伯这次是打算破釜沉舟了,开弓没有回头箭,我怕你以后后悔都来不及,这次爷爷不会再对你手下留情了。”

    “闭嘴,我是拿回我的东西!你是什么东西!在这儿和我阴阳怪气的!”

    黎志远斯文的神态变的暴戾,他站起来指着黎子煦喊道:“我让你现在跪在我面前,要不然你的女朋友,还有那个老家伙我让他们生不如死,沈星辰可是说了,你要敢有一点动作就让那个小姑娘被千人骑……”

    他的话音刚落,脖子一下子被掐了住,他大怒刚想说什么,黎子煦把手机屏幕伸向他……

    手机屏幕上是两个白白胖胖的小婴儿,正咧着嘴对着他笑,他看到照片心里一跳眼底染上愤怒。

    他嘴角露出冷笑:“怎么,你以为我在乎吗?你就这点本事吗?”

    黎子煦听完笑了,他松开黎志远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大伯想哪去了,我是想告诉你一个秘密,孩子的妈妈是我的人。”

    黎志远听完脸色大变,淡淡的声音透着寒意传进他耳中,“你说他们是你儿子还是你孙子呢?你说表哥知道会怎么样?”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