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致命差评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六章 失踪者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古小烟悄悄溜出医院。在商场买了顶帽子戴上,随即赶往祁丽丽的住处。

    她给祁丽丽打了多次电话,始终关机,于是给祁丽丽发短信,希望她开机后回复。

    到底怎么回事,短短一夜之间翁锦华被害了,祁丽丽失踪了。

    她们在病房里究竟聊些什么?

    翁锦华去看祁丽丽,肯定是廖志勇让她去的,否则她不可能知道祁丽丽在医院,可是廖志勇为什么这么做?

    古小烟百思不得其解,于是决定给廖志勇打电话,没想到他也关机了。

    难道廖志勇也失踪了?

    蓦然想起莫涛那句话:“你了解廖志勇吗?”

    古小烟的脑子里猛地冒出一个念头,难道是这样——

    廖志勇跟翁锦华虽然离婚三年,但廖志勇仍然对翁锦华念念不忘。听说当初是因为廖志勇被判刑,翁锦华一怒之下才和他离婚的,离婚后翁锦华离开了S市,这次回来或许跟廖伟有关吧,哪个母亲忍心不管自己的亲生骨肉呢?翁锦华回来的消息被廖志勇知道了,于是约她见面,地点就是1977酒吧。

    见到翁锦华,廖志勇表示想重归于好,所以准备了红酒,以及一脸讨好相。

    翁锦华不答应,她极其讨厌廖志勇。在廖志勇一再纠缠下,翁锦华忍无可忍,端起酒杯泼向廖志勇,应该说了一句:“你已经有女朋友了,还想跟我和好?真不要脸!”

    廖志勇不甘心,当下给祁丽丽打电话说分手,他想着只要跟祁丽丽分手,就有机会与翁锦华复合。

    这个电话对祁丽丽无疑是个致命的打击,也是一种侮辱,她对廖志勇那么好,为他付出那么多,竟落得如此悲凉下场,再加上白天被廖伟找人收拾,一时想不开就吃安眠药自杀。

    当廖志勇得知祁丽丽自杀,马上打电话给翁锦华,说他跟祁丽丽分手了,祁丽丽还为他自杀,为了表示诚意,他甚至让翁锦华去医院羞辱祁丽丽。翁锦华便赶往医院,也许确实羞辱了祁丽丽,祁丽丽受不了,于是在翁锦华离开后悄悄尾随,两人发生口角,失手将她杀死。

    廖志勇一看事情闹大了,赶紧跟祁丽丽连夜逃走,从此亡命天涯……

    事情的真相是这样吗?

    古小烟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敲着门,里面没任何动静。她知道这是徒劳无功的,纯粹抱着侥幸心理,希望祁丽丽此时在家。

    “您好,黄先生。’古小烟给房东打电话,“我是丽丽姐的同事古小烟,昨晚真是谢谢您啊!”房东是个热心肠,昨晚祁丽丽闹自杀,多亏房东帮忙开门,忙上忙下,还把祁丽丽背上出租车。

    “不客气,小事情。”房东操着一口浓浓的上海口音问,“她没事了吧?抢救回来了吗?”

    “她已经没事了,谢谢您。”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那个,黄先生,能麻烦您再来开一下门吗?丽丽姐在住院,我来帮她拿点东西。”

    “没问题,马上过来。”房东爽快地答应了,挂断电话。不一会儿他又拨来电话,这次不再那么热情,反倒有些戒备,‘她没给你钥匙吗?”

    “昨晚走得太急了,钥匙落在房间里,您也看到昨晚的情形,哪里顾得上带钥匙?”

    “那我不能给你开门了,万一丢东西什么的……”

    “您不放心我吗?我跟丽丽姐是同事,又是好姐妹,怎么会偷她东西?”

    “不是这个意思,我们要对房客负责任嘛。如果随随便便可以开人家的门,不是乱套了?要不你让她给我打电话,我马上给你开门。不好意思,我有点忙。”说完他挂了电话。

    无奈之下,古小烟只好向罗天求助,让他帮忙。

    很快地,房东带着罗天来了。

    一看见古小烟,房东的表情有些不悦,仿佛在说:“用得着把警察搬出来么?”

