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致命差评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七章 重逢时刻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他皱着眉头,感觉很闷很烦躁,希望窗帘能拉开些。

    这一刻,内心的焦虑与不安暴露无遗。

    华斯比将窗帘拉开一条缝,微笑着坐到男子对面,给他倒了一杯水。

    男子这是第五次来,进门不到五分钟,便让华斯比三次紧闭窗帘、三次拉开窗帘。华斯比耐心地照做着,对男子充满着好奇,因为他从未碰到过如此复杂的病人,于是试探地问:“要不要放点音乐?”

    男子摇了摇头,眉头皱得更紧了,仿佛听音乐是一种折磨。他忽然紧张地问:“我来这里的事,你会不会告诉别人?”

    “当然不会,我是医生,我会对你们的资料保密。”

    “哦。”他好像放松了一点,但马上又不满起来,“保密?你的意思是说我来这里是见不得人的事?”

    “当然不是,其实……”

    “算了算了,跟你说不清楚,你还是把窗帘拉上吧,太刺眼了。”

    “好的。”华斯比再次拉上窗帘,“最近感觉身体怎么样昵?”

    “不好,非常糟糕。”他揉了揉胸口,烦躁更甚,然后俯身向前,认认真真地问,“你看,我的脸色是不是越来越差了?”

    “确实有些憔悴。”华斯比附和道。其实这男子除了神经兮兮以外,一切正常。他之所以附和,是因为有时候这么做会令病人安心。

    “连你都看出来了?其实我并不是憔悴,而是比憔悴严重得多。我知道你在安慰我,不过我很感谢你,因为你不像有的医生睁眼说瞎话。”

    “你看过其他医生了?”

    “他们说我没事,我就纳闷了,我明明需要治疗,他们怎么说我没事呢?医院不都是想赚钱吗?还是他们以为我是个穷光蛋,连冶病的钱都拿不出来?华医生,你说我像个穷光蛋吗?”

    “不不,完全不像,而且你是个很爽快的人。”华斯比说道。

    “听你这么说我觉得好受多了。能麻烦你把窗帘拉开吗?我有点儿透不过气了。”

    华斯比差点郁闷死了,只好又拉开窗帘,问现在感觉哪里不舒服。

    男子把全身上下摸了遍,困惑地说:“很奇怪,具体说不上来哪里不舒服,到处都不疼,但到处都别扭,全身烦躁……每天面对那些戴着人皮面具的家伙,实在太累太累了。其实他们那些光环都是虚假的,我也能作假啊,也许做出来比他们还风光,但我不像他们那么虚伪、卑鄙。我觉得假的就是假的,永远也不可能变成真的,而且谁能保证有一天不会为此付出代价呢!”

    “是的,最重要的是问心无愧,上对得起天,下对得起地。”

    “对了,那首音乐能否拷贝一份给我?要是麻烦的话,直接告诉我曲名也行,我自己去找。”

    “不麻烦,我现在拷贝给你。”华斯比越来越好奇了,方才说到放音乐他还特别反感,此时又要求拷贝一份。

    看着男子那张令人捉摸不透的脸,华斯比决定换一种方式。

    “淘宝店差评是什么东西?”古小烟从浴室出来,朝躺在床上看杂志的胡子欣问道。这几天胡子欣迷上了香港明星张柏芝,但凡跟张拍芝有关的杂志就往家里搬,还有大量海报,看得昏天暗地、茶饭不思。

    “就是评价系统。”胡子欣头也不抬地说,“我最喜欢柏芝这个造型,带点妩媚。带点野性,尤其这眼神,啧啧,秒杀众生。”

    “你什么时候也成追星族了?喂,差评最干吗用的,能跟我详细说说吗?”

    “比如……”胡子欣抬起头,惊呼一声,“啊,你怎么洗澡了?头上不是还有伤吗?”

