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匹妇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204章 局中人(中)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如果不是穆砺琛听力极佳,听到了有人蹑手蹑脚地踩在地面上发出的轻微声响,两人只怕会被射成刺猬。

    没了火堆,零散的树枝所燃烧的光亮已不足以照亮这一片区域。

    失去了目标的偷袭者锁定了他们藏身的石块,点燃火把,倏地扑了过来!

    从他们偷袭的时机、速度,还有此时的疾速身形上判断,这些人身手极佳。而且,重重人影源源不断,似乎有上百人之多。

    穆砺琛和沈弄璋虽然猝然遇袭,但心中却隐隐觉得,这些偷袭者的目标便是他们二人。

    只对付两个偶然落脚在此歇息的旅人,何须这么多人,这种排场,应该是针对穆砺琛而来!

    “都是蛮人,你不要出去!”

    从敌人的身手中辨认出老对手的穆砺琛在沈弄璋耳边低声嘱咐,一闪身,人已弹了出去。

    甫一出手便砍伤两人,踹倒一人!

    受伤之人只发出一点闷哼一声,便又重新扑了上来,大有不死不休的决绝。

    而其他人则更是配合有度,前一拨人出招之后,不论是否伤到穆砺琛,也不论自己是否受伤,全部撤走。第二拨人便从他们之间的缝隙里乍然发起攻击,与第一拨的攻击接续得当,几乎没有破绽。

    饶是穆砺琛出手便会重伤敌人,但对方如海浪一样一层一层地涌上来,没有尽头一般,着实难缠。

    在这样密集的攻击之下,穆砺琛仍旧抵住了他们十几轮的攻击,而丝毫不伤——令人闻风丧胆的朔北战士的死敌,仍旧保持着二十多年前的骁勇。

    沈弄璋躲在石块后观察,知道是因为穆砺琛挡在前面,那些偷袭者才没有机会闯进来伤害自己。经过用心的衡量之后,沈弄璋看准了时机,在又一拨偷袭者冲到穆砺琛身周时,突然冲出去,对着刚绕到穆砺琛后背的偷袭者便连砍三刀。

    由于沈弄璋出击时机恰到好处,被她攻击的三人难以防备,全部受伤,同时,偷袭者们的配合也被打乱,让穆砺琛有了喘息的机会。

    沈弄璋挤到穆砺琛身边,与他背对背,共同对付敌人。

    看似两人扭转了局势,然而,火把之外的黑暗处传来声响,他们竟然还有增援!

    显然,这些偷袭者是铁了心要将他们二人杀死在这里!

    面对一层又一层的包围和死士般勇往直前的意志,便是穆砺琛再厉害,在砍杀了前赴后继的一半敌人后,也还是累了。稍不留神,他和沈弄璋身上便添了几道伤痕。

    “我送你出去!”穆砺琛突然低声说道。

    这是他这一生第三次直面自己的死亡!

    第一次是在胡杨林草场之后被傅柔偷袭重伤,如果没有施辰援手和沈弄璋搭救,穆砺琛必死无疑!

    第二次是在曙城城破那日,他被穆砺玒重伤又毒哑,送给了他的敌人方是时。如果没有桑怀和乔真,他会被叛军撕碎。

    第三次,便是这次。

    这些人有备而来,且从身手上看出都是年轻力壮的朔北人,穆砺琛首先想到的就是铁马钎。

    从秘密渠道而知,他控制了钦州到都城的官方驿站,压住了傅建铮遇险的消息,又利用这消息在敦城刺杀傅柔,失败后逃走。

    铁马钎既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控制钦州的官方驿站,那么,他能及时探到自己和沈弄璋赶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之所以一定要杀死自己和沈弄璋,所为也只有一事——利用他们二人之死挑拨启国和拓国的关系,继而用拓国来对付傅柔!

