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致命差评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十二章 谁在撒谎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莫涛把蔡敏的照片递给胡子欣,问她是否认识。

    沉吟片刻,胡子欣才点头说认识,那是小杜的女朋友。

    莫涛盯着她的眼睛继续问:“你为什么杀了她,然后把她的尸体做成泥像?”

    胡子欣毫无惧色地迎着莫涛的目光:“你真会开玩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据我们调查,蔡敏生前去过的最后一个地方是胡柳巷23号,你之前住在那里,对吧?”

    “真好笑,难道她最后找过我,就是我杀了她?”

    “我只是说她去过的最后一个地方是胡柳巷23号,并没有说她去找你。”

    胡子欣不慌不忙:“是啊,但她的确是找我。我没做亏心事,没什么好隐瞒的,而且我这是跟警方配合,给你们提供线索,好让你们早些破案。”

    真是个狡猾的女人!莫涛不动声色地问:“有劳胡小姐费心,那么请问她找你是因为什么事?”

    “事隔这么久,我早忘记了。”

    “那你如何清楚地记得死者找过你?”

    “打个比方,你肯定记得自己一个月前吃过饭,但是你还记得那天吃的是什么吗?”

    正在作笔录的张青皱了皱眉,低声喝道:“老实点!据杜飞扬所说,你曾跟蔡敏当街打架,可有此事?”

    胡子欣耸耸肩,语气淡淡地:“有,是她先羞辱我的。其实小杜根本不爱她,早就想跟她分手,但是她一直缠着小杜,甚至以死威胁小杜离开我。这种女人死有余辜,不过我没有杀她,信不信随你们。”

    次日,警方发现林月珍的尸体,并通知古孝全父女。

    古孝全听到这个消息当场晕过去,醒来后不吃不喝、不哭不说话,只是痴呆呆地望着稍稍破旧的天花板,手里攥着那枚翡翠戒指,这是结婚二十周年他买给林月珍的。

    古小烟哭得肝肠寸断,像是要把这辈子的眼泪哭干似的。

    胡子欣端了一碗粥放在床头柜上,低声道:“姐夫,吃点东西吧。”

    古孝全毫无反应,连眼珠子都不会转动。

    胡子欣叹着气,又端了一碗粥走到古小烟身边,用手轻轻抚摸古小烟凌乱的发丝,哽咽道:“小烟,你要坚强些。你妈妈也不希望看到你们这样,正所谓人死不能复生,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早日振作起来、早日抓到凶手,让你妈妈得以安息,你说对不对?”

    见古小烟无动于衷,她只好站起来,向旁边的罗天使了个眼色,让他劝劝古小烟。

    接着,她端着粥走出房间。

    罗天也跟了出去,问正在厨房冼碗的胡子欣:“能否告诉我究竟怎么回事?”

    胡子欣停下手里的话儿,简单地把林月珍被绑架的事告诉罗天,然后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姐那么好的人,也不知道哪个天杀的绑架了她,赎金都已经给了绑匪,最后还是……罗天,你一定要抓住凶手为我姐报仇啊!”

    话音刚落,只听“砰”的一声关门声,古小烟跑出去了。

    罗天赶紧冲了出去,截住古小烟。只见她睑色发青,红肿的双眼冒着怒火,无力而固执地推着罗天,声音嘶哑:”放开我,你放开我——”

    方才她忽然想到钟美的绑架案,绑匪砍下钟美的左手,拿到赎金后仍然杀害了钟美,跟此次绑架林月珍的手法颇为相似。虽然林月珍的身上没有五芒星烙印,但古小烟还是愤怒了、崩溃了。

    一定是廖志勇,一定是他。

    罗天紧紧抱住古小烟:“你要去哪里?”

    “不要你管,你放开我,放开我呀!’古小烟挣扎着,一口咬在罗天的手背上。罗天仍然紧抱不放,虽然不知道她准备去哪里、准备做什么,但是他不能让她冒险,他忍住手上的疼痛,问:“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为什么不报警?”

    “你让我怎么报警?我收到我妈的一根手指,那是我妈,是我妈呀!”