    “又没冼头,有什么关系,倒是你啊,别看那么长时间的书,对眼睛不好。赶紧跟我说说吧,差评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很简单啊,比如你买到一个东西不满意,你就可以给差评。”

    “那是不是跟某些酒店、宾馆的意见薄一样?比如东西不好吃或服务态度不好等等,就写下来。”

    “差不多,但还是区别很大的,那些酒店、宾馆的意见薄只是个象征性的摆设,完全可以把不好的意见撕掉或者干脆把意见薄收起来,而且客人不一定会看意见薄。可是淘宝店的差评就不同,你只要进入店铺首页就能看到,中、差评越多,好评率就越低,像我们这些买家都会看卖家的好评率,如果好评率过低的话,可能就不在那个店买东西了。话说回来,你没在网上买过东西吗?”

    “买过,很少很少,从没留意过什么好评率,所以……”古小烟尴尬着。

    “算了,我还是找几个店铺直接向你解释吧。”胡子欣打开电脑,找到几个淘宝店,向古小烟解释道,“好评率就在卖家的名字下面,鼠标移过去就能看到。这个店是100%好评,題也就是说从没有买家给过中、差评……再看这个店,99.8%好评率,点击进去你就知道了。喏,有一个差评,再看差评内容‘跟我在专柜买的不一样,客服态度差’,现在你该明白了吧?”

    “明白了,可是差评是怎么给的?从哪儿给?”

    “你在网上买东西,收到以后从来没有确认过吗?”

    “还要确认啊?我都是买了就不管的。”

    “哎,正好前几天我买了东西没时间上来确认,现在操作给你这个网购白痴看看吧。点击‘已买到的宝贝’,就能看到自己的订单了,再点击‘确认收货’,输入支付宝密码,出现了给卖家评价,这里有好评、中评、差评。”

    “原来是这样,那删除差评是怎么回事?”

    “假如你给了差评,卖家可能会主动跟你联系,让你删除或修改差评。”

    “这算不算是一种作假行为?”

    “算是吧。比如刚才那个差评,说买到的东西跟专柜不一样,很可能这个东西是假的,那么这差评给后边想买这产品的人提了醒,如果删了差评,大家便不知道这产品是假的,所以这种行为也算是对消费者的欺骗。”说着,胡子欣忽然狐疑地看着古小烟,“你怎么忽然对这个感兴趣?”

    “正在策划一个关于淘宝店作假的专题,你给过人家差评吗?”

    “给过,差点把我吓坏了,想起来都觉得恐怖。”胡子欣夸张地颤抖着肩膀,以此表示那件事给她带来的恐惧。

    恐怖?古小烟好奇心膨胀起来。

    话音剐落,只见林月珍敲门进来,探头探脑地问:“小烟,你那套棉睡衣呢?”

    “哪套?”

    “就是那套黄色的。”

    “在衣柜里,您要穿?”

    “我穿什么呀,给Tina垫着睡觉,天气冷,我怕它冻坏了。”林月珍一边翻箱倒柜一边说。

    “给它垫?我才穿过一次,还是新的啊!”古小烟跳起来抗议着。

    “瞧你那小气样儿,不就是一套睡衣吗?明天我给你钱,你再买一套,行了吧?”说着,林月珍抱着睡衣匆忙而去。

    “瞧瞧,有了Tina,把我这个女儿都晾一边了。”

    稍过片刻,林月珍又进来了:“子欣,你饿不?我给你煮碗面。”

    胡子欣本来不饿的,但是看到林月珍对一条狗那么好,心理极度不平衡,便笑道:“好啊,给我煮碗西红柿鸡蛋面吧。”

    “好,小烟吃么?”

    “我不饿,您给子欣煮吧。”古小烟把脸转向胡子欣,继续问着,“你接着说,怎么把你吓坏了,不就是一个差评吗?”

    “是啊,可你不知道,那些卖家把评价看得多重要。那次我买了条裙子,图片上非常漂亮,结果收到后……实在让人失望,还不如路边20块钱的衣服。根本没法儿穿出门。我一气之下给了差评,店主立马打来电话,说他们做生意不容易,给我换一件,让我把差评删了。”

    “等等,店主怎么知道你的电话?”古小烟打断胡子欣的话。

    “当然知道,你买东西的时候没填你的住址、姓名、电话吗?不然卖家怎么给你发货?”