    罗天问房东是否有每个房间的备用钥匙。

    “一般情况下是没有的,房客住进来我会建议他们换锁。有的房客嫌麻烦,不愿意换,但我绝不会私自开他们的门,除非万不得已,比如像昨晚那样。”顿了顿,房东有些迟疑地问,“警察同志,祁小姐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说已经抢救回来了吗?”“她没事,你先回去吧,如果有需要,我们再向你了解情况。”

    待房东走后,罗天戴上手套,又递给古小烟一双,问道:“祁丽丽因为什么自杀?”

    “谁知道呢,多半是为了廖志勇。”古小烟长叹起来,仔细打量着房间。

    屋里的情形跟古小烟来的时候一模一样,有些凌乱,被子没叠,床边放着两个啤酒瓶,床头柜上有个没贴标签的小药瓶,想必是用来装安眠药的。

    古小烟的心里咯噔一下。

    不对,如果照她的推测,廖志勇离开酒吧后给祁丽丽打电话说分手,接着祁丽丽闹自杀。可是,那么晚了,去哪里买大量安眠药?除非她早有了轻生的念头,事先各好安眠药。

    目光转向别处,又迅速折回床头柜,古小烟发现原先放在那里的水晶相框不见了,里面是一张祁丽丽和廖志勇的台影。

    祁丽丽最喜欢那张照片,曾经满脸幸福地说,如果有一天真的跟廖志勇结婚,她就把那张照片放大了挂在床头。

    古小烟努力回忆着,却怎么也想不起昨晚来的时候,那相框在不在。

    到底是昨晚之前祁丽丽把相框收起来了,还是离开医院之后,回来带走相框的?

    “小烟,你看——”

    古小烟接过罗天手里的纸,发现是祁丽丽的遗书。遗书里面祁丽丽表示自己十分痛苦,她知道廖伟也许一辈子不会接受她,她的父母也因为廖志勇整日游手好闲而且有案底极力反对他们交往,她想过趁早放手,可是她年近四十,她担心离开廖志勇,这辈子就成了孤家寡人,可是不离开廖志勇,她感觉快要崩溃了……她不在乎廖志勇没钱,也不在乎廖伟百般刁难,她在乎的是廖志勇从未提过结婚的事,难道一直这样耗着?她已经没有精力、没有资本再耗了,倒不如死了干脆……

    霎时间,古小烟湿了眼眶。

    祁丽丽果真早有了轻生的念头。

    “这是祁丽丽的笔迹吗?”罗天问。

    “是的。”

    “廖伟是廖志勇的儿子吧?”

    “嗯。”古小烟吸吸鼻子,强忍住难受,拉开抽屉看了看,又打开衣柜仔细观察。

    “他很不喜欢祁丽丽?”

    “对,处处刁难她,连我都看不下去了。你不知道有多过分,昨天居然……算了,不说这些,丽丽姐脾气真的很好,忍耐力超强。”古小烟关上衣柜,走到鞋架旁。

    “最后不也是没忍住么?”

    “那是因为忍无可忍。”话音刚落,手机铃声响起来。是老妈打来的,古小烟赶紧摁掉并关机,老妈肯定发现她逃出医院了。

    稍过片刻,罗天的手机跟着响起来。

    “阿姨,您好,小烟啊……”

    古小烟吓了一跳,拼命摆手。

    罗天视而不见,自顾自地说:“她现在跟我在一起。哦,好的好的,我等会儿送她回去。”

    “哎呀,你怎么跟我妈说我和你在一起……”话未说完,帽子被罗天摘掉了。

    “你是从医院逃出来的?”罗天沉着声问。

    “我妈怎么会给你打电话呢?”

    “她听说有个女警找过你,是莫涛吧?”

    “是的。”

    “你为什么从医院逃出来?走,我送你回去。”

    “我不是逃出来的,我跟医生说过的,不信你可以问医生。”

    “那你怎么不敢接电话,还关机?”