    喊完这一句,古小烟眼前发黑,瘫软在罗天怀里。

    “最近感觉怎么样?身体不舒服吗?”华斯比看着眼前这个男子,他的脸色非常难看,似乎重病缠身。

    “上次跟你说过了,我将不久于人世,可你不相信。”他背靠着沙发,神情哀怨,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其实你不用太悲观,可以多跟朋友聊聊天,多出去走走,凡事往好的方面想……”

    男子打断华斯比的话,慢悠悠地开口,眼神落寞而悲伤:“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没有朋友,从来没有人把我当作朋友,他们全都瞧不起我,表面上和睦相处,其实巴不得我早点死掉。”

    “为什么这么觉得?是因为他们说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让你产生这种感觉吗?”

    男子忽然转了个话题:“你们夫妻感情好吗?你爱你的老婆吗?”

    “怎么说呢,老夫老妻了,自然不会整天把爱挂在嘴边,更多的是一份感情、亲情以及责任。”

    “华医生,我们是朋友吗?”男子再次换了话题,让人感觉他心不在焉,前言不搭后语。

    “是,当然是朋友。”

    “倘若有一天你知道我杀了人,还当我是朋友吗?会不会向警方告发我?”男子俯身向前,严肃地注视华斯比。

    “不会。”华斯比本能地愣了一下,补充道,“我们是朋友。”

    “呵呵。”男子怪异地干笑两声,“你是个好医生,虽然医术很糟糕。”

    “是啊。”华斯比叹了一口气,“你来这里很多次,可我丝毫没帮到你,非常抱歉。”

    “那是不是应该把钱全退给我?”男子打断华斯比的话,哈哈大笑起来,“开玩笑的,我没那么无耻,你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你,我知道你对我已经尽力了。”

    “不是,其实你知道为什么帮不到你吗?是因为……”

    “算了,一切都没有意义了。”男子挥了挥手,“能否再放一遍音乐给我听。”

    不知怎的,华斯比忽然涌现一种感觉,这个男子是最后一次来他这里。这让他不免感到难受,其实他真的很想帮这个男子,可是……他真的已经尽力了。

    三天后,警方发现了祁丽丽的尸体,并在尸体上找到廖志勇的指纹。

    警方遂将廖志勇逮捕归案,廖志勇也对自己所犯下的滔天罪行供认不讳,包括他是如何杀害蔡敏、钟美、潘灵、翁锦华和祁丽丽。

    “三年前我因盗窃被抓,翁锦华不念旧情跟我离婚,勾搭上一个有钱老板。那时候我便发誓,出狱后一定改过自新、重新做人,干出一番事业让她后悔。可是出狱后我才发现,这个世界根本不给我机会,人家听说我有案底就不敢聘用我。最后实在没辙了,我找翁锦华借钱,想做点小生意,可那婆娘不仅不借钱,还取笑我、挖苦我,我当时真想一刀宰了她!我恨透了老天爷,恨透了这个世界,难道犯过一次错,就必须为这个过错负上一辈子的责任吗?何况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杀蔡敏是无心的,我跟她买了剃须刀,结果是坏的,还不肯给我换,说我签收了,她就没有责任,我一气之下给了她一个差评,没想到她立刻跟我联系了,说给我换货或者退款都行,低声下气地请求我删除差评,我就想戏弄她一番,反正都在S市,只要她亲自把剃须刀送过来,我就删除差评,她当下同意了。”

    听到这里,正在作笔录的莫涛停下笔,正想开口,却见罗天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别说话。

    廖志勇继续道:“蔡敏长得漂亮,身材又好,我承认我不是人,想对她图谋不轨,但她不从,拼命挣扎、喊救命。我当时正在烧水准备泡茶,见她大喊大叫,就抓起热水壶烫了她的脸,接着把她勒死了。”

    罗天接口道:“事后你很害怕,于是把尸体做成泥像,并藏在洪泽庙,对吗?”

    廖志勇点点头:“没错,因为我知道那里快拆迁了,把尸体做成泥像放在那里最合适不过,而且那是寺庙,庙里有泥像是正常事情。也是因为这件事让我想到一个赚钱的法子,就是在网上买东西,覺利用差评让他们给我退款,后来觉得这个法子赚钱太慢,照这样下去,何年何月才能成为百万富翁呢?于是我绑架钟美,向她老公勒索50万。我拿到钱后准备放了钟美,没想到被她看到我的样子,我只好杀了她。”

    罗天不禁揶揄道:“五芒星烙印呢?你当时又在烧水准备泡茶?”

