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匹妇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205章 局中人(下)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战团最外面的敌人首先中箭,倒下一片!

    穆砺琛眼疾手快,立即拉住儿女和沈弄璋,蹲下身体,将身旁的敌人当成了盾牌来抵挡箭矢。

    但是,藏在暗处的弓箭手似乎并没有带够弓箭,在射倒了外层的朔北人后,竟然亮出身形,一队五十人的队伍迅速冲进战团,见人便杀!

    朔北人只剩五十几人,而且被沈弄璋和穆砺琛一家耗费了相当大的体力,哪里还是这些突然冲出来的人的对手。

    经过最后一番死战,朔北人杀了对方一半人数,全军覆没。

    有穆砺琛、穆建镐父子保护沈弄璋和穆建敏,后面冲出来的人并没有攻击他们,一家人倒是没有再添新伤。

    遍地尸身,沈弄璋又重伤血流不止,穆砺琛用力按住沈弄璋的伤口一边防备,一边暗中要穆建敏快找金疮药。同时眯着眼睛,借着偷袭者扔下的火把的光亮打量已经停手的这一队人,冷声道:“敢问诸位兄弟高姓大名,穆某回去后必当准备厚礼重谢。”

    一队人,竟没有人接话回答,如同笔直的树干一样站立着。

    穆砺琛忽地扯着嘴角冷笑一声,目光探向远处的黑暗中,说道:“既然不愿意说便算了,这样最好。”

    正要抱起沈弄璋离开,黑暗中传来一声沉沉的女声:“不要多心,这些侍卫哪里敢回答你的话。”

    傅柔!

    果然是她!

    从这些侍卫故意用弓箭清扫朔北偷袭者,又尽量避免伤害到包围圈之中的自己一家时,穆砺琛便知道,这些人是傅柔派来的。

    傅柔应该就在附近看着朔北人偷袭他们,甚至很想让朔北人得逞。只是在衡量拓国与启国的关系后,到底还是在最后的危机关头出手救人。

    再次看到傅柔,穆建镐和穆建敏已经无法再恢复原本对她的尊重和亲近,眼前反而是吕亢绝望到麻木的眼神和血淋淋的尸体。

    兄妹俩同时抿紧了嘴唇,集中精神取出金疮药给沈弄璋背后的伤口敷药,却是一眼也不看傅柔。

    “让您亲自回答,可有些受不起。”穆砺琛用一贯对待傅柔的态度讽刺道,虽有不满,但没有怨念。

    不等傅柔反击,沈弄璋已经强打起精神,虚弱却又急切地问道:“姐……国君……铮儿找到了吗?”

    傅柔听着沈弄璋换掉对自己的称呼,竟隐隐有些失落。缓步走到了他们一家人近前,摇摇头,不掩饰自己的担忧,低声道:“还没有。”

    “一点儿眉目也没有么?”穆砺琛问道。

    傅柔右手按在刀柄上,站立良久后,晶亮的眼神落在苍白虚弱的沈弄璋的脸上,带着一些异样的情绪,但说话的语气却难掩无奈的失落:“地下暗河很长,水流湍急,缺少光亮,凶险得很。”

    穆砺琛沉静地看着傅柔,伸手将沈弄璋扶起来,防备地后退了一步。

    穆建镐脸色不善,左看看隐藏杀气的父母和妹妹,右看看傅柔和她身后的侍卫,忽然一咬牙,手中长剑倏地刺向傅柔!

    饶是傅柔有所防备,这一剑仍旧没有完全避开,剑刃刺穿了她的左肋!

    “穆家造反!”傅柔身后的侍卫见状,怒不可遏地大喊一声,挥刀便冲上来!

    穆建镐眼疾手快,一闪身便又贴到傅柔身边,一剑横在傅柔咽喉处,将她拖到身前制住!

    国君被挟持,侍卫们哪里还敢轻举妄动,只能看着穆建镐以傅柔为要挟,护着家人向石盆山上退去。

    只走了四里地左右,山地突耸的灰色石块后突然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轻微声响。

    穆砺琛轻喝一声“趴下”,五人立即便贴伏在地面上,听着头上无数冷箭划过,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嗖嗖”声响。

    “穆砺琛和沈弄璋意图刺杀国君,已经被围在这里,格杀者有功!”一把铿锵的人声自不远处传来,显然是埋伏已久!