    “我哪有关机?你看你看。”古小烟立刻开机,扬了扬手机,从罗天手里夺过帽子,一边往洗手间走,一边嘟着嘴巴,“我只是怕她担心。你知道我老妈的,总担心我出事,我又不是小孩子……”

    “那你是怎么受伤的?”罗天打断她的话。

    “别提了,不小心踩到香蕉皮,霉运当头。”古小烟走出洗手间,再次环顾房间,有些困惑地说,“罗天,我觉得很奇怪……”

    “古小丫到底是谁?她为什么说是你妹妹?你们从派出所出来后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事啊!你真多疑,她是我一个朋友,叫朱珠,跟我开玩笑的,从派出所出来后我们各自回家了……”

    “你还有一个小偷朋友?”

    “朱珠不是小偷!你不要再纠缠这件事好不好?”古小烟神经质地吼了一句,吼完她又后悔了,因为这是她第一次为一个不相干的人对罗天发脾气。朱珠的确是个不相干的人,只见过两次面而已,而且两次都没好事,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此在意罗天说朱珠是小偷。朱珠本来就是一个小偷,不是吗?

    “对不起。”古小烟撇撇嘴,向罗天道歉。

    “拍片了吗?伤得严不严重?”

    “你看我生龙活虎的就知道满血满状态了。”

    “我看你就是在逞强。对了,你刚才说什么很奇怪?”

    古小烟恢复了一脸的认真,说昨晚进屋时,祁丽丽衣着整齐地躺在床上,没有穿鞋,看到她不省人事古小烟就吓坏了,忘了帮祁丽丽拿鞋子,也就是说,祁丽丽是被光着脚送到医院的。可是现在,这里少了一双白色运动鞋,祁丽丽的皮包也不见了,但手机充电器没带,洗漱用品也没带,却带走了一些护肤品和彩妆。

    “你是说祁丽丽失踪前曾经回来过?”罗天问。

    “而且走得匆忙,十万火急似的。”

    “何以见得?”

    “我对丽丽姐的生活习惯比较了解,她很爱干净,任何时候都会把房间打理得干干净净,就算上班快迟到了,她也会冒着被扣工资的风险把房间收拾干净,尤其是叠好被子。她曾经用过一个粗俗的比喻,没把房间收拾干净,好比上完厕所没擦屁股一样让她难以忍受……”

    “她跟宋宇文有得一拼。”罗天忍俊不禁。

    “宋宇文也这么爱干净?”

    “有过之而无不及啊,你接着说吧。”

    “你看这房间,被子没叠,地上丢着啤酒瓶,完全不符合她的性格,所以……我觉得她走得匆忙。”

    “的确像匆忙而去。”罗天点头道,“洗漱用品没带,充电器也没带,应该不是出远门,也许只是出去几分钟马上回来,而且事情紧急,所以来不及收拾屋子。”

    “不可能,如果只是出去几分钟马上回来的话,不需要把护肤品和彩妆带走了。”

    “也许是打算在车上化妆呢?”

    “但是护肤品呢?护肤品和彩妆不同的。你有所不知,丽丽姐的护肤程序相当繁琐,也许是因为她已经到了这个年龄还未结婚,所以特别注重保养。她平时生活节俭,从没买过一件名牌衣服,可是买一瓶上千元的乳液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她的护肤品也非常多,有洗面奶、爽肤水、乳液,还有精华、眼霜、面霜、面膜等等,她居然全都带走了。那些东西很重的,如果只是出去几分钟,绝不可能带上这些。我想,即使不是出远门,短期内也应该不会回来,可是我觉得好奇怪……”古小烟边说边打开衣柜,“她平时穿的衣服都在,但是几套睡衣却不见了。”

    “她带走睡衣?”

    “还有一点你不知道,丽丽姐对睡衣很讲究。我刚才说她生活节俭,从没买过一件名牌衣服,但是她舍得买睡衣,都是买最贵的……难道是因为这些东西比较贵,她才带走?可是……”古小烟无比困惑地摇了摇头,总觉得这些论断太牵强,“我始终觉得奇怪,种种迹象都说明她短期内不会回来,即使因为睡衣和护肤品比较贵所以要带走,但怎么说也应该带几套换冼的衣服吧?我真的想不出到底发生什么十万火急的事。”

    “你知道翁锦华跟祁丽丽聊了什么吗?”

    “不知道,当时我先走了,你怀疑丽丽姐的古怪行为跟她们的谈话有关?”