    “哦,对,我把这个忘了,然后呢,你再接着说。”

    “我本来想删除差评的,可是工作一忙给忘了,岂料他不停给我打电话,最后还恐吓我,说他知道我的地址,让我小心点。”

    太过分了吧!古小烟愣住了。

    “当时我恼火了,老娘偏偏不删,没想到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正说到关键时刻,林月珍端着一碗香喷喷的面条进来了,让胡子欣趁热吃,结果胡子欣手一滑,整碗面打翻了。

    “有没有烫到?我看看……没事就好,我再去煮一碗。”

    “姐,不用了,太麻烦了,一会儿我自己煮。”胡子欣不好意思地说。

    “不麻烦,很快就好,等着啊。”收拾完毕,林月珍便出去了。

    “你快说说发生了什么恐怖的事?”古小烟好奇地催促道。

    “没过两天我收到一个包裹,你猜猜里面是什么?是一只被大卸八块的老鼠!我当时吓坏了,赶紧删除差评……这些无良卖家,为了好评率真是什么都干得出来。”

    “不能报警吗?”

    “算了,不就是一个差评吗?我可不想以后过着胆颤心惊的日子。”

    “不会所有卖家都这样吧?”

    “当然不会,好卖家还是很多的,看自己运气咯。”

    古小烟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又问胡子欣是否知道职业差评师。

    胡子欣歪着脑袋想了想,说曾经看到讲述职业差评师的帖子,好像是专门给网店打差评的,具体情况也不了解,如果古小烟想做这方面的专题,她倒可以推荐一个人,那人正好是S市的资深卖家。

    很快地,胡子欣联系到对方。起初对方不同意接受采访,经过古小烟的软磨硬泡,他终于答应了,约好第三天下午两点半见面。

    这时,林月珍把第二碗面端进来了。

    趁着胡子欣吃面的时候,古小烟拿着手机来到阳台,拨通了罗天的电话。

    几名被害人生前均有删除差评的情况,如果她们的死跟删除差评有关,那么只要找出给她们淘宝店打差评的买家资料,也许案情就会有突破。

    胡子欣看着古小烟的背影,冷笑两声,把面端进洗手间,一股脑儿地倒进马桶,然后回房钻进被窝,倒头酣睡。

    可是翻来覆去,她始终睡不着,打翻一碗面,再倒掉一碗面,心里反而更不平衡、更窝火了。

    凭什么一条狗能这样悠哉乐哉地生活?

    夜里3点,古小烟头痛欲裂,起来喝水时,发现客厅的灯亮着。

    老妈忘了关灯?

    打开门,古小烟吓了一跳。

    只见林月珍坐在沙发上缝补着什么,Tina睡在她怀里,听见开门声便抬起小脑袋看了古小烟一眼。

    林月珍许多年不曾做过针线活了,原先家里还有台缝纫机,后来嫌占地方就卖掉了。

    古小烟看着茶几上的卷尺、剪刀和碎布片,心里直纳闷,老妈在做什么?

    林月珍见到古小烟,立刻将食指竖在唇间,指了指怀里的Tina,结果小家伙居然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这么晚,您还不睡觉?”坐在沙发上,古小烟这才发现那些碎布片是她的睡衣,又无奈又惊讶地瞪着老妈,“您把我的睡衣剪了?”

    “小声点。”林月珍不满地说道,“你怎么这样小气,一套睡衣而已。”

    “我小气?100多块啊,您干吗糟蹋,不是说给它垫着睡吗?”

    “是啊,它不肯睡在笼子里,我便寻恩着给它做件衣服,”

    “您可是没有给我做过衣服啊!”

    “哎哟,多大个人了,跟一条小狗争宠。谁说我没给你做衣服,你小时侯,咱们家穷,你里里外外穿的,哪一件不是我亲手做的?没良心!哎,小心肝儿,姐姐吃醋了,你还是睡笼子吧。”林月珍停下手里的针线活,小心翼翼地把Tina放进笼子里,但小家伙一翻身就出来了,前腿趴在林月珍的脚上,可怜兮兮地望着她,喉咙里竟发出婴儿般的呜咽声,让人听得心酸。

    “看到了吧,它就是要我抱。”林月珍把Tina抱回怀里,一口一个“乖儿子”地叫着。

    “妈,您别这么叫,会让人笑话的。”

    林月珍表示无所谓,谁爱笑让谁笑去,还强调道:“它就是我儿子,是我前生今世带毛的儿子。”

    古小烟扑哧一声笑了:“那您打算每天晚上不睡觉,抱这个带毛的儿子到天亮?”