    人声之后,山地之中,忽远忽近地亮起一点又一点的光亮——火把!

    一个一身铠甲装束的人背对着光亮走出来,站在了傅柔面前,居高临下地睨视着仍半蹲在地上的她与穆砺琛一家人,眼里闪着幽光。

    虽然他背对着光亮,但傅柔仍能从轮廓和声音上认出他——

    铁马钎!

    “是你挑拨——”

    不等傅柔说完,铁马钎已振臂一呼,沉声道:“验明正身,确是叛贼四人,动手!”

    话音一落,铁马钎身体霍地后退,要离开这被弓箭笼罩的攻击范围。

    然而,地上的一个人影一动!穆建镐忽然舍了傅柔,箭一样弹到铁马钎面前,右手长剑,左手长刀,将铁马钎困在原地。

    铁马钎微微一怔,随即镇定下来,一边抽刀迎战,一边出声提醒道:“小心有诈,速战速决!”

    外围那些蓄势待发的弓箭手见铁马钎被对方缠住,也不敢轻易放箭,担心会误伤到铁马钎。

    于是,众人立即弃了弓箭,抽出腰刀赶来做贴身战。

    “敏儿,送你母亲下山。”傅柔推了穆建敏一把,起身奔向铁马钎。

    穆建敏扶着母亲,转头看向父亲。

    穆砺琛悄声道:“就躲在这附近,不要参战。”

    其实,这是一场傅柔静心策划的反击战。

    傅柔于六月二十九日到了石盆山附近,才知道傅建铮出事已经超过半个月,而且,遇险似乎不是偶然,更像是有人设计。

    傅建铮是傅柔唯一的儿子,对他动手的人的背后目的不问可知,也就非常容易确定幕后之人的身份来历。

    因此,比起傅建铮遇险,傅柔更震惊于她的消息滞后如此之久。

    显然,有人控制住了她的消息源头,而她直到此时方知。

    蓦地,傅柔想到了当年沈弄璋控制消息,使澜山功败垂成之事。

    虽然知道这次消息被压不会是沈弄璋所为,然而,在接到消息,得知沈弄璋和穆砺琛也已经到了钦州,而且,应该很快便会进入石盆山地界时,傅柔心里仍是一阵战栗。

    沈弄璋和穆砺琛远在启国外湖,突然出现在这里,只可能是为傅建铮而来。

    外湖离此遥远,他们却与自己几乎同时到达,令傅柔马上意识到,如果不是他们仍有及时的消息通道,就一定是有人故意让他们知道傅建铮出了事。

    如果是后者,铁马钎嫌疑最大。

    收敛思绪,傅柔一边调配人手搜救傅建铮,一边命人再次撤换钦州到曙州所有驿站人员——当年她称王时已撤换过一次——暗查被撤换人的底细,查出是哪些人在暗中做手脚。

    虽然还不能肯定铁马钎是何时知道傅建铮遇险的消息,但傅柔怀疑,这消息被压住,便是铁马钎所为,也是他利用此消息引来沈弄璋和穆砺琛。

    想到此,傅柔又重新思考这一连串事件之间是否有关联。

    傅建铮落入地坑……

    沈弄璋和穆砺琛及时赶来钦州……

    敦城玉祠的玉石呈现天兆……

    她被引到敦城……

    遭到铁马钎刺杀……

    表面看起来,竟然是沈弄璋与铁马钎联手,铁马钎才有了刺杀她的机会!

    傅柔不认为沈弄璋与铁马钎已在暗中联手,这很可能是铁马钎故意误导。

    傅柔也不认为穆砺琛此时便有复辟之意,自己和傅建铮相继死亡,最大的受益者便是铁马钎。

    铁马钎刺杀自己不成,必然会想其他办法对付自己,最为可能的,便是借刀杀人!