    “不是怀疑,而是肯定。假如翁锦华没跟她说了什么,她绝不会拖着虚弱的身体跑出医院。若我没猜错,她应该是去找廖志勇。”

    找廖志勇?古小烟挠了挠脑袋。

    “祁丽丽有写日记的习惯吗?”

    “有,她特别喜欢写东西,有时会给杂志写稿。喏,应该是这个。”古小烟从衣柜下面的抽屉里找出一个本子。

    “你了解廖志勇吗?”

    “不太了解。”古小烟全身一紧,因为莫涛也问过同样的话,“我对他没啥好印象,因为他是个典型的吃软饭的男人。丽丽姐的工资也不高,可他从不为丽丽姐着想。我最鄙视这种靠女人养话的男人了,自己有手有脚的,干吗不找工作?还有,他烟瘾大,一根根抽着,抽的都是好烟,也没想过全是丽丽姐的钱。”

    “烟瘾大?”

    “是啊,丽丽姐说他除了吃饭和睡觉,其他时间都在抽烟。”古小烟看看罗天,试探性地问,“翁锦华是怎么死的,能告诉我吗?”

    “被人勒死,一个拾荒者在江边发现她的尸体。但江边不是第一凶案现场,凶手在别处行凶再移尸过来的,据一名清洁工说,他在凌晨五点钟曾看到死者跟一名男子相拥坐在长椅上。”

    男子?古小烟立刻想到了廖志勇,问凶案现场有没有很多烟头。

    罗天摇摇头表示没有,假如廖志勇真是凶手,他烟瘾再大,也会忍住不在现场抽烟的。

    古小烟刚想说话,手机响了,是洛城打来的,约她一起吃晚饭。

    奇怪,洛城怎么会忽然约我一起吃饭?古小烟抬头望着窗外,只见外面的天阴沉沉的。

    洛城把所有值钱的东西放到床上,然后打开首饰盒,估算着值多少钱。

    “委屈你了,洛城。”宋教授不知何时站在洛城身后。

    “怎么会委屈呢?”洛城微微一笑,握住宋教授的手,“这些东西留着没啥用,我也不戴,能卖多少算多少,只是……怕卖不了多少钱,还差好多钱啊!”

    “我已经给几个朋友打了电话,看看能凑到多少吧,实在不行的话……”宋教授顿了顿,说道,“就把房子卖了。”

    “这怎么可以?”洛城着急了,宋教授今年已经七十岁,如果把房子卖掉,就只能租房子,洛城可以忍受,但她如何忍心让宋教授这把年纪还受这委屈?绝对不行,“老师……”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没事的。”宋教授拍拍她的手,然后抱起旁边那只正在啃拖鞋的红色贵宾犬,笑呵呵地说,“有你,还有Tina,这辈子我再无所求了,有没有房子并不重要。Tina,你说对不对?来,亲一个。”

    洛城不再说话了。思索片刻,她转身悄悄取下颈上的钻石项链,这是结婚时宋教授送给她的,也是她最喜欢、最珍贵的一份礼物,她得再想想办法,绝不能卖房子。

    昨天她给父母打电话,刚开口就遭到拒绝。当初她嫁给宋教授,二老极力反对,母亲气得差点寻死,要跟她断绝母女关系,现已过去两年了,母亲虽然接受了这个事实,但始终不肯认宋教授这个女婿。为免难堪,洛城每次回娘家都是独自去,也知趣地不在二老面前提及宋教授,只是表现出幸福无比酌样子让二老放心。当然,她并非装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的幸福,尽管宋宇文排斥她,但是宋教授是真心待她,视她如掌上宝贝。

    如果不是实在没辙,她绝不会向二老开口的。

    还能向谁借钱呢?

    她想到了大学师兄华斯比,现在他是S市最有名的心理咨询师,只是很久没有联系了,而且数目比较大,他肯借吗?