    “当然不是,是我故意烙下的五芒星图案,这是一个标志,一个代表我的标志。”廖志勇自负地笑着,“再后来我杀死了潘灵,因为那些人太虚伪了,连好评率都在作假,以100%好评率欺骗消费者,我要替天行道,我要当地下判官,所以我杀了潘灵。至于翁锦华那个臭婆娘,以前看不起我、羞辱我,被有钱老板甩了就来求我,让我把儿子给她,我早就想杀她了。”

    莫涛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问道:“那么祁丽丽呢?她并不是开淘宝店的,而且据我所知,她对你可是没话说的,把所有的积蓄都给你,你为什么要杀她?”

    廖志勇说了句让所有人无语的话:“我是为她好。”

    莫涛不由得火冒三丈,怒道:“为她好?你杀了她还说为她好?”

    “当然是为她好。她已是三十八岁的大龄剩女,如果有一天我死了,她该怎么办?谁会娶一个又老又没钱的女人?本来我向翁锦华勒索100万就是想给丽丽,没想到翁锦华不肯给,我只好杀了丽丽。我这是帮她解脱,免得以后她嫁不出去,孤零零地痛苦活着。”

    “你不是向林国海勒索50万吗?为什么没给祁丽丽?这些钱也足够她生活啊!”

    廖志勇嗤之以鼻,语气不屑地说:“50万而已,你以为是500万啊?现在物价飞涨,什么都涨,50万顶个鸟用!”

    莫涛气得浑身发抖:“那钱呢?”

    “我拿到澳门赌博了,本想赢个几百万给丽丽,可惜手气太背,老天爷存心灭我。”

    这时候,罗天跟张青耳语了几句,张青便走了出去。罗天又转向廖志勇,问道:“这么说,你是因为知道自己身患肺癌,所以才杀了祁丽丽?”

    廖志勇坦言道:“我知道丽丽对我好,而我也知道自己时日无多,她不会寂寞的,我很快就会去陪她。”

    “那天晚上,翁锦华去医院就是为了告诉祁丽丽你患了肺癌,然后祁丽丽不顾一切出去找你,是吗?”

    “那婆娘本来不肯去,知道我患肺癌就答应了。其实在那之前,我并不能确定丽丽是否真心对我,当她不顾一切跑来陪我,我才决定带她一起离开这个肮脏、残酷的世界。”

    “你给那些受害者的淘宝店打差评,必定先跟她们买东西,收到后再给差评,留的收件人地址是你自己的吗?”

    “不是。”廖志勇的眼神忽然游移不定,“我没那么傻,留自己的地址肯定被你们查到。”

    “那么留的是谁的地址?”罗天紧紧盯着他。

    “是……我随便编的地址。”廖志勇的十指紧紧交握着,双脚微微颤抖。

    “每次都相同吗?”罗天又问。

    话音刚落,张青进来了,站在旁边不动。

    廖志勇有些烦躁地说:“你们都查过了,还问我干吗?”

    “我们确实查过,每次的收件地址都不同。”罗天注视着廖志勇,但廖志勇很狡猾,罗天问到地址时,他便有所防备,是以沉默不语。

    见他不答话,罗天瞬间明白了七八分,抬头给了张青一个眼色。张青会意地拿出三张照片,依次摆放在桌面上,冷冷说道:“还认得她们吗?她们都是被你杀死的无辜受害者,还有这两个。”说着,张青又把翁锦华和祁丽丽的照片放在桌上,怒道,“你睁开眼睛好好看看。”

    张青抓起其中一张照片,伸到廖志勇面前,厉声道:“钟美本来有个幸福的家庭,就是因为你,她老公失去了妻子、她女儿失去了妈妈……还有潘灵。”张青情绪激动地敲着另一张照片,“就算她们弄虚作假、欺骗消费者,你有什么权利剥夺她们的生命?”

    罗天忽然说:“不对,你们看潘灵那张照片。”

    当廖志勇的眼神看向照片时,罗天猛地一拍桌子,沉声喝道:“廖志勇,你根本不是凶手!”

    这句话犹如一记闷棍将廖志勇敲蒙了,他怔怔地看着罗天,牙齿打战。

    “据我们调查,凶手给死者的淘宝店打差评,除蔡敏之外,其他地址留的全部相同。而且蔡敏的淘宝店是销售食品,根本没有剃须刀。还有最重要的一点——”罗天拿起两张照片,“她不是潘灵,她也不是钟美,而是我们同事的照片,你连死者的模样都分辨不出,岂能是凶手?”