    他现在所能借的刀,便是沈弄璋身后更大的势力——启国。

    为此,铁马钎会不遗余力地算计甚至暗杀沈弄璋,一如她故意放走铁马钎,也是想利用铁马钎除去沈弄璋,再将他除去,平息各方愤怒。

    昨日赶到石盆山后,傅柔对这一片地域进行了明松暗紧的监视,今日果然看到了沈弄璋和穆砺琛出现,且被大量来历不明的人袭击。

    傅柔带进山中的人不多,为了不打草惊蛇,所以一直隐藏在暗处观察。

    在看到沈弄璋和穆砺琛陷入苦战时,傅柔心头一软想出手援助,但穆建镐和穆建敏的出现,又让她打消了注意。

    甚至在看到穆建镐和穆建敏突然爆发出来的战斗力后,傅柔有一瞬间更希望就这样让他们一家全部死在那些凶狠的朔北人手中,这样,她的铮儿的未来就再也没有了后顾之忧。

    但是,这危险又决绝的心念也只是闪过一下,傅柔突然便推翻了自己的筹谋。

    启国虽然从来不引战,但也未曾惧战。

    若是铁马钎杀了沈弄璋一家,施辰是否接受铁马钎这一个幕后凶手,便心甘情愿息事宁人?

    拓国,聿国和启国,这三国之中,启国从未显露过实力。

    唯一惊鸿一瞥,乃是聿国自关门山攻打宏穆关南关门时,他们出兵在启河演练并宣布立国,震退了聿国,同时为穆国解围。

    在朔北、在朝堂看了太多,傅柔深知一旦具有强大关系脉络的人搅进政局之中,久而久之,很难不左右政局,所以,沈弄璋的启国公主身份对傅柔和拓国来说,是把双刃剑。

    对于启国,傅柔始终抱着平等、结交的态度,不谄媚,不拉拢,不得罪。也因此,即便穆建镐傲然挑衅她的君威,视全国选拔为儿戏,她也只是暗示,并没有真的追究他的罪过。

    启国能有如今的发展,虽不全然是沈弄璋的功劳,但是她为启国开辟了对外通商之路,这大功无人否认。启国百姓明知她一个普通女子成了王族公主,却没有任何排斥,可见他们对沈弄璋的认可和沈弄璋在启国百姓心中的地位。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铁马钎杀了沈弄璋,当真会如自己一石二鸟的愿么。

    虽然自己认定施辰乃是明君,绝不会因为沈弄璋的生死而发动战争,但是,倘若自己算计错了呢!

    之前就是因为对自己太有信心,才放出铁马钎这头凶兽,结果傅建铮落得生死未知的下场……

    在重重矛盾缠绕的最后关头,傅柔决定收回“弹弓”,选择出手杀掉那些朔北人,保住沈弄璋。

    在山脚下,当她一人走到穆砺琛身边后,那一段长长的沉默并非真的沉默,而是她以蚊呐般的声音与沈弄璋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傅柔解释穆砺琛和沈弄璋被偷袭乃是铁马钎嫁祸给自己的阴谋,现在最重要的是抓住铁马钎,以免他继续兴风作浪,惹出更大的祸端。

    她怀疑铁马钎就潜伏在这附近,等着看她与沈弄璋反目成仇,所以要穆建镐假意刺杀她,双方佯作关系破裂。

    穆建镐在外湖冷静了一年,早已不再是去年的他,深知傅柔这提议对自己一家有极大的隐患,始终不肯同意。

    刺杀国君这事,现在傅柔说是假,只因她需要他们配合她迷惑铁马钎。

    等到解决了铁马钎,那些亲眼看到他“刺杀”国君的侍卫将是最直接的见证人,随时可以给她他和他的父母家人扣上一顶真刺杀国君、企图谋逆的罪名。

    但是,沈弄璋和穆砺琛却同意了。

    时间太短,穆建镐还不能领悟父母的决定之后有着怎样的考量,但他相信父母必然有全盘的衡量后才作出这样的决定,所以,穆建镐动了手。

    那一剑只刺穿了傅柔的衣衫,刺破了一点点皮肉,并没有真正伤到傅柔。一切,只为迷惑可能躲在暗处的铁马钎。

    傅柔所料不差,铁马钎确实在暗处,时刻观察着傅柔与沈弄璋的一举一动。

    铁马钎在刺杀傅柔失败后,知道自己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一个机会是暗杀沈弄璋。只要沈弄璋死在拓国的土地上,傅柔便脱不开关系,必然引起启国国君施辰的恨意。