    试试吧,如今只能找他了,也不知他是否换了电话号码、是否还记得我。

    洛城拿着手机来到厨房,刚准备打给华斯比。这时,宋宇文也进到厨房,一看见洛城,掉头就走。

    “阿文。”洛城叫住他,“钱的事你不用担心,我跟……哦,老师已经想到办法了。”

    “哦。”宋宇文头也不回地应了一声。

    “晚上想吃什么呢?我去买……”

    “你没主见吗?”宋宇文猛然转身,“不要拿着对我爸的那种虚伪嘴脸来对我,你累我也累。”

    “阿文!”宋教授忽然出现,低声喝道。

    “我晚上不在家吃饭。”经过宋教授身边时,宋宇文又说了句,“我讨厌这条狗。”

    无国界美食餐厅。

    古小烟和洛城相对而坐。

    洛城是个美丽的女子,宛若黑色瀑布的长发,精致的五官,白皙的肌肤,还有一抹淡淡的晕红落在略施粉黛的双颊上,举手投足极有“范儿”,同为女性的古小烟都觉得看着她是一种享受。

    每次见到她,古小烟都会琢磨,这么迷人的女子必定有许多追求者,为什么偏偏嫁给宋教授呢?

    认识洛城是在半年前。

    那时候古小烟刚来到《新野日报》,报社一个二十五岁的年轻女孩嫁给一个七十六岁的美国老头儿。半个月后,女孩要跟老外出国,报社同事们给她举办欢送会,结果她喝多了,醉得迷迷糊糊、口齿不清,拉着古小烟的手笑嘻嘻起来:“你们以为我真的喜欢那个老鬼吗?怎么可能,他都可以做我爷爷了……我跟你说,过不了多久我就会回来的。到时候带上老鬼的遗产,买下S市所有的报社,我就是上等人了,有着花不完的钱……”

    酒后吐真言,这番心声让古小烟心酸,忍不住问道:“既然不是真心喜欢,何必委屈自己呢?钱真的那么重要,值得你赌上自己的青春?”

    “当然值得!”她摇摇欲坠地站起身,醉眼蒙眬地凝视古小烟,半晌才说道,“你错了,我不觉得委屈,我还可以炫耀。看到这个戒指了吗?你猜多少钱?18万,18万啊!我自己去买的,眼睛都没眨一下,可你们呢?为着一百多块的衣服讨价还价,这份工作做到死也买不起这样一枚戒指吧?这就是钱的重要!我跟你说,我以前的梦想就是嫁给一名警察,觉得警察很威风,其实威风就是个屁……哦,对不起,我忘了你的男朋友是警察……小烟,你看着吧,老鬼没多少日子可活了,我还可以再嫁,到时候我有钱了,还怕嫁不出去么?有钱就有一切,就可以呼风唤雨,哈哈哈哈……”

    那笑声停留在古小烟的耳畔很久很久。

    过后,报社刮起一阵有关老夫少妻的讨论风,主编提议做一篇这样的专题,古小烟于是想到了宋教授,也就是这样认识了洛城。

    采访很顺利,宋教授和洛城非常配合,而且他们看起来确实恩爱,由始至终握着对方的手,尤其是洛城,眼里充满着对宋教授的敬爱。问到宋宇文是否反对他们的婚姻时,洛城慢条斯理地说道:“我一直把老师当作我的偶像、我的榜样。师母去世多年,我只想安安静静地陪伴老师走完剩下的人生路,让他不再孤单,我相信总有一天阿文会理解的。”

    “那你有没有希望到那一天阿文喊你声‘妈妈’?”

    “不不,我从来没想过做阿文的妈妈。”洛城摆了摆手,羞怯而又认真地说,“师母是个伟大的女人,我无法跟她媲美,更没想过取代她在老师和阿文心目中的地位,我只希望有一天能跟阿文成为好朋友……”

    事后,古小烟对宋宇文说起洛城的话,宋宇文却冷哼道:“她骗得了所有人,骗不了我。”

    言下之意,洛城的表现全是伪装的。

    古小烟不知如何是好,本想劝和,但他们的关系一直僵持着,并且不断恶化,最后宋宇文在外面租了房子,表示眼不见心不烦。听说洛城上门好几次,想让他回家住,都被他冷漠地打发走了。

    宋宇文对谁都好,惟独对洛城,几乎从不正眼看她。

    不过古小烟能够理解宋宇文的心情,因为洛城比他还年轻几岁,所以不管洛城对他多好,他始终无法轻易接受她。

    古小烟不由得想到了祁丽丽,不知祁丽丽现在在哪里。

    翁锦华到底是谁杀的?凌晨五点钟跟她在江边长椅上的男子又是谁?会是廖志勇吗?