    被罗天推翻所有的供词,廖志勇呆若木鸡了,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这天晚上,宋教授腹部剧痛被送进医院,医生诊断为食物中毒,但无性命之忧,宋宇文狠狠地瞪着洛城,只是瞪着她,并不说话。

    洛城被他瞪得全身发毛,在医院逗留片刻,便起身离开。

    宋宇文追出去,一把揪住洛城的手臂:“如果我爸有什么事,我绝不饶你!”

    洛城抽搐着鼻子,哽咽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回到病房,宋宇文伤心至极,紧紧握住宋教授苍老的手,趴在床边低低地祈祷着:“爸,您千万不能有事啊!您答应过我您要长命百岁的。”

    他恨洛城,他知道宋教授这次食物中毒,肯定是洛城搞的鬼;他更恨自己,当初若是极力反对这段婚姻,宋教授断然不会受今日之罪。当初他虽然反对,但是态度并不坚决,而且有些矛盾,一方面他希望宋教授有个伴,但另一方面他又担心洛城另有所图,否则一个如此年轻貌美、颇有才艺的女子怎么甘心嫁给一位古稀老人?所以婚后他一直紧盯洛城,虽然洛城看似真心敬爱宋教授,但他始终说服不了自己接受她,他这样告诉自己,也许是时间尚短,等日子久了,这女人必定露出狐狸尾巴。

    今日终于应验了,那个歹毒愚蠢的女人终于下毒手了。她愚蠢得可怜、可悲,不应该在家里的食物里做手脚,此举不是将她的蛇蝎心肠暴露无遗?

    宋宇文恼怒更甚了,最后伏在床边呜呜地哭了起来。

    “阿文。”来教授不知何时醒来,轻轻抚摸宋宇文的头,“瞧你一个大男人哭成这样,爸没事的。”

    “您醒了?我去叫医生。”宋宇文抹了把眼泪,飞快地跑出病房,很快叫来医生,医生说宋教授没事,观察一晚,明天即可出院。

    待医生走后,宋教授环视病房,问道:“洛城呢?”

    “她……她有点不舒服,回去了。”宋宇文不忍将洛城的歹毒行为说出来。

    “莫不是她也吃坏肚子?”宋教授紧张地问,他只道是自己吃坏了东西,却不知是洛城所为。

    “她吃坏东西?哼,她好得很呢。”宋宇文气恼地说。

    “那你怎么刚才说她不舒服,现在又说好得很?”

    见宋宇文没答话了,宋教授笑起来:“我知道你对她颇有偏见。其实洛城是个好女人,心地善良,既然她已经是我们家的一分子,你为什么不试着了解她呢?你一定以为她嫁给我是有所企图吧?阿文,你误会了。前些日子听说你想开发型屋,她把首饰全卖了,把结婚时我送给她的钻石项链也卖了,还向人借了50万,她说是跟娘家亲戚借的,其实我知道并非如此,她这是担心我知道真相后,面子挂不住。她一个年轻女人嫁给我这个糟老头子,确实委屈她了,但她没有半点怨言,她是真心真意为这个家啊!”

    宋宇文霎时愣住了,他完完全全没想到那些钱是洛城借来的,那天还对她如此无理,难道错怪她了?但是转念一想,宋宇文依然不屑了,如果洛城是真心,又怎么会害父亲?肯定是父亲想化解他对洛城的成见,才骗他说钱是洛城借的,他不可能看错她,她本就是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是的,蛇蝎心肠的女人!

    古小烟端着碗,哄孩子般的哄古孝全吃药。

    总算吃完了,准备打水给古孝全洗脸、擦身子。

    罗天赶紧说:“我去吧。”

    古小烟点了点头,她垂下眼,一行热泪顺着脸颊滚落。

    林月珍遇害后,古孝全就变成这样,傻呆呆的,不会哭、不会笑、不会说话,生活也不能自理。医生对他的病情爱莫能助,说如果想恢复正常,只能靠他自己的意志,但他现在意志消沉,惟有耐心等待,等时间长了,希望他渐渐挺过来。