    傅柔从敦城赶来这里,若是昼夜兼程,六日时间已足够。也即是说,傅柔现在应该就在石盆山附近。

    她到底是看不穿铁马钎的阴谋,还是故意放任为之,想借铁马钎之手除去他们二人,再慢慢清除翰章商队在拓国的根系,在这场偷袭的面前,似乎已经有了答案。

    没有对外宣布铁马钎叛逃,为的,便是今夜吧!

    穆砺琛倒是不怕死,只是觉得如果当真被铁马钎得了逞,傅柔即便将铁马钎抓住押到启国问罪,也不一定能让施辰满意。

    傅柔并不了解施辰,很容易被他理智平和的外表所欺骗。

    施辰平素不争不抢,但心底却雪亮,傅柔这借刀杀人之计瞒不过施辰的眼睛。

    沈弄璋若是被杀,无异于拓国挑衅启国。

    启国自成立到现在也已经有十八个年头,从未兴过刀兵,施辰其实很想展示一下启国的实力,只是没有机会。为了证明启国不容小觑,说不得,施辰很可能会动手。

    为了三国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几年好时光,穆砺琛要保住沈弄璋!

    “出发前我让镐儿和敏儿给大哥带了一封信——如果我们出事,不要迁怒拓国和国君。”沈弄璋怎能不知穆砺琛的心思,虽然累得有些气喘,却仍冷静地说道。

    沈弄璋知道傅柔忌惮自己的实力后,也曾猜想过,以傅柔的决绝,会对她不利,所以不愿再踏进拓国,等着傅柔慢慢褪去杀意。

    然而,傅建铮出事,牵扯着她和穆砺琛的五脏六腑,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只想长出两对翅膀立即飞到钦州,马上找到傅建铮,确认他的安全。

    所以,多方考量,沈弄璋给施辰留了信,以免因为自己而引发又一场战争。

    偷袭者只给了两人说这两句话的机会!

    急促的脚步声已经到了近前,又有一团巨大的黑影出现在眼前,看数量,足有两百人左右。

    穆砺琛和沈弄璋再视死如归,到底还是苦笑出来。

    他们心中还牵挂着傅建铮,可不想就这样死在这里,然而……

    “娘!”

    “爹!”

    一男一女的声音夹在马蹄声中,穿过厮杀的叱咤声,冲进了众人的耳朵里。

    穆建镐和穆建敏!

    他们在外湖看到父亲收了一条密信后便说商队出了问题,与母亲匆匆离开,心中十分疑惑。

    因吕亢之死和父母不再去曙城,穆建镐和穆建敏早已猜出是穆建镐私自参加考试引起了傅柔的猜忌。虽然知道自己做错事,但结果已无法改变,两兄妹终于用自己的眼泪和无能为力感受了世事残酷和人心难测,一时心灰意冷,乖乖地呆在外湖,哪里也不去。

    然而,这一次,母亲临行前吩咐他们去给大舅舅施辰送一封信,两个古灵精怪的孩子便想到是否傅柔又有了新的举动,甚至影响了启国的大宗生意。

    在这样的猜想之下,穆建镐再一次自作主张,私自打开了沈弄璋给施辰的信,这才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更知道了大哥傅建铮生死难料。

    请常平代为将信呈给施辰,兄妹俩只比沈弄璋和穆砺琛晚半天出发,也快速赶来钦州,半个多月几乎没怎么休息,终于在关键时刻成为了父母的援手!

    在全部都是步战的人群里,骑兵有着令人难以抵抗的冲击力和杀伤力,非特别对付战马的兵器,几乎无可匹敌。

    兄妹俩驭马冲锋,刹那间便冲开了包围圈,冲到了沈弄璋和穆砺琛面前!

    “上马!”

    穆建镐甩开手边两匹换乘的空马的缰绳,只一声提醒,穆砺琛已经护着沈弄璋上了马,准备冲出包围!

    但是,任谁都想象不到,这些偷袭者看到他们一家四口即将突围,竟发了疯一样地冲着奔马攻来。

    无法伤到马匹,他们竟合身而上,以血肉之躯扑向马头、马腿硬生生用人墙将四匹马堵住,将沈弄璋一家扯下马来。

    四人落马,再次被围住!