    起初古小烟猜想是因为翁锦华在医院羞辱了祁丽丽,祁丽丽忍无可忍失手将她杀死,但是罗天的一句话提醒了古小烟:“假如翁锦华没跟她说什么,她绝不会拖着虚弱的身体跑出医院”……

    是啊,祁丽丽刚被抢救回来,身体如此虚弱,怎么杀得了人?

    如果凶手是廖志勇呢?

    一团乱麻!古小烟轻轻敲着脑袋。

    “最近工作忙吗?”洛城开口,打断古小烟的思绪。

    “还好,老样子,你呢?”

    “我也是。”

    “宋叔叔最近怎么样,身体好吗?”

    “挺好的。前些天我们买了只红色贵宾犬,刚满三个月,小家伙可爱极了,老师喜欢得很,到宠物店给它买狗粮、衣服、羊奶粉、玩具,把它当成心肝宝贝宠着。自从这只小狗来到我们家,老师整个人都年轻起来了,看到他这样,我真的很开心。”洛城微微笑着,挂着一脸的幸福,这种幸福是发自内心的,丝毫不做作,而且看得出,洛城是个善良的女子。

    “听说贵宾很聪明,智商在狗狗里面排名第二。”

    “确实很聪明,而且很听话。”说着说着,洛城的神情骤然难受起来。

    “怎么了?”

    “小烟,你喜欢狗吗?”

    “喜欢呀。”

    “那……你爸爸妈妈喜欢狗吗?”

    “怎么忽然这么问?”

    “我想把Tina送给你,你放心好了。它真的很乖很温顺,不乱叫,不乱咬东西。”

    “可是为什么呢?你跟宋叔叔都那么喜欢它。”古小烟表示不解。

    “是啊。”洛城叹息道,“但是阿文不喜欢,他无法忍受家里有条狗跑来跑去,他很爱干净。”

    “他搬回去住了?”

    “昨天搬回来的。你知道的,我一直在努力,一直希望全家人能够快快乐乐地生活,现在阿文终于搬回来了,这是个好的开始,我跟老师都很高兴……所以,不能为了我们喜欢Tina而破坏全家人的和谐,我跟老师不舍得把Tina卖掉,想来想去还是决定找你,因为咱们两家住得近,我和老师还可以经常过去看它。当然,如果你们不方便领养也没关系,毕竟养条狗不容易,我们再想其他办法。”

    “不不,方便的,正好我妈闲在家里没事做,Tina可以给她作伴。”

    洛城连声感谢着。

    “应该是我谢谢你们,给我妈找了个伴,省得她天天打麻将。对了,阿文怎么忽然搬回去住了?”

    “他想开一间发型屋,所以把租的房子退了,能省点钱。”

    开发型屋?古小烟大吃一惊:“他不做法医了?”

    “应该是吧。”

    “为什么忽然不想做法医而开发型屋?”

    “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因为停职的事,不过没关系的,只要他喜欢,做什么都行。”

    “宋叔叔同意了?”

    “同意的,其实开发型屋也不错的。”

    “找到店面了吗?”

    “是现成的,有一间发型屋正在转让。”虽然洛城的样子看起来很开心,但她的眼神却是忧郁的。

    “需要不少钱吧?”古小烟试探性地问道。

    “是啊,不过我和老师还有些积蓄,等正式开业了,你一定要来捧场啊。”

    “必须的,我把同事全叫上。”

    “小烟!”话音刚落,身后响起一个女子的声音,转头看,只见尤希笑盈盈地往这边走来。

    古小烟正要介绍,洛城已经站起来了:“我先走了,你看什么时候方便,我把Tina送过去。”

    “晚上我过去拿吧,省得你跑一趟。”

    看着洛城的背影,古小烟陷入了沉思。

    宋宇文怎么忽然想开发型屋?以前不曾提过啊,难道是为了胡子欣?应该是的,否则宋宇文绝不会放弃法医的职业,只是……

    古小烟隐隐约约觉得洛城今天并不完全是为了Tina的事,难道是想借钱?为什么不直说呢?不好意思开口?但如果真的开口,古小烟就傻眼了,因为她本身是个月光族、穷光蛋。

    “她是谁呀?怎么看见我就溜了?”尤希朝洛城离去的方向抬了抬下巴。

    “你长得不招人待见呗。”古小烟打趣道,接着说洛城是宋教授的妻子。

    “哪个宋教授?”