    “当然不是,今晚不睡是因为想给它做衣服。Tina换了新环境,一放下去就发抖。我估计它想洛城了,洛城也应该很想它吧,都打了两个电话过来……哎,小烟,跟你说个趣事,晚上洛城打电话过来,我把手机放在Tina耳边,它居然一动不动地听着,还不时哼哼两声,好像听懂了似的,你说神不神奇?”

    “切,您以为它是神犬啊!我睡觉去了,头疼着呢。”

    林月珍继续忙活起Tina的衣服了。

    看着林月珍那股认真劲,古小烟不免有些心疼,说狗的衣服到处有得买,没必要劳心劳力。

    林月珍说外面买的哪有自己做的精致。

    古小烟无奈地耸耸肩,早知道就不把Tina领回家了。

    记得到宋教授家接Tina时,夫妻俩把古小烟送到路边打车,洛城对Tina说:“乖,以后要听姐姐的话,不许调皮,过两天妈妈就去看你。”

    说完,抱着Tina亲了又亲,古小烟上车时,她竟落下泪来,生离死别似的。

    不就是一条狗吗?至于么?古小烟当时觉得洛城过于矫情。

    没想到林月珍比洛城有过之而无不及,抱着Tina左亲亲、右亲亲:“小宝贝,快叫妈妈。”

    “它已经有妈妈了。”古小烟直翻白眼。

    “没关系,它现在是我们家的一员,我就是它的新妈妈。宝贝,你记住了吗,我是新妈妈。”说完还跟Tina嘴对嘴地亲了一下。

    古小烟险些晕倒。

    让古小烟感到后悔的并非老妈太宠Tina,而是宋宇文。

    把Tina抱回家的时候,宋宇文正好在,一看见Tina他的脸色骤然变了,但因为当时大家全都把注意力放在Tina身上,就忽略了他,最后还是古孝全说了句:“咦,小宋呢?”大家才发现宋宇文不知何时已经走了。

    林月珍当时还纳闷宋宇文怎么不辞而别。

    是啊,宋宇文非常有礼貌,从不会这样的,他应该一眼认出Tina了吧?

    古小烟竟然忘记洛城是由于宋宇文讨厌狗才把Tina送走,也忘记宋宇文常常过来作客。就在她后悔莫及时,宋宇文拨来电话,说钥匙可能落在沙发上,让她帮忙送下楼。

    古小烟很快找到钥匙了,她怀疑是宋宇文故意落在沙发上的,让她送下楼想必有事要说,为了Tina吗?她一边下楼一边想着怎么解释。

    “真不好意思,我忘了你不喜欢狗,回头我看看有没有朋友……”

    “没事的,阿姨那么喜欢它,要不下次我来的时候你们把它关房间别让我看到?”宋宇文笑着打趣,“其实我不是不喜欢狗,而是害怕,因为小时侯被狗咬过,所以有心理阴影。你的伤怎么样了?不碍事了吧?”

    “皮外伤而已。”

    “是怎么受伤的?”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在酒吧跟人闹冲突了,你也知道,那种地方乱得很。”古小烟不想说出朱珠的事,于是换了个话题,“听说你想开一间发型屋?”

    “有这个打算。”

    “真的决定放弃法医?不觉得太可惜吗?”

    “没什么可惜的,行行出状元嘛。”

    古小烟问是不是为了子欣。

    宋宇文笑了笑,摇摇头说不是、不为了任何人。

    说完,他拦了一辆出租车而去,留下一头雾水的古小烟呆愣在原地。

    奇怪,宋宇文让她送钥匙下来究竟想说什么呢?

    在华斯比眼里,洛城犹如金庸笔下的小龙女,是落入尘世的仙子,令所有的一切黯然失色。她那么美、那么高贵,以至于他都不敢多看她一眼,怕自己浑浊的目光玷污了她的身影,只敢捧着她那张模糊不清的照片,贴在心窝,每天念上千百遍——洛城,你要幸福。

    照片是隔壁宿舍的同学偷拍的,分别以不同价格卖给那些视洛城为梦中情人的男生,其中一张过于模糊,只能大致看得出那是洛城,同学便将它扔进垃圾桶,华斯比捡到后如获至宝。

    华斯比默默地暗恋洛城三年,还为她留校一年,但大学毕业后便再无联系。如今华斯比早已结婚生子,而那张照片也永远锁进箱底,成为一个永恒的过去,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遇到她,直到昨天忽然接到她的电话,他才知道她还记得他。

    她居然还记得我?