    古小烟握着古孝全的手,爸,您一定要早点好起来,如果老妈看到您这样,她会很伤心很难过的。

    古孝全的尾指戴着林月珍那枚翡翠戒指。

    泪水再次模糊了古小烟的视线,她强忍住内心的悲伤与无助,坚强地微笑着:“爸,您还记得我们老家吗?那里虽然不及S市万分之一的繁华,但那里很宁静,村里人很朴实,没有争斗、没有吵闹。只有和谐。您那时候总喜欢把我举过头顶转圈圈,还喜欢用胡子扎我的脸,扎得我咯咯直笑,您还记得吗?还有,我出生的时候,听说咱们家后山冒起一股浓烟,奶奶生怕我是妖怪投胎,您却说没准我是个女状元,日后必定能有所作为,为古家光宗耀祖……爸,对不起,我成天不务正业、争强好胜,不仅辜负了您的期望,还没有保护好妈妈。对不起,我以后一定好好听您的话,不让您伤心,不让您失望。妈妈走了,您还有我,我们一起加油、一起努力,别让妈妈担心,好吗?”

    不一会儿,罗天打来水,让古小烟去洗碗,他帮古孝全擦身子。

    “这怎么好?”古小烟犹豫着。

    “有什么不好的,去吧去吧。”罗天不由分说地将古小烟推出病房。

    倚在门边,古小烟呆呆地看着罗天,只见他手脚笨拙但认真地给古孝全洗脸、擦身子,嘴里还念念有词:“从今天开始,我跟小烟一起好好照顾您,虽然我比较笨,不够小烟细心,不够阿姨体贴,但是我会努力的、会有耐心的。等手头的案子结束了,我就请个长假,跟小烟陪您出去走走,您想去哪里呢?小烟说老家山美水甜人心好,您一定想老家吧,要不咱们回去看看……”

    古小烟听得心酸,吸吸鼻子,在走廊的凳子上坐下。

    妈,您一定要保佑爸爸早点好起来!

    她默默祈祷着。

    半晌,罗天走过来,坐在她身边,看看时间,轻声说:“3点了,你回去睡吧,我在这里守着。”

    古小烟摇摇头,道:“我爸睡了吗?”

    “睡了。”

    “谢谢你,罗天。”

    “跟我还要说谢谢吗?”罗天握住她的手,“小烟,你要坚强起来。”

    “你放心,我不会倒下的,如果我不在了,谁来照顾爸爸?”说着,古小烟的眼泪再次涌出来。

    “是的,吉人天相,叔叔一定能好起来的。只要人在,希望就在。”罗天紧紧握住她的手,凝神片刻,说道,“小烟,有些事情,我想应该告诉你,我们已经查到王强需要做心脏移植手术,我想,朱珠向别人勒索100万应该是为了给王强做心脏移植手术。”

    古小烟叹了一口气,难怪王强说是他害了朱珠,朱珠是因为他才当小偷的。

    “还有,我们找到了祁丽丽的尸体,证实是廖志勇所杀……”

    “什么?”古小烟惊呼一声,随即又压低嗓音,忿忿地说,“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丽丽姐对他那么好,他居然……当初我就不应该相信他。抓到他了吗?”

    “抓到了,但是我们对外封锁被捕消息。”

    古小烟很不解:“为什么?”

    罗天淡淡地说:“因为他不是凶手。”

    “不是凶手,可你刚才明明说丽丽姐是他杀的。”

    “他虽然承认自己是连环命案的凶手,但事实上除了祁丽丽,其他人并不是他杀的,凶手另有其人。”

    另有其人?古小烟震惊而又困惑地看着罗天,眼睛眨了大半天。

    罗天点点头,将廖志勇如何认罪的经过告诉古小烟:“连被害人的模样都不知道,他怎么会是凶手?在酒吧的时候,他利用你跟祁丽丽的深厚情谊,骗你说出案情细节,美其名曰让你进行推断,实则是为了便于自己认罪。也因为我没来得及告诉你凶手给钟美、潘灵和翁锦华的淘宝店打差评用的是同个账户信息,所以廖志勇认罪时,我提到这点,他心虚了,我猜想他可能不是凶手,果然稍微试探,他就马上露馅了。”

    古小烟听蒙了:“可是我告诉他案情的时候,还没有发现蔡敏的尸体,他怎么……”

    罗天表示廖志勇交代蔡敏的犯罪过程纯属瞎编,因为警方发布了蔡敏的认尸新闻,想必被廖志勇恰好看到,但是他没编好口供,蔡敏的淘宝店卖的是食品,根本没有剃须刀。

    “他以为只要合理编排杀人过程,就可以瞒天过海,让警方草草结案。”

    古小烟更加不明白了,既然廖志勇并非连环谋杀案的凶手,那他为什么要认罪,还费劲心思地向古小烟套出案情以便认罪,他有病啊,还是为了保护真凶?