    “宋宇文的爸爸。”

    “哦。”紧接着,尤希的眼睛瞪得比牛眼还大,“那她不就是宋宇文的后妈?”

    “正解。”

    “天啊,一直听说宋宇文有个年轻的后妈,没想到这么年轻,她多大了?”

    “好像三十出头吧。”

    “看起来好像才二十多岁,宋教授应该有七十岁了吧?”尤希又是摇头又是咂嘴,“真有福气啊,娶个这么年轻漂亮的老婆,哎,宋教授是不是很有钱,”

    “并非每个人都是为了钱的。”古小烟翻了翻白眼。

    “是吗?”尤希耸耸肩,不置可否,“换了我,打死也不会嫁给一个糟老头子,每天同睡一张床,睁开眼就看到一张老脸,想想都让我起鸡皮疙瘩,给多少钱我也不愿意。”

    “每个人的爱情观点不一样,你不了解洛城,她是个好女人。”顿了顿,古小烟继续说道,“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纯粹路过。”

    “那个,翁锦华的尸检是你做的吗?”

    “对,她是被人勒死的,除了颈上的勒痕,身上无其他伤痕。哦,在她的右后肩我们发现一个五芒星烙印。”

    “又是五芒星?”

    “给你看个东西。”尤希从随身的袋子里拿出一个电热水壶放在桌上。

    “新买的?看起来不错啊!”古小烟有些愕然。

    “什么呀,你看这个,哦,放反了。”尤希将热水壶转了个方向,指着中间的图案说,“你看——”

    五芒星?古小烟瞪大双眼,只见热水壶外壳有着一个五芒星图案,伸手摸上去,会有凹凸感。

    “我将它跟死者身上的烙印进行对比,你猜怎么着?”

    “吻合?”

    “完全吻合!”

    “难道凶手是用这个?”古小烟紧锁眉头。如果把水煮开,热水壶必定滚烫无比,倒是可以在皮肤上烙下五芒星图案,可是……古小烟想了想,说道:“不对不对,凶手绝不会带这样一个东西行凶作案,这未免太无厘头了。就说钟尾村人民医院的案子吧,难不成凶手杀死潘灵以后,还要插上热水壶,再烙下五芒星图案?你不觉得这么做很别扭吗?”

    “你说得没错!杀人还带着这玩意儿,是有点……但是找来找去,只有这种热水壶有五芒星图案,而且跟死者身上的烙印完全吻合,让人费解。”

    “这个不在你的工作范围吧,你怎么那么积极?”

    “是啊,但是我好奇,你不也一样?”

    两个女孩子极有默契地相对一笑。

    “罗天知道吗?”古小烟问。

    “电热水壶?知道,他们正在调查。”

    古小烟陷入了苦思冥想,应该是更小的、更方便携带的东西,能自助发热,图案大小跟这个一样……她紧紧盯着电热水壶,凶手使用的是什么呢?看着看着,她忽然觉得曾经见过这样的热水壶,是在超市吗?应该不是,用力一想,脑袋又开始疼了。

    尤希收起热水壶,随口道:“听说翁锦华也是开淘宝店的。”

    古小烟用力摁着太阳穴。没错,翁锦华的身上同样被烙下五芒星,难道凶手专挑开淘宝店的人下手?可是S市无数人开淘宝店,难道全都杀光?这怎么可能?

    “我听说死者生前删过差评,也许这才是她们之间真正的共同点。”尤希说。

    “删过差评?什么差评?”

    “就是淘宝店的差评,删差评似乎是作假行为,我也不太懂,不过你倒可以以记者的身份了解一下。”

    差评?古小烟记得朱珠好像曾经说她是职业差评师,专门给网店打差评的。

    删除差评是一种作假行为,难道凶手憎恨这种行为才将她们杀害?

    这个时代、这个社会有着种种作假行为,凶手为什么只挑选经营淘宝店的呢?死者全是女性?难道开淘宝店的男性从没删过差评?抑或是女性比较娇弱而容易下手?

    究竟是一种怎样可怕的作假行为,竟能惹来杀身之祸?

    古小烟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