    华斯比欣喜若狂,他的心像初恋的小伙子般狂跳不已,原本她约他昨天见面,但华斯比找借口推辞了,改约为今天,因为他不想以这副糟糕的模样出现在洛城面前。

    他激动得彻夜未眠,一直思索着洛城为什么忽然约他见面,是因为什么事呢?

    次日一早他便出门剪头发,结果发现时间太早了,理发店尚未开门。

    是啊,才7点半,于是他把车停在路边,点燃一根烟。

    洛城找他有什么事呢?听说她嫁给一位可以做她爷爷的教授,华斯比为此难受多日,如同虫子在啃噬他的五脏六腑。如果当年他鼓起勇气向她表白,也许她就不会嫁给那位教授了吧?她一定受了很多委屈,那位教授是不是已经去世了?

    他胡思乱想着,在车里度日如年。

    1点40分,华斯比怀着激动不已的心情走进咖啡厅。他忙活了一上午,剪头发、刮胡子,买了套新衣服,还买了双新皮鞋,盛装赴约。

    刚进去便看见洛城,华斯比心里一惊,她早已来了?

    约好两点钟,他提前20分钟抵达,本以为女人会迟到,没想到洛城比他还早到,这表示什么?洛城急于见到他?他更加激动了,摆正领带,绅士般向洛城走去。

    “你来了。”洛城简简单单一句开场白,在华斯比听起来扰如一股温泉,暖透他的全身。洛城丝毫没变,还是那么美,那么高贵,像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来了……你来了很久吗?”他笨拙地回应着,紧张得手心冒汗。

    “刚刚到,真不好意思,忽然给你打电话。”

    “不不不,没事没事。”她不知道,这么多年他从未换过手机号码,就是在等待奇迹的出现。他把手伸进西装口袋,摸了摸那张照片,什么时候拿出来比较合适呢?

    “听说你现在是S市最有名的心理咨询师,真为你高兴。”

    华斯比难为情地笑了笑,问洛城近来如何。

    “挺好的。”洛城顿了顿,垂下眼,搅动着面前的卡布其诺咖啡,“这次找你……”

    “你说,只要我能帮到的,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华斯比吞了口唾液,紧紧捏住那张照片。

    “我的事你听说了吧?我嫁给一位教授,他对我很好,如果没有老师,就没有我的今天。现在他儿子准备开一间发型屋,店面已经找好了,我跟老师非常支持……”说到这里,洛城似有难言之隐地停下来。

    “资金不够吗?”华斯比听出她的意思了,与此同时,将手拿了上来,当然,照片还留在口袋里。

    “真不好意思,这么多年没见,一见面就跟你说这个。”

    “没关系,还差多少钱呢?”

    “50万。”洛城微微抬起头来,“如果你不方便也没事,毕竟这不是一笔小数目。”

    50万?华斯比愣了一下。50万元的确不是一笔小数目,而且他刚装修了房子,积蓄所剩无几,但是洛城开口,他岂能拒绝,于是问什么时候要。

    洛城凝神看着他,只觉得眼眶似乎湿了。

    目送洛城离去的背影,华斯比掏出那张照片,端详片刻,贴在心窝,念道:“洛城,你要幸福。”

    然后,他将照片撕碎,撒进雾江。

    他深深地知道,善良如洛城,一定真心爱着那位教授,也真心爱着教授的家人,否则这样一个干净、不问世俗的女子,绝对不会为了教授的儿子向多年不见的自己开口借钱。

    而他呢?已为人夫、为人父,方才竟把自己身边最亲的两个人抛之脑后,甚至期望能跟洛城发生点什么,他还不如一个女子。

    华斯比羞愧万分,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老婆,哦没事,就是想你了,晚上带儿子出来吃饭吧,我下班后回家接你们。”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