    “他跟真凶不认识,谈何保护?况且廖志勇并非那么伟大,他只是觉得认罪很拉风。”

    很拉风?古小烟一时没听懂。

    罗天苦笑一下,说廖志勇患了晚期肺癌,于是想在临死前做一件值得留念的、轰轰烈烈的事情,那就是杀害祁丽丽,模仿成连环谋杀案的凶手所为,有的人流芳百世,有的人遗臭万年,他选择后者。承认自己是连环命案的凶手,于他来说,是一件值得留念的、非常威风的事情,包括开车撞古小烟那一次,用廖志勇的原话复述,“如果撞死刑警队长的女朋友,那真是太威风了,死而无憾”。

    说到这里,罗天拍拍古小烟的手,叹息道:“廖志勇很可怜,他的所作所为、他的人生是个悲剧。”

    包揽罪行仅仅因为很威风,这世上竟有这样的疯子!

    真是超乎常理的理解。

    愣了片刻,古小烟忽然抓住罗天的手臂,紧张地问:“我妈呢?廖志勇为什么绑架我妈,害死我妈?”

    “不是他做的。”

    “不是他,那是谁?”古小烟愣了愣,“哦,对了,你刚才说廖志勇根本不认识凶手,也就是说你已经知道凶手是谁,对吗?你快告诉我,究竟是谁害死我妈,求求你了,罗天……”

    “小烟,你别激动,我本来就是要告诉你的,但是你要答应我,知道真相后必须冷静。”

    “行,我保证,我发誓!”古小烟立马举起右手,只要能知道是谁害死林月珍,叫她做什么都行,更别说发誓了。

    “首先,我问你一件事,胡子欣原本在胡柳巷23号住得好好的,怎么忽然搬回你家?”

    “哦,她当时不是怀孕了吗?小杜不知所踪,后来她想不开,割脉自杀,我们担心她再做傻事,所以就叫她搬回来住,然后宋宇文过去帮她处理行李。”

    “处理行李?”罗天皱着眉问,“为什么不是搬行李?”

    “当时子欣很伤心,要把所有的东西全扔掉。小杜伤害子欣太深了,那些东西全是他们的回忆,扔掉也好。你怎么问这些?”

    “我全明白了。”罗天长舒一口气,问古小烟是否知道蔡敏是谁。

    “是谁?”

    “她是小杜的女朋友。”

    “啊,小杜有女朋友?我从没听子欣说过。”古小烟吃惊不小。

    “而且我们查到蔡敏遇害前去过的最后一个地方,就是胡子欣的住处。”

    古小烟愣住了,不由得有些气恼地说:“你们怀疑子欣?不可能的!她怎么可能杀人?她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哪有本事杀人,再把尸体做成泥像弄到洪泽庙?从胡柳巷到洪泽庙路程遥远,她怎么把泥像弄过去?就算是先把尸体弄过去再做成泥像,子欣也是做不到的,她不会开车,打车更不可能,没有哪个傻瓜司机愿意接这活儿。好吧,就算蔡敏是她杀的,我们再说说别的案子,比如潘灵的案子,当时我陪子欣到医院,我亲眼见她走进诊室,又怎么可能分身到洗手间杀死潘灵?而且我跟凶手擦肩而过,凶手个子很高,压根儿就不是子欣。你不是推断过凶手是男扮女装吗?难道原先的推断全部错了?”

    “没错,凶手的确是男扮女装。”

    听了罗天的话,古小烟更加生气了,质问道:“那你为什么怀疑子欣?”

    罗天深呼吸一口气,缓缓道来:“如果我的推断没错,事情的真相应该是这样——”

    罗天将推断的结果全盘托出。

    不知过了多久,天已经蒙蒙亮了。

    古小烟瞪大双眼,半天也无法动弹。罗天的话犹如一记晴天霹雳,似乎将她的肉体、她的灵魂炸得粉碎,怎么可能?不可能的,不可能是这样。不可能……

    这时候,罗天的手机响起了,铃声如利刀划破宁静。

    莫涛打来电话,她急冲冲地说——

    洛城死了。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