    脚下遍地伤兵、尸体、残肢,血肉模糊!

    虽然参加过几年的狩猎,早已见识过血腥,但砍杀同类和猎杀动物有着极大的区别。

    那些人的嘶喊声,血淋淋的伤口和飞溅的血液,很可能下一瞬就发生在自己身上,这是恐惧的根源!

    穆建镐和穆建敏握剑的手在难以抑制地发抖!

    这就是战场!不,战场比眼前的情景更激烈、残忍百倍,千倍。

    “别分神,眼前的都是敌人,杀完了事!”穆砺琛看出兄妹两人初次血战的不适,勉强逮住机会鼓励道。

    “在敌人想杀了你之前,杀了敌人便赢了!”沈弄璋也附和道,正是穆砺琛曾经最喜欢说的话。

    穆建镐和穆建敏还是第一次看到母亲露出如此凶狠的一面,虽然身手还抵不上穆建镐,但只凭气势便可以压倒穆建镐。

    有父母在身边,又能听到他们铿锵的声音,两兄妹的信心立即增加。且由于不停厮杀,身体开始适应这种强度,手臂的颤抖也逐渐消失。

    身边的敌人再次减少了一半,四人已经气喘吁吁!

    穆砺琛和沈弄璋早已累了,但是两个孩子在身边,令他们紧张的同时,精神也更加亢奋。

    两人不约而同地到了穆建镐和穆建敏的身前身后,由穆砺琛开路,沈弄璋殿后,为儿女开出一条路来。

    “你们先出去,在外面配合。”穆砺琛低声道,语气郑重得像是在部署战阵。

    “不去!死也死在一起!”

    两个孩子已经长大,看破了他的心思,不仅齐声拒绝,更是靠近了身手还不如他们的母亲,极力保护母亲!

    “这么不听话,文珞和丛光怎么办?”穆砺琛从不是矫情之人,直入主题,“死两个总好过死四个,你娘的生意经你们竟然还没有领悟。”

    原本便是生死攸关之时,偏偏穆砺琛的语气像是商人一般,沈弄璋在后面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然而,下一瞬,沈弄璋的后背就挨了一刀!

    这一刀极重,沈弄璋身体一个踉跄,竟站立不稳,摇摇欲倒!

    “娘!”

    在她身边的穆建镐和穆建敏惊叫一声,两柄长剑齐齐刺穿了偷袭者的前胸,接住了沈弄璋。

    穆砺琛见沈弄璋重伤,也立即回援,一家四口,到底还是没能突破重围!

    穆建镐咬着嘴唇,血珠自嘴唇上冒出来,狠狠地扫了一圈敌人,大吼一声,冲到沈弄璋右侧的敌人群里,左手劈手夺过一柄腰刀,一手刀一手剑便一顿劈砍!

    他虽不比穆砺琛十八岁时所向披靡,却也有一身勇悍身手。这一顿绵密的攻击令敌人没有反击的机会,顿时伤了二十几人。

    只是穆建镐力气不继之时,那些有些丰富战斗经验的敌人立即便趁机反攻!

    好在穆砺琛紧盯着局势变化,立时施以援手,将穆建镐保护下来,自己也吃了一刀。

    父母接连受伤,穆建镐和穆建敏反而不再紧张,更现出渴望活下去而奋力抗争的一面。

    这一面,凶残得可怕!

    两人如同初初品尝了血肉香气的虎崽,左冲右突没有章法,只求砍杀最为方便,击杀最快!

    有穆砺琛在旁边辅助,被他们翻搅一阵,敌人又少了一半,只剩下了五十几人!

    虎父无犬子,正是如此!

    就在穆建镐和穆建敏清理了母亲身边的敌人后,远处突然冒出无数箭矢,如飞蝗一样向着他们所在的战团射来!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