    另一个机会,设计暗杀傅柔,在傅柔死前,证明他作为傅柔的儿子,对母亲的关心和忠诚。

    所以,他逃离敦城后,便偷偷抄近路赶回石盆山,等待这两个机会。

    人手是他几年前就布置在钦州的,只要将他们集结起来,说明自己的计划,他们便可以随时行动。

    这些人都是朔北遗民,家园、亲人被傅柔赶尽杀绝,因此对傅柔恨之入骨,自发聚集在一起。为扶铁马钎上位,他们不惜任何代价,包括牺牲自己。

    铁马钎知道沈弄璋和穆砺琛有自己的消息网,傅建铮遇险之事能瞒住傅柔,却一定瞒不住沈弄璋和穆砺琛,所以,他准备了三百人围杀沈弄璋和穆砺琛,今夜一战他有十足的把握能将他们二人杀死,挑起启国对傅柔的不满。

    然而,铁马钎失算在没有料到穆建镐和穆建敏会赶来,且这兄妹俩虽然从出生到长大都没有受过苦,但战斗力却与在沙场出生入死的战士毫无二致,甚至可以以一当十。

    他的第一个机会就此失去。

    第二个机会,便是将傅柔连带沈弄璋一家人全部杀死!

    傅柔忌惮沈弄璋的能力,铁马钎呆在傅柔身边十几年,如何察觉不到。

    早在他刺杀傅柔失败逃走后没有听到傅柔宣布自己谋逆的消息,铁马钎便知道,傅柔是故意放走自己。她知道自己会去算计沈弄璋,以傅柔的性情,很可能想要借刀杀人。

    铁马钎已知傅柔前天到了傅建铮的失踪地,之后便进入地坑中,没有出来。

    别人或者相信傅柔进入地坑,但铁马钎不相信。

    傅柔对沈弄璋的态度始终是矛盾的,她一定会赶来这里,亲眼看着沈弄璋被围攻,再决定要如何施为。

    这是铁马钎最后的机会,堵上他在钦州部署的所有人手,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使用。

    现在,就是万不得已之时!

    原本计划第一个机会失去后,他便率领这一千多人冲下山,直接杀了傅柔他们那三十多人。然而,之前杀沈弄璋一家便死了三百人,也只是重伤了沈弄璋一人。

    沈弄璋本就功夫平平,他们家另外三人才难对付。现在又加上傅柔和她的侍卫,铁马钎担心他们会冒死突围出去,届时自己便真的功亏一篑。必须要在傅柔他们返程的险要之地埋伏,一举射杀傅柔,才能免除一切后顾之忧。

    正要调配人手去险要处埋伏,不料这时突生变故,穆建镐竟然刺杀傅柔,并挟持傅柔上山,铁马钎即刻改变主意,在山中伏杀他们!

    这里只有一条上山的路,朔北人已经熟悉得蒙眼行走如履平地,在最熟悉的地势下,铁马钎相信傅柔再无活路。

    然而,他上当了!

    穆建镐扑上来缠住他,誓要一招将他擒下!

    铁马钎这么多年在宫中韬光养晦,从未疏于锻炼身手。虽是猝然遇袭,却应变极快,马上迎击。

    穆建镐只想快些擒住铁马钎,快些下山为母亲治伤,是以下手极其狠辣,招招要命!

    铁马钎自认身手不差,宫中侍卫都不是他的对手,但面对如同疯虎一样的穆建镐,竟然只能接招,无法还击。

    好在他的人都在这里,虽然有山石阻碍,无法让上千人发挥人多势众的攻势,但他们仍有优势,就是直接将傅柔等人围死在战团中间,慢慢困死他们。

    傅柔沉着冷静,看着黑压压仿佛漫山遍野的敌人,忽然掏出一支小小的哨子,用力一吹。

    尖锐的哨声穿透厮杀声,穿过冰凉的山石,直透云霄!

    这是她与山下接应之人的信号!

    不止铁马钎知道最好的办法是将敌人困在山中,傅柔统兵打战多年,当然也知道要抓住铁马钎,最好是将他困在山上!

    铁马钎双目一敛,突然下令:“突击队下山,拦住敌人的援军!”

    傅柔嘴角挑了挑。

    她不认为铁马钎口中的突击队能抵挡住她三千人的精锐军队。

    然而,很快傅柔便见识到了铁马钎的突击队的厉害——下山的道路上突然暴起一条火舌,彻底阻断了上山的路。

    同时,铁马钎身边的人再次以舍身战术扑压向傅柔及穆砺琛和穆建镐,誓要将他们压死在这里!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